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81章 打上一架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咔嚓一声,病房的门被推开,看到携手走进来的沈墨骁和商奕笑时,病房里的所有人刷一下将目光都看了过来。

    除了沈父的目光还算平静之外,黄家三人的目光充满的打量和怀疑,沈夫人的视线更是带着阴冷。

    “爸妈,这是笑笑,我的女朋友,我们已经交往两年了。”沈墨骁坦然的公布了商奕笑的身份,无视着沈夫人愤怒的表情,沈墨骁转而看向黄子佩。

    “之前的事非常抱歉,谢谢子佩你的体谅。”沈墨骁一直拒绝和黄子佩履行婚约,沈夫人自然是咄咄相逼,反倒是黄子佩在一旁说好话打圆场,半点不让沈墨骁为难。

    “墨骁哥你太客气了,原本当时就是权宜之计,一切都要以沈姨的身体为重。”黄子佩微微一笑,语调、眼神、表情都很正常,似乎是真的不在乎沈墨骁有女朋友这件事。

    “我还没死呢!”伴随愤怒的斥责声而来的是砸在地上的茶杯,躺在床上的沈夫人面色铁青,情绪激动之下,胸口的伤口疼痛起来,一旁的医疗仪器发出滴滴的警报声。

    呃……这还没有开始婆媳大战,对方已经先倒下了,商奕笑很是无奈的看着痛的脸色苍白的沈夫人,第一次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

    “你冷静一点,有什么事好好说。”沈父刚忙摁住沈夫人气的发抖的身体,责备的看了一眼沈墨骁,连带的对商奕笑也没了好脸色。

    黄子佩同样焦急的在一旁安抚情绪激动的沈夫人,比起沈墨骁这个儿子似乎更加尽心孝顺。

    医生和护士很快就赶过来了,一看床头医疗仪器上的读数,罗主任表情一沉,“立刻给病人注射镇定剂,注意血压……”

    “我不打针!”即使痛到满头都是冷汗,沈夫人依旧固执的挥开了护士的手,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一旁的沈墨骁,眼中满是偏执之色。

    “墨骁啊,你这是存心让你思雪姐难受吗?”黄母抓住机会开口,对上沈墨骁过于阴冷的凤眸,黄母下意识的别开了目光,转而将矛头对准了一旁的商奕笑。

    黄母忌惮沈墨骁,但是对抢了自己女儿男朋友的商奕笑则没有了好脸色,齐澄盈多少还是个影后呢,商奕笑也就是个小龙套的角色,还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黄母骂起来就没有任何的顾虑和负担。

    “你这个姑娘,怎么一点家教都没有?”黄母高昂着头,红光满面的脸上满是高高在上的得意,尖酸刻薄的怒斥道:“也对,听说你是从山里出来的,父母死的早,也没有人教养你,会养成这种攀高枝的习性也不奇怪。”

    若不是因为场合不对,黄母更想找几个人将商奕笑给狠狠的收拾一顿,她算个什么东西,敢和自己女儿抢男人,活腻味了!

    商奕笑对沈夫人或许是三分退让,这毕竟是沈墨骁的母亲,但是看着面前咄咄逼人的黄母,商奕笑冷声一声,眉梢一挑的直接开火,“我没教养,那我也没抢别人男朋友啊!”

    听到这话的黄母一张老脸气的扭曲成了夜叉,胸口剧烈起伏着,食指指着商奕笑,估计是气狠了,喘着粗气,半天愣是没骂出一句话来。

    “沈墨骁,我去外面站一下。”怼完黄母之后,商奕笑拍了拍沈墨骁的胳膊,径自向着病房外走了去,再留下估计真的要弄出人命来了。

    沈墨骁眉头一皱刚要迈步追出去,病床上的沈夫人立刻恨声开口:“你敢走,我今天就死在你面前。”

