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78章 敲诈失败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年轻一辈果真出色。”黄父满脸赞叹的开口,刚刚护士长从手术室里出来了一趟,众人也知道沈夫人基本已经脱离危险了,黄父这才有心思和沈墨骁开口,想要探探谭亦的底。

    不管是富豪还是穷人,命都只有一条,大家和谁交恶都不会得罪医生,碰到这样医术高明的中医,说是有起死回生的本事也不为过。

    再加上谭亦那周身的气度,听顾岸那一口京片子,那桀骜不羁的模样,一看就是帝京的贵少,黄父自然想要抓住机会打打关系,即使不能结交一下,日后身体若是有什么不适,这可是能救命的人。

    “我二哥性子独,甚少在外行医。”顾岸挑着眉梢,态度冷淡的回绝了黄父的套近乎,二哥今天能过来那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其他人想要找二哥看病?不是顾岸看不起黄家,不过他们还真不够资格。

    明显被嫌弃了,黄父脸色尴尬的一变,一旁黄母则是直接黑了脸,他们黄家在和江省那可是数一数二的家族,而且在帝京也有不少关系人脉!

    黄母越想越气,一个年轻人,医术再好,难道家世能有多好?那些世家子弟谁有时间去学医,估计是因为医术好,被人捧多了,心也养大了,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连他们黄家的面子都不给。

    “妈,现在最重要的是沈姨。”黄子佩一把拉住差一点发脾气的黄母,抱歉的对着顾岸笑了笑,既然是墨骁哥的朋友,日后真有什么事,求到了沈姨这里肯定就行,妈真的没必要在此刻和对方交恶。

    但凡是个有能力的,谁不是心高气傲,更何况黄子佩自诩还有几分看人的能力,刚刚这个男人周身的气场比起墨骁哥还要强上三分,这绝对是世家子弟,母亲不管不顾的得罪人,等结了仇就太迟了。

    我……黄母还想开口,可惜被黄子佩死死的拉住了胳膊,而黄父也警告的看了一眼,黄母这才不甘心的偃旗息鼓。

    看着行事得体周全的黄子佩,旁观的顾岸收回目光,这样八面玲珑的世家千金,顾岸是最不喜欢的,整天端着面子,事事周全,滴水不漏,她不累,顾岸看的都嫌累,被这样的女人看上,墨骁也真够倒霉的。

    “不是我不给你们黄家面子,不过你们还真不够资格让我二哥出手!”顾岸倨傲一笑的丢出话来,完全不管黄母气的扭曲的脸庞。

    沈父和沈墨骁都有些尴尬,顾岸性子那就叫一个暴烈,天王老子的面子都不给,更别说打着小算盘的黄家。

    顾岸性子桀骜,他懒得理会黄家人,此刻倒是和颜悦色的和坐在角落里的商奕笑说起话来,“你也别担心,我二哥既然过来了,只要人有一口气都能救回来。至于结婚的事,到时候你别管,墨骁会处理好的。”

    就沈夫人进手术室前对沈墨骁的逼迫,顾岸真的看不上眼,这可是亲妈,不是继母,哪有这样干涉自己儿子婚姻的。

    但是因为对方是沈墨骁的母亲,顾岸也不好对沈墨骁说什么,不过此刻他真不看好这段感情。

    在手术外等了几个小时,商奕笑早已经冷静下来,听着顾岸安慰的话,商奕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刚刚才给了黄母一个没脸,这会儿却诚恳的安慰自己。

