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60章 抓捕归案

时间:2018-06-11作者:吕颜

    估计是之前借着顾岸的口放了狠话,谭亦和沈墨骁都没有再来医院,即使来了,也不会去病房,只不过通过医生护士询问一下商弈笑恢复的情况。

    护士长不放心的看着商弈笑,伤口虽然都愈合了,可重伤了一次,身体就等于被掏空了,这必须得好好调养着,她一个小姑娘住学校护士长怎么都不放心,“学校食堂的菜口味重,油荤重,你这样肯定不行。”

    “护士长,你放心吧,我先去酒店住一段时间,身体没事了再回学校。”商弈笑不想回四合院,之前也没有说要找房子,否则房东肯定是谭亦安排好的人,商弈笑现在只想和他们俩彻底划清界限,谁都不见让自己静一静。

    “你住酒店还不如住我那里。”护士长不由的笑了起来,微微一怔后只感觉这个主意很好,随即劝着商弈笑,“我一个人住,我女儿在外面上班,家里还空着一间客房。”

    盛情难却之下,商弈笑点了点头,“那就要麻烦护士长了,不过房租我还是要给的,你要不收我就去酒店住,花的钱更多。”

    “你这姑娘还和我客气什么。”护士长是不打算收钱的,房间空着也是空着,有了商弈笑作伴,家里还能热闹一点。

    可是看商弈笑这坚持的态度,护士长也不拒绝,到时候拿着钱她多买些菜买些补品,怎么也不会占一个小姑娘的便宜。

    “笑笑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和主任请个假,中午我陪你一起回去,正好给你收拾一下东西。”护士长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脚步都显得格外轻快。

    办公室里,刘主任此刻优哉游哉的靠在真皮座椅上,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手机正在打电话,“表哥啊,你说你家财万贯,怎么就看上林蔓了?”

    “你别管,我就喜欢这种温柔贤淑的女人,你放心,只要这事办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电话另一头的声音显得财大气粗,“你速度快一点,我都等半年多了。”

    “表哥,你不知道林蔓看着温柔,可性子保守又固执,我这里是军区医院,有些事我也不好做的太出格。”刘主任抽了一口烟,语调听起来很是苦恼无奈,可是他油光满面的脸上却是贪婪的算计之色。

    粗嘎声音的男人打断了刘主任的话,“行了,你上一次不是看上了那辆新车吗?只要这事做成了,这车我就送给你当媒人礼。”

    车子到手了!刘主任眼睛一亮,笑的更加的谄媚,“既然表哥你真的来了第二春,你放心,我一定撮合你和林蔓的婚事,表哥你等我的好消息。”

    今天是个好日子,吉祥如意的好日子……将手机丢在办公桌上,刘主任嘴巴叼着烟得意洋洋的哼着歌曲。

    要说林蔓还真不差,明明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女儿都大学毕业工作了,可是那皮肤娇嫩的就跟十八岁的小姑娘一样,白色护士服衬的那身段格外的勾人。

    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刘主任一开始也动了色心,可惜林蔓软硬不吃,刘主任气的够呛,和表哥喝酒的时候抱怨起来,还掏出了手机翻出了林蔓的照片。

    谁知道他表哥一下子就看上了林蔓,绝对是一见钟情的那一种,铁了心的要娶林蔓为妻,还将身边的那些小情人都赶走了,刘主任倒不至于为了一个没到手的女人得罪这个财大气粗的表哥,自发的当起了媒人,没少从表哥那里趁机拿好处。

    “进来。”听到敲门声,刘主任身体坐直了几分,将烟蒂摁灭在了烟灰缸里,看到推门进来的护士长林蔓,眼睛不由的一亮,还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到,“林护士长,有什么事吗?”

    林蔓其实很不喜欢刘主任,可以说整个医院就没有人喜欢他的,一点真才实学都没有了,仗着老婆家里的关系进了医院,抓着这点权利处处拿捏人,对那些漂亮的护士更是动手动脚的,虽然还不至于真的性骚扰,但是谁也不愿意被一个色胚给盯上。

    “刘主任,我家里有点事,下午要请个假。”林护士长忽略了刘主任那满是淫邪的目光,冷声的说明了来意。

    林护士长是天生的美人胚子,虽然年纪不小了,可是这样板着脸的清冷模样,也是别有一翻韵味,“请假啊?林护士长,你看现在医院这么忙,你这突然请假人手不够用那。”

