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44章 故意受伤

时间:2018-05-28作者:吕颜

    “奶奶,大伯他就是故意的,哪有人不帮自家人却帮外人的。”钱嘉惠此刻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抹着眼泪,脸上带着怨愤和不甘,再次叫嚷起来,“让自己的学生进实验室,却不让我男朋友进去,大伯他安的什么心那。”

    “是啊,妈,大哥这是怎么想的啊?我们嘉惠以后嫁得好了,大伯脸上也有光那。”钱嘉惠的母亲小声的嘀咕着,语气里也带着不满。

    窦旭阳那孩子自己之前见过了,长的英俊帅气,而且又是家里的独生子,窦老专家也算是国手御医了,以后嘉惠结婚了,日子肯定不会差。

    “乖宝,不哭不哭,等你大伯回来我和他说。”老太太半身不遂,这会儿靠躺在沙发上,枯瘦的手拍着钱嘉惠的手,老太太因为生病性格早就变得执拗阴郁了,她认准了的事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钱嘉惠的父亲正啃着苹果,被老婆掐了一把,也只能附和的开口:“妈,我听说鼎盛集团看中了旭阳,想让这孩子毕业之后去那里上班,而且让大哥也过去,年薪就有五百万,还不算各种奖励,还给百分之三的股份,和鼎盛搭上了关系,以后我们老钱家的孩子都不愁出路了。”

    一听到钱,客厅里的钱家人多少都有些心动了,钱家也算是书香门第,可是不管是教书的还是做研究的,现在帝京消费这么高,谁和钱过不去啊。

    钱教授是家中长子,也是目前钱家事业前途最好的一个,他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家里的孩子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买房就是头等大事。

    至于钱嘉惠一家,基本来说都是钱教授父母的退休金养着,还隔三岔五的找钱教授借钱,经济条件也算是最差的,现在突然面对鼎盛集团开出的这么优惠的条件,完全不心动是假的。

    “好了,你大哥既然拒绝了,那肯定是有他的考虑。”老爷子声音洪亮的说了一句,看着不甘心的老来子,没好气的开口:“你要是缺钱用了,自己就出去正正经经找份工作。”

    “爸,你都不看我多大年纪了,哪家公司会要,再说了大哥以前给我找的那都是什么工作,累死累活的一个月一万块钱都没有。”钱嘉惠的父亲梗着脖子嚷嚷着。

    他是家中老来子,被父母哥哥姐姐娇惯着长大,大学混了个文凭也没有正经上班,就这么享受的过了四十来年了,现在让他去上班,那就等于要了他的命。

    两个姐姐也知道小弟的性子,连声安抚着气恼的父亲,对于钱教授这个大哥会不会换工作,她们姐妹俩有些心动,但绝对不会横加干涉。

    能去鼎盛那肯定是最好了,大哥好了,也能提拔一下侄子侄女,至少在经济上能拉她们一把,钱教授真不愿意去,还想留在连青大学,她们也不反对,大哥肯定有他的理由。

    “奶奶,我不管,反正旭阳要是不能去鼎盛的研究所,以后他和我分手了,我就一辈子不结婚了!”钱嘉惠再次任性的嚷了起来,一想到钱教授宁可帮着商奕笑这个外人,竟然不帮家里人,钱嘉惠就气的够呛。

    尤其是这段时间她和黄子佩、傅涛经常出来小聚,一想到黄子佩一个首饰都上百万,钱嘉惠哪能不嫉妒。

    而且窦旭阳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很明确,他和傅涛是死党,钱教授真的得罪了傅涛,窦旭阳夹在中间左右为难,说不定就影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严重一点都可能分手。

    “好,奶奶的乖宝不生气,奶奶现在就打电话让你大伯回来!”老太太连声安抚着,对钱教授这个长子愈加的不满意。

    人有时候就是如此,钱教授从小到大懂事又孝顺,老太太对他的感情反而最淡,小儿子是个不省心的,反而让老太太最关心,连带的对钱嘉惠这个孙女也是最上心的。

    最后一节课刚上课,钱教授手机就不停的响了起来,一看到显示的号码,钱教授眉头就忍不住的皱了起来,对着教室里的同学抱歉的摆摆手,钱教授拿着手机向着门外走了去,“妈,我正在上课。”