    “我就是看那一家三口不顺眼。”顾岸靠坐在椅子上,挑着眉头瞅了一眼不远处的黄子佩一家,一脸瞧不上的嫌弃模样。

    闻言商奕笑不由的笑了起来,别看顾岸狂野霸道,一看就不好相处,但是这种直来直往的性子却合了商奕笑的眼缘。

    这个层面上的人谁都不是傻子,黄家三口的那点心机算计,商奕笑看在眼里,想必沈墨骁也心里头明白。

    只不过豪门世家讲究一个人情往来,沈父和沈墨骁都不可能明着说什么,但是这样伪装着,商奕笑看的都嫌难受,顾岸就更直接了,就差没扒了对方面皮了。

    “我没事,左右丢给他去处理。”商奕笑低声回了一句,沈墨骁的母亲,打不得骂不得,性子又那么固执古板,说理也说不通,商奕笑只能当甩手掌柜让沈墨骁去处理他妈的事。

    “就该这样,沈夫人那性子,你伏低做小她更加看不起你。”顾岸认同的点了点头,凭什么谈个恋爱还得去装佣人伺候婆婆,从小到大也没有吃沈家的米穿沈家的衣服,就算日后是沈墨骁养家,那也没有花沈夫人的钱,何必受那个窝囊气。

    这话要是女人感同身受说出来的,商奕笑也不感觉奇怪,但从顾岸这个霸道张扬的男人口中说出来,商奕笑不由诧异起来,说好的大男子主义呢?

    因为外人太多,此刻沈墨骁也不方便和商奕笑说话,此刻也希望顾岸可以安慰一下商奕笑,看着坐在不远处的两人似乎挺谈得来的,沈墨骁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黄子佩其实也想和顾岸搭话,能和墨骁哥成为朋友,而且交情不浅,对方身份肯定不一般,只可惜到现在墨骁哥都没有介绍对方的身份,连姓氏都没有说,黄子佩也不方便凑上去说话。

    不过瞄到商奕笑红肿的手背,黄子佩目光闪烁了几下。

    片刻之后。

    黄子佩从护士手里拿过药递给坐在椅子上的商奕笑,“笑笑,你手都肿起来了,还是擦点药吧,晚上的事真的谢谢你了,刚刚桂院长说了沈姨会平安无事的。”

    “嗯。”沈夫人没事,商奕笑心里头的愧疚和自责才能减轻,否则她真过不去心里头那道坎,至于沈夫人之前强迫沈墨骁和黄子佩结婚的事,商奕笑还真没放心里。

    不过是一个口头承诺而已,分分钟就能毁约,如果这真是遗言,商奕笑还真不方便多说,如今沈夫人快脱危险了,商奕笑也不多想,左右还有沈墨骁。

    “我来吧,你一只手擦药不方便。”顾岸拿过药棉,看着商奕笑红肿破皮的手背不由愣了一下,这伤口明显不像是被荆棘拉伤或者在地上蹭伤的,更像是被外力给砸伤的。

    不过商奕笑之前没细说,顾岸也不问,手法熟练的处理伤口。

    “行了,这段时间别碰水,这药你先用着,等会我看看二哥那边有没有伤药。”顾岸抬头看着商奕笑,透过她脸上黑色边框的眼镜,顾岸发现商奕笑的眼睛很漂亮,黑曜石一般,幽深不见底。

    被顾岸直接无视了,黄子佩也感觉到几分尴尬,可惜她也清楚顾岸这种性格,那就是典型的纨绔子弟,高傲桀骜,黄子佩如果再出动凑上来只会讨人嫌。

    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黄子佩微微一笑的转身回到了父母身边,看来自己的确该在商奕笑身上多下点功夫。

    一来可以让她在娱乐圈替自己监视着齐澄盈,二来可以通过商奕笑的关系和顾岸搭上关系,即使是黄子佩也对谭亦起死回生的医术非常有兴趣。

    直到第二天清晨六点,手术室的门才再一次打开,走出来的罗主任虽然疲惫不堪,可是眼中却含着喜色,不足一成成功率的手术竟然在他手里成功了。

    虽然,罗主任也知道这其中最大的功劳不在自己身上,若不是谭亦那鬼斧神工的中医针法激发了沈夫人的生机,他医术再高明也不可能将一脚踏进鬼门关的沈夫人抢救回来。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不过因为伤口太靠近心脏部位,后期的调养一定要注意。”骆主任向着沈父和沈墨骁大致的说了一下情况,见谭亦还没有从手术室里出来,这才压低声音提醒道:“中医在调理这一块更为擅长。”

