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095章 抢着付款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和江省最近的局势有点诡异,先是冒出了汀溪山庄抢劫的事,沈夫人被误伤,甚至一度危在旦夕,之后董家的皇爵会所突然被查封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带走调查了,到现在还没有放出来。

    而更让局势变得不稳的是,赵家也出事了,赵德宝虽然是赵家二房的旁系,可那也是姓赵的,人就这么诡异离奇的失踪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让所有人都变得人心惶惶的,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明天是董家的大日子,董家家主董荣成和夫人何慜三十五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若是论起夫妻恩爱,董家夫妇算是一对,沈天刈和梅思雪也算是一对,只不过在外界看来前者是真的恩爱。

    董荣成一共有三个孩子两子一女,董家半漂白之后,明面上的生意都是大儿子董家辉在打理。

    二儿子董骏驰成立了飞虹娱乐,别看只是娱乐公司,但是董家还有不少关系在黑暗世界,所以飞虹娱乐几乎把持了大半个娱乐圈,每一年的利润都非常可观。

    最小的女儿就是董岚,如今同样在娱乐圈,董家对女儿也算是娇惯,只要董岚高兴,她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每年家里股份的分红就够她几辈子衣食无忧了。

    至于沈家夫妻也算是恩爱,没有闹出过任何绯闻,但是大家都明白这是沈天刈真的爱梅思雪,从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再加上沈墨骁这个长子又年轻有为,已经接手了沈氏集团,成为了商界最年轻的帝王。

    而沈夫人梅思雪其实名声并不太好,她性子太清冷高傲,总认为自己还是帝京梅家的小女儿,看不惯商界豪门这些贵妇,嫌她们没有太世俗太功利。

    梅思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对沈天刈也是爱理不理的,他们夫妻恩爱完全是沈父单方面在维持关系,不过不少贵妇依旧对梅思雪羡慕嫉妒恨,怎么这么好的老公怎么优秀的儿子都被她给碰到了。

    “你们给我记得,明天晚上董家的宴会上少说话少惹事,否则回来老子剥了你的皮!”奢华的欧式别墅,客厅里,一个中年男人沉声教训着自己的儿子。

    “行了行了,小宇知道分寸,你别整天骂他。”旁边的贵妇舍不得儿子被老公责备,笑着打了圆场,“小宇,你也知道最近局势不对,说话做事长点心。”

    同样的场面在和江省其他家族都差不多出现了,现在这局面,大家心里头都七上八下的,一开始沈夫人出事了,不少人还暗自揣测是不是赵家暗中做的手脚,否则沈家怎查了这么久都没有查出来。

    谁知道董家和赵家也出事了,关键是形势不明,让所有人这心都悬着,总感觉接下来会有一股大动作。

    清晨,沈家别墅。

    前几天沈夫人已经从医院回家了,只不过依旧要卧床休息,最多在客厅或者院子里坐坐,董家送来的请帖就放在了茶几上,沈夫人冷眼看着旁边的沈墨骁,“董家的宴会你带子佩过去。”

    “妈,公司积压了不少工作,我最近都要加班,没有时间过去。”一大早的,沈墨骁也不想惹沈夫人生气,毕竟她的身体还在调养恢复中。

    但是沈墨骁也明白如果自己带黄子佩一起出席这种公开的宴会,那就等于是认同了她未婚妻的身份,这让笑笑如何自处?

    “怎么了这是?大清早的又闹腾什么呢。”年纪大了,觉也少了,梅老子大清早的就带着老夫人去外面散步了,帝京的气候可比不上南方,太干燥,风沙也大。

    原本梅老爷子心情挺不错的,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这母子两人又杠上了,梅老爷子都有些头疼,原本退下来之后,他就是安度晚年的,偏偏小女儿不着调,让他和老妻一把年纪都不放心。

    “你好好和墨骁说话,别整天板着脸。”梅老夫人性子温柔,一辈子都是和善待人,没有和人争吵过,即使生气也都是温温和和的模样,此刻老夫人实在看不惯小女儿板着脸的孤僻模样。