    “上课上课,早上打电话你在上课,下午打电话你还在上课!”老太太虽然半身不遂,却是中气十足,对着电话就吼了起来,“我知道你现在嫌弃我了,反正我就是个残废,是个拖累,活着就是害人的,你恨不得我死了就清净了。”

    “妈,你又胡说什么,我下课了就回来。”钱教授无语的揉着眉心,他宁可面对最难攻克的研究难题,也不愿意面对不讲理的老太太。

    怎么说都说不通,老太太根本不和你讲理,随心所欲的,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钱教授必须顺着老太太的意思,否则又是哭又是闹的。

    “行了行了,我不听你废话,你赶快回来。”老太太骂完了之后啪一声挂断了电话,她嘴里说着什么死不死的,其实人越老越怕死。

    钱嘉惠此刻拉着老太太的手,“奶奶,我之前问了子佩姐,她说你这样虽然半身不遂,但是国外有最新的一种电磁仪器,可以刺激穴位,疏通经络,说不定你以后就能动能走了,不过这个仪器好像不便宜,估计一两百万。”

    “我的乖宝最孝顺了。”老太太满脸的喜悦,一两百万是挺贵的,可是钱教授一旦加入了鼎盛,两个月工资就能买回来了,老太太也心动了。

    下午四点半,放学时间段,从教室里走出来,商奕笑看向焦躁的钱教授,“教授你没事吧?”

    一节课手机足足响了七八次,再加上从王教授那里了解到的情况,商奕笑也知道钱教授拒绝了黄子佩之后面临的压力。

    “没事,你别担心。”对于家里的老母亲还是钱嘉惠这个侄女,钱教授其实都习惯了,“我能处理,你回去吧。”

    说完之后,钱教授急匆匆的向着停车场走了过去,工资待遇肯定是鼎盛更好,但是对钱教授这些做研究的人而言,他们不在乎金钱利益,纯粹的研究环境才是最重要的。

    校门口,傅涛戴着墨镜靠在车子前,看见到走在人群里的商奕笑之后立刻走了过去,“商同学,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赏脸吃个饭?”

    “傅少心情不错。”明显能感觉到傅涛脸上的喜悦之色,商奕笑微微眯了一下眼,隐隐的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这一次的交流会结束之后,生物制药领域的这些专家教授都被商奕笑给挖走了,黄子佩和傅涛白忙活了一个星期,口水都说干了,可惜一个真正的人才都没有挖到。

    再加上商奕笑之前透露了自己也打算筹建研究所的消息,她相信黄子佩和傅涛应该都猜到这些人被商奕笑借着钱教授的手给挖走了,而且还签了合约。

    所以黄子佩开出的条件再高,他们也不可能毁约,毕竟违约金就高达五千万,黄子佩想要挖走两个人就得付一个亿的赔偿,鼎盛再有钱也架不住这样的消耗。

    再看到傅涛,商奕笑感觉他拿刀子捅自己一刀都有可能,没想到竟然是这副春风满面的模样,这肯定是想到对策了。

    “的确,刚刚查到了一点有用的消息,想必商同学也会有兴趣。”傅涛朗声笑着,隐匿住眼底深沉的狠辣之色。

    自己还真小看了商奕笑这丫头,她真的好手段,也不知道给钱教授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怂恿钱教授将那些人都挖走了,还抢先一步签了合约。

    至于其他一些人,虽然对鼎盛开出的条件心动了,可是一打听却发现钱教授这些老一辈都不去鼎盛,大家心里头就七上八下的忐忑着,因此也没有直接答应黄子佩和傅涛,只说会考虑考虑。

    商奕笑刚打算开口,突然看到一个人疯一般的冲了过来,手里头的包向着商奕笑的头砸了过来,尖利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商奕笑,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你自己被人包养了,竟然还想要抢我男朋友!”

