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62章 核心技术

时间:2018-06-13作者:吕颜

    当年是马老将田振江招商引资到帝京的,后来田振江开办服装企业需要的各种手续也是他帮忙的,田振江因为应酬让让人一个陪酒小姐怀了孩子,这事说起来和马老脱不了干系。

    看着坐在对面的邓鹤翔,马老失去了精气神,竹筒倒豆子一般都说了出来,“田振江和他妻子感情极好,好在当天晚上他喝断片了,并不知道自己和陪酒女发生了关系。”

    当时马老也是嫉妒心使怪,看不惯田振江处处得意的模样,不但坐拥数十亿的资产,家里还有娇妻油子相伴,所以他故意灌醉了田振江,想要将他从正人君子的位置上拉下来。

    他田振江不是自诩洁身自好,可是喝醉了还不是和普通男人一样和女人颠鸾倒凤?可事后马老就有些后怕,田振江一旦知道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只怕就要毁了。

    当时马老正处于事业的关键时期,田振江这个知名的企业家包括他身边的那些朋友都是马老招商引资的资源,一旦和田振江交恶了,马老的前途差不多就毁了。

    “我将那个陪女偷偷送走了,又将酒店的房间收拾了,田振江也只以为自己喝多了,并不知道自己昨晚上和陪酒女发生了关系。”马老原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谁知道两年之后,会所的老板找到了马老。

    原来当年那个陪酒女离开帝京之后就有了孩子,但是她也不想破坏田振江的家庭,所以偷偷将孩子生下来独自抚养,孩子两岁的时候,陪酒女却被查出了癌症,命不久矣。

    为了儿子,她只好再次回到帝京,找到当初工作过的会所,想要打探田振江的联络方式,会所老板自然就联系了马老。

    “那个孩子呢?”邓鹤翔震惊的看了一眼马老,难怪他敢觊觎田振江的财产,对已经是孤家老人的田振江而言,这个他不曾知道的私生子绝对是他晚年的慰藉,马老用这个要挟,田振江明面上的财产估计真的都能拿出来和马老交易。

    马老看了一眼邓鹤翔,如果真有邓鹤翔想的那么简单,自己又怎么会处于这么被动的状态,因为一个黄龙玉摆件却被他抓住了把柄!

    “私生子的事情非同一般,所以我让会所老板透露了田振江的身份,然后设计让陪酒女带着孩子去找了田振江的妻子。”马老并不愿意将这件事揽到自己身上来,他赌的是没有一个女人愿意看到小三带着一个私生子找上门。

    事实果真如同马老算计的一样,田振江的妻子再大度,她也接受不了面前这个只有两岁的私生子,所以她直接拒绝了抚养私生子的请求,甚至恐吓要将她和孩子都弄死。

    陪酒女吓狠了,最终没有办法只好将儿子送去了孤儿院,不过田振江妻子并不是真正心狠手辣的人,或许是心里过不去,她将私生子的出生年月还有阳光孤儿院的的名字都写在了照片上私藏了起来。

    马老当时唯恐私生子的事情暴露出来,自己被田振江迁怒,所以在田振江妻子完美的处理了这件事,并且抹除了所有痕迹,马老暗自松了一口气,并没有再过问,就好似这件事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二十多年,田平安被孙平治带着染上了毒瘾,甚至导致和他一起的同伴吸毒过量死亡,田家的平静彻底被打破了。

    “我推测妻子终究是心软了,时隔二十多年想起了那个私生子的事情,将照片放到了黄龙玉摆件的底座里。”马老无数次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继续追踪私生子的事情,导致白白错过了这个机会。

    田振江的妻子的确意难平,她将照片放到摆件底座里,只想着如果有一天田振江发现了,她就和他说明私生子的事情,如果田振江不知道,那也是天意,这辈子她就做过这一件昧了良心的事情。

    邓鹤翔听到这里已经差不多明白事情经过了,嘲讽的看了一眼竹篮打水一场空的马老,“陈兴东的父亲当年是田振江服装企业的厨子,有时候也去田家帮忙烧菜,他得知田振江一家要匆忙出国,所以见财起意将黄龙玉摆件给偷走了?”

