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1章 吴旭过往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电话被接通的一瞬间,商奕笑莫名的感觉到有几分不安,不过依旧语调正常的开口:“沈墨骁,你在哪呢?”

    黄子佩动作悠然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再加上咖啡厅里空调带来的凉气,让置身其中的人不由自主的享受起这份慵懒和惬意。

    在知道商奕笑的真正身份之后,黄子佩认真的思考过商奕笑有什么吸引了沈墨骁的注意力,让他甚至不惜和沈夫人母子决裂也要维护她。

    后来黄子佩想明白了,商奕笑身上拥有自己所没有的一个特质,或者说是很多世家名媛都不具有的一个优点,那就是普通人出身的商奕笑很真实。

    她不会如同自己这般随时随地都要维系豪门千金的身份,不需要考虑周全,不需要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她只需要表现出最真实的自我。

    会笑会闹会和墨骁哥耍脾气,这种全新的鲜活的生命,是墨骁哥不曾接触过的,所以他就被吸引了。

    此刻,听到手机里传来商奕笑不动声色的试探询问声,黄子佩低着头,勾起嘴角嘲讽的笑了起来,如果是自己看到那三张暧昧不清的照片,她不会这么直白的打电话来询问。

    黄子佩只会派人悄悄的去调查,先确认事情的真实性,冷静是一个世家贵妇必须具有的品质之一,等调查清楚之后,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女人勾引自己的老公,她也不会如同泼妇一般大吵大闹,那样只会让男人厌恶。

    黄子佩会有无数的手段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从自己男人不动声色的赶走,就如同古代世家的嫡妻为了对付那些妖里妖气的妾侍们,她会大方的将自己身边的大丫鬟送给男主人。

    看着自己的男人和自己送过去的女人被翻红蓝,她难道不会心痛吗?可是只要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又如何,等男人的激情淡去了,甚至遗忘了那些女人之后,那就是自己报复的最好时机。

    冷静调查,沉着应对,等待蛰伏,最终才狠狠的报复回去,一解心头支恨,黄子佩一直认为这都是自己的优点,可是如今她清楚的认识到,这种优点同样是缺点,千篇一律的豪门千金,就如同一潭死水,寡淡无味的激不起男人的任何性趣。

    沈墨骁看了一眼低头喝咖啡的黄子佩,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此时温和一笑的回答:“公司马上有个会议,现在正在看文件。”

    “哦,这样啊。”电话另一头,商奕笑笑容不变,可是心却像是被利刃给扎了一下,“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这几天不在和江省,等玩够了我就回来。”

    “你好好玩,回来的时候我去接你,网上的那些报道你不用看也别理会,我会处理好的。”商奕笑没有追问,这让沈墨骁不由的内疚了几分,不过一想到网络上沸沸扬扬的负面报道,沈墨骁明白当务之急是先处理这件事。

    旅游?黄子佩眼中嘲讽的笑意加深了几分,看来商奕笑也没有和墨骁哥说实话,不过黄子佩不认为她真的和营区的炊事兵会有什么暧昧,估计是因为沈姨的事情,商奕笑和墨骁哥闹矛盾了,故意找其他男人出去玩,想要刺激墨骁哥让他生气。

    这种稚嫩又可笑的小手段,黄子佩是相当看不上眼,太拙劣了,而且即使是恋人也需要有底线,商奕笑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触到了底线,可是黄子佩也不得不承认,如果墨骁哥知道真相之后,在生气的同时也会吃醋。

    心底暗自叹息一声,黄子佩依旧看不上商奕笑,但是不得不说恋爱让人冲昏头脑,墨骁哥现在依旧被商奕笑吃的死死的。

    也许过几年之后,墨骁哥甚至会怀疑当初自己怎么会看上那么平凡又庸俗的一个女人,但是在恋爱期间,荷尔蒙上升,男人的脑子不够理智,所以商奕笑身上的缺点也会被墨骁哥无视。

    简短的通话很快就结束了,沈墨骁抱歉的看着面前的黄子佩,“子佩,笑笑这件事还希望你可以和我母亲沟通一下,我希望尽快将这些负面报道压下来。”