    刘主任打着官腔故的刁难,色眯眯的看着林护士长继续开口:“当然了,你的面子我也是要给的,毕竟我们早晚也是一家人,这样吧,林护士长你赏脸吃个饭,这个假我就批了。”

    “吃饭就不用了,刘主任如果不批就算了。”被刘主任这副嘴脸恶心的厉害,林护士长转身向着门外走了去。

    虽然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谭亦和沈墨骁的身份,但她可以肯定这两个男人绝对是大有来头,她请假也是为了安顿商弈笑,刘主任如果真的敢从中作梗,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

    商弈笑在病房里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林护士长安排了一下工作之后就过来了,“我们走吧,我那房子虽然是老小区,不过距离医院这边很近,旁边就有个生鲜超市,中午我刚好给你做几个菜尝尝。”

    “那以后就麻烦护士长了。”商弈笑还没有拿起包,林护士长就抢先一步将包提在了手里,看向商弈笑的目光格外的温柔慈和,隐约的似乎透过她看向另一个人。

    刘主任半点不认为林护士长真的敢旷工,毕竟她那女儿花钱如流水,林蔓必须保住这份工作,否则她们母子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刘主任慢悠悠的向着五号楼走了过去,当看到守在大门外荷枪实弹的大兵之外,刘主任表情立刻收敛下来,神色严肃了许多。

    “我去五号楼找林护士长。”刘主任将自己的工作证件递了过去,他即使顶着主任的头衔,可五号楼真不是能随便进出的,需要核实身份。

    “等等,不用了。”刘主任快速的向着前面追了几步。

    林蔓竟然刚旷工!刘主任只感觉自己的威严被挑衅了,自己没批假她竟然还敢走!等等!刘主任半眯着眼盯着远去的两道身影,那个小姑娘怎么这么眼熟啊?

    到底在哪里见过?刘主任仔细的回想着,脑子里亮光一闪猛地瞪大了眼睛,刘主任快速的拿出了手机翻看着新闻,竟然是个通缉犯!

    再看上面二十万的悬赏金额,刘主任阴森森的笑了起来,不行,自己还得再确定一下。

    !分隔线!

    “这里虽然是老小区,不过环境挺好的。”林蔓领着商弈笑向着公寓楼走了过去,距离她工作的医院很近,治安也很好。

    “这边要拆迁了?”商弈笑看到了楼梯口上贴的拆迁告示。

    “就是一阵风言风语的说拆迁,不过补偿的价格不高,愿意拆的人不多。”林护士长表情微微变了一下,看得出她是不愿意拆迁的那一部分人。

    公寓是三室一厅的结构,九十多个平米,虽然装修显得有点老旧了,可是却被林护士长布置的很温馨,干干净净的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

    “这个房间一直空着,床单被套都是干净的,你先休息一下,我去做个饭。”林护士长忙里忙外的弄了半个多小时,这才笑着向着厨房走了去,看得出她是真心喜欢商弈笑住进来。

    商弈笑身体还是有些的虚,若是普通人估计这会真的得躺床上休息,不过商弈笑没感觉到什么疲惫,将衣服收拾到了衣柜里,就走到客厅里。

    茶几上放着一本相册,商弈笑翻开看了看,这应该是林护士长的女儿,从上幼儿园时的照片到小学中学……

    最后面几张照片上女孩看起来格外的时尚漂亮,烫着波浪长发,耳朵、脖子、手腕还有手指上是一套的钻石首饰,看起来价值不菲。

    林护士长过的很简朴,而她女儿的生活却有些奢侈了,商弈笑将相册合上,忽然一张照片从相册里掉了下来,商弈笑捡起这张有些泛黄的照片,照片上也是一个小姑娘,只有两三岁。

    这不是林护士长的女儿?商弈笑拿着照片和相册上的女孩对比了一下,两人五官并不相同,明显不是同一个人。

    “笑笑,你喝点水……”端着茶杯走出来的林护士长表情微微一愣,眼中有着沉重的痛苦之色一闪而过,随后将茶杯放到了茶几上,“楠楠回来的不多,否则就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以后有的是机会认识。”商弈笑将泛黄的照片重新放回了相册,没有错过林护士长眼中一闪而过的痛苦,照片上的小女孩和林护士长关系只怕非同一般。

