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77章 二哥救人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沈墨骁原本是打算陪着沈夫人一起过来汀溪山庄的,正好趁着机会可以和笑笑见个面,可是顾岸从帝京过来了,顾家少主的身份需要保密,再者两人也好久没见面了,沈墨骁于是留下来招呼顾岸。

    谁知道不过短短两天时间竟然就出事了。

    入夜,和江省第一医院。

    “沈总裁,手术室已经准备好了,你放心,我们安排了医术最好的罗主任。”一院的院长快速的开口,可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五分钟之前,汀溪山庄的马医生已经将沈夫人的情况用手机发了过来,看到伤口和马医生的描述,紧急会诊的几个专家和医生脸色都沉了下来。

    虽然他们还没有见到沈夫人,但是初步判断,匕首距离心脏只怕非常的近,而且匕首应该伤到了动脉,一旦将匕首拔出,病人即将面临大出血的危险。

    罗主任是外科最好的专家医师,技术好,手稳,临床经验也非常的丰富,但是沈夫人这种情况,罗主任也坦言手术成功的可能性不到两成。

    可是即使成功率如此低,也容不得任何耽搁了,时间不等人,沈夫人的情况已经非常危险了,一旦大出血,那真的是神仙都救不回来了,所以罗主任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都没有时间再进行会诊。

    “墨骁,冷静一点。”顾岸也没有想到自己来会个友,竟然就遇到这么凶险的事。

    沈墨骁点了点头,看起来还算冷静,可是神色异常的凝重,“桂院长,一切都拜托你了,有什么需要尽管说。”

    桂院长满脸的苦涩,如果情况不是这么紧急,院方还可以多联络几个专家教授,大家一起会诊,细细的研究手术方案。

    但是目前这种情况,耽搁一分钟就增加一分危险,必须立刻手术,所以一切都只能靠已经去准备的罗主任了。

    走廊里传来急切的脚步声,沈父今天和两个朋友外出钓鱼去了,他也没有想到沈夫人会遇险,虽然电话里沈墨骁并没有细说,可是沈父知道情况必定非常危险。

    “墨骁,你妈到了没有?情况怎么样了?”急匆匆赶来医院的沈父一把抓住沈墨骁的胳膊,手心里都是冷汗,这个儒雅温和的中年男人,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安和害怕。

    虽然夫妻之间的感情已经被消磨殆尽了,可是那毕竟是他结婚多年的妻子,是他两个儿子的母亲,没有了爱情,还有着亲情。

    “爸,直升机还有几分钟就到了,手术室已经好了,放心,妈不会有事的。”沈墨骁安抚着神色担忧的沈父,眼中有着狠辣之色一闪而过,不管幕后凶手是谁,这件事沈家绝对会追查到底。

    沈父深呼吸,让紧绷的情绪稍微放松下来,这才对着沈墨骁开口:“我通知你舅舅们一声,山庄那边先将所有人控制住,一切等你妈脱离了危险再说。”

    沈家在商界的确有一些仇敌,平日里沈夫人外出暗中都有保镖跟随着,因为沈夫人嫌烦,所以保镖都是在暗中,没有贴身保护,再者沈夫人毕竟是帝京梅家的女儿,一般人绝对不敢对身夫人出手,谁知道今晚上竟然发生了意外。

    等直升机抵达了医院顶楼的停机坪,整个一院都忙碌起来,手术室这边更是被沈家保镖给戒严了,已经发生了一次意外,不能再发生第二次。

    螺旋桨转动带来了巨大的噪音,看到被放到手术推车上的沈夫人,沈墨骁和沈父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

    “沈先生,先送沈夫人去检查。”院长拦住人大声的开口,看了一眼沈夫人胸口扎的匕首,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这个位置太凶险,情况或许比预感的还要糟糕。

    “不用担心,我没事。”估计唯一没有感觉到生命危险的就是沈夫人了,看着担忧的父子两人,沈夫人还出口安慰了两句。

    “已经到医院了,你不会有事的,一会手术结束就好了。”沈父强撑着镇定开口,大手拍了拍沈夫人的手,声音都颤的不稳,“不要害怕,我和墨骁会一直陪着你的。”