    舆论的压力可以让任何一个演员从云端坠落到地狱,虽然笑笑即使离开了娱乐圈,有自己在,她也能过的很好。

    而且即使笑笑选择留下来,时间一长,这些负面消息也会被压下去,也没有人敢在笑笑面前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可是沈墨骁不愿意委屈了商奕笑,不愿意让这些脏水泼到她身上。

    “墨骁哥你放心,沈姨那边我会劝的,不过你也知道沈姨的脾气,这事急不来。”黄子佩轻声一笑的答应下来,目光纯粹而坦然,即使要帮的是她的情敌,但是因为对沈墨骁的感情超过一切,所以黄子佩依旧愿意。

    她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让沈墨骁心头的歉意更深了几分,两家是世交,黄子佩也算是他的青梅竹马,在察觉到她对自己的感情之后,沈墨骁有意的疏离了她。

    可是如今发生了这么多事,看到黄子佩依旧愿意这样帮忙,沈墨骁愈加感觉到抱歉,“子佩,这一次是我欠你的。”

    相对于咖啡厅里的气氛融洽,远在城市的另一端,商奕笑看着挂断电话的手机,眉头皱了皱,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认为沈墨骁不会骗自己,转眼脸就被打的啪啪的,还在看文件,还一会要开会?黄子佩手段真够高明的!

    谭亦玩味的看着气鼓鼓着脸颊的商奕笑,“要把将那三张照片给沈墨骁发过去,他找黄子佩可能也是为了让她去劝沈夫人,沈墨骁目前还没有能力将这些负面消息全部压下来。”

    谭奕说这话的时候语调平淡,没有丝毫贬低沈墨骁的意思,相对而言在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成就,沈墨骁绝对称得上少有的青年才俊,整个和江省也就赵咨勋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长官,您今年贵庚那?”商奕笑暂时抛开心里头的烦闷,诧异的看着面前的谭亦,他的年纪绝对不会太大,可是看他这说话的态度,完全是一副长辈的姿态。

    谭亦瞄了一眼好奇心旺盛的商奕笑,不由的轻笑出声,“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吃好了我们也该出发了。”

    又不是女人年龄还保密?商奕笑瞅着谭亦的背影小声嘀咕着,愈加好奇他的身份和背景,沈墨骁为了压下负面报道,都不得不找黄子佩帮忙,而他一个电话打出去了就能将事情给处理了,啧啧,人比人气死人,抛开长官现在的级别,估计他的来头绝对不小,至少比沈墨骁和赵咨勋都要强很多。

    想到这里,商奕笑傻愣愣的瞪圆了眼睛,赵咨勋已经是和江省赵家的继承人了,长官的来头还要大,商奕笑忽然感觉不能再想了,知道太多说不定就被咔嚓了。

    谭亦回头看着一脸噤若寒蝉的商奕笑,被她那惊悚无比的小模样给逗乐了,修长的大手毫不客气的在她的额头上敲了一下,“想什么呢,上车。”

    吃痛的摸了摸脑门,商奕笑拉开车门上了车,将灯光师吴旭的资料翻开仔细的看了看,“看到了吴旭,我忽然感觉没那么郁闷了。”

    虽然被那三张暧昧照片给弄的很憋闷,但是看着从小倒霉到大的吴旭,商奕笑感觉自己幸运多了,“你说吴旭是不是被灾星附体了,他怎么就那么倒霉呢。”

    “你说吴旭父母第一个儿子意外落水死亡了,夫妻俩为了离开这个伤心地就去和江省打工了,好不容易存了钱,也有了吴旭这个小儿子,怎么说也该是苦尽甘来了,可是他父母怎么会……”

    商奕笑看着调查报告上的描述都有些无语了,大儿子死了,现在有了小儿子,那肯定是各种宠爱娇惯,可是吴旭父母却反其道而行之,虽然将襁褓里的吴旭带回了小山村落户,但是平日里夫妻俩对这个孩子都不管不顾的,反正不饿死就行了。

    “你看看邻居怎么说的,吴旭父母生这个小儿子是为了弥补丧子之痛,可是小吴旭长的和夭折的大哥相貌很不同,他父母就看他不顺眼了,等吴旭上学的之后,夫妻俩一吵架就对小吴旭动手,爹不疼娘不爱。”商奕笑真的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奇葩的父母,这哪里像是亲生的,捡来的孩子都比吴旭待遇好。