    如果是平常时候丢了摆件,田振江肯定要报案的,但是当时他为了摆脱孙平治的威胁,也为了保全田平安,这一次出国非常的仓促,为了不走漏风声也是私下进行的,所以即使丢了摆件田振江也没在意。

    当时田振江的妻子一直忧心田平安的身体,只想着去国外给他戒掉毒瘾,然后将身体调理好,也没有注意到摆件丢了,田家一家三口就这样匆忙离开帝京去了m国。

    “我从牧师那里打探到情况,田振江妻子弥留之际和他说起过黄龙玉摆件,但还没有说私生子的事情就断气了,田振江所以才起了寻找摆件的心思,但他并不知道私生子的事情。”马老算是知情者,所以即使田振江妻子的话没有说完、说清楚,他也猜到她要说的是什么。

    邓鹤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依旧英俊的脸上带着嘲讽之色,“所以你和孙平治空算计了一场,最后却便宜了商弈笑?”

    这还真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当马老得到振江派人在国内古玩市场打听黄龙玉摆件的事情,他就留了心思,再加上从牧师那里了解到的消息,马老断定私生子的消息肯定藏在黄龙玉摆件里。

    刚好商弈笑捡漏得到了黄龙玉摆件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马老顺藤摸瓜一查,就查到了这个摆件就是田振江想要找的。

    马老费尽了心思,还弄死了好几条人命,甚至连傅涛都去蹲牢房了,好不容易从谭亦手里将摆件交换过来了,还没有揭秘就被邓鹤翔黄雀在后的给抓住了把柄。

    谈话到此结束,该知道的已经都知道了,现在就是验证的时候了,邓鹤翔仔细的看了看手里头的摆件,好在商弈笑虽然拜托王教授换新的底架,但是工匠那边还没有完事,否则说不定秘密就被商弈笑提前知道了。

    咔嚓一声,将黄花梨的木架子给掰断了,邓鹤翔快速的将藏在里面的照片拿了出来,四十多年的老照片早就泛黄了,照片的背面写了小男孩的出生年月还有收养他的孤儿院,但是更详细的信息就没有了。

    “凭着这个照片想要找到人不亚于大海捞针。”邓鹤翔懒洋洋的开口,将照片递给了马老,“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田振江的财产你如果能拿到,那你也是你的本事,马老,我就先告辞了,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看到邓鹤翔就这么双手空空的走了,马老却没有一点的轻松和高兴,他知道自己把柄在邓鹤翔手里头攥着,就如同头顶上悬着一把铡刀,随时都能落下来。

    “邓鹤翔!”马老眼神阴狠的变了变,脸上已经浮现出了杀机,只有弄死了邓鹤翔,自己才能摆脱!虽然这有些的冒险,但是马老却不愿意受制于人。

    !分隔线!

    因为匿名送到刑侦队的新证据,商弈笑杀人犯的罪名立刻就被取消了,通缉令也撤下去了,关煦桡亲自带着刑侦队的人去了连青大学。

    “哎,那不是商弈笑吗?”

    “不是吧,她怎么来学校了?”快到第一节上课的时间,校园里人来人往的,当看到商弈笑时,四周的人不有错愕一愣。

    “那个是上一次处理坠楼事件的刑警,商弈笑也没有戴手铐,难道是弄错了?”商弈笑绝对算是连青大学的风云人物。

    通缉令的事传到学校后,其实有不少人是不相信的,商弈笑他们也见过,绝对不是丧心病狂的人。

    尤佳和商弈笑也算是熟悉,此刻不顾四周人的诧异的目光快步走了过去,在学校里,她依旧装的乖巧而内向,声音也是温温柔柔的,“笑笑,你没事了吧?”

    尤佳明显发现商弈笑的气色不是很好,人也消瘦了许多,外套穿在身上都松松垮垮的,尤佳眼中不有露出担心来。

    “我没事,都是误会,我去校长那边说明一下。”商弈笑对着尤佳笑了笑,对着她眨了眨眼,比起面对谭亦和沈墨骁,果真还是这些年轻的大学生相处更愉快,当然,尤佳绝对是个双面人。

    听到这话的尤佳松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担心商弈笑,她早早就进入社会,甚至做起了皮肉生意,骨子里早就黑了,可是偏偏的,她就感觉商弈笑时完全可以结交的人,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可是尤佳却很喜欢。

    这边关煦桡带着商弈笑还有两个刑警直接去了校长室,钱教授和王教授这些天都担心死了,此刻焦急不安的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着,直到敲门声响起。

    “你怎么瘦了这么多?”王教授性子耿直,看到脸色有些苍白,瘦了一圈的商弈笑立刻快步上前,“怎么回事?是不是受伤了?”