    估计是这张照片的原因,接下来的时间林护士长都有些心不在焉的,商弈笑吃过午饭之后就会房间休息了。

    客厅里,林护士看着手中的照片,眼角一阵酸涩,希望北北也会被好心人收养了,她比笑笑还小一岁,今年肯定也上大学了。

    安静里,林护士长一直陷入了沉思,直到门铃声响了起来,林护士长快速的擦去了眼角的泪水,快步走过去打开门,看到门口的男人之后,林护士长表情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你来干什么,我说过不会拆迁的。”

    “林护士长这么拒人千里之外做什么,有什么条件我们都可以谈嘛。”男人就是个无赖,此刻贼兮兮的笑着,用力的推开门挤了进来,然后一副男主人的模样坐在沙发上,将双腿架在茶几上面。

    “楠楠还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啧啧,这身段这容貌。”男人轻佻的开口,随手翻了翻相册,然后看着表情冰冷的林护士长,“你看女儿大了也要嫁人了,总得准备嫁妆吧,你把这房子拆了,到时候也会你一套新房子,虽然地段差了不少,可是至少还有一百多万的现金补偿。”

    “马三,你不用说了,就算是一千万我也不会拆迁的!”林护士长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将他手里的相册抢了过来,“你现在就出去,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这一片是老小区,地方不算大,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开发商看上这里,毕竟帝京还有很多空地,完全可以开发利用,建起一个高档的小区,林护士长所在的这个小区面积小,就显得有些鸡肋。

    谁能想帝京这十几二十年来发展的这么快,房价也跟着咻咻的往上升,房子都开发到五环之外了,而且还都是供不应求。

    于是就有人盯上了这个小区,虽然面积小,但是地段好啊,交通便利,老小区的房子没电梯的,最高也就六层,一共也就两百来户。

    但是现在的小区都是高层,二三十层都有,拆迁补偿两百多户人家,但是新小区建成之后至少有上千户,这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

    不过住在这个小区很多都是地地道道的帝京人,都是不差钱的,好多老一辈就喜欢这个小区,闹中取静,交通也便利,关键还是军区医院旁边,所以拆迁工作并不顺利。

    马三也是这个小区的,百分百的啃老族,到现在四十多岁了还是个老光棍,小区拆迁的消息一出来,马三第一个就将房子给卖了,拿着拆迁款吃喝玩乐潇洒去了,结果半年不到的时间,钱就花没了。

    马三后来就成了开发商的狗腿子,整天带着几个小混混在小区里胡来,逼着大家搬迁,有些人不甘其扰,好在拆迁补偿的价格也合适也就走了,剩下的几户人家都不打算走,林护士长就是其中之一。

    马三也是犯了色心,所以他隔三差五的就来骚扰林护士长,这一次得到上面的指示,马三阴森森的一笑,突然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林护士长的手腕,猛地一个用力将人拉到了身边。

    “林蔓,你一个女人拉扯着孩子也不容易,不如让我来照顾你。”马三嘿嘿的阴笑着,将林护士长摁在沙发上,色眯眯的舔了舔嘴角,妈的还真是个美人,比起欢场那些出台小姐还要嫩还要白。

    “你放开我,马三,你这是在犯法!”林护士长厉声怒斥着,拼命的挣扎。

    只可惜女人的力气比起男人小了许多,更别提马三整个人都压在了她的身上,双手钳制住了林护士长的手,头更是凑到了林护士长的耳边脖子边嗅着。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老子反正也是进去过的,大不了二进宫!”马三得意的笑着,身体还故意蹭了蹭,看到林护士长的脸都气红了,像是染上了一层胭脂,惹得马三更加的心猿意马。

    “啊!”突然的,胳膊被人反扭住了,马三痛的喊了一声,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砰的一声摔在了地板上。

    商弈笑一脚毫不客气的踹了过去,马三吃痛的惨叫一声,直接被商弈笑一脚给踹出去多远,砰一声撞到墙壁上才停了下来。

    “我没事,笑笑,我没事,你别冲动!”林护士长吓得脸色都白了,身体还有些的发抖,不过却一把抓住了商弈笑的胳膊。

    以前她也被马三骚扰过,但是林护士长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里,而且小区的人都知道马三的尿性,每一次他敢乱来,整个小区的男人都要揍他,马三也怂,宁可花点钱去外面找女人,也不敢在小区里乱来。