    翻看着吴旭的资料,商奕笑感觉吴旭会有抑郁症真的一点不奇怪,在这样的家庭里不得神经病那才是奇怪。

    “吴旭父母虽然对吴旭不好,至少有的吃有的喝也能上学,可是他父母去县里车祸意外死亡之后,吴旭的日子就更惨了。”商奕笑叹息一声,看着资料里吴旭小学时拍的一张老照片。

    小小的吴旭又黑又瘦,个头矮小,站在队伍的最角落里,佝偻着身体,低着头,眼神空洞而麻木,和其他笑容灿烂的小学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吴旭父母在他上小学的第一年车祸去世了,按理说有了这笔赔偿金,吴家的亲戚稍微帮衬一把,吴旭的日子也不会太艰难,谁知道吴旭的也爷爷奶奶还有大伯大伯母比父母还不如,堪比黄世仁,小吴旭后来的日子就更加难了。

    “要不我们就以吴旭朋友的身份过去,给他们村里的希望小学赞助一些资金。”商奕笑翻看着资料,因为年数久远,再加上吴旭只是不起眼的普通孩子。

    吴旭去镇上上初中之后就一直在镇上勤工俭学,放假都在打工筹学费和生活费,高中都好像没考上,就去了镇上一家私立的高中打杂,然后自己自学了高中肯本。

    只可惜吴旭还是没考上大学,估计也就死心了,高考之后就外出打工,所以能调查到的资料并不算多,想要知道更具体的估计还得去村子里找老一辈问问,或许能知道一点别人不知道的事。

    “山路还有一个多小时,你要是想找点事做就过来开车。”谭亦瞄了一眼从上车开始就叽叽喳喳的商奕笑,她这是不想去想沈墨骁的事,所以才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不让脑子空下来。

    商奕笑脸上飞扬的笑容倏地僵硬住了,纵然再理智再相信沈墨骁,可是对于他的隐瞒,商奕笑心里依旧会有个疙瘩。

    黄子佩对沈墨骁的心思路人皆知,再加上沈夫人搀和其中,两人还有公开的婚姻,商奕笑并不是幼稚爱吃醋的女人,可是看着那样暧昧不清的照片,听着沈墨骁隐瞒的话,商奕笑发现自己很难做到心如止水。

    商奕笑蹭掉鞋子,双脚踩在座椅上,胳膊抱着腿将下巴抵在膝盖上,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谭亦,“你就不能不这么犀利吗?”

    这个时候,身为长官,他不安慰自己也就罢了,至少也该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偏偏他就喜欢揭人伤疤,然后再撒上一把盐。

    “逃避不能解决问题,你和沈墨骁之间很悬。”谭亦轻声笑着,她这是想要当乌龟逃避了?

    除非沈夫人态度软化了,否则谭亦怎么看都感觉这两人没戏,但是想到沈夫人那执拗偏激的性格,连自杀的事都能三番五次的做出来,所以这两人的感情基本可以划上休止符了。

    逃避吗?商奕笑紧紧的抱着膝盖,身体似乎缩成了一小团,或许吧,以前她只想着等感情更稳定一点了,她就将退役报告交给老头子,以后就当个普通人,要不就去相关部门当个文职人员。

    谁知道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那就是两个家族的事了,商奕笑这边没任何问题,虽然她在雷霆的一切都属于高级机密,但是只要商奕笑不泄密,一切都不成问题。

    她真的没想到沈墨骁的母亲会如此抵触自己,以前商奕笑也想过门不当户不对的问题,可是她相信沈墨骁能处理好,而且自己虽然没有显赫的家世,其他条件也不差啊,可惜啊,门当户对四个字就如同一道跨不去的坎,横亘在两人中间。

    谭亦在了解了沈夫人的性格之后,他就不看好这段感情,所以和商奕笑的谈话里,谭亦也从没有注意过该委婉或者迂回。

    商奕笑是大哥的人,她也是一个优秀的特勤人员,从私心而言,谭亦希望他能继续留在雷霆,而不是早早的退役。

    但是此刻看着收敛了所有坚强,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浑身似乎都散发着黑暗萎靡气息的商奕笑,谭亦莫名的感觉到了几分愧疚,这毕竟是她第一次谈恋爱,沈墨骁也是一个出色的男人,她会难受也在情理之中。

