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63章 嚣张泼辣

时间:2018-06-14作者:吕颜

    “田老先生,虽然你之前拥有双国籍,可是骨子里流的还是华夏子孙的血液。”和田振江说话的男人看起来五十多岁,面容和善,给人一种亲切感,此刻语调悲切的劝道:“我们国家的军事力量的确强大了,可是经济还是受制于人。”

    华国虽然一直在腾飞在发展,可是外部打压的力量非常强大,m国就是首当其冲,多方面的遏制华国的经济发展,尤其是高科技这一块,竭尽可能的堵死华国科技强国的道路。

    “我一个孤家老人,和我说这些大道理也没用。”田振江暂住的是帝京郊外的一处疗养院,这里规格非常高,接待的都是那些有地位的老一辈。

    疗养院依山伴水的建立的,距离帝京也就两个小时的车程,环境极好,空气新鲜,前前后后都有士兵把守着,安全性是绝对可以保证的,只不过田振江住进来相当于是软禁。

    中年男人苦笑一声,给田振江倒了一杯茶,“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田老先生,高端芯片和半导体技术是国内科技的短板,我们的研究落后国外几十年,如今智飞通讯正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可惜不管中年男人如何的开口劝说,田振江似乎都不为所动,不过想想也是,他当年一心回国创业,可惜独子却被孙平治算计的染上了毒瘾,而他被要挟之后,不单单找了马老,同样也找了其他人帮忙。

    可是出于各自的私心,他们不是不帮忙,只是没有拿到好处之前不愿意出力而已,田振江死了心,这才匆忙带着妻子儿子离开帝京回到了m国。

    “行了,你不用说了。”田振江冷声打断对方的话,神色一片的漠然,带着几分嘲讽之色,“我的儿子在m国接受毒瘾治疗,好几次寻死自杀,我的妻子日日夜夜垂泪,一点小感冒都没有的人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却头发花白!”

    田振江声音里没有愤怒,只有刻骨的恨意,他此刻血红着一双眼,冷冷的盯着面前劝说自己将智飞通讯交给华国的中年男人,“我家破人亡,妻子儿子都死了,留下我一个孤寡老人,我为什么要帮助你们?”

    一字一字,声声泣血!田振江倏地站起身来,看似挺立的笔直的身影却已经佝偻了,他的头发已然花白,他老了,甚至可能很快就要死了,他无欲无求,除非田振江真的被说服了,否则他不将公司交出来,再加上他具有双国籍,而且智飞通讯公司还在m国,华国这边真的没办法。

    中年男人心情沉重的目送着田振江回到了屋子,自己也缓缓的起身向着外面走了去,似乎浑然没有察觉到庭院旁边的树干上停留着一只指甲盖大小的蜘蛛,而刚刚他们交谈的画面和声音都原封不动的被传送了出去。

    距离疗养院不远处的山林里,此刻,山道中间停留着一辆车子,邓鹤翔正通过笔记本屏幕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随后对着身边的男人开口:“看来我们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华国这边带走邓鹤翔只是为了智飞通讯,他们并不知道田振江手里头还抓着更核心的技术。”

    男人以前出外勤任务喉咙受过伤,所以说话的声音总是带着一股子阴沉沉的嘶哑,“田振江会突然回国应该是因为他妻子弥留之际的话,不过他应该处于犹豫不决里,否则也不会避开我们的耳目偷偷的回到帝京。”

    邓鹤翔也认同这个判断,田振江回来是找黄龙玉摆件的,他带着核心技术,估计一方面对华国心存怨恨,但是另一方面又有爱国之心。

    “让人布置好,今天晚上必须立刻行动,迟则生变!”男人嘶哑的声音再次的响起,田振江现在是处于仇恨和愤怒里,但是他一旦态度软化了,或者让帝京方面意外得知核心技术的事情,那么就不是简单的做思想工作了,即使对田振江严刑逼供,也要让他交出核心技术。

    “我知道,马迹远也忍不住了。”邓鹤翔阴冷一笑,他竟然联系了黑蜘蛛想要弄死自己,呵,只可惜不到最后一刻,马迹远不会知道最终会死的人是谁,而且他还要背负所有的罪名!成为自己的替罪羔羊!