    在老夫人看来沈墨骁这个外孙是处处好,比家里头的几个孙子都还要好,长得好,能力强,关键是性子温和儒雅,对长辈也是贴心孝顺,怎么偏偏她这个当妈的总是和儿子过不去。

    “妈,这能怪我吗?”沈夫人不满的看了一眼油盐不进的沈墨骁,原本她也认为这个长子性子儒雅温顺,如今才知道他比老牛还要犟。

    沈夫人指着茶几上精致高档的邀请函,“董家的宴会,我让他带子佩过去,他倒好拿工作当借口,谁不知道子佩是我们沈家未过门的媳妇,这种公开的场合,让子佩一个人过去像什么样?那些人背后还不知道怎么嘀咕嘲笑子佩呢。”

    世家也好,豪门也罢,都有约定俗成的规矩,这种公开正式的场合,沈墨骁不出席,再加上最近闹出来的他和商奕笑的绯闻,那黄子佩就成为了宴会的笑柄,说难听一点就是上赶着倒贴都没人要。

    沈夫人将黄子佩当成女儿一般疼爱着,怎么能让她忍受这样的侮辱。

    梅老夫人听到这里眉头也是皱了一下,抬头,目光慈爱又柔和的看向沈墨骁,“墨骁,你听外婆的话,将工作放放,晚上带着子佩去走个过场,不管如何,我们不能给人姑娘家难堪,就冲着子佩对你母亲的照顾,墨骁,你也不能以怨报德。”

    “之前商奕笑那女人还打了子佩一巴掌,沈墨骁,你明天敢让子佩没脸,我也就没必要再给商奕笑任何脸面了!”沈夫人使出了杀手锏,冰冷冷的目光怨恨的看了一眼沈墨骁。

    要不是黄子佩之前再三劝阻,沈夫人绝对要对商奕笑动手,给黄子佩讨回一个公道。

    “行了,墨骁明晚上会过去的。”梅老子看到这里一锤定音的开口,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走吧,陪外公去吃早饭。”

    餐厅里梅老爷子看着面色有些冷沉的沈墨骁,心里头暗自叹息,他这个外孙的确优秀,但凡优秀的男人谁不是很有主见。

    尤其是梅老爷子也看出来了,这段感情里,沈墨骁是真心在投入,现在无缘无故的让他斩断情丝,的确太为难他了。

    “你也别怪你母亲,姓商的小姑娘脾气暴的很,她打了子佩,你母亲会怨愤也是人之常情。”梅老爷子接过沈墨骁递过来的筷子,笑着继续规劝。

    “墨骁,有一点你必须得弄清楚,商奕笑这姑娘这辈子估计都不可能和你母亲和平共处的,而且你母亲的性格你也知道,一旦偏激了,她什么傻事都能做出来,可是商奕笑那姑娘则会坚强的走出情伤。”

    沈墨骁眼神再次晦暗的阴沉下来,外公这是在逼迫自己做选择,他选择了笑笑,那么沈家或许真的要家破人亡了,沈夫人的性格沈墨骁再清楚不过了,她真的会用死来报复,让沈墨骁和商奕笑即使结婚了,也要背负逼死母亲的罪名,一辈子不得安宁。

    而如果沈墨骁选择了分手,或许会皆大欢喜,因为商奕笑更坚强更理智,她即使会难受,可时间能抹平一切的伤口,她会顽强的走出来,甚至会重新开战另一段感情。

    因为在这一段夭折的恋情里,不是她的错,她只是受害者,可是自己该怎么办?沈墨骁默默的攥紧了拳头,他能走出来吗?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放弃甚至伤害了他深爱过的女人,他放不下,求不得,最终会痛苦一生直至终老。

    “外公,你在逼我。”沈墨骁站起身来,俊朗的脸上是压抑的痛苦,他还想要再努力一下,他不想这样放弃。

    “墨骁!”梅老爷子看着转身要离开的沈墨骁,难得语调严厉起来,“长痛不如短痛,你这样拖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你不先放手,那么只会让所有人痛苦,你同样不可能给商奕笑幸福。”

    背对着梅老爷子的沈墨骁没有开口,面色一片肃穆,随后大步向着门外走了去,清晨的光阳如此明亮耀眼,沈墨骁却感觉自己宛若置身在无边的地狱深渊,他的内心世界早已经一片荒芜,满是斑驳的血痕和伤口。

    !分隔线!