    沈夫人微微的点了点头,原本她去汀溪山庄也有和沈父赌气的成分在,此刻看到他如此担心自己,沈夫人苍白的脸上表情柔软下来,那股子清高和孤僻似乎都褪去了几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当x光片出来之后,罗主任和会诊的几个专家脸色更加的沉重,刀口距离心脏不到一厘米,最棘手的是刀口割伤了动脉,刚好又堵住了动脉上的伤口,但是随着检查和挪动,匕首已经稍微移位了,出血量正在增加,必须马上就要手术。

    “手术成功率不足一成!”罗主任面色凝重的开口,这个手术失败的几率太高了,一想到沈夫人会死在自己的手术刀下,罗主任不由的皱紧了眉头,但是身为医生,他不可能抛下病人不管。

    “尽力而为。”几个赶过来会诊的专家也只能苍白的安慰着罗主任,病人一旦出事,家属都会迁怒主治医生,这也是人之常情。

    但是其他家属至多也就是闹一下,不会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可是如果出事的是沈夫人,想到沈家在和江省的地位,一旦罗主任被迁怒了,会有什么结果,在场的人都不敢保证。

    沈夫人在检查的时间里,黄子佩已经快速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听到六个歹徒竟然能突破汀溪山庄的安保闯进来,而暗中保护沈夫人的四个保镖都被打晕了,沈墨骁和沈父都知道这不是意外,而是针对沈家而来的一场行动。

    “你先去包扎手。”沈父的心神依旧放在沈夫人身上,也顾不得黄子佩在整件事里的作用,但是不管如何,黄子佩终究是救了沈夫人,若不是她一把抓住了匕首,只怕沈夫人已经当场死亡了。

    “我在这里等沈姨安全出来。”黄子佩摇了摇头,并没有离开,让医生在走廊里给她处理手掌心被匕首割出来的伤口。

    因为沈父和黄子佩在场,沈墨骁并没有和商奕笑多说话,不过亲眼看到她并没有出事,沈墨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也算是不幸里的万幸。

    当接到电话的时候,沈墨骁听到商奕笑让黄子佩和自己母亲躲起来,而她却拿着手机跑出去引开歹徒,他担心的恨不能将人给训一顿,心里头又是酸涩又是甜蜜。

    顾岸安慰的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看了一眼商奕笑,不管如何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她能为了救沈夫人而冒险,足可以看出她对墨骁的感情,也难怪当初人失踪的时候,墨骁就差将和江省掘地三尺。

    检查室的门再次开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刷一下落到了手术推车上的沈夫人身上,按理说时间紧迫,检查一结束就应该将人送到手术室去抢救。

    可是沈夫人此刻的情况太凶险,院长这边还是决定让她和沈墨骁和沈父道别一声,否则人如果真的死在了手术台上,也不至于连一句话都没有家人说。

    “情况都在控制之中,手术一定会成功的。”院长硬着头皮说谎,好在沈夫人因为被隐瞒了实情,所以心态还很平静,这对手术是非常有利的。

    一直当自己只是普通的外伤,如今又在医院,医生都是顶尖的外科专家,沈夫人是真的没什么害怕不安的,和沈父、沈墨骁说了两句话,当余光看到手已经包扎好的黄子佩,沈夫人心思一动。

    “墨骁。”躺在手术推车上,沈夫人忽然的开口:“墨骁,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安全从手术室里出来,妈只有一个愿望,你答应我和子佩结婚,我就算是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沈墨骁表情倏地一变,估计在场的人也都没有想到沈夫人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提出这个要求,这分明是用自己的生命来要挟沈墨骁。