    “罗主任辛苦了。”沈父明白的点了点头,沈夫人能起死回生里面那一位神秘的中医绝对占了九成的作用,术后调理恢复若是由这一位接手的话就万事无忧了。

    中医行针最耗心神,尤其是沈夫人情况危险,谭亦足足在手术室里待了四个多小时,此刻出来之后,俊雅清贵的面容上也染上了几分疲惫之色。

    黄父虽然也有几分急切想要和人搭上关系,但是场合不对,终究还是按捺住了,只要对方和沈家有往来,自家和沈家都快成姻亲了,这份关系也就等于搭建成功了。

    “沈先生不必客气,这一次只是碰巧在这里。”面对沈父的致谢和邀请,谭亦淡然一笑的拒绝了,没说什么医者父母心,只用了一个巧字,足可以说明他会来这里完全是看了顾岸的面子。

    “不知好歹,还真敢端着架子!”不远处,黄母低声嘀咕了一句,先是不给黄家的面子,现在又不给沈家面子,这年轻人还真是狂傲,只可惜不知道轻重,黄家和沈家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碾死他。

    沈父一看谭亦不接话茬,犹豫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这要是其他的事情,沈父也不会强人所难,但是关系到沈夫人的身体,沈父也不得不豁出去脸面了。

    “沈伯父不用客气了,二哥,要不我送你出去?”顾岸抢先一步的接过话,二哥一贯行踪不定,能来这一趟也真的是巧合,至于后续调理问题,那也得看二哥的心情。

    谭亦慵懒一笑,拍了拍顾岸的肩膀,原本高冷清贵的姿态明显的柔和下来,“行了,车子就在外面等着,我自己过去就行,各位失陪了。”

    话音落下,谭亦已然迈开步子向着电梯方向走了过去,半点不提后续康复调养的问题,秘书也拎着药箱快步跟了过去。

    在外人看来如此粗暴的道别却有几分失礼,可是因为说话的人是谭亦,任谁都无法说失礼二字,这个男人言谈举止就透露着优雅的贵气,尤其是他还是沈夫人的救命恩人。

    沈墨骁对着满脸失望的沈父摇摇头,虽然顾岸没开口,但是看这位的架势,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出手救人已经是莫大的恩情了,再强人所难就过分了。

    “我倒是认识几个国手御医。”黄父安慰的说了一句,趁机和沈家打好关系,再者两家已经有了婚约,算起来也是一家人了。

    想明白的沈父笑了笑,也罢,有些事强求不来的。

    电梯内。

    “二少,你看好沈墨骁?”没了外人在场,秘书小周不由疑惑的问了一句。

    在顾少主来电话之前,二少已经让自己这边准备好了,小周并不疑惑谭奕为什么事先就知晓沈夫人的情况这么危险,他只是诧异二少怎么会决定救人。

    也许外人看谭亦,认为这是一位雅致清贵的世家子弟,但是身为秘书的小周比外人更了解谭亦的性格,二少性子清冷到了极点,除了家人之外,二少从不将外人的生死放在眼里,或许也是因为学医,见惯太多的生离死别。

    “只是不想某个人太过于内疚。”谭亦淡笑的回了一句。

    沈墨骁的母亲如果真是死在了手术台上,商奕笑只怕要自责内疚了,她就是个纸老虎,性格看起来泼辣彪悍,其实内里依旧柔软,看她右手就知道了,那样的伤口只怕是将拳头砸到了墙壁上才造成的。

    之前这段时间秘书小周并没有跟着谭亦去营区,他一直留在外面等候命令,此刻听到谭亦的话,小周错愕一愣,但是却不敢再多问这个某人是谁,刚刚自己的询问其实已经逾越了。

    回头看了一眼灯光明亮的医院大楼,想到不久前看到的沈氏集团公关部发出的关于沈家和黄家联姻的消息,谭亦勾着薄唇笑了起来,晨曦的光芒之下,一张俊雅的脸上笑容意味深长。

    又等了一个多小时,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沈夫人已经被妥善的安置到了高级病房里,等了一夜的众人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下来了,疲惫也立刻席卷而来。