    “笑笑,你反正戏已经拍完了,留在家里也没事,就出来和我们聚聚吧。”手机视频另一头,某个自来熟的剧组三线演员亲密的开口:“要不我们去樱花纪坐坐,我们难得今天能出来放风。”

    “是啊,笑笑,你闲着也是闲着,你不知道现在剧组气氛多诡异。”旁边一个女演员也谄媚的劝着,将眼底的不甘和嫉妒都压了下来,“对了,岚姐还有邀请函给你。”

    “我们都是沾了笑笑你的光才能拿到董家的邀请函,笑笑,你要是不来,我们估计都去不了了。”这可是董家的邀请函,她们这些三四线的演员根本不够资格去参加。

    董岚也不愿意对商奕笑低头,所以就将她的邀请函丢给了剧组这些爱慕虚荣,想要找金主的女艺人们,她们能将商奕笑带去董家的宴会,那么她们也有资格一起去,否则的话,商奕笑不去,她们即使拿到了邀请函也别指望进门。

    这还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商奕笑原本也想要去探探董家的底细,没有想到董岚竟然会给自己邀请函。

    商奕笑也懒得去想董岚到底是个什么心思,“那好吧,我现在出门,一点钟我们在新百大厦下的樱花纪碰面。”

    结束了和商奕笑的视频通话之后,一旁的三线女演员连忙发了个信息给董岚,遣词造句极其的谄媚和巴结,“岚姐,商奕笑已经答应和我们见面了,我一定把邀请函交给她,让她明晚上过来参加宴会。”

    身为董岚经纪人,丁洁打开手机看完信息之后,对着一旁正在敷面膜的董岚开口:“岚姐,事情办成了,商奕笑明晚上应该会过来。”

    “嗯。”董岚冷笑一声,眼底闪烁着恶毒的光芒,沈家和黄家想要联姻,不知道商奕笑这个现任和黄子佩这个准未婚妻碰面会是什么样的场景,闹到大打出手就最好了,沈家和黄家联姻破灭,到时候得利的就是他们董家。

    新百大厦是不少有钱的阔太太和千金小姐们很喜欢来逛的商场,好多国外顶级的专柜都进驻了商场,从衣服包包到珠宝首饰,再到高档化妆品,可以说一应俱全。

    当然了,还有女士们又爱又恨的樱花纪,里面的蛋糕都是五星级糕点师纯手工制作的,高昂的价格对应的是滑嫩香酥的口感,让人欲罢不能。

    “我靠,不是吧?”坐在靠窗户边的座位上,商奕笑叉子上的轻乳酪蛋糕吧唧一下掉到了盘子里,震惊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人。

    在三个剧组女三四线的女演员下车之后,看到从驾驶位下来的谭亦,商奕笑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这位难道太闲了,所以才有闲情逸致给几个女人充当免费司机?

    身为演员不管是身高还是五官,包括气质都是顶尖的,所以三个美女从旋转玻璃门一进来,立刻吸引了店里不少男客人的目光。

    “笑笑,你看我们将谁带来了。”自来熟的莉莉轻笑着,踩着高跟鞋快步向着商奕笑走了过去,眼中有着嘲讽之色一闪而过,不过脸上的笑容却显得熟稔而热情,“知道你和张洋是好朋友,你现在来剧组不方便,张洋从营区出来也不方便,刚好今天找个机会让你们见见。”

    “之前戴芸出事了,陈导也不方便我们随便出来,有张洋陪着更安全一点。”林小蔓温柔的解释了一句。

    至于个头最高,身材前凸后翘,有着混血血统的奥维亚依旧保持着高冷的姿态,从包里将董家的邀请函递给了商奕笑。

    商奕笑看也看邀请函就收了起来,“我吃的差不多了,你们要吃一点吗?”

    樱花纪的蛋糕虽然好吃,可吃了也会长胖!