    谭亦平稳的开着车子行驶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向吴旭老家的方向行驶而去。

    沈墨骁和黄子佩谈妥之后两人离开了咖啡厅向着医院走了过去,当手机响起来的时候,沈墨骁一看是顾岸的电话,随即对着黄子佩开口:“子佩,你先进去,我接个电话。”

    “好的,墨骁哥,你放心吧,我这就去说服沈姨。”黄子佩温婉一笑,对着沈墨骁调皮的眨了眨眼,随后向着走廊尽头的病房走了过去。

    “墨骁,网上的消息已经被压下去一些了,除了我们好像还有人暗中动手。”顾岸接到沈墨骁的求助电话之后,二话不说的就帮忙了。

    但这里毕竟是和江省,而且顾家身份特殊,在媒体这一块的人脉关系并不算多,不过顾岸倒是可以帮沈墨骁查一下这些负面消息到底是谁放出来的,又有那些势力在中间推波助澜。

    沈墨骁也是一愣,除了自己和小岸,难道还有人在帮笑笑?不管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只要对方没有恶意就行,小岸,查出来了吗?”

    “最开始发帖的狗仔叫王大志,他实际上董岚的心腹手下,尔后沈家的仇敌还有商界的竞争对手都搀和了,我估计赵家应该也动手了,否则短时间之内不可能造成这么大的规模。”顾岸查的速度其实很快,但毕竟时间太短,其他人动手终究会留下蛛丝马迹,顾岸查起来是一查一个准。

    可是赵家却不同,这可是和江省的一方霸主,赵家即使动手也会非常谨慎小心,短时间之内,顾岸还没有查到任何证据。

    “对了,墨骁,我刚刚查到其实黄家也出手了。”顾岸一直都知道沈墨骁对商奕笑的感情,否则上一次她失踪,墨骁也不会那么紧张,甚至动用了顾家的势力帮忙找人。

    至于沈黄两家的婚约,在顾岸看来纯粹是沈夫人吃饱了撑了,对沈墨骁以死相逼给弄出来的,一开始顾岸就偏向商奕笑,现在查到黄家也出手了,对黄子佩就更没什么好感。

    “什么?会不会查错了?”沈墨骁震惊的反问,随即意识到自己这话有些不妥,“抱歉小岸,我只是有些吃惊。”

    “行了,我们俩什么关系,这事你自己处理就好。”顾岸朗声一笑的回了一句,只是眼神晦暗了几分,看不出墨骁对黄子佩这么信任,想到此,顾岸忽然心底忽然发现出一股不祥的感觉。

    挂了顾岸的电话之后,沈墨骁眉头紧皱着,他知道如果不是查到铁证,小岸是不会这样和自己说的,但是沈墨骁却不愿意相信黄子佩竟然也会对商奕笑落井下石。

    病房里,沈夫人心情不错,尤其是听到沈墨骁和黄子佩刚刚去外面喝了咖啡,两个孩子从小感情就挺好,若不是商奕笑那个心机歹毒的女人从中作梗,子佩和墨骁说不定孩子都出生了。

    “沈姨,你听我说,这些负面报道明面上是冲着商小姐来的,但是现在和江省谁知道商小姐和墨骁哥的关系,这分明是冲着沈家来的。”黄子佩握着沈夫人的手,柔声的安抚劝解着,“沈姨,不管是真是假,闹出这样的事来,也折损了墨骁哥的面子。”

    “你倒是好心,替商奕笑着想,替墨骁着想,可是你替自己想过吗?”沈夫人佯装责备的看着黄子佩,眼中满是心疼之色,“他愿意找个戏子,现在怕丢脸了?”

