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54章 知道真相

时间:2018-06-07作者:吕颜

    谭亦从重症监护室里出来时,俊美的脸上覆着一层冰冷的寒霜,狭长的凤眸里带着血丝,看人的目光也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

    将近十五个小时的急救手术,之后又是不眠不休、滴水未进,谭亦再没有了之前优雅慵懒的姿态,浑身透露着一股子疯狂的煞气,也难怪谭果会打电话过来让关煦桡看着谭亦。

    “二哥,放心吧,会挺过来的。”关煦桡温声的劝慰着,他也知道这话苍白而无力,二哥的医术他知道,如果二哥都没有办法将商奕笑起死回生,只怕她真的危险了。

    “煦桡,外面的事你不用管,不许插手,让他们去闹!”声音带着嘶哑,谭亦眼神诡谲的骇人,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点,不死不休!

    顾岸和关煦桡对望一眼,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样可怕的二哥!当初秦豫失忆,害得谭果差一点一尸两命,那个时候二哥也很是疯狂,可至少还有理智。

    可是看着面前眼神冰冷透露出疯狂杀气的谭亦,顾岸和关煦桡真担心谭亦会失控,到时候他不用任何证据,不走正规途径直接下黑手将马老和傅涛这些人给宰杀了,毕竟只要做的干净,不留下任何证据,即使有人猜到是二哥做的,但是又能怎么样?

    “二哥,要不你先去洗个脸,吃点东西,否则你身体撑不住还怎么照顾商奕笑。”顾岸犹豫的开口,商奕笑没事,二哥就没事,这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顾岸想想都感觉头皮发麻。

    听到商奕笑的名字,谭亦原本冰冷的眼眸瞬间柔软下来,“你们不用担心我,先回去吧。”

    说完之后,谭亦再次转身回到了病房,看着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商奕笑,走过来的谭亦倾下身,低头,轻柔的吻落在了商奕笑的额头上,“是我大意了,我不该撤走保镖的。”

    坐在床上,谭亦握住商奕笑的手,如果自己没有将保护她的人撤走,那么她就不会遇到危险,一想到商奕笑为了保护田振江而选择牺牲自己,谭亦眼神凛然而肃杀,随后又转为了缱绻“说你笨你还真的笨,就算人暂时被抓走了,在帝京他们难道还能逃走吗?”

    状似责备的语气,可是声音却充满了柔软和温情,商奕笑如果这个时候能醒过来,她必定又会被谭亦的男色所诱惑,俊雅的谭亦有种危险而孤傲的魅力,而此刻目光温柔却沉痛的谭亦,更是让人心疼。

    病房外,顾岸狠狠的一抹脸,“煦桡,我还是不放心二哥,这段时间我就留在医院里。”

    顾岸心里明白如果谭亦真的要发疯,不管是暗处国安的人,还是走廊里这些荷枪实弹的大兵,他们都拦不住谭亦,顾岸甚至感觉自己也拦不住,可是他不留在这里更不放心。

    “行,既然二哥现在不打算处理,那我就去请个长假。”关煦桡自然也不放心谭亦,自己离开了,刚好让马迹远去折腾,现在折腾的狠,日后死的更惨。

    沈墨骁一直没开口,他的目光依旧投过门上的玻璃看向里面的商奕笑,心里头却一直萦绕着一股子不安和怀疑,沈墨骁知道里面这个人不可能是他的笑笑。

    笑笑是个孤儿,甚至连大学都没有上,后来就混迹在娱乐圈,因为没有多少演技,笑笑一直处于跑龙套的角色,而里面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却是特勤人员,说不定小时候就被情报部门或者军方招募了,她不可能是笑笑。

    可是理智上再明白再肯定,沈墨骁却依旧化不开心里头的那个疑惑的疙瘩。

    从医院离开之后,沈墨骁带着疑惑回梅家大宅了,顾岸直接留在了这里,关煦桡则是回去请假。

    书房里,梅爱国将刚刚查到的消息告知了一旁的梅老爷子,直接将梅老爷子气的一个够呛,抓着书桌上的一个玉摆件直接向着沈夫人砸了过去,“你竟然私下里和邓鹤翔这么频繁的见面!你还有没有脑子,要不要脸了?”