    “你乱说什么,只是小伤,一会就没事了,孩子的事情等你痊愈了之后再说。”沈父眼中快速的滑过一抹恼怒,不过看着胸口还在流血的沈夫人,再多的恼火此刻也被压了下来。

    “怎么?我都这样了,这个小小的要求你都不能答应?”沈夫人的确是突发奇想,可是看到沈墨骁不答应,沈父还转移话题,沈夫人只感觉怒火蹭一下涌了出来。

    “行,你长大了翅膀硬了,我做不了你的主,我干脆不用手术死了算了!”声音尖利起来,情绪波动太大,沈夫人只感觉胸口传来一阵一阵的剧痛,脸上的表情立刻从愤怒转为了痛苦,却依旧固执的提高嗓音,“我不用手术了,死在这里算了。”

    “妈!”沈墨骁厉声打断了沈夫人的叫嚷,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满身的疲惫涌了上来,沈墨骁无奈的看着躺在手术推车上,却不敢进手术室的沈夫人,“你不要闹了,先去手术,有什么事我们等你出来了再说。”

    “沈姨,你先去手术。”黄子佩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她虽然一直想着嫁给沈墨骁,但是黄子佩并不傻,此刻如果她不开口劝,只怕就算真的结婚了,那也是同床异梦,只会得到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沈夫人却像是和所有人杠上了一般,原本她只是随口一说,但是沈墨骁的拒绝反而激起了沈夫人的执拗脾气。

    苍白着脸,沈夫人看着一旁的儿子,满脸不悦的固执开口:“墨骁,你不答应,我今天就不用手术了,反正早晚会被你气死!我干脆死了一了百了!”

    “沈先生,手术室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桂院长也傻眼了,沈夫人不知道自己情况的危险,但是院长他们都知道,时间真的不能再拖了,偏偏这一位都一脚踏进鬼门关了,却还在这里无理取闹,桂院长想死的心都有了。

    局面一下子僵持住了,沈墨骁紧抿着薄唇,神色是异常的凝重,眼中透露出抗拒之色。

    “墨骁!”沈父突然加重了语调,面色严肃的看向拒绝的沈墨骁,不管如何,此刻必须答应。

    站在角落里的商奕笑脑子里嗡嗡的,她几乎感觉自己是幻听了,这种情况下沈夫人竟然逼着沈墨骁答应和黄子佩结婚。

    “不用手术了,我要回去!”一看到沈父已经屈服了,沈夫人再次开口,挣扎着要从手术推车上下来,幸好被一旁的护士和医生给摁住了,否则伤口再次大出血,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了。

    “墨骁。”沈父重重的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面带几分愧疚之色。

    沈墨骁狠狠的一抹脸,愧疚的目光看着一旁失神的商奕笑,此时却也容不得他再迟疑,“好,我答应你。”

    一字一字的说完,沈墨骁感觉自己对沈夫人的母子之情似乎已经斩断了,她如此偏执如此执拗,不过依仗她是自己的母亲,而且此刻生命垂危,但凡她考虑一下他这个儿子,她就不会将这样荒唐的话说出口。

    “墨骁,你打电话给黄家,我要亲耳听到,还有通知公司公关部将消息放出去。”似乎还担心沈墨骁会反悔,沈夫人决定将事情彻底落实下来。

    看到沈墨骁阴霾着表情打电话,沈夫人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墨骁现在不高兴,但是他以后会明白的,自己这样做都是为了他好,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远远强过一个戏子。

    更何况危险的时候,那个齐澄盈可是将自己推出来面对刀口的,这样的儿媳妇,沈夫人眼中满是不屑,就算自己是死,也不会让她进沈家的大门。

    心里头有什么像是崩塌了一般,商奕笑后退了几步,表情木然的听着沈墨骁打了电话,然后看着沈夫人一脸喜色的被推进了手术室。

    “墨骁不会真的这么做的。”目睹了这一出闹剧,也知道沈墨骁和商奕笑之间的关系,顾岸低声对着商奕笑说了一句。

    “我没事。”嘴角僵硬的扯起一个难看的弧度,商奕笑发现此刻竟然连假笑都做不到了。

    明知道沈墨骁是被迫的,但是商奕笑依旧感觉心里头钝钝的难受着,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一般,沉甸甸的,让她想要逃离医院,也想要狠狠的发泄出来。

