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巡狩万界 第182章 楚烈!我是楚烈!

时间:2018-04-26作者:阎ZK

    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当中,没有时间流逝的概念,没有空间上下左右的区分,清脆悠扬的声音宛若吟唱,在这个世界当中回荡着。

    “彼有死境,魂之归路。”

    “足八百里,无花无叶。黄沙遍地,延绵流敛,名曰黄泉……”

    黑暗当中唯一的一处光明所在,是一名身穿黄袍的十一二岁女孩,黄袍之上龙纹游荡,面容精致而稚嫩,却带着与年龄绝不相符合的漠然,看着眼前一面青铜镜,镜面上有蓝色的辉光缓缓旋转着,展现出了一个画面,一个衣着破烂的青年人在那画面中踉踉跄跄地前行着。

    “百万生灵血……以这方世界断绝传承的兵家方式去解决?呵~”

    姑娘轻笑一声,泛着金色辉光的眸子带着漠然的笑,看着那年轻人踉跄的身影低语道:“若是如此简单,又哪里称得上百万生灵血呢?”

    手中拿着一个青铜龙首酒樽,轻轻晃动着,阿赖耶识,或者这个世界的人道意志微眯了双目,曼声低吟“彼有死境,魂之归路。足八百里,无花无叶。黄沙遍地,延绵流敛,名曰黄泉,黄泉之上孟婆氏,色殊异,擅烹汤,以八泪为引,历久方成,异香可通九霄,凡鬼饮之,前事皆不复记,杀孽离身,聚之,为百万生灵血……”

    “纯,却也不纯……”

    人道意志仰脖将樽中酒液饮下,目光落在了狼狈踉跄的楚烈身上,淡漠无比,唯有在掠过楚烈丹田处时,才会泛起了一丝涟漪——一身破烂劲装的楚烈,神色依旧冷硬,其腹部丹田处,一道狰狞的剑痕依旧在淌着血,丝丝缕缕青色的气息缓缓泄露出来,原本是如同大江长河一般浩瀚,但是只是经过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只残余极为细碎的一些,其下手之狠,即便是人道意志都为之而侧目。

    在黎明圣剑被点燃,杀气意志出现了一丝破绽的时候,楚烈本身的意志挣扎地出现了一瞬,随即在右掌中黎明圣剑斩破锁链的同时,左手暴起劲气生生将自己的丹田刺穿,也因此,即便是当时被杀气所操纵,‘他’也选择在修为散尽之前离开青金城,而不是冲入城中,肆意杀戮。

    “……宁愿自废修为,老死于此,也不愿意沾染寻常百姓的性命……?”

    定定地看着那画面中脚步踉踉跄跄的身影,画面转到了前面,正正将那张冷硬的脸庞展现出来,冷硬如铁,双目一半血色,却另外有一般被带着寒意的清明所占据,疯狂的味道暂时因为修为的散去和疲惫剧痛而被漠然所压制,但却依旧如火山熔浆般不住的沸腾咆哮着,不知何时就会爆发,处于疯狂与冷静边缘的楚烈孤独地朝着远离城市的方向走去,神色淡漠,却透着一股决绝之意。

    人道意志把玩着青铜酒樽的手掌微微一顿,看着眼前画面中的楚烈,心中却突兀地浮现了另一道决绝的背影,一袭黑袍,夹带了星辉的男子神色冷硬,从来不笑,只是漠然地挡在了所有人身前,漠然拔剑,最终漠然地持剑踏上了天穹之上,那最后的模样神情和此时的楚烈几乎没有多少差别。

    紧接着那记忆便如同是开了闸一般,在散去了原本的躯体,代替了这方世界人道意志之后变得越发平静的心湖中,一道道熟悉的模样不受控制地闪现出来,祂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将那久远到都蒙了尘的记忆早已忘了干净,却发现这不过只是自己编织的谎言,一旦回忆起来,那些画面却依旧鲜活,鲜活地令祂的心口都微微刺痛,鲜活地祂似乎在这个瞬间再度变成了她。

    那只嚣张的猴子,眉心竖眼的俊朗天神,总喜欢偷酒喝的臭和尚,没事情就喜欢秀肌肉,吹嘘自己曾经多么厉害的黑发蛮子,酒量很差却总是拉着其他人拼酒的金发男子,温和笑着的温婉女子,被如何捉弄也不会生气的翅膀鸟人,也一起上去了呐~