    “墨骁,留下!”沈父语调严厉了起来,不管如何,现在不是逞强赌气的时候。

    深呼吸着,压抑下胸口涌出来的暴躁和烦闷,沈墨骁双脚像是被钉死在了地上,一股深深的疲惫蔓延到了全身,因为他知道自己母亲的性格,她的以死威胁并不是说说而已。

    安静的走廊里,商奕笑一步一步向着电梯走了过去,身后静悄悄的,虽然知道沈墨骁不可能追出来,就算他想出来,沈夫人也不会让他出来。

    可是这一瞬间,商奕笑依旧感觉心里头钝钝的难受,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压的她各种难受,憋屈烦闷之下,原本只打算下楼静一静的商奕笑出了电梯之后,在楼下保镖好奇的视线里径自向着大楼外走了去。

    距离医院不远处的餐厅。

    “小姐,您的柠檬茶,还需要点什么吗?”服务员将茶放到了商奕笑面前。

    这会儿已经是晚饭时间,玻璃窗户外华灯初上,餐厅里气氛也很融洽,灯火之下,三三两两围坐在一起的客人小声交谈着,衬的商奕笑更加形单影只。

    商奕笑难得有这样的憋闷,忽然感觉眼前一道黑影投射过来,回头一看便看见一人在自己对面坐了下来。

    明明出口的声音清朗悦,却依旧能将人给活活气死。“这是从医院里被赶出来了?”

    谭亦莞尔轻笑着,还是那一张普通到极点的脸庞,可是那一双狭长的凤眸里却泛着笑意。

    懒得说话,商奕笑没好气的白了谭亦一眼,之前齐澄盈这个挡箭牌多少也是个影后,而自己就是个小龙套,沈夫人幸亏是躺在病床上,否则她绝对要弄死自己。

    “沈墨骁也算孝顺,沈夫人虽然遭了一劫,只要调养的好,活到七八十岁绝对没问题,所以你有的熬。”这绝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谭亦撩的商奕笑眼中喷火之后,直接对着服务生招了招手。

    “清炒小白菜,再来一个小鸡炖蘑菇、蒜蓉虾,再上一个豆腐汤。”谭亦翻开菜单点了三菜一汤,抬头看向气鼓鼓着脸颊的商奕笑,能看到她情绪外露也不容易,看来这丫头果真很在乎沈墨骁,“你要吃什么?”

    “不用了。”商奕笑气都气饱了,自然没什么食欲,再者两个人三菜一汤也足够了,不过他竟然会点这么接地气的菜肴?

    商奕笑疑惑的打量着谭亦,虽然他的伪装几乎到了完美的地步,但是敏锐的直觉告诉商奕笑,面前这个男人级别绝对不低,家世也不会普通,怎么看都该是去高级西餐厅吃饭的优雅贵族。

    似乎洞悉了商奕笑眼中的疑惑,谭亦勾着薄唇轻笑着,声音十足的撩人,“看你一个人怪可怜的,我也难得发发善心关爱一下即将失恋的人。”

    “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还有我也不会失恋!”商奕笑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眼中的火光实质化成火刀子,一刀一刀向着谭亦扎了过去,这个男人太恶劣了,他挖开伤口还不罢休,还得撒把盐。

    不做无谓的争辩,谭亦端起茶杯,斜睨了商奕笑一眼,姿态优雅的喝起茶来,“这话你自己相信就好。”

    我要是相信就不会坐在这里被你怼了!商奕笑哼哼着,头一扭再次看向窗户外面,眼不见为净。

    “要不喝一杯,一醉解千愁?”安静里,谭亦再次开口。

    都是做过特殊训练的人,谁的酒量不是论缸的!商奕笑都懒得说话了。

    片刻之后,商奕笑忽然正色的看向谭亦,动了动白皙的双手,意味不明的开口:“你要是真的想帮我,那一会陪我打一架,让我好好发泄发泄。”

    虽然初步判断自己不是谭亦的对手,但是憋屈的厉害,商奕笑也不管能不能赢了,她只要好好的打上一架,否则不是自己被逼死,就是惹上她的人被自己给揍死,偏偏沈夫人和黄家人都不能动。

    “行,吃过饭再陪你。”看着眼中冒着蒸腾战意,跃跃欲试的商奕笑,谭亦眼中笑意都加深了几分,她这是憋坏了吧,不过想到商奕笑在剧组的表现,谭亦倒也能理解,让一个小狮子伪装成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小白兔,也怪难为她了。

    听到谭亦的话,商奕笑也有了食欲,老头子说的很对,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吃了饱了才有力气揍人。