    估计是有些的心虚,面对暴怒的梅老爷子,沈夫人侧过身避开了砸过来的摆件,有些不满的嘀咕着,“就是朋友见个面怎么了?沈天刈这些年在商界还不是和不少女人暧昧不清!”

    “小妹,有些话没有根据就不要胡说!”梅爱国冷声制止了胡扯的沈夫人。

    沈墨骁没有接手的时候,沈父自然是沈氏集团的老总,即使结婚了,肯定也会有不少女人想要勾引他,但是梅爱国知道沈父的性子,外面的诱惑再多,他也不可能婚内出轨。

    “深夜十二点还在打电话,你这是普通朋友吗?你以为沈天刈是死的吗?他为什么选择和你分居或者离婚,你就不知道想一想?”梅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不知所谓的沈夫人,除了是商界出身,沈天刈哪一点比帝京这些世家子弟差了?

    更何况邓鹤翔如今不也是经商的,只不过沈天刈是正正经经的商人,邓鹤翔经营的生意就说不清了。

    “行了行了,这段时间你就不要出去了,手机也没收。”梅老爷子也懒得浪费口水了,看着还想要抗拒的沈夫人,梅老爷子面色倏地一沉,“你要是敢私下里去见邓鹤翔,我明天就去登报和你断绝父子关系!”

    梅老爷子性格看似温和,其实年轻的时候常被人称为老狐狸,内里却是精明果决,他既然开了这个口,就绝对不是说说玩的,沈夫人最大的依靠就是梅家,如今梅老爷子的威胁可以说是扼住了她的软肋。

    带着几分不甘和怨愤,沈夫人还是灰溜溜的离开恶劣书房,除非她真的和梅家断绝关系,和丈夫儿子已经生分了,再被梅家赶出来,沈夫人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这对自尊心极强的沈夫人而言是无法接受的事。

    站在书房门口,沈墨骁冷眼看着沈夫人离开,甚至没有打一声招呼,或许是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商奕笑,让沈墨骁想起了和江省的一幕幕,对沈夫人,沈墨骁再也没办法如同过去那般尊敬和孝顺。

    “墨骁,你回来了,今晚上就留下来吃个饭。”看到门口的沈墨骁,梅老爷子冷硬的表情立刻慈和下来,他舍不得黄子佩肚子里的小孙孙,所以才任由沈墨骁住到了外面酒店,但在老爷子心里这个外孙才是最重要的。

    沈墨骁反手关上了门,面色多了几分郑重,“外公、大舅,我必须立刻和黄子佩离婚。”

    梅老爷子一愣,虽然知道沈墨骁下了决心就无法挽回了,可是到了他这样的年纪,还是希望小辈能和和美美的,离婚毕竟还牵扯到黄子佩肚子里的孩子。

    “墨骁,出什么事了?”梅爱国不解的看着沈墨骁,出去一趟回来,墨笑怎么变的这么急切,即使要离婚,也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还必须黄家同意。

    好在一开始结婚的时候墨骁就分的很清楚,没有和鼎盛集团的生意搅合在一起,否则就更麻烦。

    “大舅,我离婚是一方面,如果梅家和马迹远那边有任何联系的地方,必须立刻划清楚界限,很快就要出事了。”沈墨骁并没有忘记在医院时谭亦浑身的杀气,他那么护短,商奕笑受伤虽然不是马老下的手,但也是他们脱不了干系。

    这也是关煦桡在送沈墨骁回来的时候让他立刻离婚的原因,谭亦一旦报复起来,是绝对不会放过黄子佩的,到时候梅家就被动被牵扯进来。

    顾岸和关煦桡都知道商奕笑的真实身份,他们会提醒沈墨骁赶快离婚,或许也是出于愧疚的心里,只是更多的却无法开口了,毕竟比起沈墨骁这个朋友,谭亦才是家人。

    梅爱国还有些的不解,一旁梅老爷子沉思了片刻之后,忽然的开口:“商奕笑那小姑娘不是失踪而是出事了?”