    身体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发疯的徐苗苗,这段时间跟着钱教授在交流会上挖墙角,商奕笑忙的团团转,都快忘记徐苗苗了,她虽然也在连青大学,却是在计算机系,和商奕笑也没什么碰面的机会。

    “贱人!不要脸的贱人!这是我男人,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什么东西都要和我抢!”徐苗苗没有了以往高傲骄纵的模样,此刻如同泼妇一般尖利着声音怒骂着,五官狰狞的扭曲在一起,满脸的嫉妒忿恨,也可以看到她疯狂背后的一丝悔恨。

    傅涛英俊斯文的表情微微一变,徐苗苗虽然是在对商奕笑大吼大叫的,可她口中的男朋友正是傅涛。

    这段时间傅涛也忙,因为被商奕笑抢先了一步,傅涛心情很是阴郁,自然没兴趣搞什么男女关系,而且徐苗苗这样的小姑娘,真的上手之后,半个月不到他就玩腻了,自然就分手了。

    “我去车子里等傅少。”商奕笑说了一句,她对傅涛口中的消息也有几分兴趣。

    “商奕笑,你不许走!”徐苗苗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快步一个上前要拦住商奕笑,却被一旁傅涛眼明手快的抓住了胳膊。

    不同于面对商奕笑时的和颜悦色,傅涛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冰冷的眼神狠辣的看向撒泼的徐苗苗,“你闹够了没有?一个上不了台面的玩物而已,还想当我女朋友,你还没这个资格!”

    看着高傲训斥自己的傅涛,那英俊帅气的脸上满是不屑之色,徐苗苗呆傻的愣住了,虽然没有傲人的家世,可是徐苗苗一直认为自己非常的优秀,长的漂亮,身材也好,能考上连青大学,就说明她很聪明,个人能力也强。

    比起那些豪门千金,徐苗苗半点不认为自己差了,她们除了投胎投的好之外,还有什么可以比得过自己的,但是徐苗苗没有想到在傅涛眼里她就是一个玩物。

    冷眼不屑的看着徐苗苗,傅涛感觉这种徐苗苗这种小丫头真的蠢到极点了,还不如娱乐圈那些小明星,至少能看得清自己的身份。

    “不要再以我的女朋友自居,就你这样还真不配!”傅涛的话很是冷血,看着苍白着脸色,满脸痛苦的徐苗苗,傅涛却是半点没有心软,“你也就是一个打发时间的床伴,那张十万块钱的支票就是你的卖身钱,再有下一次,后果你是知道的。”

    四周同学指指点点的看向徐苗苗,之前她还嚷着商奕笑是被人包养了,结果徐苗苗自己还不是一样,被男人甩了,还上赶着纠缠,还说什么男朋友,明明就是个下贱的玩物。

    “那她呢?商奕笑有什么好的?”徐苗苗血红着一双眼,忿恨不甘的看向打算上车的商奕笑,“这个贱人不也是被人包养的,瘦的一把骨头一样,她哪里比我强了!”

    说实话没和商奕笑接触之前,让傅涛选择的话他真会选徐苗苗这样漂亮骄傲的小姑娘,够清纯够味道,商奕笑看着太普通。

    可是接触之后,傅涛就知道商奕笑不简单,别的不说,就凭她能拉拢王教授和钱教授这一点,足可以看得出商奕笑的本事,她不显山不露水的,但绝对是个不容小觑的角色。

    商奕笑懒得成为徐苗苗和傅涛争论的焦点,拉开车门坐到了汽车后座上。

    傅涛也不想和徐苗苗再纠缠浪费时间,阴冷着眼神再次开口:“再有下一次,我让你连大学都上不了。”

    说完之后傅涛也向着自己的座驾走了过去。

    峰哥发动汽车跟上了傅涛的车子,余光看了一眼失魂落魄站在人群里的徐苗苗,叹息一声的开口:“从四合院搬走之后,他们夫妻一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徐苗苗跟了傅涛奢侈了一阵子,现在分手了,日子又过的苦巴巴的。”

    徐大婶做家务不错,做菜也还行,可做的也都是家常菜,现在那些能请得起保姆的人家,要求都很多,菜色总不能一成不变,早餐也要求种类丰富,徐大婶就有些吃力了,而且工资也就那样。

    徐大叔年纪大了,最后只能找了个门卫的工作,工资就更低了,徐苗苗为了可笑的自尊,在学校更是要吃好的、穿好的,化妆品也要用高档的,再加上不低的房租,一家三口的生活可想而知。

    “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商奕笑并不是心狠的人,但她也清楚出了徐苗苗的事,徐大婶一家不可能回来工作。

    !分隔线!

