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巡狩万界 第二十二章 牵一发而动全身!(二合一)

时间:2018-04-26作者:阎ZK

    广阔的大地之上,繁花盛开,无论其余的生物在做些什么,大地的宁静永不会被打扰,风拂过大地,吹过花草,一座新的部落之中升起了袅袅的炊烟,部落之中,还很稚嫩的狼人们相互追逐打闹着,稚嫩的笑声回荡在宁静的部落之中,战士们护佑在部落的大门处,安详有有序。

    但是就在此时,大地之上的石块开始微微颤动着,一名狼人战士神色一肃,顺手握住了靠在一旁的长枪之上,抬眼望去,只是瞬间,他的瞳孔就骤然收缩,随即猛然抬头,便是一声凄厉的长号。

    “跑!快跑!”

    “人族骑兵!跑啊!散开跑!”

    声线凄厉而绝望,几乎是瞬间就打破了部落之中原本的宁静祥和,死寂了一瞬之,哭喊声,怒骂声纷乱地响起,但是紧接着就被那如同雷霆怒吼一般的马蹄爆响声践踏成了粉碎,不远处,一群手持利刃的身影正极速地奔驰而来,为首的一名黑甲男子沉默着抬起了掌中的长枪,身后数百名骑士掌中的兵刃下一刻齐齐抬起。

    “希律律!!”

    伴随着战马的长嘶,本来就令人极为惊恐的速度竟然是再一次提高,但是即便是这样,他们的阵型却也没有丝毫的混乱,反而更为凝视,似乎这数百名骑士融合为一,成为了一只巨大无比的巨兽,正在肆意咆哮着冲杀过来。

    轰!

    伴随着一声恐怖的爆响,那已经被加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大门瞬间化为了碎屑,狂奔的战马承载着骑士,毫不留情地从那些慌乱逃窜的狼人身上践踏过去,惨叫哭号的声音不绝于耳,但是这些骑士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丝毫的融化,冰冷如铁,在轰然爆响声中,狂奔的骑士们直接将这座部落直接从中贯穿。

    而几乎是穿出去的瞬间,这些骑士们便动作极为连贯娴熟地调整了方向,伴随着战马一声高昂的长嘶,为首的战将直接飞身下马,长枪纵横,而在同时,其余的骑士化为了三股,宛如三柄锋锐无比的利刃,交叉着斩过了整座部落,随即汇合到了中心的同时,再度分散,三骑一组,就像是一把一把精准的手术刀,呼啸声中将自己掌心中的兵器狠狠刺入了一个个面目惊慌恐惧的狼人要害,鲜血之花盛放。

    无论老幼,杀无赦!

    狼人族族长目眦欲裂地看着眼前这宛如梦靥一般的场景,左手之中由将军们下发的符文石已经缓缓亮起了蓝色的光,有粗狂的声音在这符文石的另一侧怒吼着,但是他却毫无反应,双目瞪大,血泪顺着眼角流下,死死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嘎吱——

    右手握紧了战斧,狰狞的神色在他脸上复苏。

    “我要,杀了你们啊啊……”

    嗤啦——

    怒吼着挥舞起了手中的兵器,但是在下一刻,一柄锋利无比的骑士枪就狠狠地贯穿了他的身躯,瞳孔骤然收缩,鲜血从嘴角涌出,但却依旧怒吼着朝着一侧的骑士重重地挥下手斧,但是还不等他斩下,这名骑士两翼的人族战士便骤然加速,加速的瞬间拔起腰间战刀猛然横斩,刀光森寒,借着冲锋之势,交错着从他毫无防备的喉咙处斩过!

    噗呲!

    伴随着从脖颈处冲起的鲜血,一颗狰狞的狼首坠地,那高大的无首身躯呆呆立了数息时间,随即无力地倒在了地上,手中依旧闪烁着的符文落在地上,依旧有怒吼声在响起。

    “到底怎么回事,来了多少人,是不是那帮混蛋!”

    “你给老子回话!”

    “要不然老子剁了你!”