    钱教授也是如此,商弈笑原本就不胖,只不过那个时候气色红润,但是现在明显就是元气大伤还没有恢复过来,再联想到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通缉令,钱教授知道她肯定是遭罪了,关切的拍了拍商弈笑的肩膀,“人没事就好,好好的养着。”

    “校长,钱教授,事情都已经查清楚了,商同学不是凶手,她是受害者也是目击者,之前被凶手伤到了,为了逃避凶手的追杀才藏了起来,导致了后面的误会。”关煦桡向着一旁的校长解释着,也将官方的文件拿了出来,“鉴于对商同学造成的名誉损害,我们会召开新闻发布会来澄清,学校这边就麻烦校长你们了。”

    “关队长客气了,案子查清楚了就好。”校长也松了一口气,谁也不愿意自己学校里出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好在都是误会,这样巨大的反转,连青大学的名声说不定会更上一层楼。

    之前虽然下了通缉令,但刑侦队这边并没有实际的证据,校长为此还召开了几个紧急会议,钱教授和王教授是坚定的相信商弈笑是无辜的,其他几个教过她的老师也是一样的观点。

    校长当时面临的压力也很大,可没有确切的证据,学校必须维护自己的学生,这是他身为校长的责任和义务,所以校长出面维护了商弈笑。

    后来记者来学校采访,被采访的学生和教授都坚定的站在相信商弈笑的这边,这也导致学校承受了不少的压力,好在他们之前的坚持是对的,商弈笑不但不是杀人犯,反而是个见义勇为的英雄。

    一个小时之后,刑侦队这边召开了记者会,同时连青大学的论坛也澄清了商弈笑身上的罪名,之后相关媒体也做了报道,商弈笑身上的脏水算是彻底解决了。

    下午放学,刚走到校门口,看到峰哥和他的车子,商弈笑眉头皱了一下。

    “笑笑,你要去林护士长那边,我送你过去。”谭亦回到帝京之后,就撤走了峰哥这些暗中保护商弈笑的人。

    但是现在商弈笑不想见谭亦,因此峰哥他们又被调回来了,而且商弈笑的身体还没有痊愈,暗中有人保护谭亦才放心。

    “如果我说不呢!”商弈笑话是对峰哥说的,可是目光却看向马路对面停着两辆车子,虽然隔得远看不到车内的人,可是商弈笑不用想也知道那两辆车子坐的是谁。

    峰哥顺着商弈笑的目光看了过去,得,果真和自己猜的一样,根本瞒不住啊!笑笑本来就接受过专业训练,二少即使坐在车里也会被发现的,当然,沈总裁也是如此。

    好好的一段感情怎么就变成了三角恋,峰哥表示自己一点都不好奇,二少的八卦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二少这几天心情不好,我们这些当手下的都感觉有生命危险了。”峰哥厚脸皮的对商弈笑笑着,一点小事都办不成,说不定二少就要磋磨掉自己的一层皮,“而且你之前伤的那么重,有我们在暗中看着也安全点啊。”

    商弈笑虽然不想见谭亦和沈墨骁,但也不会真的为难峰哥,此刻只能无奈的看了一眼扮可怜的峰哥,直接向着车子走了过去。

    汽车里,目送着商弈笑上车离开之后,坐在后座的谭亦也让小周发动了车子,而几乎是同一时间,沈墨骁的车子也发动了,不能去见商弈笑,他们至少可以守在暗处。

    商弈笑被抓的这个晚上,小区里有些人感觉到外面有动静,后来听说是在捉小偷,倒没有人知道当天晚上的动静和商弈笑有关。

    “放学了?去洗个手,就差两个菜了。”听到开门声,林护士长声音轻快的从厨房里传了出来,她女儿很少回来,在外面租了房子,商弈笑住进来之后,林护士长才感觉家里有人了人气。

    “就我们两个,吃不了多少,别做许多菜。”商弈笑将手里的水果放在茶几上,拿过果盘装上一些向着厨房走了进去。

    “就三个菜一个汤,你身体虚,得好好补着。”往汤里放了一点香葱,林护士长侧过头一看,“怎么买这么多水果回来了?”

