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88章 服药自杀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戴芸的身份很快就被确认了,因为在闹市区开车冲撞行人,虽然没有人死亡,可是也造成了八人轻伤,两人重伤的恶劣影响。

    尤其戴芸最后甚至拿出了浓硫酸,虽然她也是自食其果把自己当场弄死了,可是这件事的影响的确太大了,网络上也已经传疯了,甚至有人怀疑是不是恐怖活动。

    “将人定性为神经失常引起的疯狂举动。”民众需要一个满意的交待,事件也要压下去,所以在请示了上面之后,冯局这边立刻做出了最终判定。

    很快的戴芸的生平简历已经上了热搜的头条,娱乐圈的女艺人,但只不过是类似跑龙套的小角色,戴芸郁郁不得志,曾经就看过心理医生,但是效果并不太好。

    这段时间又因为新戏被拒,病情严重,再加上媒体公布的戴芸手写的“日记”,字迹潦草不说,字里行间也透露出轻生自杀的念头。

    而法医这边也公布了“尸检”结果,戴芸在出事之前曾经吞服了大量的药物,导致肾上腺激素暴增,神经亢奋,这才最终害人害己。

    “不过是为了息事宁人而已。”公寓里,商奕笑丢开手机,所有负面的新闻报道都被压下去了,这个事件已经定性了。

    娱乐圈里和戴芸熟悉的人了解一点内情,但是谁也不敢乱说话,这个时候敢造谣生事真的是活腻味了。

    “赵家想要将自己摘出来,董家皇爵会所被查,闹的人心惶惶的,这个时候赵家行事肯定小心谨慎。”对于这种事邋遢大叔早就见怪不怪了,戴芸这事这么快有了调查结果,都是赵家在暗中使力。

    赵德宝当初为了勒索汀溪山庄,让戴芸做伪证诬陷笑笑,虽然这是赵德宝的个人行为,可是董家会所被查封了,赵家和董家有合作关系,赵家也怕这事是冲着他们来的。

    防止上面用赵德宝当突破口,所以赵家提前一步行动了,这个时候戴芸被定性为神经病,而且已经死亡了,至少能将赵德宝给捞出来。

    再有人揪着赵德宝的事不放,赵家可以说赵德宝当初之所以认定商奕笑是罪犯,完全是被戴芸给误导了,最多追究赵德宝的个人责任,和赵家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赵家说不定也想要利用戴芸弄死我嫁祸给黄家,将和江省的水彻底搅浑了,也顺便破坏沈家和黄家的联姻。”商奕笑冷冷一笑,眼中寒气闪烁,之前在皇爵会所她可是亲耳听到赵德宝想要弄死自己,甚至还想要怂恿赵庆动手。

    “你和沈墨骁打算怎么办?继续耗下去?”暂时抛开赵家的事,邋遢大叔点燃了一支烟,烟雾缭绕里,深邃的黑眸看向垮着脸的商奕笑。难得谈了个恋爱,竟然还碰到恶婆婆这么大的阻碍,难道雷霆出来的人注定要当一辈子单身狗?

    “笑笑,喝点汤,你这几天都有些上火了。”替身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客厅里烟熏火燎的空气,不满的瞅了一眼邋遢大叔,将刚煲好的汤放到了商奕笑面前。

    邋遢大叔咧嘴一笑,赶忙将手里头的香烟给掐灭了,“今天我也有口福了,笑笑,你说你同样都是个姑娘家,人家还比你小好几岁呢,看起来比你成熟懂事多了。”

    “说的你好像会做饭一般。”喝了一口汤,商奕笑毫不客气的对着溜进厨房的邋遢大叔回了一句,大家除了杀人,基本什么都不会,谁也没资格嘲笑谁。

    邋遢大叔从橱柜里拿出一个大碗,倒了一碗汤,美滋滋的喝了起来,虽然小替身的五官和身材和笑笑有七八成的相似,再画个妆,那就是九成的相似度了,可是这两人的性格却是迥然不同。

    笑笑这丫头彪悍泼辣,性子直爽,小替身却真的是温温柔柔的小姑娘,木讷寡言,家务事样样拿手,目前只是雷霆外围的队员,不过她这个性格也不适合上一线,估计最后会转为后勤人员。