    “沈姨,不看僧面看佛面,墨骁哥可是你的儿子呢,沈氏集团的总裁。”轻声笑着,黄子佩难得放下矜持和端庄和沈夫人撒娇着。

    站在病房门口,听着里面的谈话声,沈墨骁心底的疑惑更深了几分,此刻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来。

    沈夫人刚刚和黄子佩说话时的确是和颜悦色,现在看到沈墨骁这个儿子,再加上知道他的来意,沈夫人垮了脸,阴阳怪气的开口:“我说今天怎么到医院来看我,原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沈姨。”像是没有发现沈墨骁那打探的锐利目光,黄子佩祈求的看着沈夫人,“刚刚我们都说好了,沈姨。”

    “行了行了,怕你这个丫头了。”沈夫人无奈的瞪了一眼黄子佩,这才冷着脸看着沈墨骁,“你要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看我的脸色,沈家是你当家,哼,再说你何尝在意过我的意见。”

    “谢谢妈!”听到沈夫人终于松口了,沈墨骁也松了一口气,这样一来他可以利用沈家的力量开始反击了,而且也不用担心母亲一时气恼又想不开,或者用梅家的力量来阻拦自己。

    看着坐在一旁端庄贤淑的黄子佩,沈墨骁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开口了:“子佩,我要回公司一趟,你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你说。”

    黄子佩脸色立刻露出喜悦的笑容,握着沈夫人的手下意识的收紧了几分,看得出她是真的高兴,确切来说是受宠若惊,“好,墨骁哥,我送你出门。”

    看着离开的沈墨骁和黄子佩,沈夫人疑惑的皱着眉头,子佩是太过于高兴所以才没有察觉到不对劲,但是沈夫人却知道沈墨骁对黄子佩的避嫌和冷淡。

    中午的时候要不是自己催促,而且是墨骁有求于子佩,他绝对不可能带子佩去喝咖啡的,现在竟然这么主动,一定有问题。

    想到这里,唯恐黄子佩受了委屈,沈夫人动作缓慢的下了床,她倒要看看墨骁找子佩说什么。

    沈墨骁并不是真的要让黄子佩送自己,出了病房之后,示意守在走廊的保镖暂时退下了,沈墨骁这才目光锐利的看着黄子佩,“子佩,刚刚我收到消息,关于笑笑的那些负面报道,黄家也出手了。”

    “什么?”黄子佩错愕一愣,脸上幸福的笑容僵硬下来,呆呆的看着眼神犀利的沈墨骁。

    片刻之后,黄子佩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了,脸刷的一下苍白了,震惊又受伤的看着沈墨骁,脚步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抵上了冰冷的墙壁,“墨骁哥,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趁机对商小姐落井下石吗?”

    反问的声音里充满了不被信任的痛苦和受伤,黄子佩眼眶倏地红了起来,声音有些哽咽,不过却依旧骄傲的站直了身体,似乎不让自己被悲伤所打败。

    “墨骁哥。”黄子佩声音里带着悲痛的哽咽,一双漂亮的眼睛含着泪水注视着沈墨骁,“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墨骁哥,我的人品你难道不清楚吗?”

    “子佩,我并不是这个意思。”看到黄子佩眼角滚落的泪珠,沈墨骁也有几分愧疚,尤其是想起刚刚在病房里,黄子佩帮着劝解自己的母亲。

    “不用说了墨骁哥。”黄子佩快速的抬起手擦去脸颊上的泪水,努力的撑起坚强的笑容,可是她那样受伤的表情反而更让人心疼,“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一定会给你和商小姐一个交待的。”

    躲在门口偷听的沈夫人此刻气的面色铁青,一把将门打开。

    “沈姨?”被开门声吓了一跳,黄子佩快速的回头,看到面色冰冷的沈夫人,立刻掩饰的擦了擦脸,笑了起来,“沈姨,你怎么起来了?”

    “沈墨骁,你的良心被狗啃了吗?”沈夫人心疼万分的看着故作坚强的黄子佩,愤怒无比的看着愧疚的沈墨骁。

    “你竟然怀疑子佩?她如果真的要对商奕笑动手,以子佩的聪明,她会留下证据吗?沈墨骁,你太让我失望了,为了商奕笑那个女人,你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沈夫人疾言厉色的怒斥着,心疼的抓住黄子佩的手,“好孩子,你不要哭,沈姨相信你。”

    “沈姨,我没事,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黄子佩笑了笑,估计是实在承受不压住了,“沈姨,你先回房去休息,我回家去查一下。”

