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79章 威逼利诱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房间里,甜腻的喊叫声结束之后,戴芸死鱼一般的躺在床上,不过还是强撑起笑容对着赵德宝妩媚的开口:“赵少爷,刚刚怎么那么勇猛,我这都吃不消了。”

    “少爷我要想事情,否则这会你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被奉承的赵德宝淫邪的笑着,大手在戴芸光滑的肌肤上游移着,之前在吴经理那里受得起几乎都消散了。

    “还有谁敢不给赵少爷您的面子?”戴芸咯咯的笑着,好话奉承着赵德宝,眼珠子快速的转动着,闪烁着算计的光芒,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这些少爷们手上随便漏一点出来,也够自己吃饱了。

    估计很满意戴芸的小意温柔,刚好赵德宝也想要将怨气吐出来,靠坐在床上点燃了一支烟,吞云吐雾了一番。

    “还不是这个度假区的老板,哼,出了这么大的事,没有人给走走关系活动活动,这个度假区估计就要关门了,我好心给他去活动,只要五百万的活动费,谁知道这位老板是狗咬吕洞宾,哼,老子倒要看看这个山庄会关闭多久!”

    说到这里,赵德宝压下去的火气又蹭蹭的涌了上来,妈的,敢不给自己面子,一会就让人好好查查这个山庄背后的老板是谁,他还能硬得过他们赵家吗?

    汀溪山度假区占地二十万亩,而且招待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客人,会员年费就高达二十万,再加上山里种植的茶叶和一些高档的土特产,一年下来盈利至少上亿,当然,这也是保守的估值。

    在赵德宝看来自己索要五百万的好处费真的是很少很少了,倒不是赵德宝不想多要,能经营这么大的度假区,幕后老板关系肯定也非常庞大,赵德宝也不打算将人得罪狠了,所以才开出了五百万的价格。

    谁知道吴经理根本不将赵德宝放在眼里,一口就回绝了,被抹了面子的赵德宝恼羞成怒,已经铁了心的要下黑手。

    和江省可是赵家的地盘,赵德宝虽然是二房的旁系,但他也姓赵,现在度假山庄又出了这么一档子的事,赵德宝只要稍微活动一下,这个度假区估计就要无限期的关闭下去了。

    一听到五百万这个数字,戴芸的心跳就加快了几分,她在娱乐圈的地位还没有商奕笑高,只不过比起群演、小龙套好一点点而已,片酬还不够她衣食住行。

    而听到赵德宝一怒之下将价格提高了一千万之后,戴芸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就算从赵少爷手里头漏出两万百万,那也够自己买套房的首付了。

    “赵少爷,虽然沈夫人遇险的事发生在山庄里,但是山庄不承担主要责任,他们自然不愿意给钱。”戴芸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动着,依靠在赵德宝的怀里,见他露出赞同之色,戴芸再接再厉的开口。

    “但是如果能证明这件事和山庄脱不了关系,那山庄的责任就大了,不管幕后老板有什么关系,那还能强过沈家,到时候没有赵少爷您在中间斡旋,这个度假区关门都是轻的,沈家一怒之下说不定幕后老板都要下大狱。”

    赵德宝被奉承的很高兴,眼中亮光闪烁,这是拉虎皮扯大旗啊!如果山庄真的被沈家追究了,一千万就想打发自己,哼,他们当是打发叫花子呢,没有五千万的好处费,赵德宝都不打算放过度假区幕后的老板。

    “宝贝儿,你果真是我的福星,这事只要成了,我马上就给买套房。”赵德宝淫笑着,抱着戴芸又上下其手的亲了起来,“宝贝儿,你说我们后续该怎么做?”