    “喂,你再给我留一碗那,这可是给我熬的汤。”商奕笑不满的嚷了起来,可惜锅里的汤已经见底了。

    盛了第二碗汤的邋遢大叔咧嘴一笑,厚颜无耻的喝了一口,“我已经喝了,你不嫌弃的话分你一半。”

    在雷霆吃饭都是这样,第一碗都盛半碗,这样很快就能吃完了,然后再盛满满一碗饭和菜,然后慢慢吃。

    这一度让食堂大叔很是无语,明明饭菜都是管饱的,他们偏偏跟土匪下山一半,就是各种抢掠,食堂堪比战场。

    对着邋遢大叔比了个中指,商奕笑将空碗放在水槽里,“放心,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我还是有的。”

    “谁老了?你说谁老了。”邋遢大叔扯着嗓子嚎了两句,只可惜对上商奕笑凶残的目光立刻就怂了,“要不是刚刚喝了两碗汤,肚子太饱不能动手,我们就去院子比划比划,看看谁老了。”

    看着商奕笑和邋遢大叔又去了客厅,留在厨房收拾的替身低着头,眼中有着阴沉之色一闪而过,不过随后又动作熟练的洗碗洗锅。

    暗夜,将车子缓缓的停在了路边,司机看了看四周,凌晨两点,街道上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再加上路灯也坏了,也就月光散发出来的一点惨白光亮。

    确定了安全之后,司机打开车门戴着鸭嘴帽,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平房走了过去,在进门之前又确认了一下,这才推开院门进去了。

    “怎么回事?怎么没有撞死商奕笑?”一看到进门的郑明宇,赵德宝表情焦躁的迎了过来,满脸的不安和恼火,“她就那么命大吗?怎么弄都弄不死!”

    “我们派了一个人在远处看着,戴芸开车撞过去的时候,商奕笑的确运气很好的避开了,她动作倒是很快,泼硫酸的时候,戴芸自己没走稳一下跌倒了,最后硫酸泼了自己一头一脸的,商奕笑趁机逃走了。”

    郑明宇也很是无奈,原本他们已经和戴芸这边谈好了,只要她弄死商奕笑,立刻将她送出国,假护照和钱都给她准备好了,戴芸自从知道商奕笑和沈墨骁的关系之后,她就知道自己完了。

    这个女人也够狠的,与其在娱乐圈被排挤,最后成为一个小人物,甚至还要被沈墨骁报复,毕竟她诬陷商奕笑是事实,一旦沈家介入,戴芸入狱是必然的结果。

    所以戴芸一狠心决定最后来一票大的,弄死商奕笑,然后在赵德宝的帮忙之下潜逃出国,当然,赵德宝也没打算让她活着,完事之后,戴芸一旦上了蛇头的偷渡船,最终的命运就是葬身在公海里喂鱼。

    “难道连照片都没有拍到?”赵德宝不甘心的问了一句,只要有照片,他也可以指使人将水搅浑了,只要沈墨骁怀疑上了黄家,自己也可以趁机会逃到国外去,待个一两年等风声平息了再说。

    郑明宇嘲讽的看着焦躁不安的赵德宝,还真是没种,沈墨骁现在还在追查六个歹徒和灯光师吴旭的事,暂时没有精力赵赵德宝算账,但也派人盯死了他,赵德宝根本没办法出国。

    可如果没有实际的证据,赵德宝毕竟是姓赵的,沈墨骁也不可能贸贸然的动手,他有必要吓成这样吗?“我们派过去的人站的远,担心太近了到时候会被沈墨骁查到,谁知道商奕笑运气这么好。”

    如果戴芸真的弄死了商奕笑,沈墨骁肯定会勃然大怒,而且会调查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郑明宇自然不敢让自己的人靠的太近。

    “而且交通监控探头和旁边几家商铺门口的监控探头都被黑客入侵了,我怀疑商奕笑已经告知了沈墨骁,沈家找了黑客,不让戴芸的事情牵扯到商奕笑。”

    赵德宝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脸色比刚刚更加的难看,沈墨骁看起来温和儒雅,可是行事却滴水不漏,狠辣凌厉,外界都以为戴芸是个神经病,但是沈墨骁肯定知道戴芸是冲着商奕笑去的,那么他肯定会彻查。