    这一次马三真的动手了,林护士长被吓狠了,她不敢想象如果商弈笑不在家里,自己会遭遇什么,不过即使如此,她依旧记得商弈笑的身份,担心她一怒之下真将马三给打死打残了。

    “放心,我有分寸。”商弈笑拍了拍林护士长的手将她摁坐在沙发上,随后向着躺在地上的喊痛的马三走了过去。

    “你知道我是谁吗?”马三痛的狰狞了表情,从牙缝里挤出话来,他现在可不是普通的小混混!得罪了自己,看他不弄死林蔓和这个死丫头。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只知道你快成太监了!”商弈笑眼神冷厉的骇人,毫不客气的再次一脚踩了下去。

    顿时,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如同杀猪一般在楼道里响起,刚刚马三强行进门了,林护士长就担心出事,所以只关了防盗门,木门并没有关上,马三的哀嚎声让楼上楼下都听了个真切。

    林护士长看了一眼下狠手的商弈笑,随后看向马三,只见他痛苦的如同虾子一般蜷缩在地上,双手捂着腿间,身体不停的哆嗦着,商弈笑这一脚踩的不轻,即使没有废了他,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马三都要当太监了。

    “下一次再敢找林护士长的麻烦,我弄死你!”商弈笑蹲下身来,冰冷的眸光里没有一点的温度,周身的杀气毫不掩饰。

    马三身体猛地一僵,眼睛惶恐的看向身侧的商弈笑,目光微微下移,当看到那黑洞洞的枪口时,马三痛的苍白的脸上血色退的一干二净,她到底是什么人?

    “滚出去!”商弈笑将配枪收了起来,一声厉喝,被吓狠了的马三已经顾不得腿间的剧痛,连滚带爬的向着门口冲了过去。

    他本质上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怂货,只不过看林护士长是个单身母亲,一个人住,所以才敢骚扰,碰到商弈笑这种狠辣的角色,一看就是杀人不见血的那种,就算借几个胆子,马三也不敢胡来。?原本楼上楼下没有搬走的邻居还想要看看出什么事了,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马三佝偻着身体跌跌撞撞的跑下楼了,大家顿时就明白了,估计他又去骚扰人了,结果被揍了一顿。

    “你啊,怎么就那么冲动呢,他要是报警了可怎么办?”关上门的林护士长担心的看了一眼商弈笑,她在五号楼工作,不管是林护士长还是其他的医生和护士都知道这个楼层里的人和事都必须保密。

    所以即使之前看手机知道商弈笑是通缉犯,而且根据刑侦队官方通报的消息,商弈笑是一次杀了三个人,但对林护士长他们而言,不管这事是真是假,他们都不会泄露一个字,可现在商弈笑出来了,如果马三报警,说不定就会认出来她来。

    “放心吧,我没事,他要是报警了就好,干脆将之前的事情一次给处理了。”商弈笑咧嘴笑了笑,自己身体虽然还没有痊愈,但去上学也没什么问题了,所以通缉令的事情肯定要先解决掉。

    !分隔线!

    当手机响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电话是关煦桡打过来的,“笑笑,你的行踪暴露了,刑侦队这边已经开始部署抓捕计划了。”

    “马三报的警?”商弈笑站在窗口远眺着小区,没想到马三竟然还真有胆量去报警,商弈笑原以为经过中午的一吓,马三绝对吓破胆了。

    “马三是谁?”关煦桡愣了一下,不过此刻还是正事要紧,“是军区医院的刘主任报的警,他不在五号楼这边工作,是你和林护士长中午离开的时候被他看见了。”

    其实军区医院都有相关的规定,尤其是五号楼这边,按照规定即使在五号楼看见了凶杀案,都必须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确保五号楼的保密性。

    谁能想到刘主任竟然财迷心窍,为了二十万的悬赏金选择了会报警!马老这边一直在找商弈笑的下落,一得到消息之后立刻就安排人部署下去了。

    而且邓鹤翔为了取信马老,也暗中帮忙,关煦桡接着开口:“邓鹤翔告知马迹远当天在沿湖街事发时,跟你在一起的老人就是田振江,所以马迹远更迫不及待的要找到你的下落。”

    关煦桡还在年假休息里,不过刑侦队这边的安排他都了如指掌,“马迹远安排了几个人,连狙击手都已经布置好了,不过为了知道田振江的下落,他不会直接下杀手。”

    如果是之前,马老绝对利用抓捕商弈笑的机会直接弄死她,到时候报告说在抓捕过程里,商弈笑拘捕反抗,最后导致了死亡,这只不过是走个程序的问题。

    可如今好不容易知道了田振江的消息,马老就不会直接弄死商弈笑了,他还觊觎着田振江的巨额财产,所以最大的可能性是对商弈笑进行严刑逼供。

    “那我的生命安全就有保障了。”商弈笑朗声一笑,反正事情已经拖这么长时间了,刚好一次解决了,自己也可以去学校了,“关队长,我就来一个引蛇出洞,剩下的工作就交给你了。”