    之前派出所那边死了三个人,梅老爷子也从关煦桡这边了解到了详细的案情,当时梅老爷子猜测商奕笑只是暂时躲起来了。

    毕竟就目前的证据而言,她的嫌疑的确最大,马迹远已经疯了,商奕笑一旦出现肯定要被抓捕,躲起来反而更安全,可以避开被马老下杀手。

    可如果商奕笑出事了,想到谭亦神秘莫测的背景和身份,梅老爷子眼神也暗沉带下来带着凝重之色,“墨骁,离婚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亲自给黄家打电话,爱国,你去查一下,确定我们和马迹远那边没有任何关系。”

    在帝京,梅家一直处于中立的地位,和各方的关系都不错,能给予方便的时候也会给对方方便,梅家和马迹远那边的确没有什么纠葛。

    但是世家的关系都是错综复杂的牵连在一起,说不定梅家某个人,或者梅家这一派系的某个人和马迹远有牵扯了,所以梅老爷子才会让梅爱国去查一下,确保不会有任何意外。

    沈夫人被软禁了,黄子佩身为儿媳妇自然要过去安慰,“妈,你也别生气了,外公年纪大了,有时候思想会古板保守一些。”

    “他就是对鹤翔有偏见!”沈夫人气恼着板着脸,想到过往的种种表情更是难看,要不是当年梅家坚决反对,自己早就和鹤翔结婚了。

    沈天刈看着温和老实,可却是个内里藏奸的!他不就是看现在梅家不重视自己,反而看重沈墨骁这个外孙,也看重他这个女婿,所以沈天刈就翻脸无情,敢和自己提出离婚了!

    沈夫人越想越是气,更气梅老爷子他们被鬼打昏了头,竟然还向着沈天刈,要和自己断绝父女关系。

    “妈,之前你不是说邓叔打算和我合作吗?我可以借着这个缘由过去和邓叔见个面,也给你解释一下。”黄子佩温柔的笑着,安抚的拍了拍沈夫人的手。

    傅涛被抓,马老那边目的不明,他根本不打算要东源研究所这块地,黄子佩可不认为马老真的缺一个黄龙玉摆件,所以马老即使抛了橄榄枝,黄子佩也不打算和马老合作,不过邓家却是一个比傅涛更好的合作伙伴。

    一提到邓鹤翔,沈夫人脸上的怨气蹭一下消失了,甚至还带着几分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娇羞,鹤翔一直都是这么温柔体贴。

    他也是听自己说子佩这边处处碰壁,沈墨骁不帮着,梅家也置之不理,鹤翔却立刻提出愿意和黄子佩合作共同经营这个生物制药研究所,甚至可以只出资不拿股份,将这些股份交给沈夫人。

    截然不同的对比之下,沈夫人对邓鹤翔的好感与日俱增,相对的对沈父和沈墨骁的反感也同样增加,只不过沈夫人如今还顾虑着自己的面子,再者她对沈家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所以才克制着自己的感情。

    “好,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不过有你邓叔帮忙,你会顺利很多,他在帝京关系多,丝毫不比梅家差。”沈夫人笑意融融的开口,整个人陷入少女怀春的娇羞里,半点没有察觉到一旁黄子佩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屑和鄙夷。

    黄子佩也笑了起来,“妈的朋友肯定我自然相信,明天我就出去见邓叔。”

    !分隔线!

    从商奕笑出事到现在已经是两天一夜了,清晨,小周拎着食盒快步的走了过来,顾岸不放心谭亦,所以在走廊里守了一夜,让人搬了张病床过来,他晚上就睡在走廊里。

    “顾少,这是早餐,二少还是一夜没睡吗?”小周将顾岸的早餐递了过去,担忧的看了一眼重症监护室紧闭的门,自己虽然拎着早餐过来了,二少只怕也没有食欲,昨天一天都滴水未进。

    “二哥担心商奕笑的情况会恶化,所以又守了一整夜。”顾岸没谈过恋爱,所以他真的不明白爱情的魔力为什么这么大!

    以前谭宸大哥就是这样,当时顾岸都感觉很诡异啊,大哥那么严肃冷酷的一个人,不苟言笑、行事一板一眼,他竟然也会主动追求女孩子?