    一个小时之后,因为吃的太饱,商奕笑不得不和谭亦两人沿着公园散步消食,否则吃的这么多,不用谭亦动手,稍微剧烈运动一下,胃里的食物都能将自己给颠吐了。

    “你这是饿死鬼投胎吗?”谭亦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子优雅尊贵的范儿,吃饭也好,散步也罢,若不是顶着一张普通的脸,他走在大街上绝对比那些一线明星更吸引女人的目光。

    对比之下,商奕笑就显得普通多了,尤其是此刻吃多了,双手不停的在凸起的小肚子上揉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怀孕三个月了。

    浓浓的鄙视味倾泻而出,商奕笑不屑的看了一眼谭亦,“你一个大男人比女人吃的还少,你好意思吗?”

    现在不需要揭开他的伪装,商奕笑都可以肯定身边这个男人绝对是个小白脸,处处端着优雅范儿,“也对,你们这些官僚分子哪里明白一线特工人员的辛苦,外勤出任务的时候要是倒霉,别说饭了,连老鼠都能逮着扒了皮吃掉。”

    雷霆食堂里,哪个不是大胃王,商奕笑感觉自己都算好的,因为她属于潜伏人员,平常在社会上还有正常的伪装身份,那些一线特秘人员,一吃饭就跟饿死鬼投胎一般,什么形象都没有,猪都没他们能吃。

    走着走着,就到了公园的偏僻处,除了远处晦暗的灯光,这边安静的让人毛骨悚然,当然,商奕笑和谭亦倒没什么害怕的,就他们俩的身手,估计碰到鬼了都能将对方再弄死一遍。

    “呦,小情人出来散步啊?”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传来轻佻的调笑声,几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叼着烟走了出来,将谭亦和商奕笑团团围住了。

    两人对望一眼,得,这都不用特意寻个地方打一架了,有不怕死的送上门来了。

    “将身上的手机和钱包都交出来。”黄毛小混混阴森森的笑着,猥琐的目光落在了商奕笑身上,虽然看起来长相一般,不过身材倒是不错,皮肤也白嫩,一会还可以乐呵乐呵。

    商奕笑一个退让站到了谭亦身后,看起来像是太害怕了,可是压低的声音却完全听不出一点害怕的意思,“是不是男人?是男人,你就上啊。”

    自己真的吃太多了,商奕笑实在不想动。

    “小妹妹,你男朋友是不是男人我不知道,不过哥哥我可是个男人,还是个很大的男人。”黄毛混混嘿嘿淫笑着,还下流的挺了挺胯。

    旁边四个混混听着黄段子也都跟着大笑起来,其中一人更是对着谭亦叫嚣的放出狠话,“小子,不想挨揍就乖乖听话滚到一边去,否则老子将你揍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恨不能将你塞回肚子里让你重新投胎一次。”

    “说不定他爹现在不中用了,这活计还得靠隔壁老王。”另一个混混附和的开着黄腔。

    谭亦一直表现的都很无害,即使将商奕笑气的上蹿下跳的时候,他依旧显得优雅从容,但是此刻,当其中一个混混提到了谭亦父母时,商奕笑明显感觉到这一瞬间谭亦眼神冰冷的骇人,周身迸发出冰冷的寒意。

    嘴角勾着诡异的笑容,谭亦将身后的商奕笑往旁边一推,眼中戾气一闪而过,随后出手的速度更是快到了极点,每一招都是冲着人的软肋去的。

    挨打的几个混混痛苦的惨叫起来,林子深处有鸟被惊动了,发出嘎嘎的叫声飞上了夜空,伴随着凄厉的喊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心里头瘆得慌。

    “救命……”黄毛小混混满脸痛苦的哀嚎着,躺在地上的身体不停的向后瑟缩着,地上留下一滩黄色尿液。

    在几个混混眼里,谭亦却是最可怕的恶魔,明明他脸上还挂着浅笑,但是挥出来的拳头却像是死神手里头的镰刀,一刀一刀的挥舞下来,痛的人恨不能直接昏死过去。

    商奕笑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这几个混混干这种打劫的事估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被狠揍一顿那是活该。