    “放心吧,你毕竟姓赵,没有直接证据,沈墨骁要动你,赵家也不会同意,你暂时先躲在这里。”郑明宇站起身来,反正戴芸已经死了,赵德宝暂时也算是安全了,“而且我们已经将所有证据指向了黄家。”

    “我要尽快出国。”赵德宝喃喃的开口,虽然还有赵家这个名头护着自己,可是他心里头清楚,自己只是赵家的旁系,一旦沈墨骁查到了蛛丝马迹,赵家第一个会将自己推出来平息沈墨骁的怒火。

    郑明宇又和赵德宝说了一会儿,暂时稳定了他的情绪,这才如同来时一般悄然无息的离开了。

    关上门,赵德宝狠狠的抹了一把脸,郑明宇明着是赵庆的跟班,而且也叫赵庆一声表哥,可他早就被赵家二房收买了,经常怂恿赵庆闯祸,间接给赵家二房谋利。

    当初就是赵德宝从中活动替二房收买的郑明宇,他心里头明白自己正是掌握了这个把柄,所以赵家二房才没有放弃自己,毕竟二房还不敢暴露自己的野心,赵咨勋这个大少可不是好相与的。

    安静里,忽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赵德宝心里头一惊,倏地戒备起来,“是谁?”

    暗夜里,脚步声越来越近,这让屋子里的赵德宝惊恐万分的站起身来,一把拿起桌子上的新手机。

    为了逃避沈墨骁的盯梢,赵德宝不得不换了一个新手机,可惜手机信号却被屏蔽了,这让赵德宝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嘎吱一声,老式的木门被推开了,惊恐万分的赵德宝看着逆着月光站立的男人,简单的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就这么站着,屋内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背后是漆黑的暗夜,明明该是一个君子如玉、端方俊美的男人,可是赵德宝却感觉浑身发颤,止不住的寒意从脚底蔓延到了全身。

    “你是谁?沈墨骁派你们来的?”赵德宝声音哆嗦的说不连贯,他仗着赵家的名头嚣张跋扈了二十多年一直都平安无事。

    赵德宝其实很有分寸,至少比赵庆有分寸多了,说白了其实就是欺软怕硬,赵德宝从不敢得罪不能得罪的人物,比如沈墨骁,谁曾想会在商奕笑的事情上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不,沈墨骁还没这么的面子。”谭亦优雅的笑着,狭长的凤眸里却是漆黑冷漠的寒意,“你动了不能动的人,就该想到会有今天。”

    赵德宝眼睛惊恐的瞪大了几分,他手上也沾过人命,但那都是以前的旧事了,他事后抹平了所有的证据,而且那都是普通人家,他找了个人给自己顶缸,那几家人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而赵德宝如今能想到的就是商奕笑了,赵德宝攥紧颤抖的双手,努力让自己辩解的声音清楚一点,“戴芸虽然是被我怂恿的,可是商奕笑并没有出事,而且戴芸已经死了。”

    嘴角勾起嘲讽的冷笑,谭亦看死人一般看着垂死挣扎的赵德宝,“动了不该动的念头,你以为你还能逃脱?带走!”

    “是,长官!”站在谭亦身边的尉官快步走了进来,虽然穿着便装,不过那笔挺的身姿,肃穆冷硬的脸庞,无一不说明此人的身份。

    “你们不是沈家的人,你们是上面派来的?”被反扭住了胳膊,赵德宝这一次真的感觉到了惊恐,他想到董家被查封的会所,难道就是这个男人做的?

    “不,你们不能这样抓我,我是赵家的人,无凭无据的,你们不能抓我!”赵德宝扯着嗓子刚要嚎,可惜却被尉官一掌劈在了脑后晕过去了。

    “带回去,查清楚他以前的旧事。”谭亦转身踏着夜色向着远处走了过去。

    赵家盘踞在和江省多年,估计已经忘记自家的身份了,虽然说每一个世家都会有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事,可惜赵家已经越线了,也该好好敲打敲打。

    商奕笑并不清楚赵德宝已经被抓走了,赵家这边同样不清楚,赵咨勋只当赵德宝暂时躲起来避风头了。

    赵家二房倒清楚赵德宝的藏身地,但郑明宇才从这里离开,他们也没有想到谭亦后脚就将人给带走了。

    !分隔线!