    再后来整天嘻嘻哈哈懒懒散散的谭果也恋爱了,甚至因为秦豫差一点一尸两命,即使后来挺过来了,谭果的身体也极度恶化,都是靠着二哥在调理着。

    可即使分开了一年多,谭果依旧爱着秦豫,甚至半点没有责怪他怨恨他,顾岸是真的不明白,如今看着谭亦,顾岸感觉自己还是打一辈子光棍来的好,谈恋爱什么的太可怕了,都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听到敲门声,回过头的谭亦眼中的血丝更多了,配上他俊美的脸庞,乍一看好似中古世纪传说里的吸血鬼伯爵。

    谭亦看着依旧陷入昏迷的商奕笑,轻声的开口“我先去吃饭,你已经睡了两天了,差不多就该醒了。”

    “二哥,你去隔壁病房洗漱一下吃个早饭。”顾岸试探的开口,他是真的担心谭亦,昨晚上顾岸也劝了,可是谭亦却是没有吃饭也没有合眼的打算。

    “你替我看着笑笑。”出人意料的是谭亦却答应下来了,整个人看着也冷静了很多,至少不像昨天那样周身的杀气都不要钱的往外面泄。

    目瞪口呆的看着谭亦推开隔壁病房的门进去洗漱了,顾岸眨了眨眼,回头看向一旁的小周,“是不是商奕笑没事了,所以二哥恢复正常了?”

    “二少只是担心商奕笑病情会恶化,而他没有休息好就不能用最佳的状态去治疗。”小周跟在谭亦身边好几年了,也算是对他有几分了解,这么平静理智的二少,一旦疯起来只会更可怕。

    这就好比一个没有理智的疯子和一个高智商的的疯子,相比起来,后者绝对更为的可怕,杀伤性也会更大。

    顾岸叹息一声,隔着玻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商一笑,希望她能挺过来,否则二哥只怕真的会杀人的。

    谭亦刚洗漱完,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重症监护室里的监护仪突然滴滴的响了起来,顾岸一惊的放下筷子,而谭亦已然从隔壁病房冲了出来,急救医生和护士也快速的向着病房跑了过来。

    “病人心率继续下降……”一看心电监护仪上的数据显示,医生表情倏地一沉,最坏的情况发生了。

    病房外,顾岸紧张的攥紧了双手,在走廊里守了一夜,他虽然没怎么和谭亦说话,却从医生那边知道了商奕笑的情况,目前最好的情况只怕就是植物人了,而最坏的打算就是商奕笑挺不过来。

    同一时间,梅老爷子原本打算在早饭过后先和黄子佩谈一谈,然后再打电话给黄父,谁知道黄子佩一大早竟然就出去了。

    “要是有一个人能帮子佩一把,她一个孕妇还需要自己出去忙吗?”沈夫人阴阳怪气的开口,愈加的感觉梅家人还不如邓鹤翔这个老朋友,这么多年没有联系,可是他却愿意相信自己,愿意无条件的帮着自己。

    梅老爷子啪一声放下了筷子,一旁老夫人连忙握住了他的手,随后责备的看了一眼沈夫人,“好好吃饭,怎么和你父亲说话呢,子佩你也别让她太操劳了,实在不行公司的事情让其他人去管理。”

    老夫人性子温温和和的,她这辈子没有操心外面的事情,都是梅老爷子做主,老夫人一直主内,照顾一家子的生活起居,教育子女,闲暇的时候也会品茶画画,算是典型的江南女子。

    沈夫人也知道家里也就老夫人这个母亲还向着自己,倒也没有再说什么,可是当看到沈墨骁从楼上下来时,沈夫人不由的又恼火起来,“睡到现在才起来,你就不知道帮帮子佩吗?”

    沈墨骁已经接连两晚上没有睡好了,每次睡到半夜的时候都会梦到商奕笑尸体被发现的一幕,然后就会从噩梦里惊醒,再也无法入睡。

    此刻,沈墨骁神色带着几分疲惫,眼下是睡眠不足导致的青黑色,梅老爷子只当他是为了梅家的事情,此刻关切的开口:“吃点东西,一会再去睡一下,工作是忙不完的,你也注意身体。”