    “不用麻烦你了。”

    就在此时,轻佻的声音突地响起,一只满是血腥味道的手掌拈起了那符文石,精悍的中年男人眯着眼睛,轻佻地回答:“我已经帮你剁了,不用感激我们。”

    “这是回礼,而且只是一部分。”

    “你……”

    咔嚓!

    还不等那一边的怒吼声音传递过来,这名浑身洋溢着杀气的男人就手掌用力,将那快价值不菲的符文石捏得粉碎,散发着蓝色光晕的粉末从指缝间倾泻而下,深深呼出了一口浊气,这名男人看着那一人一枪伫立于门口的挺拔身影,目中闪过了一丝惊骇与浓郁的钦佩之色——

    一个月,已经足足一个月了!

    本以为是壮烈的死亡,但是这一个月的时间中他们非但没有死,还成功地斩杀了不知道多少个狼人,将力竭被擒的同胞们一个个地救出来,身后的战友从数十名到现在逼近五百骑,身在敌军腹地,却主动出击,这样的行动从最初的激动,骇然,到现在已经是极为平淡而坦然的寻常。

    一击即走,远遁远方,取了食物补给,随即毫不留恋直接离去,到现在从不曾被追到过一次,因为他们即便是在寻常的时候,都是以临战的模式前行着……

    以《兵》之力。

    五百人的气息,永远一体,同进同退,以种种他听都没有听过的阵型前行着,一向沉默冷然的楚烈在那个时候突然变得极为严苛,可以是严苛到了残酷的程度,但是当第一次,那所谓‘鹤翼绞杀阵’以精准而冷酷的姿态极为强势地呈现在了这些有些不情愿的战士眼前时,所有的战士都疯狂了,再不需要楚烈的催促,他们平日里就强行逼迫着自己以这种阵型的模式活动——

    同进同退!

    短短一个月,转战万里,生死边缘的杀戮使这些本就精悍的战士再度脱胎换骨,气势沉凝而漠然,从某种程度上,所有战士的气息都在朝着一个人靠拢着……

    刷!

    看着那挥舞长枪将数名狼人直接击毙的楚烈,欧内斯特嘴角一抹细微的朝笑意一闪而过,随即变得如同山石一般沉静,右手扣胸,俯身低喝:

    “将军,部落已破,请下令!”

    ……………………………………………………

    “可恶啊啊!”

    而在此时,交战前线狼人族营地,一座奢侈的房屋当中,这一次进攻的狼人总指挥官霍布森一拳将身前的木桌砸成了粉碎,仰天咆哮道:“楚烈!我一定要活撕了你!活撕了你啊!!!”

    咆哮声传出,在房外值守的两名狼人菁英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将军又被那个人激怒了,虽霍布森将军一向暴躁易怒,但是能够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让他如此失态连连怒吼的,也只有那一个人了。

    一个月时间,四十七个部落。

    其中所有的狼人,无论身份,实力,没有一个能够活下来,尽皆被残杀。

    如果是平常的时候,以霍布森那大部落的出身,绝对不会在意那些部族狼人的生死,但是现在可是战争时期!无论是这前线联军中的狼人战士,还是在后方守城的军队,一大部分都是强行从部族当中抽调出来的,而现在……

    前线的战士们已经出现了慌乱,霍布森将军下令封锁了消息,把那几个哭喊的狼人战士当众诛杀,才压了下去,但是那似乎稳定下来的军心,真的稳定下来了吗?

    身为将军的亲兵,他们勉强知道将军的想法和部分消息,而身为战士,也明白战士们现在的状态,正因为此,心中才更为不安。

    呼啦——

    披风在身后飞样,雄武的狼人将领推门而出,双目赤红,两名狼人亲兵神色一肃,不敢再想,啪的一声对着霍布森的背影行了个军礼,后者根本没理,只是大步朝着外面走去,走了几步,脚步却突地一顿,面庞微侧,依旧蕴含着杀意的声音在两名亲兵耳边响起:“这一次出事的是钢牙部,警惕好那些钢牙部落的家伙,不要让他们听到风声。”

    此时满心都是愤怒和憋屈的霍布森根本没有发现,在他出钢牙部这个词汇的时候,身后一名原本顽强冷酷的亲兵神色猛然一懵,只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心中的怒火几乎要将他整个都点燃起来——

    他已经把自己得力的下属派到了后方去守城!