    邓鹤翔和男人正在为晚上的计划做最后的部署,就在此时,笔记本屏幕上的画面再次一变,却见田振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看起来似乎已经从仇恨里冷静下来了。

    “田老先生?”守在院子外的武警立刻走了进来,态度很是恭敬,他们得到了上面的命令,只要不让田老先生离开,其它任何的条件都必须满足。

    “之前救了我的那个小姑娘呢,我想见见她道一声谢,是我连累她受伤了。”田振江说到这里还真不是演戏,他之前那些充满仇恨的话也不是说假的。

    可是到了他这个年纪,有些仇恨已经看淡了,儿子的亡故的确让他心痛,甚至怨恨着孙平治怨恨着马老,可是在妻子的劝说之下,田振江这些年早已经放下了,否则他早就报复了。

    而之前商弈笑拼死护着他的一幕,让田振江心里都最后残余的一点怨恨也消散了,他的妻子说的很对,华国有一些蛀虫,可同样还有很多可爱可敬的人。

    当楼下枪声四起,当他平安的走出二楼的房间,而商弈笑却已经昏迷,身上中了几枪,胸前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看着她脸色苍白的昏厥在谭亦的身上,田振江突然就不怨不恨了。“是,田老先生我立刻就去联系长官。”武警大声的开口,看到田振江又转身进了屋子,立刻打开了对讲机,将这个消息汇报上去了。

    汽车里,邓鹤翔脸色微微一变,“田振江感觉连累了商弈笑,她如果来做思想工作,只怕田振江真的会软化态度。”

    至此,所有人都以为商弈笑身上的枪伤是被m国的人灭口造成的,只是商弈笑命大,刚好谭亦医术又是顶尖的,商弈笑捡回了一条命,田振江年纪大了,他一点心软……邓鹤翔脸色愈加的阴沉着。

    查到田振江被软禁在疗养院里,马老立刻就派人盯着这边,当知道田振江要见商弈笑时,马老也不由的担心起来,害怕会出了任何的变故。

    左思右想着,马老不由的想起了黄子佩,她已经和沈墨骁离婚了,外界还一直在猜测沈黄两家联姻破裂的原因,商弈笑长的和沈墨骁的初恋情人有些相似,如果在这上面做文章的话?

    !分隔线!

    “笑笑,有人找你。”听到外面同学的声音,商弈笑抬头向着教室门口看了过去,当看到黄子佩时,商弈笑微微眯了一下眼,她怎么会在这里?

    一旁尤佳也放下笔,嘿嘿一笑,低声调侃着商弈笑,“她看起来像个孕妇啊,你该不会和她老公有什么暧昧,所以正妻原配找上门来了吧?”

    尤佳真的是调侃,她自己找的都是那些事业有成的中年男人,成功人士,其实家里都有妻子孩子,当然,尤佳也不是要破坏他们的家庭,反正他们出来找女人,自己刚好就是做这个的,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交易而已。

    尤佳虽然做的很隐秘,但夜路走多了总能碰到鬼的,她也被正室找上门过,此刻她原想着打趣商弈笑,谁让她男人缘那么好,身边出现的都是那些优秀出色的好男人,关键看起来年轻!此刻,一看商弈笑有些诡异的表情,尤佳微微一愣,不由瞪大了眼睛,“不是吧?你真的和她老公有一腿?”

    “胡说什么,我出去看看,如果一会没回来帮我收拾一下书包。”商弈笑无语的瞪了一眼眼睛都要泛光的尤佳,站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商同学,不介意和我出去喝杯茶吧?”黄子佩依旧保持着端庄优雅的笑容,只可惜她看向商弈笑的眼神却是冰冷的。

    即使只是同名同姓,只是五官有点相似,但是一想到沈墨骁对这个替身都上了心,黄子佩自然也迁怒怨恨到了商弈笑身上。

    按照马老的要求,黄子佩定下的地点有些远,“商同学不介意吧,这一家餐厅虽然远了一点,不过糕点口味却是最地道的,只能在帝京吃得到。”

    只可惜商弈笑似乎不懂得什么叫做人情世故,此时毫不客气的冷哼一声,“我很介意,我下午还有课!少夫人,不,现在该叫黄小姐了,你可以靠边停车吗?”

    脸色刷的一下阴沉下来,黄子佩发现面前这个商弈笑更加的可恨,以前那一个倒是会伪装,装的天真善良,无欲无求的将沈墨骁的心笼络了过去。

    而面前这个小姑娘脾气却是直来直往的泼辣,一点情面都不留,让黄子佩不由气的铁青了脸,此刻她也冷下声音。

    “商同学不要以为有谭大夫当靠山就可以无法无天,这里可是帝京,谭亦即使再有关系,但是一而再的给商同学你收拾烂摊子,他再宠爱着你,可是耐心消磨光了,商同学你想过自己的处境吗?”