    可是听着那痛到极致的嚎叫声,再看着不打算停手的谭亦,商奕笑眉头皱了一下,提醒的开口:“够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只可惜回答她的是一个混混捂着肚子痛苦的求救声,身为医生,再没有人比谭亦更了解人体的构造,打什么地方最痛,却又不会致命。

    “行了,你要打死他们吗?”看不下去的商奕笑快步一个上前,一把抓住了谭亦的胳膊,猛地对上他冰冷的没有温度的凤眸,商奕笑也微微一怔,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吧,薄情冷血,视人命如草芥。

    一瞬间,似乎认出来阻止自己的商奕笑,谭亦眼中的冰冷如同春回大地一般的消失了,他又恢复了往常那慵懒优雅的姿态,朗声一笑,“放心吧,还有力气叫唤死不了。”

    看了看地上进气少出气多的几个混混,再看着优雅端方的谭亦,商奕笑都无法将刚刚那么冰冷嗜血的一面和他联系起来,这个男人骨子里都是冷的。

    “我们走吧。”谭亦说了一声率先迈开步子转身离开了,只是在转身的那一瞬间,余光扫了一眼地上的几个混混,眼中的寒意依旧冰冷蚀骨。

    几分钟之后,谭亦看着沉默走路的商奕笑,调侃的问道:“怎么,害怕了?”

    商奕笑抬头看了他一眼,“我说一会你该不会也对我下死手吧?”

    对敌人,商奕笑绝对也是个狠辣凶残,但是谭亦算起来也算是她的朋友,切磋的时候商奕笑绝对下不了狠手,可是看他刚刚揍人那凶残样,商奕笑真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揍成猪头三。

    谭亦脚步一顿,见到了自己冷血无情的一面,他也猜测商奕笑会有什么反应,可是谭亦真没想到她半点不害怕也不反感,只是在担心一会切磋的时候自己会揍她。

    “事先问清楚有什么不对吗?”被谭亦那目光看的浑身发毛,商奕笑梗着脖子刺了回去,“我们事发说好了,打人不打脸!”

    打到身上也就算了,最多淤青红肿的痛几天,这要是揍在脸上,自己也不用出去见人了。

    谭亦忽然笑出声来,无奈的摇摇头,原本清冷的凤眸此刻却染上了几许温度,手指头啪一下弹到了商奕笑的额头上,“放心吧,这点绅士风度我还是有的。”

    怎么说自己也是帝京谭家二少,又不是变态拳击手,她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嘛,还打人不打脸,这话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想当年柳叶胡同那群臭小子每次挨教训的时候,都会将这话挂在嘴巴,一个一个宁可身上多挨几拳,面子尊严绝对不能丢。

    明显感觉到谭亦周身的温度回暖了,商奕笑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好吧,至少还有点涵养。

    谭亦带着商奕笑去的一家私人的高档会所,这边两人的车子刚停下来,经理已经快步从台阶上走了过来,脸上是热情的笑容,“张先生晚上好,会所已经清场了,这是门卡,张先生里边请,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们一直在吧台这边。”

    谭亦接过门卡,“客气了。”

    “万恶的有钱人!”商奕笑看了看会所的招牌,又看了看坦然接受的谭亦,不过是晚上过来借用一下场地,竟然就直接清场了。

    这让商奕笑忍不住猜测这一位要是去餐厅吃饭是不是也包场,去旅游景区也是清场,有权有势果真不一样啊,这待遇,啧啧,人比人死气人。

    “你这是羡慕还是嫉妒啊?”看着商奕笑那滴溜溜转动的黑眼珠,谭亦笑着将她脸上碍眼的眼镜给摘了下来,顺手塞回了商奕笑手中,“沈墨骁不差钱,你不用替他省。”

    “有钱也不是这样花,贫穷果真限制了我的想象力。”商奕笑敬谢不敏的摆摆手,如果每一次出门都有保镖前呼后拥着,去什么地方都事先清场,这还有什么意思啊,偌大的景区就自己一个人,她还担心会闹鬼呢。

    十分钟之后,从更衣室里出来的商奕笑再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土豪,她衣服的商标还是刚刚自己剪下来的,估计会所的老板也不确定自己的身材,所以更衣室的柜子里放着从小到大所有尺码的崭新训练服,而且黑色白色蓝色三种颜色都准备齐全了。