    “墨骁,你送你朋友先回去,如果可能的话,再问问能不能让那位给你母亲开个方子做个术后调理。”沈父揉了揉眉心,好在之前喝了半杯子浓茶也没有那么困了。

    对于谭亦精湛的医术,沈父还想再努力一下,好医生难求,其他专家教授吹的名气再大,也没有亲眼目睹来的真实。

    沈墨骁看着躺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还在昏睡的沈夫人,不管之前结婚的事多么荒唐,这终究是他的母亲,“我知道的,爸,你也休息一下,别累到了。”

    憋了几个小时都没能开口的黄母,此刻一脸丈母娘的姿态自居,笑着和沈墨骁开口:“墨骁,你送朋友先过去,这里有我和子佩在呢,老沈你也休息一下,站了几个小时了。”

    “黄阿姨你和子佩也回去吧,都累了一夜,这边我已经安排好了护工,我爸也在这里照看着。”沈墨骁此刻最不愿意和黄家再扯上暧昧不清的关系,尤其是当着商奕笑的面,一想到之前那荒唐的联姻,沈墨骁只感觉深深的疲惫。

    “你这孩子和我们客气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了。”拍了一下沈墨骁的胳膊,黄母亲昵着笑着,率先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直截了当的赖在这里了,“你去送朋友吧,我和子佩就在这里守着,护工哪里有家里人尽心。”

    看着裂开嘴大笑的黄母,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就算有了沈墨骁这个好女婿,她也要看看场合,沈夫人还躺在床上了,黄母这高兴的就跟中了六合彩一般。

    顾岸可没有商奕笑这么好的涵养,眉梢一挑刚打算刺几句,却被眼明手快的商奕笑一把给拦住了。

    “我们回去吧。”商奕笑可以想象顾岸这要是一开口,估计黄母的脸皮真的要被扒下来了,当然,若不是顾虑到沈墨骁,商奕笑绝对双手双脚的支持顾岸,可惜,她不能让沈墨骁为难,想想还真挺可惜的。

    得,不说了!顾岸一耸肩膀难得收敛了脾气,沈墨骁连忙送两人出了病房,至于他自己还有更多的后续问题要处理。

    那些歹徒是怎么闯进汀溪山庄的,他们有什么目的,还有最后行凶的灯光师,他又是受了谁的指使。一晚上沈墨骁都守在手术外,调查的事情都交给了下属去处理。

    现在沈夫人脱离危险了,沈墨骁也该忙碌起来了。

    到了外面,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让疲惫的三人感觉脑袋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沈墨骁从到停车场这边就一直握着商奕笑的手,俊朗的眉宇里满是愧疚之色。

    “行了,你们谈,我在外面抽支烟。”顾岸笑着关上了车门,有那样一个拎不清,性子又孤僻固执的母亲,也难怪墨骁都不敢说自己的女朋友是谁。

    汽车后座里,沈墨骁目光里满是温柔和关切,“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这段时间我估计没时间去剧组了。”

    “你不用担心我。”沈夫人被救过来了,商奕笑心底的内疚也散了去,看着面带倦色的沈墨骁,商奕笑心疼的抚上他峻朗的脸庞,“你也好好休息。”

    感觉到商奕笑传递过来的关切,沈墨骁不由的笑了起来,语调不由的轻松下来,“放心吧,我没事。”

    纵然还想多和商奕笑多相处,可是沈夫人毕竟还躺在医院里,而且还有那么多事需要调查处理,沈墨骁也没办法留在这里,又说了几句话之后,不得不下车了。

    “替我将笑笑送回去。”沈墨骁拜托的对顾岸开口,现在这么乱,自己怕是没时间照顾笑笑,好在顾岸和笑笑谈得来。

    “放心吧。”顾岸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对着沈墨骁摆摆手,随后发动了汽车。

    目送着顾岸和商奕笑的车子离开之后,沈墨骁叹息一声,这才转身向着不远处的医院大楼走了过去,所有人都疑惑自己为什么会选择笑笑,只有沈墨骁自己明白和商奕笑相处时那种怡然和平静。