    商弈笑冷眼看着威胁自己的黄子佩,此刻眉梢一挑笑的格外欠扁,“无所谓啊,没有了谭亦,不是还有沈总裁吗?就凭着我这张脸,相信沈总裁也对我有求必应!”

    听到这诛心的话,黄子佩差一点没气的晕过去,她一直在想沈墨骁为什么突然这么坚定的要和自己离婚,甚至不顾及梅老爷子和老夫人的感受,难道就是因为她吗?

    即使再气,黄子佩想到马老的电话,此刻还是将怒火隐忍了下来,只是脸色看起来更加的苍白难看了。

    还真是能屈能伸!商弈笑看了一眼沉默看着车窗外的黄子佩,自己绝对没这么好的忍耐力,都被人欺负到头上了还能忍下来。

    这一家餐厅说起来更像是花的世界,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各式的鲜花还有绿色的盆栽,再和屋子里的装饰完美融洽的结合起来,给人一种唯美梦幻的感觉。

    “子佩,你怎么亲自过去了?让自己去接人不就行了。”沈夫人已经等了一会儿了,此刻看到黄子佩看似责备,其实话语里却满是关心之色,“怎么脸色这么差?”

    “妈,我没事,就是坐车的时间长了一点,有些晕车。”黄子佩连忙笑着开口,要扶着沈夫人坐下来。

    只可惜沈夫人也不是那么好骗的,此刻她反而将黄子佩摁坐在椅子上,随后目光挑剔而冰冷的打量着商弈笑。

    或许是因为自己手上沾了人命,此刻看到这相似的面容,再加上相同的名字,沈夫人总感觉是商弈笑的鬼魂还找自己复仇了。

    “就是你勾引了墨骁,让他和子佩离婚的?”沈夫人声音充满里充满了敌意,越看商弈笑越是厌恶反感,“沈墨骁鬼迷心窍了,但是我告诉你子佩肚子里已经有了我们沈家的孙子,她和墨骁早晚是要复婚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即使换了个身份,却依旧逃不过同样的场景!商弈笑嗤笑一声,以前她处处忍让,不过是因为她是沈墨骁的母亲,可是现在她连沈墨骁都不待见了,还会给他妈面子嘛?

    “勾引?”商弈笑嗤笑一声,苍白的脸上却带着倨傲的姿态,“我可不会勾引有妇之夫,说起来沈总裁这样缠着我,让我很是困扰啊,我对二婚男人没兴趣。”

    看着沈夫人和黄子佩脸色都不好看,商弈笑却得寸进尺的继续挑衅,“本来我是懒得理会沈总裁的,谁想当一个替身,但是你们既然当我好欺负,那我就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商弈笑拿出手机拨通了沈墨骁的电话,虽然这个手机里没有储存他的电话,可是过往的记忆太深刻,商弈笑却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摁下去了,有些事她想要遗忘,可是大脑却残留着记忆。

    拨打了电话之后,商弈笑故意按了免提键,等电话一接通就抢先开口:“沈总裁,您的前妻和母亲来找茬,说我勾引了沈总裁您了,我记得你上一次说只要我愿意,你可以把沈氏集团的股份都过渡到我名下?”

    黄子佩和沈夫人一开始只是愤怒商弈笑这种彪悍泼辣的态度,明明是她勾引了沈墨骁,破坏了黄子佩和沈墨骁的婚姻,她竟然还敢打电话告状。

    可是当听到股份两个字之后,黄子佩和沈夫人注意的焦点立刻就转移了,现在沈氏集团已经在沈墨骁的名下,黄子佩留着这个孩子不就是图谋将来,让他可以继承沈氏集团。

    而沈夫人已经打算和沈父离婚,可是她也清楚,梅家现在不待见自己,一旦离婚了,自己如果没有一点钱财傍身,即使鹤翔对自己再好,自己也是没有底气的,不缺线的时候感觉不到钱财的重要性,但是一旦缺钱了,沈夫人也做不到那么清高冷傲了。

    “笑笑。”沈墨骁一开始很激动商弈笑竟然会打电话给自己,可是当听到她这赌气的话之后,沈墨骁明白她只是在逢场作戏,将苦涩压到心底,沈墨骁低沉的声音带着一如既往的坚定,“只要你愿意,我明天就可以让律师办理相关手续。”

    “沈墨骁,你疯了吗?你知道你在说什么?”沈夫人一听这话就气炸了,对着手机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你是精虫上脑吗?沈氏集团的股份你竟然敢直接给一个不要脸的贱人!”