    按理说买通山庄的服务员或者保安最合适,毕竟六个歹徒能在山庄打劫成功,那肯定是山庄的安保出了问题,有内鬼配合歹徒太合情合理了。

    但是棘手就棘手在,山庄的工作人员包括吴经理在内都已经被冯局调查了一遍,基本上所有人都没问题,不过为了安全起见,大部分人暂时都被看管起来了,只留下少部分人回到岗位上继续工作。

    毕竟山庄这么大地方,警方的人外加江旅带来的人,足足有四百多人,吃喝拉撒肯定都需要人负责,所以吴经理这些一点嫌弃都没有的人都被放出来了。

    “山庄这边的人不好动,大部分人都被警方看守起来了,而且不少人都是退伍的老兵。”赵德宝也不是一点脑子都没有,凭着赵这个姓,他多少还是知道一点内幕的。

    想要收买这些退伍的老兵只怕不容易,要是一不小心挑上脾气犟的,将赵德宝的算计闹的人尽皆知,那就麻烦大了。

    而且那些暂时得到自由的人,也是一组一组的行动,也都有警察在盯着,连随意交谈都被禁止了,手机一律没收,不准单独行动,这种情况下,赵德宝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山庄的人,然后再收买其中某一个。

    戴芸撑着手肘趴在床上,试探的开口:“从剧组里选个人怎么样?刺伤沈夫人的就是我们剧组的灯光师,六个歹徒的内应也是剧组的,到时候这个人再指控山庄有人和她勾结,这盆脏水不就泼出去了。”

    戴芸此刻想到了商奕笑,就她那老实巴交的性子,最好控制了,只要商奕笑说是山庄的人和她勾结了,然后她又勾结了歹徒。

    这样一来,山庄就算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到时候还不得求到赵少爷头上,希望赵德宝高抬贵手,如此一来钱就刷刷到手了。

    越想越感觉可行,戴芸也顾不得自己此刻光着身体,快速的将手机给翻了出来,找到了商奕笑的照片,“赵少爷,这就是我们剧组的,她叫商奕笑,胆小怕事,我们就说她暗恋沈总裁,嫉妒齐澄盈,所以勾结了歹徒想要暗杀齐澄盈,谁知道最后误伤了沈夫人。”

    当时沈夫人被刺伤的一幕剧组不少人都看到了,一开始灯光师拿着刀子是要刺伤齐澄盈的,谁知道她一害怕将沈夫人推出来挡刀子,戴芸打算就利用这个当借口,完全合情合理经得住推敲。

    而且山庄的工作人员很难接触,可是商奕笑就不同了,她就住在同一个楼层,戴芸认为要收买商奕笑太容易了,她要是答应了一切好办,真不答应,想必赵少爷也有办法逼迫她答应下来。

    “咦?这个女人?”赵德宝眼睛蹭一下亮了起来,一把抢过手机仔细的看了起来,脸上的笑容怎么都掩不住了,得意的开口:“就是这个女人,刚刚我看到她和吴子进偷偷摸摸的在调情呢,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收买商奕笑应该很容易,但是想要将她和度假区扯到一起就比较麻烦了,谁曾想现成的把柄送上来了,商奕笑这个女人和吴子进勾勾搭搭,那一切都好说了。

    正在隔壁房间睡觉的商奕笑完全没有想到会祸从天降,有人为了捞钱,已经打算将自己推出去当替死鬼了。

    即使入夜了,可是进山区搜捕的特警还有陆军旅的士兵都没有回来,对山庄工作人员还有剧组人员的审问也在同步进行。

    “人是铁饭是钢,吃饱了再接着问。”江海峰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按理说审问这事不在他的管辖范围,这都是冯局的职责,他的陆军旅就是帮忙搜捕罪犯的。

    可是江海峰多少知道这个度假区的性质,所以当冯局发出邀请时,江海峰就顺势答应下来一起审问,这样一来,不管是谁也不能往山庄泼脏水。

    度假区每年养活了不少退伍伤残老兵,而且山庄的盈利据说是成立了一个爱心基金,所有的钱也都用于了退役士兵的补助上,不管度假区幕后老板是谁,就冲着对方这份心,江海峰也不会让任何人污蔑了度假区。

    “行,我们先吃饭。”冯局也累的够呛,虽然审问的事也交给手下去做了,但是所有口供他都要亲自过目,就是防止有猫腻,这一天坐下来看下来审下来,冯局感觉腰杆子都直不起来了。