    看着同样穿着黑色训练服出来的谭亦,商奕笑忍不住脑洞大开:这位如果打算去酒店开房,底下的人会不会将各种款型、颜色、香味的套套都准备好?说不定会叫来一批肥环燕瘦的姑娘,让他翻牌子挑。

    想到这里,商奕笑忍不住笑了起来,真是这样,他估计得担心自己有一天会精尽而亡。

    谭亦此刻也在打量着商奕笑,之前她都爱穿休闲服,再加上总是低着头装着怯弱木讷的模样,所以看不出这丫头身材还挺好,不算高挑,却是纤细瘦长。

    腰杆子到后背挺的笔直,一双腿也是又长又直,配上一张奶白色的脸,大眼睛忽闪着,和之前绝对判若两人。

    “手下留情啊。”商奕笑贼兮兮的笑着,说话的同时,身体突然猛地向前攻了过去,右手快速的偷袭谭亦的腹部,声音轻快而得意,“兵不厌诈!先下手为强!”

    只不过她快,谭亦的动作更快,一时之间,两道黑色的身影纠缠在一起,拳来脚往之间,速度快的只能看到一道一道的残影。

    商奕笑个头不够高,但是身手却无比灵活,反应速度、实战经验同样超过常人,速战速决的时候,整个雷霆都没有人是商奕笑的对手,只可惜她今天绝对是碰到对手了。

    “你这是耍赖!”又一次进攻失败,商奕笑气恼的抱怨一句。

    同样是出拳,但是自己个头矮,胳膊自然就短,自己的拳头刚攻出去,他的拳头就打到自己了,这分明是靠着身高的优势来碾压自己。

    谭亦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明明很理智一个人,偏偏有时候却幼稚无比,对敌的时候谁会和你理论个头高矮,胳膊长短。

    “有什么好笑的。”商奕笑收回拳头的同时,再次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一面不甘心的继续抗议,“如果有武器在手,你这点优势分分钟被秒了!”

    实战的时候,双方如果势均力敌,那么谭亦身为男人肯定是占据了天生的优势。

    身体一个侧让避开商奕笑踢过来的一脚,谭亦也顺势攻了过去,挑着眉梢反问,“如果在外面,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对我出手?”

    呃……好吧,这一位的级别不知道比自己高了多少,而且家世不差,否则怎么会有人清场,那随身保护的人肯定不少,而且这些随扈也绝对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雷霆里的人,每年也会选择最优秀的一部分放出去给这些长官当随扈,当然,也会遵循自愿原则,有些人常年游走在第一线,神经高度紧绷,想要退下来的时候就可以去当随扈,过普通一点的生活也正常。

    若是一个两个,商奕笑还能应付,若是一组队员,商奕笑还真没把握能在外面伤到谭亦,想到这里,商奕笑垮着脸,无比怨念的瞅着谭亦。

    他脸上还有伪装,但是至多也就比自己大三五岁而已,却已经是人生赢家了,这年头人比人果真气死人,自己若是有这种级别,估计沈夫人就不会这么不待见自己了。

    不过想到沈夫人那执拗的性子,好吧,即使自己级别够高,估计沈夫人依旧瞧不上眼,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八字不合,一见面就会犯冲。

    一个小时之后,激烈的搏斗最为消耗力气,此刻,商奕笑死猪一般躺在地板上喘息着,身上都被汗水给湿透了,脸颊也泛着激烈运动后的红晕,虽然累到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一下的地步,可是她的眼睛却熠熠的泛着光亮,看得出打了一场,发泄了郁气,商奕笑已经满血复活了。

    “你还是不是女人了?”谭亦说话声音也有些的喘,但是比起大字般不顾形象躺在地上的商奕笑,盘膝坐在地板上的谭亦看起来优雅多了,擦汗的动作都无比的养眼,这种优雅范绝对是刻进骨子里了。