    傅涛是在商场顶楼的玻璃餐厅订的座位,悠扬的小提琴声,鲜花、蜡烛,透过玻璃就可以欣赏到外面灯火辉煌的夜景,这绝对只最浪漫的烛光晚餐。

    “傅少,这边请。”餐厅的服务员认识傅涛这样的常客,当然,他带过来吃饭的女孩也是经常变换,所以服务员也见怪不怪,将两人引到靠窗的位置。

    “抱歉,傅少,我马上去换菜单。”服务员打开菜单这才发现自己拿的是纯英文的,这一般是给外宾用的,刚刚他在招待了两位外国人,菜单忘记换过来了。

    “不用。”商奕笑快速的浏览了一下,然后熟练了点了沙拉、主菜、甜点,“给我一杯水就可以了。”

    傅涛也点了一份,不过加了一杯波尔多红酒。

    透过迷离的灯光,傅涛发现商奕笑这个小姑娘乍一看很普通,可是你却会发现不管什么场合她都是游刃有余,淡定而从容,身上有股让人看不透的气息,引得你想要去深究。

    “傅少所谓的最新消息是什么?”无视着傅涛过于专注的打量目光,商奕笑平静的开口。

    在雷霆任务里,商奕笑曾经失手被抓了一次,两个同伴当着商奕笑的面被处决了,一枪射中太阳穴,商奕笑看着年纪小,又是个女人,所以敌人想撬开她的口,从而得到想要的情报。

    那个时候,面对敌人狠辣嗜血的眼神,商奕笑被折磨了三天三夜,她依旧冷静,所以傅涛这自以为深情的目光,商奕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微微感觉有些挫败,不过傅涛也知道正事重要,风度翩翩的一笑,“马老对商同学手中的摆件势在必得,商同学,我知道你等着马老这边出手,然后你就可以抓住马老的把柄。”

    这就是一个较量的过程,一开始商奕笑出其不意,先从孙平治这边下手,将买地的合同给弄到手了,孙平治也亲口承认这块地就是他贱卖给商奕笑的,所以她绝对占了先机。

    傅涛和黄子佩也想过让孙平治反口,只可惜失败了,但是马老却不同,他一方面卡着国资科这边不给商奕笑办理过户手续,另一边则继续动员孙平治。

    只要孙平治一改口,商奕笑身上的罪名就不轻,伪造合同,蓄意诈骗巨额财产,每一项都可以让她被判个十年八年的。

    当然,想要孙平治改口不外乎威逼利诱,马老只要做了,一旦被抓到证据了,商奕笑也就立于不败之地了,所以目前双方还在暗中较量,就看谁更技高一筹。

    “不过很可惜。”傅涛端起高脚杯喝了一口红酒,这才接着透露,“马老那边查到了最新的一个情况,这块地并不属于孙平治,当年孙平治是从一个生意人手里购买的,而且是用了非法的手段,其实这块地真正的拥有者还是田振江。”

    商奕笑接过傅涛递过来的资料,翻开仔细的看着,二十多年前,这里是一个服装企业,做的都是外贸生意,当时为了支持创业,帝京这边给了很大的优惠和扶持,这块土地算是低价卖给了田振江。

    “商同学你看到了吗?这是孙平治购买这块地的时间,这是田振江立下遗嘱并且公证的时间。”傅涛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翻转,估计马老一开始就知道这个情况,毕竟他在国资部门干了几十年,或许做普查的时候就查到了。

    商奕笑眉头紧锁着,这份遗嘱写的很明白田振江名下所有财产都无偿捐献给国家,有律师和相关部门负责人的签名,关键是送去公证处公证了,时间比孙平治买下这块地的时间足足提前了五年。

    “按照相关规定,除非田振江去公证处撤销这份遗嘱,否则他和孙平治签署的合同是无效的,鉴于田振江目前还活着,所以这块地真正的所有者还是他,一旦田振江去世,这块地就归国家所有。”

    傅涛继续品着红酒,碰到商奕笑之后他就没顺过,这一次终于舒坦了,“商同学,你可以考虑看看,是和我们合作还是死磕到底?”