    商奕笑原本打算和谭亦去灯光师吴旭的老家走访走访,看看能不能查到蛛丝马迹,不过谭亦这边将时间又推移了一天,直到第三天,在大门口看到熟悉的小瓷瓶。

    “好浓郁的药香味。”拔下盖子,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扑鼻而来,商奕笑倒出了药丸,黄豆大小的乳白色颗粒,圆润光滑,人参的气味更浓烈了。

    商奕笑快速的要药丸放回了瓷瓶里,又拿出另一个一模一样的瓷瓶,抬手晃了晃,“空的?”

    难道是让自己送一些给沈墨骁的母亲,然后留下一半自己用?可是这样直接将药丸分成两瓶不就可以了?

    不解之下,商奕笑不得不拨通了谭亦的电话。

    “东西收到了?”电话另一头传来谭亦清朗的嗓音,“空瓶你随便放点维生素一类的药丸,如果沈墨骁母亲不糟蹋你的心意,你就趁机将瓶子调换过来,如果她扔了,也别糟蹋我的东西,虽然九成九会丢到垃圾桶。”

    听到这话的商奕笑眼角狠狠的抽了抽,“你考虑的还真周道!”

    东西还没有送,他就说一定会被丢掉,虽然商奕笑不想自欺欺人,可是他这话怎么听怎么的刺耳,他就不能有点绅士风度,给自己保留一点脸面吗?

    “行了,你今天去医院吧,明天早上我来接你。”谭亦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不去医院一趟,估计她心里过意不去。

    其实在谭亦看来,沈夫人是真的猛人,很多父母不同意子女的恋情,虽然也会暴怒,也会以死相逼,基本也就是个走个形式而已。

    可是沈夫人是真的敢死的人,心脏上扎着刀子,她就不敢不进手术室,沈墨骁只要违背了她的意见,立马能寻死觅活,除非沈墨骁真的不管沈夫人的死活,否则他这段感情注定了会夭折。

    看着一手一个瓷瓶,商奕笑摇头一笑将空瓶丢到了茶几上,将装着药丸的瓷瓶放到了包里,如果知道是自己送的,就算是好药,沈夫人也不会服用的,还不如交给沈墨骁拿过去,商奕笑也不需要沈夫人承自己这个人情。

    戴芸的报道虽然只持续了一天就降温了,不过沈墨骁还是敏锐的警觉到了不对劲,不管网上如何给这件事定性,沈墨骁都不相信戴芸会无缘无故的开车冲撞行人,还带着浓硫酸,这分明就是蓄意谋杀。

    医院走廊里,因为是高级私人医院,所以走廊这边很安静,不似普通的医院人满为患,“冯局,我是沈墨骁。”

    “沈总,中午好。”冯局头皮一麻,汀溪山庄的事情就是他负责调查的,可惜到现在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虽然沈墨骁从没有催促过,可是外界的压力依旧不小,现在接到沈墨骁的电话,也难怪冯局这个老江湖此刻都小心翼翼的说话。

    “冯局,今天打电话是想要问你一个事。”沈墨骁并不指望汀溪山庄的案子他能查清楚,沈家到现在都没有查出来,更别说冯局这边了,“昨天我看了报道,冯局,你和我透个底,戴芸的案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戴芸的案子?媒体对外的报道都是为了将事态平息下来,这事也是他处理的,冯局自然清楚真正的经过,他之前也怀疑过沈家,毕竟戴芸当初诬陷了商奕笑,现在戴芸死了,沈墨骁也算是个嫌疑人了。

    不过随后他就否定了这种推测,沈墨骁如果真的要报复,不会将事情闹的这么大,而且交通监控探头和商铺外面的探头都被黑客入侵了,这让冯局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戴芸想要撞死某个人。

    但这只是猜测,冯局没有确切的证据,他也不好妄下结论,既然沈墨骁会主动询问,那戴芸的事肯定和沈家无关。

    “沈总,这事很蹊跷啊,戴芸清空了自己的住所,销毁了所有私人物品,现在她已经死亡了,也没办法查清楚事发之前戴芸和谁接触过,不过沿路上的监控探头都被黑客入侵了,我怀疑戴芸是想要撞什么人,只不过最后害死了自己。”