    莉莉三人都得保持身材,所以必须要忌口,但是看着吃了不少蛋糕的商奕笑,三人眼中嫉妒之色一闪而过,她这么能吃,可惜体型依旧不胖,而且抱到了沈总裁这个金大腿,商奕笑也不用在娱乐圈卖脸了,人比人果真气死人。

    “我们下午五点之前就要回去,还是先逛逛吧,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礼服明天参加宴会。”莉莉再次开口,她一说林小蔓和奥维亚也认同的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跃跃欲试的野心,明天能去董家宴会的都是大人物,随便攀上一个,她们这辈子就够了。

    三个女人自发的走在前面,似乎很体贴的将空间留给商奕笑和谭亦、

    “董家那边查到什么了?”商奕笑自然不会浪费他们特意给自己制造出来“偷情机会”,低声和谭亦交谈着,“难道藏的太深?我看董景荣还有他弟弟董景繁都不是善茬,董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没看出还隐藏着一个女boss。”

    按理说吴旭的身世查到了董家一切就简单明朗了,根据吴旭的年纪,往后倒推三十来年,看看董家哪个男人的情妇生了孩子,吴旭的亲爹也就找到了,心狠手辣的原配也找到了。

    “董家没有一个符合的。”谭亦派人将董家排查了一遍,虽然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但董家毕竟不是一般的小家族,所以调查起来也不是太困难。

    可是让谭亦诧异的是竟然没有找到,董家是半黑半白的家族,董家的男人有些也很滥情,外面的情妇不少,不过董家家规管得严,私生子和私生女并不是很多。

    而且董家信奉弱肉强食的规则,即使是私生子也会被带回家族里教养,日后有能力有本事的都被安排到合适的位置,而且董家最忌手足相残,但凡发现有背叛者,那绝对是是惨无人道的惩罚。

    也正是因为如此,董家才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明面上也没什么兄弟相残,互相背叛的事发生,在吴旭出生的那一年,董家一共就三个新生儿,两个男孩一个女孩,谭亦仔细的查了一下,三个孩子都是他们父母亲生的,和吴旭这边一点关系都没有。

    “难道是我们的思路错了?”商奕笑很相信谭亦这边的调查能力,如果他都查不到,雷霆只怕也查不到。

    谭亦并没有推翻之前的推论,“还有一种可能,这个情妇隐藏的很深,所以才引起了原配夫人的忌惮,甚至要对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下手。”

    “那好,明天晚上我去参加董家的宴会,顺便探探底。”商奕笑认同的点了点头,时间太短,毕竟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如果董家藏的这么深,一时半会查不到也正常。

    等自己去了宴会,和董家人接触一下,或许能发现蛛丝马迹。

    看着跃跃欲试的商奕笑,谭亦眸光变得极为的诡异,看的商奕笑只感觉头皮一麻。

    “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弱弱的开口,商奕笑在谭亦这意味深长的目光注视之下,她总有自己在裸奔的诡异感。

    “沈墨骁和黄子佩或许会以未婚夫妻的名义一起去宴会,你确定自己还要去?”谭亦薄凉薄凉的丢出一句话来,她这么兴奋,难道就没点脑子吗?

    脸上的表情僵硬住了,然后咔嚓咔嚓的如同石化的泥块一般剥落了,商奕笑无语的看着谭亦,他就有让人瞬间从天堂到地狱的本事!

    商奕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喜欢挖人伤疤的男人,太恶劣太可恨了。

    成功欣赏到了商奕笑变脸的表情,谭亦一耸肩膀轻声笑着,“当我没说。”

    商奕笑被气的没脾气了,转念一想到沈墨骁和黄子佩之间的纠缠不清,瞬间无比的心塞,可是更让她心塞的时,刚刚正怨念的两人出现在前方不到五十米处。

    见到这一幕,谭亦眼中笑意加深了几分,修长的大手安慰的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你可以选择转身。”

    “我是这么怂的人吗?”商奕笑没好气的一瞪眼,气势张扬而凶悍,对着沈墨骁的方向咬牙切齿的嘀咕,“要躲也该是他们躲!”

    不远处正在看礼服的莉莉几人见到沈墨骁和黄子佩之后,微微诧异了一下,她们将张洋带过来的确存了几分恶毒的心思,毕竟她们也嫉妒商奕笑能抱上沈墨骁的大金腿。

    可是她们真的没想到会这么巧,奥维亚此刻眼睛一亮,一扫之前的清高冷傲的姿态,腰杆子挺直了几分,随后向着沈墨骁和黄子佩走了过去,“沈总裁,黄小姐,没想到会这么巧。”