    说完之后,黄子佩抽回被沈夫人握着的手,快步的离开了,可是那摇晃的清瘦身影,无端的让人心疼,似乎承受了太多的痛苦,已经到了极限了,似乎随时都会倒下。

    “沈墨骁,我告诉你,除非是我死了,否则我是不会同意商奕笑进沈家的门!”沈夫人狠狠的丢下一句话,转身进了病房,砰的一声将门给摔上了,看得出沈夫人已经怒到了极点。

    “还有沈墨骁,你要是敢用沈家的势力去压下那些负面报道,你信不信我让商奕笑永远的失踪!”刚进病房的沈夫人突然再次打开房门,丢下最后威胁的话,沈夫人这才向着病床走饿了过去,准备打电话给黄母,让她注意一下黄子佩的情况。

    看着闭合的房门,想到沈夫人那冷绝的表情,沈墨骁烦躁的一拳头狠狠的砸在墙壁上,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的怀疑子佩了,否则的话已经可以将那些负面报道都撤下来了。

    黄子佩上了汽车之后,原本伤心悲痛的表情完全消失了,只是眼角依旧泛红,但是眼中却是胜利的冷笑,和自己斗,商奕笑太幼稚了,若不是墨骁哥在乎她,别说一个商奕笑,就算是十个,一百个,自己都能让她彻底的消失在地球上。

    !分隔线!

    “你们是来找李校长的?”这边汽车停在了村口,立刻有村名上来打招呼,原本以为是来山里玩的游客,谁知道竟然是来找李校长的,“顺着这条路走到头,看到学校之后往右边拐,院墙上有金银花的那一家就是了。”

    “谢谢。”知道谭亦是不会开口的,商奕笑笑着致谢。

    “晚上你们要是吃饭或者住宿就来我们好客来客栈,我们家物美价廉。”看着离开的商奕笑和谭亦,指路的大妈又忍不住的喊了一嗓子,算是给自己的农家乐客栈招揽生意。

    放暑假期间,学校已经停课了,因为只是几个山村的小学,学校并不是很大,一幢新的教学楼,还有一幢两层的老楼,围墙边种了一些树木,水泥的篮球场,旁边还有一个水泥砌成的乒乓球台子。

    “来了。”听到院门外的喊声,李校长疑惑的答应了一句,放下手中的教书用书,戴着眼睛走了出来,“你们有什么事吗?”

    小山村虽然穷,但是这几年因为发展旅游业,倒也算是脱贫了,不说能致富,不过家家户户至少都能存点闲钱,也有能力供孩子上大学了。

    “李校长你好。”商奕笑快步迎了过去,看着头发已经花白,带着老花镜的李校长,眼中是满满的敬佩,这一位也是大学生,当年来这里支教,然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一说一辈子的青春和热血都放到了这些孩子身上。

    十分钟之后,简陋却干净的客厅里,李校长诧异的看着坐在一旁的商奕笑和谭亦,“你们是吴旭的朋友?那孩子怎么样了,我之前听村长说他出事了。”

    李校长教了一辈子的书,虽然学校不大,不过交过的学生数量也不少,但是最让她记忆深刻的还是吴旭,只是前不久村长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李校长这才知道吴旭出事了,似乎脑子坏了,已经被送到精神病院了。

    吴旭的爷爷奶奶还有大伯大伯母一听到村长的话,立刻就和吴旭撇清了关系,生怕村长让他们照顾已经是神经病的吴旭。

    “小旭是个苦命的孩子,真的疯了也好。”李校长苦涩的笑着,摸了摸眼角,年纪大了,身体记忆都差了,可是她还是清晰的记得那个瘦小干巴的小男孩。

    看着他眼中的光芒渐渐熄灭,最后变成了麻木,李校长此刻想起都感觉心痛,只可惜她的力量太渺小了,她没有办法帮忙那个孩子。

    “我们想了解一下吴旭以前的情况。”商奕笑安慰了伤感的李校长几句,看得出她对吴旭的感情很深,这一趟算是来对了。

    李校长诧异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只感觉面前两人不像是吴旭的朋友,更像是警方的人,不过吴旭已经这样了,已经没什么让人图谋的。

    “笑旭他很聪明,比我教过的任何一个学生都要聪明。”李校长是无比的心痛和惋惜,或许天才和疯子真的只是一线之隔,“小旭他爸妈性子并不多好……”