    挂了电话,沈墨骁目光愧疚的看向商奕笑,只可惜两人对望一眼之后,商奕笑已然低下头,浑身流露出疏离和抗拒的气息。

    这他妈的都什么事啊!顾岸揉了揉眉心,他不是说墨骁做得不对,这种情况下,墨骁也没得选择,但是看着身边木然着表情的商奕笑,顾岸还是感觉沈墨骁做错了。

    此刻,走廊里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打破了手术外让人窒息的沉闷,黄子佩的父母也已经抵达了医院。

    其实沈夫人在送来医院的途中,黄子佩就打了电话回去,黄父立刻带着妻子向着第一医院赶过来,谁知道三分钟之前,黄父就接到沈墨骁的电话,夫妻两人都不明白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

    不过黄家夫妻俩依旧很高兴,不管医院这边是什么情况,口头婚约也是约定,这事算是定下来了,而且沈氏集团的新闻部也发了两人即将结婚的公开申明。

    “老沈,放心吧,思雪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黄父安慰的拍了拍沈父的后背,努力的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悲痛而担忧,将两家联姻的大好心情给压制下去。

    沈父点了点头,此刻却是没有任何心情寒暄,目光紧盯着手术室。

    被怠慢了黄父也不在意,再次拍了拍沈父的肩膀,随后向着一旁的沈墨骁询问着沈夫人的情况。

    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看了一眼说话的沈墨骁,商奕笑暴躁的情绪也渐渐的冷静下来,脑海里莫名的浮现出当初在医院里谭亦那番他们必定会分手的话来,还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墨骁哥,我知道刚刚只是权宜之计,你不用在意。”站在父亲身边的黄子佩压低声音,并不将之前沈墨骁答应结婚的事当真。

    黄父倒没有说什么,一旁黄母脸色微微一变,想要拉住黄子佩,却被黄父给制止了,这可不是谈婚事的好时机。

    “嗯,这个以后再说。”不管是在手术房里的沈母,还是站在角落里沉默不语的商奕笑,都让沈墨骁无暇考虑结婚不结婚的事。

    这个傻丫头啊,还没有嫁到沈家,胳膊肘就往外拐了!黄母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表态的女儿,偏偏黄父也是支持的态度,让黄母再着急也只能憋着话不敢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沈墨骁没有介绍顾岸,黄子佩一家虽然好奇顾岸的身份,但是也没有多问什么,沈父的注意力更多的是停留在手术室里。

    一眨眼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收到沈墨骁眼神的暗示,顾岸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商奕笑开口:“商小姐,我们出去透透气。”

    商奕笑这边和顾岸出去,十分钟之后,沈墨骁对着沈父说了一句:“我过去一下。”

    “去吧,让你朋友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就行了。”沈父知道沈墨骁这一次没有去汀溪山庄就是因为这个朋友的到来。

    不过沈父知道的并不多,只知道是沈墨骁在帝京结识的朋友,不过看顾岸的那周身张扬桀骜的气势,沈父明白这必定是帝京世家子弟。

    沈墨骁追着顾岸和商奕笑出去了,黄子佩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心里头一直暗自欢喜,不管墨骁哥是因为什么答应的,既然答应了,那么两家的婚事就等于是定下来了,更何况沈姨日后也不会同意墨骁哥反悔。

    沈姨如果没有挺过来,刚刚那番话就是沈姨的遗言,墨骁哥更加不可能违背诺言,想到这里,黄子佩算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子佩,外面的媒体已经闹起来了,要不我们趁机?”沈墨骁离开了,沈父正在不远处和桂院长说话,黄母按耐不住喜悦的和黄子佩低声开口,指了指手机上的新闻。