    “别人送的,不吃白不吃!”商弈笑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她下车的时候就看到峰哥从后备箱里拎出满满两袋子的水果,无辜至极的看着商弈笑,她要是不拿着,峰哥绝对会亲自送上门来。林护士长愣了一下,看着面容凶狠的商弈笑,立刻明白过来,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每一次谭亦和沈墨骁出现了,那些护士一个一个都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嗷嗷叫唤着。

    林护士长多少看出商弈笑的感情纠纷,此刻笑着劝道:“他们两个都不错,你昏迷的时候,整夜整夜的守在病床前,不过你还是得尽快做出决定,感情的事不能拖着。”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护士长眼神一下子晦暗下来,眼底写满了落寞,随后快速的转过身拿着锅铲翻炒着菜,有些人错过了就错过了,再也不能回头了。

    半个小时之后,三菜一汤都端上了桌子,林护士长走到客厅的阳台处刚打算将窗帘拉上,可是看到楼下的两辆车时,不由的一愣。

    因为医院那些护士的八卦,林护士长这才留意到谭亦和沈墨骁开的车子并不是那种价值几百万的豪车,但是车牌号却是很特殊的,一般人绝对拿不到这样特殊数字的车牌,不过能将人送到五号楼治疗,谭亦和沈墨骁的身份肯定就非同寻常。

    呼啦一下将窗帘给拉了上来,林护士长目光复杂的看着坐在桌子边的商弈笑,如果只有一个人那该多好,自己还可以劝劝,可是一下子出现两个优秀的年轻男人,林护士长真不知道该怎么劝商弈笑。

    饭桌上气氛很和洽,商弈笑说着学校的趣事,林护士长偶尔说起医院里的一些趣闻,乍一看倒真的像两母女。

    就在此时公寓的门在此被打开了,商弈笑和林护士长诧异的一抬头,就看到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女孩走了进来,波浪般的长发,妆容精致而艳丽。

    “妈,她是谁啊?怎么在我家?”林楠楠皱着眉头不高兴的看着商弈笑,再一看桌子上的三菜一汤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妈,你不是没钱了吗,怎么买这么多好菜!”

    商弈笑身体需要调养,所以林护士长炖了鸽子汤,里面还放了参片,新鲜的盐水虾,然后一个炒牛肉丝,一个香菇炒青菜。

    更别提果盘里放的水果,成色看起来那么好,在超市里都是四五十一斤的,林楠楠越看越是生气,尖利着声音叫嚷起来:“我整天吃外卖,找你要钱你都推脱,结果自己在家里烧这么多好菜招呼一个莫名其妙的人,妈,你是脑子坏了吧!”

    “楠楠,怎么和客人说话呢?”林护士长责备的看了一眼叫嚣的女儿,随后介绍道:“这是商弈笑,在连青大学读大一,之前生病了,家里客房也是空着,所以我就让笑笑过来住,也好有个照应。”

    将背包丢在沙发上,林楠楠洗了手之后直接抱着果盘吃了起来,她最近在减肥,所以菜色再好也不想吃。

    一边吃着车厘子,林楠楠一边开口:“妈,我在林苑小区看了一套房子,现在在做活动,而且小刚找了楼盘的经理,每个平方给我们减免五百块钱,一套房子就是五万多。”

    林护士长放下筷子,面色带着几分为难,“楠楠,我手里没这么多钱,你真要结婚可以住家里。”

    林楠楠表情一下子就阴冷下来,将果盘哐当一声砸在了餐桌上,此刻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护士长声音尖利的嘲讽起来,“是,你没钱,却有钱养一个闲人在家里喝鸽子汤还放人参!”

    “这边都要拆迁,还怎么住?”林楠楠绷着脸,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依旧慢条斯理吃着菜的商弈笑,再次对林护士长吼了起来,“反正我不管,我结婚肯定要买新房子,你没钱可以将这个破房子给卖了,而且开发商不也说了不要房子可以给我们补钱。”

    “够了,楠楠,这个房子我是不会卖的!”林护士长冷声打断了林楠楠的话,看得出她的确很娇惯这个女儿,可是这个老房子似乎是她的软肋一般,即使她性格温柔,此刻却也是坚定的拒绝了。

    林楠楠一听这话更是气的铁青了脸,一手指着林护士长,“你非得守着这个老房子到死吗?你以为这么多年了,你那个女儿还会回来?当初三岁就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她就算是灵童转世也不可能记得这个家!”