    商场如战场,沈墨骁自幼聪慧,可是再聪明理智的男人也需要一个温暖安静的港湾,沈夫人清高冷傲,自小就给沈墨骁冷冰冰的感觉,连家里的保姆都不如。

    其实沈夫人一开始还带着几分仇视的态度,当年沈家能求娶到她,不就是因为生米煮成了熟饭,肚子里有了沈墨骁这个孩子,沈夫人也曾经想过如果没有这个孩子,一切或许就不一样了。

    不过纵然在沈墨骁小时候仇视他、漠视他,沈夫人终究还有做母亲的底线,并没有虐待,只不过是冷暴力而已,不闻不问不看。

    而沈父当年忙着生意,多余的时间一直放到了沈夫人身上,想要和她培养夫妻情分,至于沈墨骁这个儿子,沈父毕竟是个男人,小婴儿的时期有保姆照顾,沈夫人也在家里。

    再者沈墨骁早熟懂事,沈父也就疏忽了,等到他终于发现沈夫人的心就是冰块做的,怎么都捂不热,沈父就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了公司里。

    而此时的沈墨骁已经小学快毕业了,成为人人夸赞的优秀好少年,沈父就更不用费什么心思了,沈墨骁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就这样,沈墨骁一天一天的长大,看起来一切正常,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空洞。

    可是每一次和商奕笑相处,他都会感觉到一种来自心灵的平静,她笑也好,闹也好,在沈墨骁眼里都是最美的风景,让他宁可和沈夫人决裂,也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保留,那是属于他心底的温暖。

    顾岸原本是打算送商奕笑回汀溪山庄的,暗中的人连沈夫人都敢下手,谁知道会不会对商奕笑出手。

    虽然外界还不知道商奕笑的真正身份,可是赵咨勋却是知道的,即使这一次的袭击和赵家没关系,但是难保赵咨勋不会将商奕笑的身份泄露出去,这样一来,商奕笑也就危险了。

    谁知道半路上碰到了陆军旅的车队,汀溪山庄这边出事了,按理说归警方管,可是麻烦就麻烦在山庄占地太广,警方的力量不够用。

    所以江海峰立刻请示了上级,亲自带着人过去帮忙了,毕竟六个歹徒据说都逃窜到了山里,而且都带着枪,江海峰的请示得到了上面的批准。

    “行了,笑笑你就跟我一起过去吧。”拦下顾岸的车子原本因为这边戒严了,谁知道看到了商奕笑这个熟人,江海峰大手一挥将人弄到自己车上顺路捎回去了。

    “那行,有什么事你打我电话,墨骁那边太忙估计顾不上你。”趴在驾驶位的车窗上,顾岸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商奕笑,说是名片其实就一张精致的白色卡片,上面有一串手机号码。

    顾岸是打算回市区,一来他还想要见见谭亦,二来和江省出了这么大的事,顾岸也打算利用顾家的势力查一查。

    “多谢,路上开车小心。”商奕笑接过名片,目送着顾岸的车子掉头离开之后这才上了江海峰的车子。

    “商小姐,不知道沈夫人那边的情况如何了?”汽车再次发动,副驾驶的赵明华率先开口了。

    上面批准江旅的行动,其实有一点正是因为汀溪山庄的事件牵扯到了沈家,而且当天晚上参加聚会的还有好些个豪门贵妇和千金,影响太恶劣了,这个案子上面非常的重视,不过沈家将医院的消息瞒住了,外界都不清楚沈夫人目前的情况。

    “沈夫人已经脱离危险了,目前转入到了普通病房。”商奕笑没有任何隐瞒的将医院的事情说了一下,又将当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虽然江海峰和赵明华应该已经调查了,但是商奕笑毕竟是当事人,她的叙说更加的详细客观。

    听着听着,赵明华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她竟然能将事情经过还原的如此仔细,沈墨骁会看上商奕笑果真不是没有原因的,再者这份胆量一般人就没有,听说有一个贵妇当场就被吓尿了。