    即使黄家的生意和沈氏集团没有牵扯,但是一旦离婚,沈墨骁这边也需要处理很多事情,大众的舆论就是一点,说不定会导致股价的迅速下滑。

    再者黄子佩间接的牵扯到了商奕笑的事情里,梅老爷子也不能肯定谭亦那边会不会对梅家出手,梅家虽然不惧,但也没必要牵扯进来。

    沈夫人如今最看不得梅老爷子关心沈墨骁,不满的哼了一声,故意拿今天早上的新闻来刺激沈墨骁,“我昨天就说了姓商的没有一个好东西,今天报纸都登出来了,缉捕令已经发下去了,三条人命那,还真是个心狠手辣的。”

    关煦桡请了一个多月的年假,他这边一离开刑侦队,这个案子就交到了其他人手里,半个小时不到就发出对商奕笑的拘捕令。

    而且案子的方向也立刻变了,商奕笑被定性为杀人嫌疑犯,刑侦队的人甚至大张旗鼓的去了连青大学询问老师和学生,追查商奕笑的下落。

    沈墨骁没有理会挑衅叫嚣的沈夫人,对于这个母亲他早已经彻底失望了,此刻和梅老爷子、老夫人打了招呼之后,这才拿起筷子吃起早饭来。

    被彻底无视了,沈夫人气的铁青了脸,刚打算再次开口找茬,沈墨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上面的号码,沈墨骁眸光冷沉了几分。

    “沈总,黄子佩在半个小时之前去见了邓鹤翔,两人在餐厅吃早饭,因为是高档餐厅,我这边不方便窃听他们的谈话内容。”负责跟踪黄子佩的是沈家保镖里的精锐,以前在特种大队做过侦察兵,跟踪技术是一流的。

    “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就可以了。”沈墨骁说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他和沈夫人这个母亲差不多形同陌路。

    但是沈墨骁并没有想过让沈父和沈夫人之间闹出什么隔阂来,可是如今,沈墨骁忽然不敢肯定沈夫人是不是还会回沈家,沈父是不能能接受她精神出轨。

    被沈墨骁过于冰冷的凤眸盯的有点心虚,沈夫人提高声音刺了回去,“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你还要打我这个母亲吗?”

    “黄子佩和邓鹤翔见面了。”沈墨骁话刚出口,沈夫人就如同被人踩了尾巴一样,一下子站起身来,疾言厉色的怒斥着质问自己的沈墨骁,“那又怎么样?你们老的老,小的小一个都不去帮子佩,我难道还不能想办法吗?”

    沈夫人尖利着声音反驳着,表情狰狞而凶狠,“还有沈墨骁你的教养呢?谁准你连名带姓的称呼长辈!”

    梅老爷子已经气的说不出话来了,昨天他才三令五申的禁止沈夫人和邓鹤翔见面,甚至将她软禁在宅子里,连手机都没收了,谁曾想沈夫人竟然还给黄子佩牵线搭桥。

    一旁老夫人也是错愕一愣,这些破事梅老爷子根本没有告诉她,就是不想身体不太好的老妻因为小女儿而忧虑,只可惜纸是包不住火的,沈夫人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了。

    面对咆哮的沈夫人,沈墨骁语调冰冷的开口:“事情我会如实的告诉父亲,而且外公和父亲都已经同意我离婚了,今天就会正式通知黄家,如果黄家不同意,我不介意用些手段。”

    “沈墨骁,你敢离婚我今天就死给你看!”沈夫人顿时火冒三丈,吃人一般的目光凶狠的盯着沈墨骁,气的身体都直发颤。

    梅老爷子这一次却没有再纵容沈夫人,“你如果要站在黄子佩那一边,那么你们搬出去吧,黄家那边我会亲自通知。”

    如果只是沈墨骁要离婚,沈夫人不是撒泼就是以死相逼,但是梅老爷子却发话了,沈夫人双手死死的攥紧着,眼中是愤怒是仇恨却也是无可奈何。

    黄子佩和邓鹤翔算是相谈甚欢,还没有说到正式合作的事情上,黄父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语调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和沉重,“子佩,刚刚梅老爷子打电话通知我,他已经同意你和沈墨骁离婚了,最迟明天消息就回出来。”

    “什么?”黄子佩震惊的一愣,沈墨骁之前是铁了心的要离婚,为此还搬到了酒店去住,黄子佩知道梅老爷子其实也动摇了,可是鉴于她肚子里有沈墨骁的孩子,所以梅家人并没有公开支持沈墨骁。