    看到林护士长脸色苍白的一变,眼中盛满了痛苦,林楠楠愈加的得意,尖锐的声音更是如同刀子一般直戳着她的心窝。

    “这么多年了,说不定早就死了,你舍不得给我花钱当初就不要从孤儿院将我领养出来,哼,不就是把我当成你女儿的替身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整天装作假惺惺慈母模样,一牵扯到钱了,你怎么就不当慈母了?”

    “林楠楠!”林护士长气狠了,声音都直哆嗦,她最初领养这个孩子的确是想要一个慰藉,女儿就是她的命,是她的一切,女儿被人贩子拐走之后,林护士长精神几乎崩塌,所以她才领养了林楠楠。

    但是这么多年了,就算养一个小猫小狗也会有感情,更何况她是真心疼爱这个养女,也或许是因为倾注了太多的感情,所以才将林楠楠养成现在这副自私自利的模样,为了买新房子,枉顾林护士长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商弈笑一开始并不打算介入,毕竟这是她们母亲的事情,自己一个外人一旦掺和进来了反而不好,可是林楠楠说话越来越过分,商弈笑不由的皱起眉头,冷眼看着张牙舞爪的林楠楠,敢情林护士长养了她这么多年就养出一个白眼狼来了。

    “你看什么看?一个外地来的破落户,你再这样瞪着我我,担心我找人收拾你!”林楠楠对着商弈笑趾高气昂的放着狠话。

    这要是帝京人,即使生病吧了也可以住自己家,却跑到这里来住,分明是外地来的穷学生,只想着占便宜。

    “楠楠,你住嘴!”林护士长并不知道商弈笑的真实身份,但是她知道能住到五号楼的病人都非同一般,商弈笑身上是枪伤,更加说明她不是普通人,说是连青大学的学生,那也只是对外掩饰的身份。

    “怎么?她的难道是你那个被贩子拐走的短命女儿,所以你才一而再的维护她!”林楠楠讥讽着,不过看到林护士长脸色完全阴沉下来,倒也不敢太放肆,因为她买房子还差上百万呢。

    说完之后,林楠楠抓着包回自己的卧房了,砰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客厅里,林护士长平复着情绪,抱歉的向着商弈笑开口:“楠楠她不懂事,笑笑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就是被我惯坏了,再加上想要买房子我一直不支持,所以和我闹脾气呢,真不是针对你。”

    “嗯,我明白,吃饭吧。”商弈笑点了点头,即使闹脾气也不会对养母大呼小叫,而林护士长对她绝对是掏心掏肺的好,否则不会给林楠楠开脱、道歉。

    “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你可以说。”商弈笑之前还诧异林护士长怎么会当了钉子户,现在倒是明白过来了,想来是因为被拐走的女儿,总抱着一丝希望,她会自己找回家,所以才不愿意拆房子。

    林护士长苦涩一笑的摇摇头,“都十五年了,当时又没有监控探头,而且那个时候我报案了,也没有目击者,这么多年其实我知道根本找不到了。”

    北北走失的时候才三岁,话都说不利索,林护士长这些年在军区医院上班,多多少少也认识了一些人,早几年的时候她在医院照顾一个老一辈,对方很感激林护士长的悉心照料,后来花了大力气帮她找女儿,可惜年代久远,再加上没有任何的线索,最终也是无功而返。

    这边林楠楠刚回来,谭亦那边就将她的所有资料都查出来了,翻看了之后,谭亦眼中有着冷意一闪而过,“将背景资料的电子档发给笑笑。”

    秘书小周同情的瞄了一眼后座的谭亦,笑笑还真是狠,直接将二少和沈总裁都拉入到了黑名单里,是铁了心的谁也不见,谁也不联系。

    吃过饭帮着林护士长收拾了桌子,商弈笑就被她赶回房间休息去了,手机叮的一声响了起来,商弈笑打开一看,不用想也知道林楠楠的背景资料肯定是谭亦传过来的。

    真说起来小时候的林楠楠就是被宠坏的小姑娘,可是长大之后,她表现出来的却是极度的自私自利,一点不知道感恩,反而因为房子的事情多次和林护士长争论,要不是房子一直是在林护士长的名下,林楠楠估计都能偷偷的和开发商签了拆迁协议。

    看完之后,商弈笑将资料都删除了,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要是真的教训了林楠楠,估计还是林护士长更伤心,她将对亲生女儿的感情都寄托在了林楠楠身上。

    !分隔线!