    时间不能倒转,当初自己如果能这么坚定,就不会变成这样!听着沈夫人充满怒火的叫骂声,沈墨骁却一字一字冰冷的开口:“沈氏集团在我的名下,我要交给谁是我的自由,没有人能干涉!”

    沈夫人差一点就要被气的昏厥过去,黄子佩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连沈氏集团都能拱手让人,墨骁哥是真的疯了,难怪他不管不顾的离婚!

    想到这里,黄子佩看向商弈笑的目光充满了忌惮和戒备,她如果真的动了这个心思,那自己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估计连一点点财产都得不到了。

    “沈总裁还真是大方,不过我现在不缺钱花,那就这样吧,再见。”商弈笑表情冷漠的挂断了电话,此刻看着凶狠凶狠,似乎要吃掉自己的沈夫人和黄子佩,商弈笑嘚瑟的笑了起来,“两位还请客气一点,毕竟我一不高兴,说不定就会去沈氏集团当个总裁。”

    “你……你……”沈夫人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沈墨骁真的要发疯,她这个当母亲的肯定拦不住,沈夫人也知道自己和沈墨骁如今的关系也就比仇人好一点,什么母子亲情都没有了,沈墨骁是不可能理会自己的意见。

    “所以下一次别再去学校找我,我这个人脾气真不太好。”商弈笑说完之后,懒洋洋的摆摆手,转身向着餐厅外走了去,心情极好之下还打包了几盒子糕点带走了。

    黄子佩率先冷静下来,此刻她已经顾不得马老之前的交代了,一把抓住了沈夫人气的发抖的手,“妈,现在能劝住墨骁哥的只有外公和外婆了,你一定要冷静,尽快将这件事给解决了,否则沈氏集团说不定真被这个女人给抢走了。”

    还是不废吹灰之力!看沈墨骁这疯狂的模样,黄子佩感觉他不单单会将公司给商弈笑,说不定还会给她免费打工管理沈氏集团。

    想到这里,黄子佩气的肠子都要打结了,难道商弈笑这三个字具有魔力吗?否则沈墨骁怎么变得这么疯狂!

    “对,我必须马上回去,不能让沈墨骁发疯!”沈夫人猛地站起身来,自己还要和鹤翔结婚,而且鹤翔之前也说了,公司资金紧缺,沈夫人当时就想当一朵解语花,自己和沈天刈一旦离婚,他肯定要补偿自己,到时候有了这笔钱,鹤翔的公司就不会缺钱了。

    可是一旦沈墨骁将公司拱手送人了,沈夫人即使离婚了,也拿不到任何的离婚补偿,至多是家里的一些古董摆件,比起沈氏集团的股份,这些东西沈夫人还真瞧不上眼。

    商弈笑招停了一辆出租车,此刻坐到后座上,“师傅,去连青大学。”

    “好嘞。”司机是个四十来岁的大叔,发动车子之后热情一笑,“小姑娘是连青大学的学生吧?”

    “嗯。”商弈笑回了一句就没有再开口了,想来接自己的人应该已经到半路了,马老知道黄子佩事没办成,估计会很生气吧。

    汽车开到半路上,突然两辆挂着军牌的悍马车呼啸的飞驰过来,刷一下将出租车给逼停到了路边,当看车车上荷枪实弹下来的大兵时,司机吓的脸色刷的一下苍白了,“我什么坏事都没干。”

    无视了吓得直哆嗦的司机,负责接人的中校快速的打开了出租车的车门,对着商弈笑敬了个礼,“商同学,你好,麻烦你下车和我们走一趟。”

    “可以。”商弈笑不慌不忙的下了车,刚要打开包付车费,出租车司机头摇的拨浪鼓一样,“不要给钱了,不要给钱了。”

    两分钟之后,看着两辆悍马车呼啸的离开了,司机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腿都有点发软,刚刚这阵势看起来真吓人,还以为自己载了个逃犯呢。

    马老这边很快就收到了消息,当知道商弈笑已经上了军车在赶去疗养院的路上时,马老气的将手里头的茶杯子直接砸到了地上,“我还以为她多聪明,竟然一点小事都办不好!”

    今晚上的事情非同小可,容不得任何的疏漏,马老原本不想节外生枝,不过商弈笑既然想死,那就成全她!