    “我从小糙着养大,和您这样的没法比。”商奕笑依旧破罐子破摔的躺在地上,他擦个汗都是纯白色的手帕,估计手帕都是私人定制的。

    “我以前训练的时候,一天下来,力气被耗尽了,即使面前是个泥坑,我都能跟猪一样躺下去。”刚一说完,看着谭亦明显嫌恶的表情,商奕笑顿时乐了,让他穷讲究!规矩多!自己就是这么糙,雷霆里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

    站起身来之后,谭亦向着商奕笑伸出手来,“这边安排了休息的房间,你要是不想回去可以留下。”

    看着面前关节修长的大手,商奕笑迟疑了瞬间,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就行。”

    谭亦若无其事的收回手,她要走,谭亦也没有再挽留,“半个小时候,门口有车送你回去。”

    说完之后,谭亦径自向着更衣室走了过去,灯光之下的背影显得挺拔而清冷。

    所以他就是为了陪自己打一架?商奕笑疑惑的看着已经进更衣室的谭亦,实在弄不明白他突然出现是为了什么,若是其他男人,商奕笑还会忍不住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可是放到谭亦身上,商奕笑感觉自己就算是个天仙,估计也入不了这一位的眼,所以他到底来干什么的?“算了,不想了,反正也没有恶意。”

    晚上十点。

    下车的商奕笑看着黑暗一片的住所,虽然她也知道沈墨骁不可能有时间过来,可是猜想归猜想,真的看到结果时,商奕笑依旧感觉有些的失落,第一次,她对这段感情有了不确定。

    “站在家门口发什么呆呢?”从阴暗角落里走出来的邋遢大叔疑惑的看着木头人一般的商奕笑,自己走到她身边都没有发现,什么时候这丫头的警觉性变的这么差了。

    猛地回过神来,商奕笑牵强一笑,伸手在包里摸钥匙,“我这不是担心屋子被翻的乱七八糟没办法住人嘛。”

    “前脚你屋子被翻了,后脚我就花了五百块赵了钟点工过来收拾打扫了一天。”邋遢大叔嘿嘿一笑,白捡了五十万啊,估计姓赵的悔的肠子都青了。

    打开门,看着干净整齐的屋子,商奕笑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向跟进门的邋遢大叔,眼中带着犹豫之色。

    “有什么事你直接说!”实在不习惯商奕笑这磨磨唧唧的模样。

    “你替我查一下今晚上是不是有几个混混被抓了,其中一个人眉角处又一道伤疤,另一个人左手食指上有一个青龙的纹身。”商奕笑终究还是开口了,“注意一点,能查到就查,查不到就算了,不要被人发现了。”

    虽然不明白商奕笑怎么要查几个混混,自己这边没收到消息,这么说是她的私事,不过邋遢大叔也没有多问什么,“行了,我这就去,有什么情况再告诉你。”

    雷霆的情报机构还是非常给力的,后半夜的时候邋遢大叔这边已经查到了详细的情况,因为商奕笑之前的交待,他一开始还担心会被人盯上,谁知道这几个混混被抓完全走的是正规程序。

    “笑笑,发给你的档案看到了没有,这几个人可是罪行累累,没个三五年别只指望出来。”邋遢大叔连夜叫醒了商奕笑,将刚刚从派出所那边得到的消息发了过去,“不过这几个人估计是碰到狠角色了,被收拾的很惨,这会儿还在医院里治疗。”

    看着笔记本屏幕上的资料,商奕笑啪一声合上了屏幕,整个人倒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看来他还是动手了,即使现在一切都是正规程序,可是商奕笑明白这几个人一旦进去了,只怕就没有命出来了。

    趋吉避凶是人的本性,商奕笑并不想招惹谭亦这样的大人物,虽然他一直帮着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恶意,可是商奕笑明白谭亦骨子里的薄凉和冷血,这种男人太精明也太世故。

    一夜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当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时,商奕笑揉了揉眉心,一晚上都没有睡好,脑袋昏沉沉的难受。