    李校长只是不想议论死人,吴家其实从根子里就烂了,吴旭的爷爷奶奶贪婪又小气,大儿子也就是吴旭的大伯更是好吃懒做。

    所以当初吴旭爷爷和奶奶就找了大伯母这个精明泼辣的女人,想着能撑起家,谁知道大伯母精明归精明,同样也是个好吃懒做的女人。

    吴旭的父亲倒不像大伯那样懒,他有些小聪明,可是心思不正,整天想着发大财,又想着不劳而获,夫妻俩结婚之后就争吵不断。

    吴旭的母亲长的漂亮,是隔壁村的村花,看上了头脑精明的吴旭父亲,原本以为嫁过来会有富裕的好日子,但是这个小山村能有什么发财门路,夫妻俩关着门几乎天天吵,恩爱也不过是为了面子做给外人看的。

    长子夭折之后,夫妻俩痛苦了一段时间,估计也是受够了贫穷的生活,夫妻俩这才决定外出打工,“他们出去五年了,听说在外面赚了不少钱,但是在城里孩子上学消费太大,所以夫妻俩才回到农村。”

    李校长说到这里其实是不赞同的,虽然城市花费大,但是教育是真的好,像吴旭这样高智商的孩子,一旦被挖掘出来了,到时候几乎不需要家长花什么学费的,那些名校都会抢着要。

    “我听吴旭说过他父母就因为他长的不像死去的大哥,所以父母从小就不待见他,抬手就打,张口就骂。”商奕笑问出了心里头的疑惑,她总感觉有点不对劲,大儿子都已经夭折了,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儿子,不该是心头宝吗?

    “农村人都没有受过什么教育,思想太愚昧了。”李校长点了点头,当年她也劝过吴旭父母,希望他们好好照顾孩子,可惜这毕竟是吴家的事,李校长只是个外人,她也没办法管太多。

    “你不知道小旭那孩子五六岁的时候就站在小凳子上做饭,自己却吃不上一口热饭,饱一餐饿一顿的,身上经常都是被打出来的伤。”李校长是真的弄不明白,虎毒不食子,吴旭的父母怎么就舍得对一个孩子下狠手。

    叹息一声,李校长抹去眼角的泪水,这才继续开口:“我估计他们夫妻在外面挣了钱,但是夫妻感情已经没有了,因为吴旭这个孩子才没有离婚,但是夫妻俩都已经感情出轨了,争吵不断,小旭他就成了受害者。”

    虽然天下的父母都爱孩子,但是不可否认也有一些父母将孩子当成了累赘,当成了出气筒,吴旭或许就是不幸中的那一个。

    “小旭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夫妻基本上是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了,在外面都有了人,不过打工的钱是一起赚的,估计分不清,两人也没有离婚就这么耗着,谁知道去县城的时候出车祸死了,肇事司机赔了十万块。”

    李校长是真心喜欢吴旭这个孩子,她大学毕业刚到这里来支教,吴旭也是这一年出生的,或许这就是缘分,李校长那个时候年轻,襁褓里的吴旭也非常白嫩可爱,五官长的端正,长大了肯定是个帅气的男孩子。

    吴旭父母不和,两人经常不管孩子,小吴旭饿的嗷嗷直哭,村子里都穷,爹妈都不管,隔壁邻居即使心疼也不会管,李校长那个时候条件好,就用自己喝的奶粉去喂襁褓里的吴旭。

    估计是看李校长年纪轻好欺负,吴旭妈每一次出去鬼混的时候,都将小吴旭丢给李校长照顾,嘴上说着客套话,自己带着孩子干活不方便,让李校长帮忙照看半个小时。

    其实这一走就是一天的,有时候吴旭还在李校长的宿舍里过夜,可以说吴旭小时候没有被饿死,都是李校长将他养大的,“小旭真的很乖,我批改作业的时候,他从来都不哭,自己躺在床上玩。”

    看到有免费的保姆,吴旭爹妈更加得寸进尺,一年一年的过去,他们偶尔将孩子带回去住几天,然后还各种打骂虐待。

    小吴旭每一次被打了都会跑到李校长这里来,坐在小凳子上安安静静的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