    傅涛没必要拿一份假的公证处的资料骗自己,毕竟一查就能查出来,所以这份遗嘱是真的,商奕笑将手头的资料合上,看着胜券在握的傅涛抿唇一笑,“其实地是死的人是活的,没有这块地我也可以换给地方,研究所最关键的还是要人才。”

    笑容倏地一下僵硬在脸上,傅涛和黄子佩为什么还要和商奕笑合作,不就是因为她抢先一步将钱教授这些生物制药领域的专家都给签走了,商奕笑立于不败之地,傅涛和黄子佩只能暂时退让。

    不过只要合作了,相信日后他们有的是手段将商奕笑从研究所赶走,傅涛只是没想到商奕笑这么硬气,到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不松口。

    傅涛眼神阴狠了几分,褪去了刚刚伪装的斯文,阴沉着脸开口:“商同学,同样的话我也奉劝给你,钱是死的,人是活的!有钱也要有命去享受。”

    “傅少可以动手试试看!”一道清朗的男音突然在两人身后传了过来。

    猛地回头一看,笑容从嘴角蔓延开,商奕笑眼神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惊喜,“你怎么来了?”

    “事情结束的早就提前回来了。”谭亦俊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可是当看向一旁的傅涛时,那原本柔和的眼神此时却充满了冷意和嘲讽,“在帝京这地界上,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手。”

    摸不清贺氏医门背后的关系,谁也不敢对谭亦出手,就连马老那边也只能循规蹈矩的找漏洞,而不敢仗势欺人,傅涛和黄子佩同样如此。

    能惊动公安部发官微,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关系,除非有完全的准备,否则谁也不会贸然出手。

    “谭大夫,我知道贺氏医门这些年救过不少人,当年贺老更是国手御医,很多老一辈都欠了他的人情,可是谭大夫你不要忘记了,人一旦死了,这些人情也就没用了,难道真的有人会为了一个死人出头吗?”

    傅涛语调阴狠而不善,他在帝京大小也算是个人物,偏偏被谭亦和商奕笑压了一头,若不是顾虑着贺氏医门,傅涛早就下黑手了,但如果真的被逼急了,傅涛也不介意铤而走险。

    “那傅少可以试试看。”谭亦勾着薄唇,眼神愈加的冰冷,明明是长身玉立的君子姿态,可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危险感。

    看到傅涛下意识的往椅子后靠了靠,谭亦嘴角笑意加深,忽然迈开步子走上前来,一手拍了拍傅涛紧绷的肩膀,压低的嗓音魅惑的如同死神的召唤,“傅少,公平竞争,即使输了,也只是输钱,可如果傅少暗中动手脚,到时候输掉的就是命了。”

    说完之后,谭亦转身看向一旁的商奕笑,狭长的凤眸里似乎染上了璀璨的灯光,“走吧,我们回去吃饭。”

    “这么晚了你还没吃?”商奕笑眉头一皱的站起身来,不赞同的看着谭亦。

    做他们这一行的,不单单身体有很多暗伤,胃其实也不好,出任务了,饱一餐饿一顿是常态,所以雷霆都配备了专门的营养师,在空闲的时候给他们调理身体。

    可商奕笑明白到了谭亦这个级别,即使出外勤也不会去第一战线,基本都是在幕后指挥,三餐也会正常,可是这会都晚上八点了,他还没有吃饭,肯定是一回来就到餐厅来找自己了。

    看着谭亦和商奕笑亲亲密密的离开了,傅涛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端起酒杯愤怒的将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自己刚刚竟然被谭亦给吓到了!该死的!

    回到四合院差不多都八点半了,于叔和于婶并不知道谭奕会过来,所以早早就收拾了厨房回卧房休息了。

    “我说你还有什么是不会的?”自己那点厨艺她是不打算拿出来献丑了,商奕笑在谭亦身后如同小尾巴一般的走动着,好奇的看着他动作熟练的忙碌。

    不得不说穿着黑色围裙的谭亦看起来不那么魅惑了,但却多了一份成熟男人的优雅魅力,以前是高不可攀,现在看着却显得平易近人。

    谭亦将锅盖盖上,回过头刚打算开口,商奕笑抢先一步道:“不许说不会生孩子!”

    “其实我也不会洗碗不会洗衣服不会收拾打扫。”谭亦朗声轻笑着,看着商奕笑认可的猛点头,眼中笑意不由加深了几分,“是不是感觉志同道合了?”