    “报告!”这边山庄的工作人员刚将三人份的饭菜送上来,三人才吃了一半,就被门口的报告声给打断了。

    一看是自己手底下侦察团的一个上尉,江海峰连忙放下了筷子,“快说说外面搜捕的情况?有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报告长官,我们展开了地毯式搜捕……”上尉快速的将一个白天的搜查情况详细的汇报上来,说是有进展也等于没进展。

    “我们找到了歹徒停留的山洞,根据山洞里遗留下来的痕迹判断,的确是六个人,但是接下来的搜捕并没有找到六个人离开的线索。”说到底上去这么大,歹徒从哪个方向逃走都有可能。

    六个歹徒毕竟是有备而来,至少提前三天就踩点了,一直都暂住在山洞里,这样一来,度假区的安防再严格,毕竟占地太广,三面环山,根本防不住这些有备而来的歹徒。

    “一点线索都没有?警犬也没有发现什么吗?”冯局满脸失望的坐了下来,虽然山区大,但是他们也出动了三百多人,警犬也有十多条,差不多是撒网式的搜查,竟然一点线索都没有,这说明六个歹徒应该在昨晚上打劫成功之后就立刻逃走了。

    “你先下去吃饭休息一下,有什么消息再来汇报。”对于这个情况,江海峰没什么失望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对方既然有备而来,抢劫的还是那些贵妇阔太太们,那肯定都是些亡命之徒,得手之后必定遵循之前制定的撤退计划逃走了,怎么可能留下人等着警方抓捕归案,任何能找到他们的线索估计也都清理干净了。

    睡到下半夜,当房门突然被打开的轻微声响起,商奕笑眼睛倏地睁开,一手已经摸到了枕头下,可是当听到静谧里略显得粗重的呼吸声,商奕笑皱了皱眉头,将刚刚摸出来的枪又塞回到了枕头下面。

    “笑笑,你醒着吗?”啪的一声打开了灯,戴芸看向躺在床上的商奕笑,又喊了一声,“笑笑,快起来,我找你有事。”

    神经病那!商奕笑心里头骂了一句,这才哼哼唧唧的掀开被子坐起身来,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一副被人吵醒的懵懂模样,“芸姐?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三两步走到了床边,一想到即将到手的上百万,戴芸眼睛都冒光了,半点困意都没有,此刻在床上坐了下来,兴奋的对着商奕笑开口:“笑笑,我今天意外听到一个赚钱的好消息。”

    不等商奕笑开口询问,戴芸迫不及待的继续说了起来:“你也知道沈夫人受伤了,这事闹的太大,上面想要息事宁人,所以只要有人能站出来顶缸,上面不会亏待他的。”

    商奕笑拿过床头柜上的黑色边框眼睛戴在了脸上,她真怕自己眼中的鄙视的意味太浓被戴芸发现了,她这是当自己是傻x吗?

    沈家和帝京梅家因为沈夫人重伤的事情对各个部门都施压了,所以找个人出来将事情快速了结,按照戴芸话里的意思,商奕笑站出来承认自己被歹徒武力逼迫了,不得不屈服当了内应,所以歹徒才能顺利潜入到山庄来。

    当然,山庄里也有歹徒的内应,只是商奕笑并不知道这个内鬼是谁。

    这样一来,商奕笑虽然也有责任,但是她主动自首,而且又是被歹徒逼迫的,所以可以酌情处理,她只要将大部分责任推给山庄,自己肯定会安全的。

    “笑笑,上面愿意给你五百万,而且你是被胁迫的,所以就算沈家追究也没什么大事,更何况赵少爷也会保下你,反正真正勾结歹徒的人是度假山庄,你也是受害者,沈总裁性格那么好,他肯定不会怪罪你的,有了五百万,放银行里吃利息,你这辈子都可以衣食无忧了。”

    商奕笑抬起头看着激动不已的戴芸,凉凉的开口:“芸姐这个机会我让你给吧,你之前不是一直在看房子想要买房子吗?”