    商弈笑这边已经风平浪静了,她又成了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每天早出晚归的去学校,而邓鹤翔这边也收到了最新的信息。

    暗夜,书房。

    “真的找到田振江的下落了?”邓鹤翔眼中一喜,他之前做了种种部署,不就是为了谋夺沈氏集团,只可惜沈夫人这个棋子废掉了一半。

    邓鹤翔又瞄上了黄家,但是要蚕食黄家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事情,而田振江的巨额财富,不单单马老动了心思,邓鹤翔同样也是起了霸占的心思。

    只不过抓到了马老的把柄,邓鹤翔不需要自己出面,完全可以让马老挡在前面,日后即使有什么问题,至多也就是查到马老身上,自己安安全全的躲在幕后。

    坐在邓鹤翔对面的男人表情终于不像之前那么阴沉了,此刻嘶哑的声音似乎都轻快了几分,“田振江的确对帝京心存芥蒂,他并没有说高端芯片和半导体核心技术的事,帝京这边将田振江软禁起来,其实是为了他遗嘱的事。”

    当初田振江写下了遗嘱并且公证了,他死后所有的财产都捐给华国,这可是一笔不菲的财富,当然,帝京倒不至于真盯上这一点钱,帝京更想要的是田振江名下的智飞通讯公司。

    “帝京方面还不知道田振江手里头握着核心技术,否则帝京这边不会这么容易让我们打探到田振江的下落。”男人知道黄龙玉摆件里的照片之后,终究决定赌一场!

    他动用了两个潜伏了快三十年的间谍,最终查到了关押田振江的地点,一开始男人感觉太容易了,或许是华国这边的一个阴谋。

    可是仔细的调查之后才发现,帝京方面真不知道田振江手里有核心技术,毕竟m国这边一开始也不知道,谁能想到田振江手底下的研究员会这么厉害,竟然研制出了第三代芯片技术和半导体技术。

    在高科技这一块,m国才是权威,走在研究的最前沿,智飞通讯公司也只能算是中等的技术公司,所以m国这边虽然盯着,却也没有太重视,毕竟真正的顶尖技术一直都牢牢的掌握在m国手里头。

    华国这边之所以这么重视智飞通讯,也是因为华国在这一块的薄弱,智飞通讯的技术在m国不算什么,但是拿到华国来却绝对是最顶尖的技术。

    一开始m国这边也是防止田振江会将技术交给华国方面,所以才将他列入到了观察目标名单里,但是等级只有三。

    可是田振江失踪之后,负责调查的特勤人员却意外发现田振江手里头的竟然是第三代的芯片技术,这等于是在m国最前沿的技术上进行了改造升级,田振江的等级立刻从三上升到了特级。

    邓鹤翔此刻不由的开口:“我们让马老出面吗?”

    “不,这一次非同一般,我们现在的先决条件是帝京并没有多重视田振江,而且为了拿下智飞通讯,他们并不敢对田振江如何,担心他会更改遗嘱,一旦马迹远出面,难保会让帝京方面发现蛛丝马迹,到时候他们利用私生子的消息和田振江达成协议,我们就输了。”

    男人并不想冒险,机会只有一次,他必须拿私生子的消息从田振江口中换回核心技术。

    此刻他眼神狠厉的一变,透露着嗜血的光芒,“马迹远就是替罪羔羊!等我们拿到技术,立刻杀掉田振江。”

    而另一边,马老对邓鹤翔也起了杀机,只不过他也知道杀掉邓鹤翔是非常冒险的行动,所以他必须确保行动的成功性,为此马老特意找了很久没有联络的一个老朋友,从国外雇佣了一个小队。

    “马老哥,你放心吧,黑蜘蛛的名头你是知道的,这是连你们华国特勤部门都没办法解决的组织,他们的战斗力你不用操心。”电话里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苍老,当初没有马老的帮忙,他不可能潜逃到外面去,他一直欠着马老一个人情。

    “钱不是问题,只要事情做的干净利落就可以了,具体的时间我会安排好。”马老听到黑蜘蛛的名号,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这一次邓鹤翔必死无疑!

    三天后机会就出现了,邓鹤翔打电话通知了马老,他已经查到了田振江的下落,希望马老立刻过去和田振江谈交易,但是为了监督马老的行动,邓鹤翔也会在暗中跟随。

    “地点给我。”马老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些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可是眼神却狠辣的骇人,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