    沈墨骁虽然因为商奕笑的关系关注娱乐圈,可也只是关注导演还有那些一线的演员,确保商奕笑在剧组不会被人欺负就行了,对于奥维亚她们这些三四线的女演员,沈墨骁并不认识。

    “你是?”黄子佩礼貌一笑,不解的看着打招呼的奥维亚,和她身后走过来的莉莉和林小蔓。

    “我们和笑笑在同一个剧组,今天一起过来选礼服的,笑笑就在后面……”奥维亚简短利落的解释了一下,故意侧过身指着商奕笑和谭亦的方向,“笑笑难得和老朋友碰面,所以落在最后面了。”

    四目相对,沈墨骁皱着眉头看着商奕笑身边的谭亦,从第一次在营区看到这个男人,沈墨骁就有种捉摸不透对方的感觉。

    之后几次看到他都出现在商奕笑的身边,沈墨骁倒不是认为商奕笑会红杏出墙或者会被骗,他只是感觉这个叫张洋的炊事兵有些的危险,而且江海峰对他的态度也很奇怪。

    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炊事兵,即使他隐藏的很好。

    黄子佩余光扫过身侧脸色微沉的沈墨骁,将眼底的得意之色收敛下来,不枉费她特意花了心思让墨骁哥看到这一幕,他能不介意吗?身为男人只怕都会介意,男女之间就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谊。

    商奕笑大步走了过来,看着沈墨骁咧嘴一笑,态度从容而坦然的打起招呼,“这么巧啊,你出来偷情,我也出来偷情。”

    沈墨骁和谭亦一阵无语,两个男人眼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她还能再口无遮拦一点吗?

    奥维亚三人和黄子佩也都是愣住了,估计谁也没有想到商奕笑竟然能语出惊人,她看到沈墨骁和黄子佩在一起不应该吃醋生气吗?

    或者自己和这个炊事兵暧昧不清的逛商场,还被沈总裁给抓个正着,商奕笑不应该心虚不安吗?为什么她会是这种诡异的反应,简直无厘头的让人无法形容。

    “笑笑,不许胡说。”沈墨骁无奈的看着商奕笑,不用想也知道她这是生气了,可是一想到早上外公的那番话,沈墨骁俊雅的笑容都苦涩了几分,笑笑一直这么相信自己,相信他会处理好沈家的事,可是沈墨骁第一次对自己的能力这么不确定。

    “墨骁哥,既然都是来选礼服的,那么我们就一起吧。”黄子佩冷淡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并没有和以前那样装作对她很礼貌。

    不过仔细一想也对,商奕笑毕竟当众给了黄子佩一巴掌,她如果还能笑颜以对,即使沈墨骁也要怀疑黄子佩的心机和城府了,她可不是被人打了左脸,还要将右脸送过去给人打的白痴女人。

    “沈总裁和黄小姐也要出席明晚上董家的宴会吗?这真的太巧了。”一旁林小蔓柔声的插了一句话,可是当看到一旁的商奕笑时,林小蔓似乎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一下子紧张起来,“对不起笑笑,我……”

    “行了,不用道歉,和你没关系。”商奕笑看着没有否认的沈墨骁,心里头寒了半截,可是脸上的笑容愈加的明艳,“那就一起选吧。”

    话音落下,商奕笑率先向着一旁的礼服专柜走了过去,背对众人的商奕笑,脸上笑容苍白而苦涩,或许这段感情终究敌不过血缘亲情。

    看到客人上门了,专柜的导购员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了过来,“几位客人里边请,想要什么款型的礼服,我们这边有成衣也有图片,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还可以找设计师私家定制。”

    估计感觉到商奕笑这四人的气氛太过于诡异,奥维亚三人犹豫了一下,终究退到了一旁佯装再看礼服,没有凑到他们面前。

    商奕笑并没有什么心情选衣服,她也不讲究这些,此刻看着面前的礼服有些的眼花缭乱。

    而黄子佩则完全不同,她是这些专柜的常客,三两句话之后,导购员就知道这是大主顾,态度变得更为殷勤。

    “黑色的短款。”出人意料的是谭亦并没有像寻常男人那边进了店就在休息区坐着等候,反而主动走到商奕笑身边给她挑了几件。

    “你还懂这个?”商奕笑回头满脸诧异的看着谭亦,这个男人不该是高傲不可一世的世家贵公子,即使是衣服也有私人设计师专门定做好,他从来不会逛商场,这样贬低了他尊贵的身份。