    因为沈氏集团的官网上已经公布了两人即将结婚的喜讯,即使此刻是深夜,和江省的媒体也都被炸起来了,所有人都忙碌起来,不明白沈氏怎么突然就公布了沈墨骁的婚事。

    关键是时间点太诡异,大半夜的突然发了这么一个红色炸弹,都有人怀疑是不是沈氏的官网被黑客给攻克了,这是一出恶作剧。

    “妈,现在你什么都不要说不要做!”黄子佩眼神制止着满脸喜色的母亲,如果黄家趁机做出点煽风点火的事来,一定瞒不住墨骁哥,势必会弄巧成拙,以不变应万变才是目前最该做的。

    黄母不高兴的垮了脸,她刚刚就打算发动媒体将两人的婚事闹的举世皆知,这样一来,沈家就算要悔婚也不行了。

    “好了,你也不看看在什么地方,都听子佩的!”黄父眼神狠辣的盯着不甘心的黄母,直到她有些畏惧的放弃了这个念头,黄父这才收回目光,沈家人不傻,现在他们对子佩心有愧疚,这就是子佩最大的优势。

    “行了,我们给你们看着,你们说说话。”医院的安全通道这边,顾岸说了一句,自觉的走到了消防通道的门外站着,既不会听到里面两人的交谈,也可以把风。

    “有没有哪里受伤?”沈墨骁终于不用克制自己的感情,关切的握住了商奕笑的手,当看到她右手手背的红肿时,眉头倏地一皱,眼中满是心疼之色,“怎么不处理一下,都肿起来了。”

    “没事,也就撞了一下。”商奕笑抽回手,抬起头,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也别担心,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点了点头,沈墨骁突然一把将商奕笑抱在了怀里,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处,烦躁不定的心绪这才渐渐的沉淀下来,低沉嘶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疲惫之色,不过语调里的坚定却是丝毫不变,“笑笑,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和黄子佩结婚的。”

    除了笑笑,他不可能娶任何女人,不管母亲有多么的反对,唯独这一点沈墨骁不可能妥协,但是为了商奕笑的安全,短时间之内沈墨骁真的不敢暴露她的身份。

    被抱着的商奕笑第一次有些茫然,以前她也知道沈夫人这一关不好过,可是她从不知道沈夫人的阻拦会是一座大山。

    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结婚是两个家族的事,这句话清晰的浮现在商奕笑的脑海里,让她第一次深刻的明白家长里短的琐事或许比危险的任务更加麻烦,面对敌人,她可以毫不留情的下杀手。

    但是面对沈墨骁的母亲,自己能做什么?沈夫人性格的偏激固执,商奕笑已经有所了解,难保日后她不以死相逼,到时候沈墨骁该怎么办?再好的感情也架不住这样的磋磨。

    “我没事。”商奕笑牵强的笑了笑,将纷繁复杂的情绪都压回了心底。

    不远处,顾岸抽着烟,听着安全通道里两人简短的对话,不由感慨的摇摇头,他这是第一次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棒打鸳鸯。

    二哥到现在都没结婚,听说柳叶胡同都冒出传言了,二哥只要找个伴,甭管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不是人类都行,只要二哥找个伴,没想到墨骁的母亲却如此偏执,结婚必须门当户对,商奕笑就算嫁到沈家了,只怕也是家宅不宁。

    沈夫人还在手术室里抢救,沈墨骁和商奕笑说了两分钟的话,连同顾岸在内,三人又回到了楼上的手术室外面焦急的等待着。

    而此刻,手术室里,当医疗仪器发出滴滴的警告声时,罗主任拿着手术刀的手猛地一抖,大量的鲜血顺着手术伤口涌了出来,最坏的情况出现了!