    他甚至自己破费给每一个型部落都散发了足以远距离传递消息的符文石,但是今天从后方穿过来的却不是他想象当中已经抓到了那几只臭虫的好消息,而是与往日里一般无二,又一个部落被杀戮了的消息,这个消息就像是一巴掌重重地扇到了他的脸庞上,令他心中怒意更甚。

    “该死的臭虫!”

    轰!

    但是就在此时,一声爆响响起,在他身后,一名穿着亲兵打扮的狼人战士猛然从他身后那奢华的将军营冲了出来,几步跨坐到了一只苍狼的背上,随即直接驱动着坐骑朝着军营外面冲去,引起了一片哗然,巡逻的战士看到那将军亲兵的装扮,根本不敢阻拦,只能任由这只苍狼怒啸着冲出了军营,霍布森的双目瞪大,猛然一声怒喝:“你在做什么?!给我滚回来!”

    一边着,身形之上狂暴的气势猛然浮现,化为一道残影只是几个跃步就直接追了上去,拳头如同从天而降的陨石,重重砸在了那只苍狼的狼首之上,那只巨狼连一声呜咽都没有发出来就直接脑浆迸裂,横死当场,霍布森脚步一顿,一把攥住了这一名与自己并肩冲锋的亲兵领口,怒吼道:“你要做什么?!”

    “想死吗?”

    雷霆般的怒吼回荡着,整座营地瞬间死寂了下来,一道道目光直射向了那被紧紧攥起的亲兵,后者浑身失去了力量一般软塌塌的,双目赤红看着霍布森,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下来,令后者神色一怔,随即就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甚至带着哭音道:

    “将军……没了……”

    “部落……家没了,妻没了,孩子父母都没了,都被杀了,我们还打什么?!”

    那呢喃声到了最后几乎是在凄厉地咆哮着:“打什么啊!”

    噗呲——

    凄厉的喊声戛然而止,那狼人的神情瞬间停滞了下来,喉中一捧血光溅射,伴随着霍布森森寒的声音:“乱我军心者……杀!”

    军营之中登时一片死寂,但是这死寂只维持了短短数息时间,就被怒喝和呼喊声直接打破——

    “我们在前面死战,我们的妻儿族人却在后面被杀戮,你们作为将领也要杀我们,这仗还打什么啊!”

    “要杀就杀!我们要回去保护我们的族人!”

    “兄弟们,走!”

    不知道是这些天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还是是刚刚那名亲兵泣血一般的哀嚎引起了这些狼人战士心中的共鸣,往日里极为有效的震慑手段不但没有起到预想到的效果,反而激起了狼人族潜藏在了血脉之中的血性和狂暴,一名名狼人战士怒吼着跨上了自己亲如兄弟的苍狼,挥舞着兵器朝着兵营出口处狂奔而去。

    “你们……”

    霍布森的瞳孔微微睁大,心中的怒火瞬间膨胀,粗大的手掌闪电般从腰间拂过,下一刻,伴随着空气的爆鸣还是呢个,一道血色的刀芒重重劈斩下来,将数名狼人战士直接斩杀当场,浓郁的血腥味道当中,霍布森浑身越发狂暴的杀气冲天而起。

    “执法队,敢出军营者,杀!”

    下一刻,伴随着怒吼声,出身于大族的军中执法队,和普通部族出身的寻常战士们怒吼着撞击在了一起!

    ………………………………………………………………

    另一处,古比特王国原本的内地城市,此时的边境之一——‘米里亚姆’。

    “边防斥候急报!”