    “爸,我知道了,我立刻回去一趟。”挂上电话之后,黄子佩已经没有了刚刚的轻松和喜悦,“邓叔,家里有点事,我必须立刻回去。”

    “那好,你赶快去吧,我这里你不用担心,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尽管开口。”邓鹤翔虽然诧异出了什么事能让黄子佩表情如此凝重,不过他并不会找一个晚辈打探消息,毕竟该知道的他从其他途径也能知晓。

    黄子佩上了车之后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梅老爷子不可能公开支持沈墨骁离婚的,以前即使离婚了,黄子佩知道梅家人会愧疚自己,那么她依旧可以借着梅家的名头办事,而且她肚子里还有沈墨骁的孩子。

    可是如今梅家态度迅速转变,黄子佩之前的打算都落空了,一想到这里,她不由的痛恨起沈墨骁,同样也迁怒到了沈夫人身上,她是梅家的女儿,难道一点用处都没有吗?

    !分隔线!

    黄父的态度和黄子佩一样,他们都不同意离婚,当然黄父这边说的更为模棱两口,他需要考虑一下,甚至决定明天坐飞机来帝京亲自和沈墨骁谈一谈,然后再说两人离婚的事情。

    谁知道下午的时候沈氏集团突然发动了对鼎盛集团的商业攻击,而梅家这边同时出手,相关部门进入鼎盛集团开始了调查。

    税务部门开始查账,看鼎盛集团是否有偷税漏税的违规操作,人社部门核对鼎盛所有的员工资料,确保没有非法用工的问题,同样的环保部门,质监部门几乎同时出动,和江省商界立刻炸锅了,谁能想到沈家突然和黄家会反目成仇。

    当初在a省的时候孙平治被抓,东源集团被查封,鼎盛当时虽然丢了面子,毕竟双方刚签约成功,合作的东源集团就被查封了,但是并多大的损失,最多打入共同账户的一个亿资金被冻结了。

    这其中多多少少是因为帝京梅家的面子,可是谁能想到梅家会突然出手,而且力度如此之大,简直要将鼎盛集团置于死地。

    “太过分了!”房间里,听到父亲这边的汇报,黄子佩气的五脏六腑都疼了,她那么能伪装能克制,此刻却也将台灯直接砸到了穿衣镜上,依旧无法消除内心的愤怒。

    打砸发泄一通之后,黄子佩不单单没有感觉到舒畅一点,腹部突然绞痛起来,想到肚子里的孩子,黄子佩眼神一狠,却没有停下来休息,而是开始收拾行李。

    沈夫人就住在黄子佩的隔壁,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沈夫人刚走到门口,却看到黄子佩拖着行李箱出来了,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左手还捂着腹部。

    “妈,我必须立刻回和江省,鼎盛的所有生意都暂停了,各个部门进入鼎盛开始调查,我爸高血压犯了,却还在公司里应对,我必须回去。”黄子佩声音哽咽着,说话的同时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似乎在承受着莫大的痛苦。

    沈夫人错愕一愣,她以为刚刚黄子佩在卧房里打砸发火,是因为梅老爷子同意沈墨骁离婚,甚至还打了电话到黄家去说这件事,沈夫人根本没有想到沈墨骁会这么心狠手辣,竟然直接对鼎盛开火。

    “子佩,你放心,这事我给你做主,沈墨骁他真的是疯了!”沈夫人气急败坏,一想到沈墨骁这么折腾就是因为已经死掉的“商奕笑”,她就更加来火。

    意外将“商奕笑”推下楼摔死是沈夫人心底最大的秘密,杀人了人的负罪感和恐惧感一直压在她的心里,所以沈墨骁要离婚,沈夫人情绪变得更为激烈暴躁。

    听到叫嚷声,原本打算午睡的老夫人从卧房走了出来,看到拖着行李箱的黄子佩不由的一愣,“子佩,你这是。”

    “外婆,我……啊……孩子……”黄子佩刚一开口,突然痛苦的喊了起来,只感觉一股温热从腿间流淌下来,原本浅色的长裤渐渐的染上了血红色。

    “子佩,你流血了!”沈夫人一惊的喊了起来,已经生过孩子了,沈夫人自然知道黄子佩现在流血代表着什么。

    一旁梅老夫人表情也急切不安起来,快步走过来扶住捂着肚子痛苦呻吟的黄子佩,“思雪,快去叫人,送子佩去医院!”