    对她这种沾到枕头就能睡的人而言,如果不是心里头存了事,不会有这样差品质的睡眠。

    “才六点半?”商奕笑垮着脸哀叹一声就手机丢到了床上,连个微信都没有,看来沈墨骁被他妈给摁住了。

    一想到沈夫人,商奕笑是真的不想再去医院,头皮都发麻,打不得骂不得,这tm算什么事啊!偏偏那是沈墨骁的母亲。

    又在床上赖了半个小时,商奕笑终究还是起来了。

    医院,沈夫人脱离危险之后就从第一医院转来了这一家高级私人医院,罗主任身为主治医生自然也跟着到了这边。

    “伤口已经是第三次裂开了,再这样恶化下去,只怕就真的有危险了。”罗主任也很是无奈,好不容易将沈夫人从阎王爷手里给抢了回来,原本以为万事大吉了。

    谁知道这一位根本不将自己当成病人,脾气一上来,说不打针吃药就真的不,甚至都要绝食,短短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手术伤口都裂开了三次。

    罗主任以前也碰过这样棘手的病人,可那些都是普通病人,罗主任完全可以压得住,但是沈夫人这种身份精贵的病人,话都不敢说重一点,而且沈夫人一闹起来,比起五岁的孩子还要固执不可理喻。

    “我知道,我会注意的。”一夜没有睡,沈墨骁也是满脸的疲惫。

    昨天下午商奕笑过来之后沈夫人就闹的伤口裂开,血压不稳,罗主任这边又是镇定剂又是处理伤口,忙活了一个多小时。

    好不容易沈夫人情绪稳定下来了,她却死死的盯着沈墨骁,不准她离开病房半步,而且手机也被沈夫人给强行收到柜子里锁起来了,沈墨骁只要不同意,她就开始闹腾要拔掉点滴针头。

    沈父劝了几次都不行,还想劝,沈夫人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最后沈父也没有办法,只好让沈墨骁一步不离的留在病房里,直到凌晨一点多,沈夫人身体承受不住睡了过去,沈墨骁这才得到了自由。

    不过时间太晚,他也没有打电话给商奕笑,更何况手机还被锁在柜子里,沈墨骁只想等沈夫人身体彻底痊愈之后,再好好的处理自己感情的事。

    黄家别墅。

    “子佩啊,你这厨艺真的可以媲美五星级大厨了,难怪思雪将你当成女儿一样疼爱。”厨房里看着忙碌的女儿,黄母满脸笑容的赞叹着。

    “之前我还担心齐澄盈那个女人,娱乐圈里的女人哪个不是有心机的,而且长的也不丑,男人嘛,最爱的就是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黄母说道这里语调里带着几分怨气,虽然黄父一直表现的很尊重她这个原配,可是黄母也知道他在外面有情人。

    年轻的时候,黄母性子也泼辣,自然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闹,可是闹到最后都是自己吃亏,渐渐的,黄母也不敢闹腾了,好在黄父虽然外面有女人,不过也只是玩玩而已,基本上美半年都换一个年轻漂亮的,不会让她们威胁到黄母的地位。

    都是些不上台面的玩物,黄母也就看开了,左右自己是原配正室,外面那些狐狸精连小妾都算不上,放到古代最多就是个暖床的丫鬟而已,黄母也就消停了,甚至还有几分洋洋自得,别的贵妇可没自己这份体面,有些甚至被狐狸精找上门挑衅。

    “妈,墨骁哥主意正,沈姨只怕也拗不过他。”黄子佩拿着长勺搅拌着瓦罐里的白粥,沈夫人已经可以吃一点流食了,所以黄子佩每天早上都会亲自熬一罐子粥送去医院。

    听到这话,黄母满脸的不屑,“子佩你就是想得太多,商奕笑那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我估量着墨骁他就是图个新鲜而已,平日里见的都是豪门千金,难得能见到个青白萝卜的,自然要换换口味。”

    黄子佩看着洋洋得意的黄母,也懒得多开口说什么,如果真的是齐澄盈,黄子佩还没有那么担心,就冲着当时凶手冲过来的一瞬间,齐澄盈将沈姨退出来挡刀子,她这辈子都甭指望进沈家的大门。

    可是黄子佩真的没想到齐澄盈只是个替身,一想到正主是商奕笑,黄子佩总算明白过来之前她失踪,为什么沈墨骁那么担心。

    尤其是想到沈墨骁暗中替商奕笑做的各种保护,不让她受娱乐圈的骚扰,黄子佩就没有黄母的乐观,不过想到沈夫人的偏执和对自己的喜欢,黄子佩又稍微放下心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