    “给家里几个长辈拎包拎多了,自然也就学会了。”谭亦原本有些清冷的凤眸此刻却完全柔软下来,盛满了暖意。

    每一次童瞳她们去逛街,谭骥炎和关曜他们身份毕竟非同一般,而且工作也太忙,至于小辈们,谭宸就别指望了,差不多把所有时间都扑在部队里。

    顾岸这些一听到上街,那就跟要他们小命一般,实在是不明白明明家里都有服装设计师,为什么还有去商场一家店铺一家店铺的看衣服买衣服。

    而谭亦却是小辈里最贴心的那一个,陪童瞳她们逛街的任务自然就交到了谭亦手里,再者这一点品味他还是有的。

    难得看到谭亦会有这么温情的一面,他家里的长辈一定非常和善好相处,商奕笑余光不经意的扫过休息区的沈墨骁,如果沈夫人也能这样就好了。

    沈墨骁并没有注意到商奕笑看过来的目光,此刻他依旧在思考着梅老爷子的话,让他斩断和笑笑之间的感情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沈墨骁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沈夫人以死相逼。

    所以他只能暂时妥协,之所以会陪黄子佩来商场,沈墨骁也是为了制造一个自己已经屈服的假象,用以麻痹沈夫人。

    只不过沈墨骁没有想到会碰到商奕笑,不过他相信两人之间的感情,就如同他看到谭亦陪在她身边,却不会认为他和商奕笑之间真的暧昧不清。

    笑笑应该也是相信自己的,她明白自己的苦衷,他暂时只能用拖字诀,如果沈夫人那边实在行不通,沈墨骁甚至决定和黄子佩推心置腹的谈一次,让子佩明白自己这辈子只可能和笑笑在一起。

    日后等子佩死心了,甚至找到属于她的幸福,沈墨骁感觉沈夫人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坚定了,沈墨骁甚至想过生米煮成熟饭,自己和笑笑先领证,等有了孩子,而黄子佩也结婚了,母亲态度肯定会软化下来。

    看着挑着挑着思绪又神游的商奕笑,谭亦莫名的有种抚平她眉头的冲动,中肯的说了一句,“沈墨骁还不至于脚踏两只船。”

    “我知道。”商奕笑苦笑一声,自己还不至于眼瞎找了个渣男,可是现在这种僵持的局面,商奕笑也是无可奈何,总不能真的不管沈夫人的死活,所以除了拖着还能怎么办?

    商奕笑这坚定的语气让谭亦眸光沉了沉,他依旧不看好这段感情,但是此时却又希望商奕笑的感情能顺顺利利的,或许是不习惯她这多愁善感的模样,她就应该那样明烈而张扬的大笑。

    “这个店里的礼服好贵啊。”莉莉小声的和林小蔓嘀咕着,看着手中标牌的价格直咋舌,她虽然只是四线的小演员,不过也接演过好几部电影和电视剧,也算是小有资产,可是一套礼服就抵得上一套珠宝首饰的价格,莉莉即使爱慕虚荣,还是舍得不买。

    “是啊,太贵了买不起。”林小蔓认同的点了点头,余光瞄向不远处的黄子佩,“首饰买了还能经常戴,衣服也就穿几次。”

    有钱人自然可以不在乎价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价格,买了穿一次就丢掉都可能,可是普通人怎么敢这么奢侈。

    “你说商奕笑能买得起吗?她这礼服会是沈总裁付账吗?”莉莉压下心底的嫉妒,可是语调里依旧能听出几分幸灾乐祸的味道。

    还真看不出商奕笑这么有手段,竟然能攀上沈总裁,莉莉也不傻,商奕笑为了保持自己的形象,以前肯定不会要沈总裁的钱,否则就成了拜金女了。

    自强自立在娱乐圈打拼的坚韧性格才能吸引男人的目光,赢得男人的尊重,莉莉嘴角挂起嘲讽的冷笑,商奕笑这一次要怎么下台呢?难道靠那个炊事兵来付账?