    邓鹤翔这边同样也收到了消息,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商弈笑肯定是拦不下来了,马老责怪黄子佩办事不利,邓鹤翔同样认为马老不中用。

    !分隔线!

    下午三点钟,商弈笑到达了疗养院,田振江正站在院子门口,看到商弈笑安然无恙的走过来时,脸上不由露出了笑容,“没出事就好,没出事就好。”

    “田老先生。”商弈笑笑着打了招呼,当时她的确是存了死志的,田振江手里头掌握的核心技术太重要了,别说牺牲一个商弈笑,就算是十个也是值得的。

    “今天天气不错,陪我去外面走走吧。”田振江对商弈笑的态度非常的和善,此刻看了一眼旁边的穿着军装的中校,“姚中校,我不是你的犯人吧?我现在想和商同学去走走,不希望有人跟着。”

    “田老先生严重了。”姚中校立刻侧开身让出了路,只要人不离开疗养院就可以了,而且到处都有监控探头,也不担心他会逃走。

    商弈笑搀扶着田振江走在林荫道上,此刻离开了院子,自然就不用演戏了。

    “我听说你差一点就没有抢救回来,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当时怎么就……”田振江内疚又感激的看着商弈笑,自己都一把年纪了,死也就死了,还能一家团聚,可是她一个小姑娘,正是青春年少的时候,差一点就死了。

    “这是我的职责。”商弈笑不在意的回答了一句,如果事情重来一遍,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田振江重重的叹息一声,忽然正色的开口:“那如果当时我将核心技术交给你了呢?你是留下还是离开?”

    其实到现在,田振江也还在犹豫里,他的确是打算将技术交出来,可是想到田平安的早死,终究有些意难平。

    商弈笑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田振江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但是她也感觉到自己的回答或许能改变田振江的态度。

    “如果当时硬盘在您的身上,我会选择带着东西离开。”商弈笑的声音很平静,说出来的话也很直白,“高端芯片和半导体技术对国家太重要了,胜过任何人的生命,如果您将核心技术的线索告诉了我,我会留下暗号,然后留下来保护您。”

    说白了就是硬盘在的话,商弈笑肯定会拿着硬盘离开,即使她愧对田振江,如果田振江告诉她硬盘放在什么地方或者什么人手里头,商弈笑则会留下特有的暗号,让谭弈事后去找,而她则选择留下来保护田振江。

    “你就不想想你自己吗?”田振江哭笑不得的瞪了一眼商弈笑,说来说去还是技术最重要,可是看着表情无辜的商弈笑,看着这一张年轻却坚定的脸庞,田振江忽然就释怀了。

    她一个小姑娘都能做到视死如归,置生死于度外,自己又何必纠结在过去的痛苦里,更何况田振江也知道当年孙平治能引诱田平安吸毒,又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田平安自己不争气。

    商弈笑笑了笑,斟酌了一下语言,随后低声对田振江开口道:“晚上的时候,不管您老听到什么,都一定要保持冷静,事情都在我们的掌控部署之下,您老不相信他们也要相信我,我们现在可是过命的交情了。”

    “是啊,你个丫头可是救了我的命。”田振江慈爱的笑了起来,或许是真的释怀了放下来了,此刻他心情显得极好,“要不我就更改一下遗嘱,把所有的产业都留给你吧。”

    呃……商弈笑错愕一愣,不久前沈墨骁那边才说将沈氏集团给自己,现在又来一个,田振江的产业丝毫不比沈氏集团差,否则马老和邓鹤翔就不会动心了。

    “我的身份不合适拿着这些财产。”商弈笑摇摇头,钱够花就行,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商弈笑真的不缺钱用。

    田振江眉头一皱,表情严肃的看着商弈笑,“你难道还想干一辈子特工?你年纪这么小,也可以过普通人的生活。”

    如果是以前,她或许没有选择,但是现在不同了,自己的财产给了她,她下半辈子绝对是衣食无忧,而且凭着智飞通讯公司,田振江认为自己还是有这个和帝京这边谈条件的,至少能让商弈笑提前退役。

    从小在雷霆长大,商弈笑十几岁的时候就出外勤任务,到如今,说起来她也算是雷霆的老人了,枪林弹雨里待久了,商弈笑在遇到沈墨骁之后的确想过退役,甚至连报告都快交上去了。可是如今,商弈笑已经死心了,她只想留在雷霆,或许有一天和那些前辈一样,默默无闻的死在任务里,然后尸骨被埋在公墓里,甚至连一个真正的名字都没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