    至于戴芸要撞的人是谁,冯局并没有深入调查了,事态已经平息下来了,自己何苦再将事情闹大,给自己多添麻烦。

    沈墨骁眉头皱了皱,要说戴芸和谁有仇,那商奕笑肯定是排在第一位,可是在昨天沈墨骁已经打电话问了商奕笑,她否认了在现场。

    而且沈墨骁认为如果戴芸被人指使要撞死商奕笑,那么商奕笑不可能安然无恙,而且她也没有隐瞒自己的必要。

    结束了和冯局简短的通话之后,沈墨骁眉头紧锁着,不放心之下,他不由的拨通了商奕笑的号码,或许只有亲眼看到她的人,自己才能彻底放下心来。

    “这么巧啊,我刚想打电话给你。”清脆的笑声响起,商奕笑将车子停在医院大门外,“这就是所谓的默契啊。”

    听到商奕笑那轻快的笑声,沈墨骁英俊的脸庞上也不由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会我接你出来吃饭。”

    以前为了保护商奕笑,两人的关系一直没有透露出来,所以几乎没有正大光明的约会,现在倒是可以一起吃个饭,也不用再担心被沈夫人给发现了,反正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了。

    “我在医院门外,你出来吧,有好东西给你。”商奕笑说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之后,沈墨骁向着商奕笑的车子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到笑意盎然的商奕笑,而且裸露在外的胳膊也好,脸颊脖子也罢,都是白白净净的,没有一点伤痕。

    沈墨骁这才是彻底放下心来,也为之前的怀疑感觉到好笑,如果戴芸真的是冲着笑笑去的,她也没必要隐瞒自己。

    “这个给你,从一个朋友那边拿到的,听说对术后调养很好。”商奕笑将包里的瓷瓶拿出来递给了沈墨骁,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别说是我给的。”

    她不得不叮嘱一句,防止沈墨骁为了给自己刷好感而说是自己送的药,以沈夫人的脾气,就算这是救命的仙丹,估计她也不会吃。

    一抹愧疚自眼中浮现,沈墨骁一手攥紧了药瓶,一手抓住了商奕笑的手,“笑笑,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

    因为那是自己的母亲,沈墨骁短时间之内无法给商奕笑一个保证,但是他一定会想办法软化母亲的态度,让她接受笑笑。

    看着苦大仇恨的沈墨骁,商奕笑不由笑了起来,抬手在他的俊脸上捏了一下,“行了行了,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放心吧,大不了我们当一辈子地下夫妻呗,还省了9。9的结婚证。”

    握住商奕笑柔软的手在脸颊上摩挲着,温情之后,沈墨骁这才下了车,“你等我几分钟,我先将药送回去,然后我们去吃饭。”

    沈夫人的身体其实已经没有大碍了,需要的是后期的调养,因为要看着沈墨骁,所以沈夫人将沈父赶去公司坐镇,让沈墨骁大部分时间都留在医院里,顺便和黄子佩培养感情。

    “一会你和墨骁出去吃饭,别整天在医院餐厅里吃,出去吃点好的。”沈夫人笑着拍了拍黄子佩的手,目光看到放在桌子上的锦盒后,眼中的笑意就更深了。

    之前那支野山参被商奕笑“抢走”之后,沈夫人也没有发脾气,她性子孤傲,既然商奕笑故意买走人参,难道她非要吃这支人参吗?想让自己低头去求她,沈夫人宁可这辈子都不吃人参补身体,也不会对商奕笑低声下气的请求。

    而今天黄子佩却带了三支人参过来了,虽然品相上肯定没有之前那支野山参的药性好,但也不差了,关键是黄子佩的心意让沈夫人满意,比起都不来医院探望自己,只会挑拨离间的的伤奕笑,沈夫人愈加感觉黄子佩才是自己要的儿媳妇。

    “出去打个电话要这么久?”看到沈墨骁推门进来了,沈夫人不满的板着脸,总怀疑他是背着自己偷偷打电话给商奕笑,想到这沈夫人的脸色更加难看。

    “妈,我中午有事,对了,这个药你拿着,对你身体有好处。”沈墨骁将瓷瓶拿了出来放在床头柜上,“找朋友特意给你炮制的,也是用人参为主药。”