    “你也是糊涂胆大,那么危险你也敢跑出去引开歹徒,幸好那些人没追你。”江海峰看似责备的说了一句,可是严肃的老脸上却满是欣赏之色。

    齐澄盈这个挡箭牌在危险的一瞬间,竟然自私自利的将沈夫人推出来挡刀子,商奕笑却敢引走歹徒,沈墨骁真没选错人。

    商奕笑笑了笑,可惜自己终究还是疏忽了,没有想到剧组里竟然还藏着凶手,否则沈夫人也不会重伤入院。

    整个汀溪山庄都已经戒严了,虽然对外消息还是封锁着,可出了这么大的事,和江省该知道的人基本都知道了,只不过沈家还没有发话,其他世家自然都保持沉默。

    “江旅,你们能过来真的太好了。”看到营区的车子之后,负责这一次事件的冯局长快步迎了过去,满脸的感激之色。

    汀溪山度假区这么大,警力有限,又过了一夜的时间,六个歹徒窜到山里里,想要将人找出来,不亚于大海捞针,说不定这些人已经连夜逃走了。

    “冯局太客气了,搜捕行动还是以你们这边为主,我们就出个力气活。”江海峰自然不会越俎代庖,抓捕罪犯原本就是局里的工作,营区过来也只是支援,这个分寸他还是有的。

    “不管如何还是感谢江旅你的大力支持。”冯局长感激的握了握江海峰的手,因为时间紧急,他也不好多寒暄什么,陪同江海峰、赵明华进了临时办公室,开始部署搜查工作。

    商奕笑径自向着不远处的吴经理走了过去,六个歹徒估计都已经被藏好了,但是灯光师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行凶伤人。

    灯光师刺伤沈夫人之后就被山庄的保安扣押起来了,警方的人过来之后,人就交给警方处理了,不过此刻灯光师还是暂时看押在山庄里。

    “行了,你们通知大家暂时都放下手头的工作,配合警方的调查。”吴经理对着几个请示工作的手下交待了一下,随后的大步向着商奕笑走了过来。

    “商小姐你回来了,剧组的人暂时都在房间里休息,这边挺乱的,我送商小姐你回去。”吴经理也是一夜未睡。

    出了这么大的事,山庄都套乱了,好在警方的人及时过来维持住了现场,否则那些惊恐又娇贵的贵妇千金们闹起来就够吴经理喝一壶的,有些人甚至嚷着让家里派直升机过来连夜离开。

    看了看戒严的山庄,真的是三步一岗,无端的就感觉气氛凝重压抑,商奕笑收回目光,“剧组的人都排查了吗?有没有和灯光师联系密切的?”

    “灯光师是剧组的人,所以整个剧组都有嫌疑,目前大家都在各自的房间里,外面有警察看着,防止人逃跑,也防止大家会串供。”警方的人过来之后先安排了那些受惊的贵妇和千金们,吴经理则趁机让自己的人控制住了剧组这边,也让人亲自审问了灯光师。

    “问出什么来了吗?”商奕笑目前唯一想不通的是这个灯光师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敢暗杀沈夫人。

    “问了一晚上,没敢下狠手,那人脑子估计有点问题,什么话都问不出来。”吴经理也很是恼火,之前都安排好了,六个歹徒也被商奕笑制服了,谁知道临了却出了大事,他也没有想到剧组里竟然还藏着一个凶手,趁着混乱突然对沈夫人下杀手。

    关键是之前偷偷的审问一点收获都没有,灯光师性子独,在剧组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平日里闷头做事,谁知道他敢这么干。

    商奕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四周,压低声音道:“现在还能见到人吗?”

    “不行,他是要犯,冯局长派了四个人盯着他,估计除了沈家人过来了,其他人都见不到。”吴经理摇了摇头,这事闹的这么大,沈夫人差一点当场就死亡了,帝京梅家已经发了话,和江省各方势力都动起来了,这种情况下行凶的灯光师就是活靶子,谁私下去审问估计都会被盯上。

    听到这话商奕笑也没有失望,她估计冯局没有将人带回市里而是继续关押在山庄里,也就是为了防止其他人会暗中下黑手,相对而言山庄的环境更单纯。

    尤其现在又是戒严的状态,江海峰也带人过来帮忙,说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也不为过,这样一来,幕后人就算想要杀人灭口也找不到机会。