    兴奋至极的戴芸被这句话给噎的彻底无语了,自己又不是傻的,不管是被胁迫的还是主动的,害了沈夫人是事实,就算真有五百万,估计也没命花了。

    表情扭曲了又扭曲,戴芸强撑着笑容继续劝道:“笑笑,不是我不愿意,而是你知道我性格刚烈,歹徒如果真的武力胁迫我,我肯定是宁死不屈的,所以就算我想出面,但是沈家一调查,就知道我说的是假话。”

    合着她是个女英雄,宁死不屈,铮铮铁骨!自己就是个猥琐小人,被歹徒一恐吓就屈服了!商奕笑实在很想一巴掌糊到戴芸的头上,自己就算伪装的性格很老实木讷,可自己又不是白痴!

    “还是不要了,我胆子小,一撒谎就容易结巴,其他人一看就看出来了。”低着头,商奕笑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而且我也不能诬陷度假山庄。”

    “你傻啊!”戴芸气恼的嚷了起来,声音都尖锐的刺耳,“我从赵少爷那里已经知道了内情,山庄里早就有人和歹徒内外勾结了,否则歹徒怎么能绕开安保进来,赵少爷现在只是缺少一点证据而已。”

    戴芸越说越气,“笑笑,这么赚钱的大好机会,你竟然不知道珍惜,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而且赵少爷保证了,给你的五百万也是内部操作,而且到时候赵少爷会亲自给你求情,沈总裁也要给赵家几分面子,到时候肯定不会追究你的责任,你平白无故就能得到五百万。”

    商奕笑彻底将老实人木讷古板的性子发挥到底,不管戴芸怎么说,商奕笑依旧摇头拒绝,“不义之财我不能要。”

    说的口干舌燥,结果屁成效都没有,戴芸猛地站起身来,狰狞着表情凶相毕露,“商奕笑,今天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你就等着吧,你之前已经得罪了赵庆,那可是赵家的嫡系二少,现在你又得罪了赵少爷,你这样不知好歹,你就担心自己的小命吧,你让赵少爷工作没办法完成,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可惜商奕笑依旧是油盐不进,任由戴芸各种威胁恐吓,反正她就死咬着不松口,戴芸气到极点,恨不能扑上来活撕了商奕笑,最终只能丢下威胁的话,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听到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商奕笑打了个哈欠,身体一倒又缩回床上继续睡觉了,神经病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赵德宝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着,只要商奕笑答应了,到时候她指控山庄有内鬼,赵德宝嘿嘿的阴笑着,“妈的,五百万不愿意出,老子让你们大出血!”

    听到开门声,赵德宝猛地抬头,迫不及待的看向进门的戴芸,“怎么样了?那个商奕笑同意了吗?”

    “没有,商奕笑那个贱人竟然不答应!”戴芸快速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满脸的忿恨不甘,“赵少爷,商奕笑太怂,到手的钱也不敢要。”

    赵德宝怒不可遏的一脚揣在椅子上,“给脸不要脸,你和她说了没有,敢得罪我们赵家,我让她在和江省待不下去!”

    “我都说了,可是商奕笑当初连庆少都敢得罪,估计她根本不怕赵家呢。”戴芸恶毒的给商奕笑拉仇恨,害得自己没有了发财的机会,商奕笑真该死!

    赵德宝眼神狰狞狠辣了几分,闪烁着歹毒的杀机,“既然她想死,我就成全她。”

    戴芸看着表情陡然狠辣起来的赵德宝,不由的吓了一跳,她之前也知道商奕笑一旦答应了,别说五百万了,肯定是锒铛入狱,可是戴芸还真的没想过直接弄死商奕笑,这毕竟也是一条人命。

    “你怕了?”赵德宝猛地转过头看着戴芸,冷冷一笑,“只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留下商奕笑的命,只有她死了,她的指控才能成为铁证,无法翻供!赵德宝虽然和戴芸说要一千万,其实他的心更大,他想要度假山庄至少百分之十的股份。

    用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的性命能换到每年上千万的股份分红,赵德宝认为商奕笑是死得其所,谁知道她竟然给脸不要脸,连自己的提议都敢拒绝。