    沈夫人和黄子佩第一反应就想到了谭亦,之前沈夫人在手术台上九死一生,如果不是顾岸赵了谭亦过来,只怕沈夫人就回天无力了。

    “你带子佩去吃饭吧。”沈夫人收下了药,墨骁的那个朋友倒是不错,只可惜那个年轻中医太狂傲,连沈家的面子都不给。

    真当自己医术好就天下无敌了,这种恃才傲物的年轻人,沈夫人以前在帝京的时候遇到不少,最终他们都没什么好结果。

    “墨骁哥,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招呼我了,我去餐厅吃就行。”黄子佩柔声笑着,面容美丽而温婉。

    即使沈墨骁并不想和黄家联姻,但是对黄子佩他也生不出一点厌恶,尤其是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医院陪伴照顾沈夫人,甚至每一次在他们母子闹矛盾的时候,黄子佩也帮着化解,沈墨骁对她很感激。

    只可惜这种感激也好,青梅竹马的感情也好,都不可能转化为爱情,沈墨骁只将她当成了妹妹,黄家如果有事,沈墨骁一定会帮忙,唯独联姻是绝对不可能的。

    “妈,我还有事,和子佩吃饭的事下次再说。”沈墨骁抱歉的看了一眼黄子佩,不等沈夫人回答转身就离开了,省的一吵起来又喋喋不休。

    脸色彻底的阴沉下来,沈夫人看着关上的门,气恼的直起身体指着门口,“子佩,你看看,他现在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个母亲了。”

    “沈姨,墨骁哥的确很忙,现在公司的事都是墨骁哥在处理,即使沈伯父去坐镇了,但是很多决策还是需要墨骁哥同意。”黄子佩轻轻拍着沈夫人的手安抚着,温柔的声音听起来无比悦耳,似乎让人的怒火都消散了。

    “而且这个药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黄子佩拿起沈夫人放在床头柜上的药瓶,瓷质温润,上色清雅,看得出绝对是大师的工艺,“这种药瓶应该是私人定制的,沈姨,墨骁哥肯定费了不少心思才拿到这瓶药,这还不孝顺啊。”

    “算他还有点良心!”想到谭亦之前在医院那狂傲的姿态,甚至连术后调养的药方都不愿意开,沈夫人也知道谭亦太过于清高,墨骁能拿到这个药,估计也是废了不少心思。

    沈夫人身为帝京梅家的小女儿,在当年梅家变故发生之前,她也是养尊处优,对瓷器也有几分了解,此刻把玩着药瓶,倒是越看越喜欢。

    可是当看到药瓶地步一个篆刻的“商”字时,沈夫人原本品鉴的表情刷的一下变了,定睛再仔细一看,果真是一个“商”字。

    “沈姨,怎么了?”明显感觉到沈夫人身上压抑的怒火,黄子佩不解的看着脸色骤变的沈夫人,顺着她的目光也看向药瓶,没发现什么异常。

    “子佩,你替我查一下,刚刚商奕笑是不是来医院了!”哐当一声将药瓶丢在床头柜上,沈夫人阴霾着眼神,说什么找朋友炮制的,真当自己是傻瓜吗?这分明是商奕笑的东西!

    黄子佩这才发现药瓶底部篆刻的字,看着铁青着表情盛怒的沈夫人,黄子佩点了点头,去外面询问沈家的保镖。

    十分钟之后,回到病房的黄子佩看着依旧阴沉着脸生闷气的沈夫人点了点头,“沈姨,商小姐刚刚是来医院了,不过我估计这个商字只是巧合,毕竟我们也不知道墨骁哥认识的那个中医姓甚名谁。”

    “天底下哪里来那么多的巧合,我但凡有几分骨气就不会要这份施舍!”沈夫人怒到极点的冷笑着,直接拿起药瓶猛地向着墙壁砸了过去,啪的一声,瓶身应声破裂,浓郁的药丸散落了一点,其实也不多,一共也就十颗。

    “子佩,你给墨骁打电话,让他马上回医院!”砸了药还不解气,沈夫人怒声开口,表情显得异常狰狞而愤怒,自己的儿子竟然帮着外人来欺骗自己!