    “血压多少?再次输血……”罗主任稳了稳心神,可是眼瞅着血压不断的降低,动脉出血怎么都止不住,饶是他临床手术经验丰富,此刻也愈加的不安。

    手术室外,桂院长一直在关注着里面的手术情况,当听到协助手术的刘专家快速的说了手术台上的情况时,桂院长脸上的血色瞬间就消失了,只怕现在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了。

    “桂院长,情况怎么样?”沈父一看他表情不对,也一下子着急起来。

    其他人也都跟着不安起来,商奕笑站在一旁,看着面色冷肃的沈墨骁,愧疚涌了上来,终究是没有尽到保护沈夫人的责任,否则她也不会重伤面临生死关头。

    “墨骁,你等一下,我问问我二哥,他医疗体系里认识的人多,看看能不能想想办法。”顾岸安慰的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然后掏出手机走到角落里拨通了谭亦的电话。

    “什么,二哥,你就在和江省?那太好了,二哥,你能来一院一趟吗?我朋友的母亲正在手术室里抢救,现在情况非常危险……”顾岸也没有想到会这么巧,二哥工作之后越来越忙,连谭家大宅都很少回,顾岸没想到谭亦竟然在这边。

    电话另一头,谭亦在从山庄吴经理那边知道了沈夫人的情况之后,他已经找机会离开了营区,如果顾岸这边不打电话过来,那就说明情况还有救,谭亦也不用出面,可是手机一响,谭亦就知道沈夫人只怕是真的危在旦夕了。

    “让医院这边保守治疗,等我十分钟,我马上就能到医院。”谭亦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而此刻,坐在汽车后座的谭亦已经去除了之前的伪装,俊雅出尘的姿态,任谁看了都要惊叹一声君子端方。

    “墨骁,真的赶巧了,我二哥还有十分钟就能来医院,沈伯母一定会没事的。”挂了电话的顾岸激动的开口,二哥很少对外出诊,但是二哥的医术帝京那些大佬们是最肯定的,这可是真正的国手御医。

    沈父和黄家三人都向着顾岸看了过来,桂院长刚刚已经将最坏的情况说出来了,可是顾岸这边竟然信誓旦旦的保证只要他二哥过来了,人肯定能救回来,这难道是华佗在世?

    “不知道令兄长是?”桂院长忍不住的开口询问了一声,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那些知名的医生专家,桂院长即使不认识也是知道名号的。

    “我二哥很少出诊,外人并不知道,不过院长请放心,只要我二哥来了,绝对不会有问题的。”顾岸言语里满是对谭亦的尊崇和信任。

    自己都快几个月没见到二哥了,顾岸此时也难免激动起来,“墨骁,我去楼下接一下我二哥,他马上就到了。”

    “爸,我也过去接人。”沈墨骁感激的看了一眼顾岸,随后跟着他快步向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既然顾岸说了,那至少有九成的把握。

    眼瞅着这两人就这么离开了,桂院长无奈的看向一旁的沈父,人命关天那,尤其是躺在里面等着抢救的可是沈夫人,沈总裁难道就这么信任对方?甚至连名号都不知道。

    “我相信墨骁。”沈父倒不是相信顾岸,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儿子,既然墨骁相信对方,那一定不会有错,更何况这种情况,一般人只会避之不及,又怎么可能上赶着帮忙。

    听到沈父的话,桂院长倒没有再开口质疑什么,如果沈夫人是在他的医院出事的,自己是难逃其咎,但是现在出来一个人担责,能将沈夫人救回来最好,真的救不回来,医院这边的责任也少一些,沈家真要怪罪也只怪罪对方。

    沈父和沈墨骁都下了决定,黄家三人自然也不会开口做沈家的主,更何况回过味来的黄母更希望沈夫人躺在手术台上永远都下不来。

    这样一来,之前的口头婚约就成了不容更改的遗言,黄子佩就是沈家的少夫人了,这一点谁都改变不了。

    “二哥。”当黑色的悍马停在医院门口时,沈家的保镖还没有来得及过来询问来人的身份,从医院大楼走出来的顾岸已经快步迎了过去。

    对着顾岸微微颔首,谭亦看了一眼紧随其后过来的沈墨骁,清朗的声音带着让人信服的力量,“刚刚在电话里听小岸说了一下,不过还需要看具体的情况,我会尽力而为的。”