    要解决马老并不容易,毕竟他在帝京经营这么多年,也有相当庞大的关系网,所以必须得人证物证齐全了,马老才能就地伏法,商弈笑这一次就要当一个诱饵。

    “马老安排的人里有两个是我的人,暗中我也派了人盯着,按照目前的情况你不会有危险,不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还是要注意点……”关煦桡关切的叮嘱着,这个时候商弈笑如果出了任何问题,二哥和沈墨骁估计都要发疯了。

    从傍晚时分就有几辆车陆陆续续的开到了小区里,而小区么口也多了一些闲杂人等,有修理灌木的园林工人,也有送快递和外卖的人,还有几个人来小区走亲戚,只不过伪装的都很像,小区里的住户并没有任何的怀疑。

    “马老那边为什么不直接下手?”黄子佩眉头一皱的开口,前天他已经和沈墨骁正式去和江省的明政部门办理了离婚手续。

    黄子佩的确不甘心,她也怀疑沈墨骁为什么突然就要离婚了,之前他明明顾及到梅老爷子和老夫人都妥协了,仔细的调查之后,黄子佩将怀疑的目标锁定在了商弈笑身上。

    虽然是同名同姓的两个人,但是黄子佩猜测沈墨骁是将她当成了替身,所以才铁了心的和自己离婚,就因为这一点,黄子佩koi想要弄死商弈笑,更别提两人还有利益上的纠纷。

    东源研究所这块地因为田振江公证过的遗嘱,所以商弈笑即使有了合同也没办法拿下来,而黄子佩这边同样如此,更别说钱教授他们一直不愿意毁约,即使知道商弈笑现在是个通缉犯了,这些老古板都没有一个人同意毁约,让黄子佩更是气得够呛,新仇旧恨都涌上来了。

    “子佩,你冷静一点,马老那边既然改变了主意,肯定是有他的考量,商弈笑不管是死是活,都由马老那边来处理,你要记得我们黄家只是商人,只需要考虑生意上的事情,这些博弈你不要掺和进来。”?黄父沉声劝了一句,他知道黄子佩对沈墨骁的离婚耿耿于怀,即使处于利益的联姻,但沈墨骁这样优秀的年轻男人,自己的女儿会动心也不奇怪,可谁能想到死了一个商弈笑,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还导致沈墨骁态度坚决的要离婚。

    可是黄父更加明白黄家的立场,帝京的这些力量的博弈黄家绝对不能掺和进去,否则日后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傅涛就是最好的证明。

    黄家只负责生意上的事情,不管外面的局势怎么变化,即使牵扯到了黄家也不会让黄家伤筋动骨。

    “爸,我知道了。”黄子佩敷衍的回答了一句,可是看得出她根本不认同黄父的观点,如果只是普通的商人,那么就会像当初的董家一样,那么大的家业一夕之间就毁了!

    黄子佩到了帝京之后,她更加直观的认识到了权力的重要性,有了权力要多少钱没有,马老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只是动动手里头的关系,就可以从黄家和邓家合作的研究所里拿到股份,每年都有上百万的分红。

    一想到梅家,黄子佩眼神狠辣了几分,如果自家也有梅家这样的背景,沈墨骁还敢离婚吗?沈父明知道沈夫人和邓鹤翔暧昧不清,但照样不是不敢离婚,不就是冲着梅家的背景。

    老旧小区。

    “住在顶楼,你们注意一点,不要惊动了犯人。”刑侦队的人一直在盯梢着,确定商弈笑并没有从林护士长家离开之后,他们终于按照上面的命令开展抓捕行动了。

    一队人快速的顺着楼梯向上走着,片刻之后,一道声音响了起来,“犯人逃走了,往东边逃走了!”

    “快追!”

    “封锁小区的所有出入口,一定不要让犯人逃出去了!”