    沈墨骁和商奕笑还没有到医院,结果手机就响了,听完黄子佩的话,沈墨骁脸色微微一变,“我知道了。”

    说完之后沈墨骁挂了电话,对上商奕笑疑惑的眼神,不由笑了起来,“公司的事,这几天医院公司两头跑,事情太多都堆积到一块去了,等吃过饭我再回公司处理。”

    沈夫人原本以为黄子佩的电话打过去之后,沈墨骁会立刻过来给自己解释然后道歉,但是等了半个小时又半个小时,沈墨骁却一直没有出现,而黄子佩再打电话时,电话另一头却传来关机的提示音。

    “沈姨,要不就算了,商小姐或许也只是一片好意。”黄子佩再次出声安抚着,只可惜这一次沈夫人似乎是气狠了,根本不理会黄子佩的安慰。

    下午两点,沈夫人似乎睡着了,黄子佩轻声的出了病房,对着守在门口的保镖开口:“如果沈姨醒了,你就告诉她我回去做饭了,五点半的时候再送饭过来。”

    “黄小姐慢走。”保镖点了点头,沈夫人的一日三餐除了中餐之外,早饭和晚饭基本都是黄子佩亲手做的,沈家的保镖都习惯了。

    这边听到关门声之后,沈夫人睁开眼,眼中满是堆积的怒气,却是看不到半点睡意。

    三点钟护士长来查房,“沈夫人,这是您下午的药,一共两粒,等明天罗主任查房之后,如果恢复的好,可以减一粒了。”

    “放这里吧,重新替我倒一杯水来。”沈夫人看了一眼护士推车,这个楼层住了几个病人,所有人下午的药都在小推车上,然后都各自标记好了。

    虽然不明白刚刚倒的水为什么要重新倒,不过护士长也知道沈夫人脾气不好,此时二话不说的拿着水杯向着洗手池走了过去。

    就在此时,沈夫人快速的将五个人的药都倒在了掌心里。

    “啊,沈夫人,你干什么……”转身倒好水的护士长惊恐万分的喊了起来,手里头的杯子啪一声掉地上了,护士长奔过来想要阻止沈夫人。

    可沈夫人却已经一抬头,将掌心里的药咕噜咕噜都倒进了嘴巴里。

    护士长脸色大变,一把按响了床头的警铃,却拿板着脸紧抿着嘴巴的沈夫人无可奈何,这可是五个人的药,而且药效都不同,她怎么能都吃了,这简直是要人命!

    护士长心里头知道自己这一次算是完了,就算沈夫人抢救及时,而且这也是沈夫人自己闹出来的,可是不管如何这个责任自己必须要承担,谁让她是在自己面前出事的。

    罗主任和其他人来的很快,听到护士长的话之后,罗主任同样脸色骤变,“立刻送去手术室洗胃!”

    沈墨骁难得和商奕笑相处,所以并没有急着回公司,这边两人吃完一顿漫长的午餐,刚走到餐厅门口,突然见餐厅的经理脸色大变的跑了过来,“沈总裁!刚刚接到沈老先生的电话,令堂在医院……”

    沈墨骁的手机关机了,也将商奕笑的手机给关了,两人只想吃一顿没有电话打扰的午餐,沈父联系不到人之后,立刻让保镖查找沈墨骁的下落,然后将电话打到了餐厅。

    “我们先去医院!”商奕笑拿出车钥匙向着不远处的汽车跑了过去,片刻之后,汽车风驰电掣的向着医院方向飞奔而去。

    手术室外,不单单沈父来了,原本在家休息的梅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来了,收到消息的黄子佩一家三口也过来了,几人都焦急的等在手术室外,谁也没有想到沈夫人会突然服药自杀。

    “你难道不知道你母亲不能受刺激吗?”看到急匆匆过来的沈墨骁,沈父突然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沈墨骁的脸上,随后冰冷的目光看向一旁同样担忧的商奕笑,冷声开口:“商小姐,你不是我们沈家的人,所以我无权责怪你,但是我请你离开我的儿子,不要闹的我们沈家家破人亡!”

    “爸!”沈墨骁厉声制止了沈父伤人的话,可是看着沈父焦急又不安的脸庞,沈墨骁只感觉到深深的疲惫,转身看向身侧的商奕笑,“笑笑,你先回去。”

    商奕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脸颊已经肿起来,嘴角破裂流血的沈墨骁,终于什么话都没有说的转身离开了,或许自己就不该出现在这里。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