    “多谢。”沈墨骁沉声致谢,不管如何这个人情沈家是应下了。

    其实沈夫人送到手术室之前,桂院长已经大致透露了手术的危险性,即使谭亦看起来如此的年轻,沈墨骁依旧心存感激和希望,而且能让顾岸如此推崇,对方的医术必定非常不凡。

    时间不等人,谭亦此刻大步向着医院大楼走了进去,身后的秘书则拎着沉香木的药箱跟了过来,好的沉香木都是价值千金,更别说打造成了一个药箱,而且看成色和品相,这药箱估价都有千万。

    手术室外,等听到脚步声传来了,沈父和桂院长等人刷一下向着来人看了过来,沈墨骁和顾岸已经是人中龙凤,可是却依旧被谭亦周身的风采给比了下去。

    傲人的身高,略显得瘦削却挺拔的身躯,最让人瞩目的则是谭亦周身那股由内而发的尊贵之气,君子如玉、优雅端方,再没有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

    “药箱给我,我先进去看一下情况。”对着众人微微颔首,谭亦接过秘书递过来的药箱,之前桂院长已经通知手术室里的罗主任了,所以在护士长的带领之下,谭亦直接去了手术室。

    当谭亦的身影消失在手术室的门后,商奕笑这才收回了打量的目光,刚刚对方视线不经意扫过来的一瞬间,商奕笑莫名的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明明对方的目光并没有任何的侵略性,也不显得张狂高傲,但是视线交汇的刹那,商奕笑却感觉心神一震,这个尊贵不凡的男人耀眼的让人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这就是帝京的世家子弟吗?黄子佩都有些失神了,她一直认为年轻一辈里,沈墨骁和赵咨勋是最出色的两个,不过比起肃穆威严的赵咨勋,黄子佩更喜欢的还是温文儒雅的沈墨骁。

    直到刚刚看到谭亦,即使他都没有投过一个眼神,但刚刚简短几秒钟的露面,让黄子佩心砰砰的跳动着,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如此俊美又优雅的男人,略显得清冷孤傲,如同站在云端睥睨苍生的神帝。

    手术室里,虽然情况危急,可是罗主任依旧没有放弃,只可惜他心里明白自己是回天乏术了,当谭亦进来时,罗主任震惊的一愣,估计也没有想到会是如此年轻的一个男人。

    俗话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在医疗界,年龄其实也是一道坎,不到四十岁,你说自己医术多么了得,都不会有人相信,而谭亦看起来太年轻了。

    但是罗主任和桂院长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个时候赶进手术室的,必定是有大本事的,说不定能起死回生。

    即使最后手术依旧失败了,多一个人扛责任也是好的,尤其这个年轻的中医还是沈总裁自己找过来的,医院方的责任就减轻了不少。

    看到沈夫人的情况,谭亦神色未变,将药箱打开从最里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瓷瓶,倒出一颗豌豆大小的药丸。

    手术室里正在抢救的医生和护士都因为谭亦的出现而诧异,但是当他将药丸倒出来之后,一股浓郁的药香味立刻弥漫开来,让疲惫手术的众人都感觉脑子一清,像是吸入了什么神丹妙药一般。

    “这是特制的药丸,以野山参为主要,可以短时间之内激发人的生机。”谭亦解释了一句,然后将药丸放到了沈夫人的口中,她虽然已经全身麻醉了,可是当药丸入口之后,却本能的吞咽下去。

    “罗主任,我用银针可以暂时封住血管,罗主任你尽快对伤口进行缝合……”谭亦这边刚说完,罗主任也回过神来,心里头也多了几分希望。

    手术室里众人再次全身心的忙碌起来,手术最大的危险就是因为匕首扎到了动脉血管处,而且距离心脏位置太近。

    可是吞服了药丸之后,沈夫人的原本苍白的脸色竟然很快就恢复了红润,而且心跳血压也在逐渐恢复,更别提谭亦那一手精湛的银针技法,给罗主任的外科手术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但是对手术室外的众人而言,时间拖的越久其实越好,这说明沈夫人还有救,情况还在好转。

    ------题外话------

    等了这么久终于上架了,么么哒,亲爱的们,不用再一小章一小章的养文了。

    新文上架,还是啰嗦一句,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订阅,谢谢亲爱的们,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