    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再没有……

    滴答~

    一滴泪水莫名其妙地顺着那张精致却没有多少感情变化的脸庞滑下,在这个瞬间,这整个世界的所有人类,不管是在做什么,都感到了心中莫名浮现的一种悲伤和怀念,抓不住,求不得,曾经拥有现在却再也见不着,寻不了的空旷的悲伤,

    嗡嗡嗡……

    就在此时,两道莫名的波动闪现,朝着画面中的楚烈纠缠而去,透着探寻与寻找的味道,此时情绪有所波动的人道意志眼中闪过了一抹寒意,手微张,那两道银白的线突然浮现在此,透着一股超脱命运般神秘莫测的味道,缓缓旋转着,依旧想朝着画面中的楚烈探去,白皙的手掌微微律动了一下,随即便狠狠地紧握。

    啪!

    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响中,这两条银线如同是脆弱无比的泡沫一般直接被捏碎变成了光屑碎片,纷飞消失。

    “……能让本座想起过去……”

    “也是你们能够窥探的?”

    而与此同时,‘荒’界,青金城。

    噗呲~

    那名老道士脸色一白,猛地一口鲜血喷出,身前浮空勾勒出了一道道轨迹的光芒更是在瞬间崩散,中年文士的身子猛地一颤,掌心当中滴溜溜乱转的古朴铜钱在瞬间崩散,脸色瞬间惨白一片,嘴唇嗫嚅了两下,还是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沾染在了他那神浆洗地发白的青色长衫之上。

    “怎么回事?!”

    一旁肃立的‘将’神色一变,踏前一步看着两位瞬间便气息萎靡了下去的好友,苍狼般的双目中闪过了一丝骇然之色:“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机神算,易,你们两个人一起出手,也没办法算到楚烈所在的位置吗?他即便是入魔,修为也绝不可能强到足以反噬你们的地步……何况他还受了伤……”

    “咳咳咳……不,不是他……”

    老道士不住地咳着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却直接摇摇晃晃地坐倒在地,双手一摊,瘫坐在地苦笑道:“老道士本来已经快要找到那子了……结果,就被人直接打断了……”

    “强者,有绝顶强者替你的那个臭子遮蔽了天机,顺便,顺便还好好警告了老道士两个一番……”

    “至于王书生……”

    嘴角浮现一抹苦意,老道士看向了一旁,那身形狼狈的中年文士正捧着手上的铜钱碎片,根本心痛地不出话来。

    “唉~‘将’,这一次,老道士我实在是无能为力了。”

    苦笑一声,老道士看着那面色有些难看的高大老者,顿了顿,继续道:“既然找不到,现在希望你能够分得清事情轻重,现将这一次的妖鬼之祸渡过才好……”

    沉寂了许久之后,‘将’握紧的双拳无力地松开。

    “嗯……”

    ………………………………………………

    而在此时,由于在杀气状态中暴起狂奔了近乎于一个时辰,根本不知道自己具体已经到了那里的楚烈在大地之上跋涉着,朝着自己隐约的感觉朝着远离人烟的地方前进着,脚步踉踉跄跄,腹部的伤势由于强大的身体素质与对于自身剑气的适应力,已经开始愈合,最起码已经不会一直淌着血,但是即便是这样,也令他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脚步也有了几分虚浮。

    自废修为,原本只是本能地不愿造成杀孽,但是修为散去之后,那股杀气操控着楚烈的身躯从青金城中暴起离开,一路奔驰,似乎是消耗了不少,反而给了楚烈本身的意志可趁之机,经过了一番挣扎之后,现在勉强维持住了某种诡异的平衡,但却如同踏在了生与死的分界线上,一但楚烈的意志有半点松懈,给那股杀气一丝机会,他恐怕就真的再无翻身之日。

    哪怕他才是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

    但是‘他’绝不会在意。

    叮铃铃~叮铃铃~

    就在此时,清脆的马铃声在前方传来,远处隐隐有一只车队朝着楚烈方向而来,楚烈双目微垂,目中的血色似乎又一次有暴起的趋势,脚步一顿,随即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