    “你还真别说,看你做饭还挺养眼的,不过真没办法想象你洗衣服的模样。”商奕笑格格的笑着,谭亦这通身的气度,说白了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商奕笑实在没办法想象他做家务的样子。

    “我会煎荷包蛋,这个我在行。”商奕笑一把抢过谭亦手里的锅铲,将人从灶台边撞开了,“吃你的住你的,总得让我表达表达一下谢意。”

    油烧热了,商奕笑将鸡蛋磕开放了进去,刺啦一声,蛋白受热迅速的凝固了,片刻后,一个卖相不咋地的荷包蛋出锅了。

    “你晚上吃的不多,我再煎一个。”谭亦看着端着碟子显摆的商奕笑,在平底锅里再次煎了一个荷包蛋。

    几分钟之后,商奕笑苦大仇深的盯着碟子里的两个荷包蛋,猛地抬头看向吃面的谭亦,“为什么你的是圆形的,蛋黄也在正中间,而我的却散开了,而且煎荷包蛋还要撒香葱和椒盐吗?”

    在酒店吃早餐的时候也有荷包蛋,都是直接煎熟了就行,可是谭亦的荷包蛋下面焦黄,上面却撒了香葱和椒盐,闻起来格外的香。

    “我要吃你这个!”见谭亦筷子伸过来了,商奕笑也不当好奇宝宝,眼疾手快的将自己那颜值堪忧的荷包蛋夹到了谭亦的碗里。

    谭亦宠溺的看着低着头吃的正欢的商奕笑,低头也吃了起来,却觉得这个荷包蛋味道更好一点,或许这就是爱情的滋味。

    “对了,之前在餐厅你为什么故意拍傅涛的肩膀?”商奕笑终于想起这一茬,当时她就感觉不太对劲,别看谭亦刚刚还在厨房里煮面条,这个男人天生就是清高冷傲的性子,他即使没有洁癖,也不可能主动去拍傅涛的肩膀。

    “没什么,在他的红酒里下了点东西。”谭亦回了一句,半眯着凤眸看着商奕笑,调侃的笑着,“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

    “谁了解你啊,我就是感觉你一肚子坏水,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拍人肩膀。”商奕笑立刻反驳了回去,微微低下头避开了谭亦的目光,他的视线让商奕笑有种会被灼伤的感觉。

    谭亦看着有些逃避的商奕笑,没有再开口说什么暧昧的话,这丫头就是属乌龟的!逃避过去的情伤,也逃避未来会有的感情,龟缩在壳里死不出来。

    想到这里,谭亦凤眸冰冷了几分,第一次对沈墨骁有了迁怒,在她最美好的年纪,还憧憬爱情的时候,沈墨骁给了她刻骨铭心的感情,却也给她留下了无法磨灭的伤痕,所以她退缩了害怕了,再也不敢去尝试。

    一个荷包蛋很快就吃完了,商奕笑一抬头就发现谭亦面色深沉,过于锐利的目光商奕笑刷的一下再次低下头,她并不傻,对感情也不迟钝,谭亦的好让商奕笑警觉到了什么,可是她却没办法接受。

    “很晚了,我先回去睡觉了。”头也不抬的开口,商奕笑丢下一句话就想逃,可惜谭亦动作更快,大手一把抓住了商奕笑的手腕。

    身体猛地僵硬住,商奕笑用力的抽了抽手,可惜没抽回来,这让商奕笑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有些界限一旦打破了,就没办法再回到最开始的状态了,她很喜欢谭亦这个朋友,所以才不愿意失去。

    “是不是我不说,你就打算一直逃避下去?”清朗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无奈,谭亦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商奕笑,“你是特勤人员,雷霆不结婚的人一大批,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也不少,所以即使单身一辈子也挺正常。”

    商奕笑没开口,有点想逃,更想将耳朵给堵起来,这样就听不到谭亦的话了。

    “然后等到了退役的年纪,就在雷霆里混日子,实在不行领养一个孩子,不再谈感情也就不会再受伤了。”只可惜谭亦根本不给商奕笑逃避的机会。

    “我去睡觉了!”商奕笑鸵鸟般的回了一句,右手突然猛地向着谭亦面部攻了过去,只要他一避让,就不得不松开商奕笑的左手。

    谭亦侧身避开了,商奕笑的拳头打到了他的肩膀,谭亦同时松开了手,没有了刚刚的咄咄逼人,似乎又恢复到以前绅士十足的一面,“你先回去休息吧。”

    大步向着厨房外走了去,三两步之后,谭亦眉头一皱,刚刚打到他肩膀的时候,似乎听到了谭亦的闷哼声……

    他难道受伤了?站在院子里,商奕笑迟疑着,谭亦的身手她知道,那绝对是顶尖的,而且他这样的身份不可能上一线战场,受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所以他即使受伤了,那也是故意受伤的?