    黑暗里,警犬的狂吠声伴随着怒喝声、脚步声回响在小区里,商弈笑的速度很快,趁着夜色避开了身后追捕的人,快速的翻过了围墙跳了过去。

    “汪汪!”警犬对着围墙这边狂叫着,后面的便衣警察懊恼的一瞪眼,随后也跟着翻上了围墙,根据情报商弈笑出现在了军区医院,那肯定是受伤了,怎么受伤的人速度还这么快呢。

    接到了刘主任的举报之后,刑侦队的人立刻过来医院了解具体的情况,也想知道商弈笑为什么会受伤,伤的怎么样。

    只可惜五号楼有特殊的规定,所以刑侦队这边也没办法,什么情报都没有问道,好在刘主任知道林护士长的家庭住址。

    长达半个多小时的围堵,当奔跑的商弈笑看着前面的死胡同,只能转过身来一耸肩膀,“好吧,我投降。”

    追捕的人气喘吁吁的盯着商弈笑,知道她的身手,又知道她手上还有三条人命,所以倒也不敢直接上前,对着对讲机急切的开口道:“嫌疑犯已经被我们堵住了,地点就在……”

    等后援都过来之后,商弈笑很是顺从的被带上了警车,谁也没有注意到驾驶位上的司机竟然关煦桡,他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倒车镜观看了一眼商弈笑,“身上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放心吧,我没事。”旁边的人立刻给商弈笑解开了手铐。

    这个深夜抓捕其实就是一个真真假假的过程,相信等待的马老此刻已经收到了这个好消息,而目前关煦桡这边需要的就是将他的罪行抓个正着。

    书房里,马老兴奋的一拍桌子,“好,很好,终于将人给抓到了,让他们立刻展开审问工作,务必要让商弈笑将知道的一切都透露出来!”

    马老只感觉田振江的巨额财产很快就回到自己手里了,只要拿到了那个黄龙玉摆件,不怕田振江不乖乖的将财产交出来,他难道真打算将这些财产带去阴曹地府吗?

    中年男人看了一眼马老,表情也松缓下来,不过还是开口问道:“马老,还没有查清楚商弈笑为什么会出现在军区医院五号楼。”

    五号楼的特殊性,只有到了马老这样的身份才知道,但即使是马老也是不能入住五号楼的,并不是说他的身份不够贵重,而是五号楼的特殊性,只要那些身份尊贵而且需要保密的特殊人物才能入住。

    当初黄子佩差一点流产,打着梅家的关系,黄子佩也是进入的三号楼,五号楼并不一定更尊贵,但绝对更为的机密。

    “估计是谭亦那边的关系,他倒是有几分本事,知道将商弈笑藏到五号楼。”马老嗤笑一声,姜还是老的辣!谭亦一个大夫和自己斗,他还是嫩了一点。

    当初刑侦队发出通缉令之后,几乎是掘地三尺的寻找商弈笑的下落,机场、高铁站还有客运中心都安排了人,但是一直找不到商弈笑的下落,马老也在推断商弈笑的藏身地,谁能想到她会藏到了军区医院。

    “或许是傅涛那边动手之后,商弈笑受了伤,谭亦顺势将人送去了军区医院。”虽然说贺氏医门也可以治疗商弈笑,但她成了杀人通缉犯,刑侦队这边肯定要去查贺氏医门。

    马老点了点头,心情极好的站起身来,“你过去盯着,务必让商弈笑开口,而且要速战速决,省的谭亦那边又闹出麻烦来,记得,不管用什么手段,我只需要一个结果!”

    对马老而言商弈笑就是一个死人,如果不是牵扯到田振江的消息,马老在抓捕她的时候就下黑手了,所以此刻他才交代中年男人这边尽快从商弈笑口中撬出自己需要的消息,至于什么手段都可以。

    中年男人快步走出了书房,他也认为夜长梦多,尽管将商弈笑的嘴巴撬开更重要,他隐隐的有种感觉,谭亦比自己想象的背景还要大,不仅仅是因为贺氏医门的关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今晚上不少人都能睡一个好觉了,黄子佩也是守到了凌晨,知道商弈笑被抓住之后,这才心情极好的上床休息了,希望明天一早睁开眼,收到的消息就是商弈笑已经意外死亡了。

    邓鹤翔此刻沉思的坐在书房里,“田振江失踪了,很有可能是被华国的人给弄走了,商弈笑是唯一的目击者,一定要从她口中得到最新的情况。”

    坐在邓鹤翔对面的男人处于灯光的阴影处,此刻男人声音显得很是冰冷,诡谲的没有一点的温度,都不像是人类的声音,“田振江一直在寻找一个黄龙玉摆件,我会让人将消息传出去,只要摆件在我们手里头,田振江什么都不会告诉华国人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