    “呦,吴经理这是躲在角落私会小情人吗?”突然,一道阴阳怪气的男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来人穿着花色衬衫,嘴巴里叼着烟,明明看起来也有二十五六岁了,可整个人看起来却跟十七八岁的小痞子一般。

    商奕笑眉头微微一皱,敛去了眼底的冷色。

    吴经理则立刻向前走了几步,借着身形挡住了来人看向商奕笑的淫靡目光,“原来是赵警监,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赵德宝嗤笑一声,很是看不上吴经理这挡人的动作,这要是齐澄盈那样的影后,赵德宝还会心痒难耐,刚刚远远看了一眼,再加上现在走近了一看,这女人也就五分姿色而已。

    戴着黑边框的眼镜就已经失色不少,关键气质上不去,低着头,佝偻着身体,唯唯诺诺的模样,赵德宝还真瞧不上眼。

    “行了,吴经理,你也别紧张,我对你的小情人没性趣。”将视线从商奕笑身上收了回来,赵德宝看向西装笔挺的吴经理,目光瞄了一眼四周,这才开口道:“之前我说的事你老板考虑的怎么样了?”

    吴经理眼底有着厌恶之色一闪而过,表情也冷了几分,说话的语调显得冷淡而疏离,“之前我已经说的很明白,我们是正当经营,虽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是我相信顾客会理解的。”

    “五百万就能解决的事,啧啧,看不出你们老板这么抠门。”赵德宝阴沉着一张脸,狠狠的吸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从口鼻中喷吐而出,衬得他的脸更加的阴郁扭曲。

    “行,你等着顾客理解吧,告诉你们老板,这一次没有一千万,这个度假区就甭指望再开下去了!”

    原本出了这样的事,度假山庄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不过只要案子查清楚了,等时间一长也就没事了,可是赵德宝却从中看到了赚钱的机会。

    “我等着。”吴经理很是平淡的回了一句,别说赵德宝只是赵家的旁系,今天就算是赵家大少赵咨勋在这里,吴经理也不会妥协。

    度假山庄也算是暴利,但是这些钱的去处吴经理心里头清楚,都是永远伤残病老的大兵身上了,赵德宝开口就要五百万,门都没有。

    估计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经理真敢和自己杠上了,赵德宝气的将香烟往地上一丢,狠狠的碾了两脚,表情愈加狰狞扭曲,“行,你他妈的够种,老子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目送赵德宝离开之后,吴经理这才向着商奕笑解释着,“这是赵家的旁系,靠着赵家的关系捞了个闲职,嚣张跋扈惯了,赵德宝行事没个分寸,商小姐你稍微留心一点。”

    吴经理倒不是赵德宝报复商奕笑,就商奕笑的身手,十个赵德宝也不够看,不过想到赵德宝的性子,这绝对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提醒商奕笑一声,也是为了让她注意一点,省的被膈应了。

    “我知道。”商奕笑明白的点了点头,刚刚赵德宝离开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够歹毒的。

    又和吴经理说了几分钟话,商奕笑这才离开了,不过她没有直接回住的地方,而是在山庄里稍微走了一圈,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冯局部署的戒严岗位分布点。

    也因为商奕笑是跟着江海峰一起过来的,所以警方这边才没有对她进行盘问,基本就是放行了,半个小时之后,远远的看了一眼关押灯光师的独立小院,商奕笑这才转身向自己住的地方走了过去。

    刚出了电梯走到走廊里,商奕笑就看到之前离开的赵德宝杵在走廊尽头的门口处,搂着戴芸又亲又摸的,然后两人直接进了房,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呃……目睹了这辣眼睛一幕的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幸好山庄这边房间多,自己不用和戴芸合住,否则真的膈应死了,大白天的就亲热上了,这猴急的都等不到晚上了。

    好在房间的隔音效果极好,不管隔壁房间里的戴芸和赵德宝怎么巫山云雨,商奕笑这边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洗好澡之后,商奕笑直接躺到了床上将所有事情在脑海里如同放电影一般,一幕一幕的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一点细节都不曾遗漏。

    ------题外话------

    二哥终于本色出场了一次,么么哒o(n_n)o~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