    至于目的?商奕笑绷着脸,气恼的直瞪眼,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管了,反正死不了人!

    商奕笑咚咚咚的迈开脚步,可是当走到卧房门口时,刚刚的怒气早就消散了,明知道他是故意的,是苦肉计,可是商奕笑终究狠不下心来。

    转身往回头,看着站在院子里笑的一脸奸猾的谭亦,商奕笑只感觉怒火蹭一下又涌了出来,“你脑子进水了?又不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还会做这么蠢的事!”

    谭亦勾着薄唇笑着,目光灼灼的看着发飙的商奕笑,“有用就好。”

    除非她真的能狠下心来不管不问,那么谭亦这一枪就白挨了。

    妈的,笑着这么勾人干什么!商奕笑绝对不承认自己是被男色给诱惑了!视线落在谭亦左侧的肩膀上,虽然他穿着黑色的衬衫,但是明显能看出肩膀处已经湿漉漉的,伤口肯定裂开了。

    “我要是不管呢?你打算流血致死吗?”商奕笑顾不得之前的尴尬,三两步走到了院子里,再次恶狠狠的瞪着风光霁月的谭亦,白瞎了他这张好看的脸,竟干些蠢事。

    “这点血死不了人,至多明天早上会感染发烧。”谭亦轻笑着,大手宠溺的揉了揉商奕笑的头,顺势将人搂到了怀抱里,“笑笑,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心软。”

    “别蹭了我一身的血!”商奕笑没好气的嘀咕着,“快松开,搂搂抱抱成什么样!”

    谭亦这会倒是听话的松开手了,“那就麻烦你给我处理一下伤口了。”

    卧房里,商奕笑打开药箱,一回头就看到谭亦已经将黑衬衫给脱下来了,露出线条流畅的上半身,左边肩膀处伤口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这会裂开了,正渗着鲜血。

    看到那殷红的鲜血,商奕笑更来火了,她就不该心软,看他能怎么折腾自己的身体,有本事将小命给折腾掉!

    可惜嘴上说的再狠没用,商奕笑再次白眼瞪着谭亦,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他清洗着伤口,然后一点一点的缝合,再上药。

    半个小时之后。

    “你告诉你,下一次你再敢这样,你往身上开一个洞,信不信我也往自己身上开一个洞!”商奕笑也是气狠了,比狠是吧,看看谁会先屈服!

    谭亦一愣,随后朗声笑了起来,目光宠溺而温情的看着发着火,收拾药箱的商奕笑,自己了解他,她何尝不是了解自己。

    “你再笑啊,再有下一次你试试看!”商奕笑侧过头瞪着笑容肆意的谭亦,打死不承认这个恶劣的男人笑起来真好看。

    她是舍不得看他受伤,但商奕笑对自己是能下狠手的,反正她也知道谭亦看上自己了,那就看看谁更狠。

    目送着商奕笑收拾好药箱向着门口走了去,靠在床上的谭亦忽然再次开口:“笑笑,你其实不用回应我,什么也不用做,你只需要接受我的照顾就好。”

    谭亦并不是真的要逼迫商奕笑,或许是舍不得吧,所以她不需要这么炸毛,她只需要和以前一样,即使依旧龟缩在自己的世界里,但是谭亦会一如既往的对她好,会让她从接受变成习惯,到最后再也离不开。

    “那我要是一辈子不回应呢?”背对着身后的谭亦,商奕笑平淡的开口,自己或许就是胆小,所以她真的不想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她是真的怕了,太难受。

    “那我们就当一辈子的朋友,遇到你之前我也没打算结婚,所以你不需要有任何改变。”谭亦轻笑着,她愿意站在朋友的立场上相处,谭亦不会强迫她改变什么,即使会这样一辈子。

    “那就等着吧!”商奕笑气鼓鼓的丢下话,开门走了出去,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不过谭亦的不逼迫的确让商奕笑松了一口气。

    ------题外话------

    谭二哥真的很无耻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