    “赵少,我知道轻重,可是商奕笑不答应怎么办?”戴芸一咬牙,狠下心来,商奕笑死就死了,反正也不是自己亲自动手的,冤有头债有主,她死了冤魂不散也是该找赵家报仇。

    自己只是从中拿个两百万而已,也不枉费自己在娱乐圈照顾商奕笑这么长时间,否则就她那蠢样,早就被人拆吞入腹了。

    赵德宝又恢复了纨绔贪婪的模样,阴沉一笑,“明着不行,那我们就来暗的,反正将这个罪名落实到商奕笑头上就行。”

    “可是我刚刚过去了,会不会打草惊蛇了?”戴芸不放心的问道,商奕笑说不定会将自己和赵少爷供出来。

    “放心吧,等落实了商奕笑的罪名之后,她就是一个死人了,死人是不可能说话的。”赵德宝并不担心,商奕笑的性格他已经了解了,给她几个胆子她现在也不敢乱说,“对了,这几天你多注意一下商奕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好的,赵少爷我知道了。”戴芸点了点头,好在他们手机都被警方给搜走了,这几天自己死盯着商奕笑,不让她和外人接触,商奕笑就算想说也找不到机会。

    戴芸其实也不用特意盯着商奕笑,因为行凶的灯光师是剧组的人,所以剧组这边是警方重点排查对象,饭菜都是送到房间里的,不准随意出来,更不能和其他人见面。

    当然,冯局也不至于这么不人道,每天还是有半个小时放风的时间,只不过都有警察在不远处看守着。

    !分隔线!

    一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

    暗夜,江海峰和冯局这边还在加班加点的继续问询山庄所有的人,想要找到蛛丝马迹,而凌晨两点,一道身影出现在商奕笑居住的小区。

    虽然是剧组丑角和死角专业户,不过商奕笑的片酬比起戴芸还是要高不少,再加上她这暂住的房子买的早,听说当时房价还没有起来,而这个房子的房主看重了一个黄金铺面,急差钱的情况下将房子贱卖给了商奕笑。

    所以商奕笑很走运的买下了一个虽然偏僻,却独门独院的小别墅,此刻当黑影翻过围墙进入到院子里时,立刻触动了院子里的警报装置。

    相隔不到十米的另一间别墅里,邋遢大叔在听到滴滴滴的警报声之后,从床上一跃而起,而另一边房间里,一道和商奕笑身影有九成相似的女孩已经动作迅速的打开了监控视频。

    “怎么回事?是小偷吗?”邋遢大叔打了个哈欠向着电脑屏幕看了过去。

    “不是,对方背着一个背包,背包里还有装了重物。”说话的女孩不但身影和商奕笑九成相似,连声音几乎都是如出一辙,只不过仔细一看会发现对方的眼睛要小一些,皮肤底子也差了不少。

    不过身为替身都有着精湛的化妆技术,更何况她只是在商奕笑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代替她留在家里而已,让商奕笑有完美的不在场的证据,能有九成的相似足可以以假乱真了。

    半个小时之后,黑影在潜入到商奕笑的家里之后又快速的翻过围墙走了,邋遢大叔立刻暗中跟了过去,而替身则是快速的进了屋子。

    因为是商奕笑的替身,所以对屋子也很熟悉,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女人快速的从衣柜下面将黑色的旅行包给拎了出来,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当拉链拉开看到一面一叠一叠的人民币时,女人都有些傻眼了。

    一个小时之后,邋遢大叔也回来了,看着这满满一袋子的钱,目测一下至少有五十万,“这是干什么?栽赃陷害?”

    “先通知笑笑。”替身也认为是陷害,估计还是因为汀溪山庄的事,想到这里,替身开口问道:“跟踪的情况怎么样?”