    “就要这件吧。”商奕笑也懒得挑了,就按照谭亦给的建议选了一款黑色露肩的小礼服,样式比较简单。

    “麻烦就这一件,腰身修改一下就可以了。”同一时间黄子佩也选好了,不过她挑的是一件米白色长礼服,黄子佩身材高挑,气质温婉优雅,白色的长款礼服能更完美的凸显她的美丽。

    导购一看两位客人都选好了,脸上的笑容都压不住,“两位小姐的眼光真好,这两件是国外知名设计师设计的。”

    “墨骁哥,不用了,我自己结账就好。”看到沈墨骁似乎打算拿银行卡出来,黄子佩笑着阻止了,从钱包里拿出银行卡递了过去。

    “小姐,您的卡请收好,衣服等设计师修改了腰身之后我们会亲自送到府上的。”导购员双手将银行卡递给了黄子佩。

    黄子佩的这件礼服比起她以前那些高级定制的算是便宜多了,价格也就六十多万,而商奕笑挑的这件反而贵了十多万,因为礼服肩膀处镶嵌了碎钻。

    “这位小姐您也是刷卡吗?”导购员微笑的询问,两笔单子一百多万,自己的提成就不少了,即使旁边那三位客人只买便宜的礼服,一件也要十来万,这样算下来,一天就能赚到三个月的工资。

    沈墨骁和商奕笑的钱一直是分开的,她都很少出门,也不会买什么奢侈品,所以商奕笑赚的钱完全够用,偶尔和沈墨骁偷偷摸摸的约会,即使消费高了一点,用的还是沈墨骁的钱。

    这么一件几十万的晚礼服,商奕笑还真有几分肉痛,她卡里的钱是够,可是感觉不值得啊,就这么一件裙子,估计也就肩膀上镶嵌的钻石值点钱,几十万那!

    自己出生入死完成一次外勤任务,即使上面给了奖励金,一次至多也就几万块而已,啧啧,万恶的有钱人。

    就在黄子佩包括莉莉三人都以为商奕笑要出丑时,谭亦忽然将自己的银行卡递了过去,“用我的。”

    “好的,先生。”导购员诧异了一下,毕竟谭亦穿着看起来太普通,这可不是一点点小钱,都快一百万了,没想到这个男人真人不露相,竟然这么有钱。

    “张先生太客气了,笑笑的衣服我来买就好了。”沈墨骁朗声开口,快步上前将自己的银行卡放在了柜台上,看来自己之前的推测是对的,这个男人绝对不是普通的炊事兵。

    黄子佩几人都被谭亦那一句“用我的”给惊住了,并不是她们穷酸没见过钱,可是她们真的没想到谭亦这个普通的炊事兵竟然这么财大气粗,一出手就能上百万,这年头有钱的男人难道就这么多?

    “我坚持。”看谭亦并不打算收回卡,沈墨骁正色的重复了一句,笑笑是自己的女朋友,不管面前这个“张洋”有什么目的,或者他只是笑笑的朋友,但是这笔钱沈墨骁都不可能让他来出。

    “沈总裁不需要顾及一下吗?”谭亦优雅一笑,微微侧目瞄了一眼不远处的黄子佩,沈墨骁应该打算是用拖字诀,那么他这么积极的付账,等沈夫人知道了肯定又要闹腾了。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买不起。”商奕笑直接将抢着付账的俩人给推到一边,然后将他们的银行卡都各自塞了回去,“我自己付!”

    黄子佩拎着包包的手微微的收紧了几分,墨骁哥看来还是不打算放弃,即使沈姨都以死相逼了,看来自己必须得下狠药,否则继续拖下去对自己太不利了。

    毕竟局面太尴尬,买了礼服之后,所有人都没有继续闲逛的心情,刚出电梯的商奕笑听着手机叮当两声响,疑惑的拿开手机一开。

    得,手机银行短信提示她收到两笔转账,而且每一笔都是一百万,沈墨骁有商奕笑的银行卡号,所以直接转给了她一百万,至于谭亦那就更容易了,别说商奕笑的银行卡号,他估计连她的密码都能查出来。

    “不要白不要!”商奕笑无语的看着走在前面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两人,真看不出他们还有大男子主义,而且自己付了七十多万,转眼收到两百万,简直赚大发了。

    黄子佩和莉莉几人低声交谈了几句,看到商奕笑拿出手机之后,黄子佩眼神阴冷下来,不用看她也知道刚刚的短信提示代表着什么,墨骁哥有时候真的很温柔,只可惜他的温柔不该给了商奕笑,那只会成为她的催命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