    伴随着沙哑的高喊,一名骑士直接从战马之上翻身滚下,神色的铠甲早已经被汗水浸湿,但是双目之中却散发着明亮无比的光辉,一旁两名人族士兵疾走两步,搀扶住这个浑身脱力的斥候骑士,随即便朝着此时守将所在的区域走去,只是靠近就能够感觉到这个骑士身上不住蒸腾着的热气,可想而知他必然是一路不停地爆发斗气来刺激马匹,直接从敌阵边缘冲了回来。

    只是不知,有什么军情……

    走到了军营核心,一名神态儒雅的金发中年坐在桌前,一边喝着什么,一边看着一旁,那里七八名将领打扮的男子战着,而在中心正有一名年三十多岁,留有一连络腮胡子的高大男人正赤膊挥舞着一柄巨剑,一招一式,杀气纵横,面目看上去虽然沉静,但是却不难发现双目中的不甘和憋屈之意,如同压抑着的火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爆发,而那名脱力了的斥候骑士看到这名中年男人之后,双目一亮,直接挣脱开了士兵搀扶着自己的手掌,快步走到了那男子身前半跪在地,双手心地将怀中一枚晶石呈上,声音激动的甚至有些发抖:

    “回禀将军,敌军营地兵变,爆发战斗冲突!”

    “证据在此!”

    “嗯?!”

    那名将军双瞳一亮,直接一把夺过了那枚晶石,在手上摆动了一下之后,一片虚幻的场景浮现,正是狼人的军营,极为清晰,令那将军神色微微动容,道了一声,“好汉子!”

    作为王国军事学院的高材生,他怎么能够不知道这种晶石的最大使用距离?!

    只有区区的十五米!

    虽然不知道作为斥候的战士是以怎么样的觉悟,冒了多么大的风险,才能够得到这一份资,但那必然已经与生死无关。

    紧接着,将军的注意力就落在了那嘈杂的冲突之上,杀戮,战斗,怒吼,以及只言片语透露的讯息,尤其是狼人后方的巨变全部被收入耳中,伴随着那画面的演变,一抹锋锐的亮色出现在了他的瞳中。

    嗡嗡嗡——

    片刻之后,晶石之上的投影消失,这名将军缓缓挺直了腰背,带着寒意的声音落下。

    “诸将,全军集结!”

    “将军您想要做什么?现在还不能够彻底确定,如果一个不好……”在一旁刚刚踱步过来的儒雅中年神色一变,急急开口劝,而周围也有几名将领眼中露出了意动和犹豫的神色,但是就在此时,就有一股恶风朝着那名中年男子狠狠地劈斩过来,杀气四溢,毫不遮掩,令他的瞳孔骤然收缩。

    轰!

    在一声巨响之后,这名儒雅的中年男子直接颤抖着软到在地,面色苍白,在他身前,原本的石桌已经被斩成了一片齑粉,巨剑微抬,那将军和目光一样森寒冰冷的声音带着斩钉截铁的决意落下:

    “在敌军后方的兄弟们拼命制造的战机,你还想怎么样?!呵……按兵不动?再敢提及此言者,有如此桌!!你们可以看看我敢不敢杀人!”

    冰冷的目光看向了那斥候,随即化开,一把将腰间的一枚号角模样的饰物递给了那脱力的斥候。

    温和的声音落下。

    “来吧,战士,告诉所有人……复仇的时间到了!人族的血,人族的恨,应该用什么来偿还?!”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手掌重重叩击在心口,斥候声音虚弱却激昂,踉跄着走了两步,心翼翼托起了那号角,凑到嘴边,脑海当中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浮现,随即化为了燃烧着的火焰,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即下一刻,悠长的号角长鸣声,响彻了整个营地,原本正操练着的,整修兵器的,一名名人族的战士如同被雷劈了一样身形瞬间僵硬在了原地,随即,一道道森寒的目光亮起。

    之前的营地声音嘈杂,却透着死寂和压抑,现在的营地沉静了下来,却反而活了过来!

    如同一只潜伏爪牙的猛虎,终于撕扯开了禁锢着自己的锁链,磨牙吮血,要放声咆哮,肆意杀戮!

    “王国军魂!”

    披着战袍的将军大步走出,声音以斗气包裹,清晰地响起,军营死寂,但是下一刻,却有狂怒而饱含杀气的声音山呼海啸一般回荡而起。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lt; cssadhtl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