    邋遢大叔跟踪的这个人在道上也算是个人物,名叫孔酒,以前是惯偷,据说是九流门的传人,一手偷盗的技术神乎其乎。

    但几年前因为一时手贱偷了一本黑账,差一点被砍死了,后来听说退出了江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会再出手,只是目前还没有弄清楚对方指使孔酒塞了一包钱到商奕笑的住处是打的什么主意。

    有人往自己住的地方偷偷塞了一包钱,整整五十万!半靠在床上的商奕笑不由笑了起来,清脆的嗓音里透着喜乐。

    “怕什么,直接将钱转移走,送上门的钱不要白不要,等我回去之后请客,你们要吃什么要喝什么甭客气。”

    邋遢大叔被商奕笑这豪气也给逗乐了,“行,等你回到雷霆我们就加餐。”

    反正没了这包钱,不管对方想怎么陷害笑笑都缺少了铁证,送上门的钱那!邋遢大叔拍了拍黑色背包,将拉链呼啦一下拉上了,“你留在山庄也注意一下自身安全。”

    “失误一次,老头子让我写一万字的检讨,再来一次,我估计就不用活了。”商奕笑苦着脸抱怨一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自己不就是没想到剧组还藏着一个凶手,老头子第一时间就知道了,二话不说丢出一万字的检讨,关键是文言文的检讨!之乎者也这么一绕,商奕笑头皮都发麻。

    “雷霆这破规矩都延续三十年了,就不能改改吗?真要惩罚,直接抽几鞭子也好过写检讨。”商奕笑越想越纠结,关键老头子无比龟毛。

    据说当年老头子还是文学系的高材生,那一手银钩铁画的狂草,拿到市场上绝对是一字千金,谁知道老头子脑子一热竟然就加入了雷霆。

    他年轻时候被上面的教官祸害,等老头子媳妇熬成婆了,他直接祸害了雷霆三十多年!整整三十年啊,写文言文的检讨,还不能有用词错误,还得有思想高度,检讨的要深刻。

    商奕笑都想要骂爹了,她又不是古代赶考的学子,写个屁古文啊,还得毛笔字,写不来狂草那也得是标准的小楷,否则不过关,继续写,每写一次字数增加五百。

    电话另一头的邋遢大叔嘴角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好在自己也有十来年的“写作经验”了,“这段时间你刚好没事,就多想想,打打腹稿,我也有八千的检讨。”

    “不说了,早晚有一天老头子会因为检讨的事被人给秘密干掉。”商奕笑咬牙切齿的哼哼着,啪一声挂断了电话,有气无力的倒回床上,不知道将五十万送给老头子,他能不能开个后门将自己的一万字的检讨给减免掉,老头子不是一直哭穷说雷霆资金不够用吗?

    越想越感觉有希望,商奕笑终于保持好心情继续补眠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德宝竟然敲响了冯局房间的门,这让刚起床的冯局都有些诧异,侧身让人进了门,“赵警监这是有什么事吗?”

    “冯局,山庄初步的排查工作已经做完了,被扣押久了,大家的情绪躁动的很厉害,我看差不多能解除禁闭了。”赵德宝笑着开口,人都扣押着,自己怎么搜集证据呢。

    不等冯局回答,赵德宝继续道:“目前什么进展都没有,我感觉我们应该换个思路,让大家都出来,多接触接触,我们暗中盯着,谁身上有问题,到时候说不定就会露出狐狸尾巴。”

    冯局看着自说自话的赵德宝,他说的话冯局是半个字都不相信,赵德宝无利不起早,他绝对在算计什么。

    不过冯局昨晚上就和江海峰商量了,歹徒早就逃之夭夭了,灯光师虽然是剧组的,但是说实话,剧组的其他人都没什么嫌疑。

    即使有个别人真有问题,只怕也会藏的很深,不可能冒头,这样一来继续限制大家的自由也没有意义,时间长了也会造成民怨。

    “赵警监你考虑的很周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办,今天早上就让大家自由活动,不过目前还是不能离开山庄,也不能拿回手机,想要和外界联系,必须在我们的监督之下。”冯局顺坡而下,也算是给了赵德宝一个面子。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赵德宝脸上的笑容都掩饰不住,抬腿就往门口走,“那我马上去通知。”

    话音落下,赵德宝已经迫不及待的就离开了,这让冯局眉头不由皱了一下,沉思片刻之后,冯局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小吴,你替我查一下赵德宝这两天的行踪,再有派两个人盯着他。”