    沈墨骁和梅老爷子正在书房谈事情,而此刻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顾岸的电话,沈墨骁心里头惊了一下,随后快速的接起电话,“小岸。”

    “墨骁,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要冷静!”顾岸声音是无比的凝重,一个小时前商奕笑再次被抢救回来了,但是情况更为严重了。

    谭亦和主治医生这边的意见是一样的,商奕笑如果不能在三天之内苏醒过来,无法恢复自主呼吸,身体机能不能主动恢复,她就真的没救了。

    而想要唤醒已经处于植物人状态的商奕笑,必须是她最亲近的人,谭亦即使不愿意承认,可是他心里却清楚沈墨骁是最好的人选,商奕笑对沈墨骁的感情很深。

    “你说什么?”脑海里一片空白,沈墨骁紧紧的抓着手机,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墨骁,对不起,现在不是详细解释的时候,你马上来医院。”顾岸狠狠的一抹脸,如果不是情况如此危机,二哥怎么会主动让自己打电话给墨骁,让他来试试看能不能唤醒商奕笑的意识。

    梅老爷子怔怔的看着表情剧烈变化的沈墨骁,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他出了什么事,沈墨骁已经抓着手机冲出了书房。

    走廊里,沈夫人一看到沈墨骁出来了,不由大声开口:“快送子佩去医院,子佩要流产了。”

    只可惜沈墨骁此刻脑海里回响的只有一个声音,笑笑还活着,他的笑笑没有死!

    至于拦路的沈夫人,沈墨骁直接将人推开了,甚至没有看摔倒在地的沈夫人,整个人已经疯一般的冲下了楼。

    “沈墨骁,你去哪里?子佩要去医院,你给我回来!”摔的并不重,跌坐在地上的沈夫人疯狂的喊着,但是沈墨骁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黄子佩痛苦的捂着腹部,脸上都是冷汗,这是她的苦肉计,可是她没有想到沈墨骁竟然狠心绝情到了这样的地步,自己要流产了,肚子里是他的孩子,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就跑出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赶到了军区医院,沈墨骁快速的向着重症监护实的方向跑了过去。

    “墨骁。”顾岸和关煦桡迎了过来,却被沈墨骁无视了,他砰的一声推开门,一眼就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昏迷的商奕笑。

    “笑笑的情况很危险,必须……”谭亦的话还没有说完,沈墨骁血红着一双眼,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谭亦的脸上。

    “出去,你给我出去!”嘶哑的低吼着,沈墨骁如同被激怒的野兽,目光里是从未有过的狠辣和疯狂,要不是顾忌到躺在床上的商奕笑,他绝对不会只揍他一拳。

    脸被打的偏到了一边,谭亦抬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俊美的脸上是一片漠然,目光深沉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商奕笑,看着沈墨骁扑到床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谭亦闭上眼,收敛住眼底的情绪,片刻之后沉默的转身走了出来。

    “二哥?”一看到谭亦红肿的脸颊,顾岸眉头一皱,他能明白沈墨骁此刻的心情,可是看着表情一片漠然的谭亦,顾岸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子心酸。

    三个人的感情,有一个人注定会成为局外人,而此刻病房里的商奕笑和沈墨骁似乎才是一对恋人,而被一道门隔绝在外的谭亦成为了出局的那一个。

    谭亦没有开口,此刻如同塑像一般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面色一片死寂。

    关煦桡对着顾岸摇摇头,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苍白的,二哥不单单担心商奕笑的情况,同样也要面对沈墨骁这个强大的情敌。

    商奕笑一直没有表现出会回头的迹象,可是关煦桡也明白她和沈墨骁之间的感情很深,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要不是沈夫人的以死相逼,两人或许早就结婚了。

    至于沈墨骁和商奕笑之间究竟有什么误会,谭亦在其中又起了什么作用,关煦桡并不清楚,但是他知道一旦商奕笑知道二哥在其中推波助澜了,她说不定会迁怒二哥重新和沈墨骁重归于好。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