    早上七点半。

    一出房间之后,还没有到餐厅吃饭,商奕笑就发现身后缀着尾巴了,想到这里,商奕笑不由的笑了起来,早上刚解除了紧闭,自己这一出门就被盯上了。

    而当商奕笑在餐厅碰到吴经理,两人刚打了招呼,暗中盯梢的人就偷偷拿着手机咔嚓咔嚓拍起照片来,别说商奕笑和吴经理这两个练家子了,估计稍微感觉敏锐一点的人都能发现暗中的小动作。

    “别看我,我目前也不清楚。”商奕笑笑着说了一句,端着早餐向着靠窗的位置走了过去,好给暗中盯梢的人多制造一点拍照的机会。

    吴经理其实也是一头雾水,这到底是盯着自己的还是盯着商小姐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因为敌情不明,吴经理也就顺着引蛇出洞的心思,端着早餐坐在了商奕笑的对面,否则刚刚他只是出于礼貌和商奕笑打个招呼。

    “商小姐,你真不知道?”看着心情很好,大快朵颐的商奕笑,吴经理怎么看都感觉她像是偷腥的小野猫,眼睛里都是算计之色。

    喝了一口牛奶,商奕笑放下杯子,拿起餐刀精准的将荷包蛋给五马分尸了,“是冲着我来的,但是我就是个桥梁,最终目的还是吴经理你。”

    “赵德宝?”吴经理也不傻,相反他很敏锐,赵德宝之前想要勒索五十万,自己没答应,这两天赵德宝都没有再出现,好似偃旗息鼓了。

    但是吴经理深知赵德宝的性格,他绝对不可能放弃的,只怕是想了其他阴损的招数,可是吴经理还是弄不明白赵德宝的算计。

    点了点头,商奕笑叉起一小块荷包蛋放在嘴巴里,余光扫了一眼躲在角落里偷拍的人,嘴角勾起意味深长的笑,“估计距离好戏上演也没多长时间了。”

    !分隔线!

    三天的时间又一晃而过,搜山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六个歹徒依旧下落不明,至于山庄内的问询工作也结束了,总不能将这些客人都扣押在这里,就算沈家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犯众怒。

    再者陈导这边的剧组也需要继续拍摄,虽然行凶的是灯光师,可也不能牵累整个剧组,江海峰看向眼下一片黑青色,明显都没有睡好的冯局,“冯局,这边的工作差不多已经结束了,我也该带人回去了。”

    “多谢江旅这几天的帮忙,日后有用得上我老冯的地方,请江旅一定要开口。”冯局长握着江海峰的手感谢着,可是面上依旧是一片苦色。

    陆军旅只是过来帮忙搜捕犯人,可犯人早就逃之夭夭了,所以接下来的搜捕工作就是警方的事了,一想到精神科的专家鉴定灯光师的精神有问题,而且估计被关押了几天,导致病情恶劣,冯局都想立刻辞职撂担子不干了。

    暗中指使的人也太厉害了,竟然能命令一个神经病下杀手!冯局也怀疑过灯光师是不是假装的,可惜先后找了三个权威的精神科专家,最终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这个灯光师有严重的心理疾病。

    冯局连饭道谢之后,刚打算送江海峰一行人离开山庄时,就看见赵德宝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冯局,我这边刚得到一个重要线索!”大口喘着粗气,赵德宝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兴奋光芒。

    江海峰和赵明华离开的脚步一顿,他们在这里一个多星期了,对案情也有了基本的了解,这个案子不太好查,抢劫的歹徒早就逃了。

    唯一剩下的灯光师还是个神经病,要不就不说话,一说话就胡言乱语,歇斯底里的又吼又叫,可以说案子陷入到了僵局里。

    没想到警方这边有了突破,江海峰自然想要留下来听一听。

    一旁的冯局却没有抱有任何的希望,赵德宝说起来是他的手下,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他这个位置是怎么来的,那完全是因为赵这个姓,赵德宝其实就等于挂了个闲职而已,屁能力都没有。

    再者看赵德宝这模样,老谋深算的冯局眯着眼,之前他让部下小吴盯着赵德宝,不过他除了和一个叫戴芸的女明星鬼混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异常的举动。

    现在看来赵德宝这一次行事很小心谨慎,或者说有人给赵德宝帮忙抹除了一切痕迹,所以小吴才什么都没有查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