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01章 丑陋真相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靠,我的头!”清晨的阳光透过酒店的窗帘照射进来,大床上,顾岸闭着眼翻了个身,昨晚喝了不少酒,这会头痛的就跟有人拿着大锤在脑袋里敲一般。

    可是半晌之后,猛地回忆起昨晚上的一幕,顾岸刷的一下从床上一坐而起,顾不得因为大幅度起床导致的剧烈头疼,此刻愤怒的咆哮:“易二那个王八蛋,他竟然敢动手!”

    一想到昨晚上被这个易二爷一拳头揍在腹部,然后又被一脚踹了出去,这也就罢了,关键他竟然还抓着自己的脖子,把自己脑袋往地板上磕,然后自己就傻了吧唧被磕晕了过去。

    “顾少主,你还有一个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飞机是早上十点半的。”秘书小周同志不得不提醒了一声,顾少主左一口王八蛋,右一口混蛋,他难道就没有发现二少的眼神越来越危险了吗?

    突然听到房间里还有其他人的声音,顾岸吓了一跳,猛地抬头一看,这才发现大床左侧靠窗户这边的沙发上,谭亦正姿态慵懒的坐着,手里头翻着书,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他身上,给谭亦镀上一层高贵出尘的梦幻感。

    小周同志站在一旁,目光复杂的看着被吓蒙的顾岸,顾少主早晚会承受口无遮拦所带来的严重后果。

    “二哥?”顾岸严重怀疑自己是睡糊涂了,为什么大清早的就看到二哥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顾岸咻一下绷直了神经,笑的无比谄媚,“二哥,你怎么来了?”

    谭亦合上手中的书,这才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终于清醒的顾岸,“听说你昨晚上被人打了,我过来看看。”

    谭亦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顾岸立刻就跟熊孩子找到了家长一般,哇哇叫的找谭亦告起黑状,“二哥,你不知道那个混蛋多嚣张!还自称什么二爷,妈的,他算哪门子的爷!”

    越说越来气,尤其是想到自己竟然丢了那么大的脸,顾岸恨不能将易二给生吞活剥了,“人嚣张也就罢了,关键这个易二还没有节操,自己估计就是个万年老光棍,还整天想着去撬别人的墙角!”

    谭亦笑着看着喋喋不休抱怨的顾岸,不时的点了点头,似乎很认同他的说法。

    十分钟之后,说的口干舌燥,顾岸嘿嘿一笑,“二哥,要不你借我一点人?”

    “小岸,从小到大我都教育你自己的仇要自己报,这样吧,这一次你先回去,等训练结束之后,我给你一个亲自报仇的机会。”谭亦笑的云淡风轻,示意的看了一眼身侧的秘书小周,“你去写个协议,让小岸签个字,赶明儿找那个易二爷也签个字画个押,这单挑的协议书也算是完成了。”

    “二哥你这个办法好!”顾岸兴奋的一拍枕头,那个易二爷神出鬼没的,顾岸也清楚自己想要伏击他只怕不容易,但是自己不行不代表二哥不行啊?

    既然二哥说了,而且连协议书都弄出来了,就不怕这个易二到时候反悔,论起单挑,顾岸还真没怕过谁。

    小周同志很是同情的看着激动不已的顾岸,这就是所谓的挖了坑把自己给埋了,而且还签字画押,日后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五分钟之后,顾岸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周秘书的眼神示意,拿着笔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眼中闪烁着蒸腾的战意,“二哥,一定要让易二签个字,省的他日后耍赖。”

    谭亦站起身来,拍了拍顾岸的肩膀,“放心吧,不会让你失望的。”

    估计是了了一桩心事,顾岸在一个小时之后,心情愉悦的上了车直奔机场,只想着等结束了二哥给自己制定的惩罚训练,然后狠狠的教训易二爷一顿。

    解决了顾岸的事情之后,谭亦心情愉悦的离开了酒店,这边汽车刚发动,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小周挂了电话,回头向着后座的谭亦汇报情况,“二少,冯局那边已经将董夫人何慜抓捕了,董家也开始整顿旗下的所有生意,有不少地下黑市的生意都关闭了。”

    慵懒的靠在汽车后座上,谭亦看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董荣成不过是暂时服软而已,不管现在损失多少,只要董家的根基还在,日后董荣成就能东山再起。”

    “那二少我们接下来的行动?”小周明白的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对董家进行了深入的调查,面子上董家看起来还不算出格,否则赵老爷子也不会同意二房和董家合作。

    可只有深挖之后才知道,董家隐匿在光明下的黑暗和肮脏,草菅人命都是轻的,董荣成此人绝对是心狠手辣,若真有阴曹地府,董荣成绝对要入十八层地狱的。

    一抹寒意自眼底一闪而过,谭亦声音清朗悦耳,却已经定下了董家覆灭的死路,“该查的查,该抓的抓。”

    董家最近收拢了所有的生意,该关的关,该卖的卖,董家人也是深居简出,董岚被董家辉压着给商奕笑跪着道歉的事最终还是传出去了,好在董夫人被带走调查的消息还是封闭的,否则董家的脸丢的够大了。

    “子佩你看看,商奕笑真是得志就猖狂,自己还不是沈家的媳妇呢,就敢这么狗仗人势,也难怪沈夫人看不上她。”黄母此刻坐在客厅里,脸上满是不屑和嘲讽,看向一旁的黄子佩时,目光顿时多了骄傲和自豪,放眼整个和江省,有谁比自己的女儿更出色。

    “妈,一会去沈姨那里的时候你说话注意点。”黄子佩无奈的开口,就算要幸灾乐祸也要注意场合,沈姨这样的人说好听一点是单纯,一旦认为你好了,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了,她都会认为你是好的。

    可是一旦认为你不好了,那么你做的再多,在她眼里都是坏的,现在沈夫人看黄子佩处处都是好的,看商奕笑自然处处都是坏的。

    可是黄子佩也担心黄母说话没个分寸,一旦让沈夫人打破了这个固有的观念,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当你妈是傻啊,放心吧,我可不会明着说商奕笑的坏话,这点成算我还是有的。”黄母骄傲一笑,比起梅思雪,自己可聪明多了,含沙射影才是说人坏话的最高境界。

    “行了行了,你们父女俩说话,我去看看带去沈家的礼物准备好了没有。”黄母心情愉悦的站起身来,商奕笑和沈夫人闹的越僵,自己女儿嫁到沈家的机会越大,最近贵妇圈子里,黄母的地位直线上升,她想心情不好都不容易。

    看到黄母离开之后,黄父这才放下手中的报纸,“子佩,那个炊事兵张洋你怎么看?”

    之前黄父虽然知道张洋的身份不一般,能开得起顶级的跑车,只怕是哪个世家的子弟,被家里头的长辈放到部队去磨练的,否则怎么会是一个炊事兵。

    可惜黄父没查出张洋的底细,试探的询问了沈父之后也被他敷衍过去了,黄父也没有多在意,可是剧组杀青宴商,董家辉竟然压着董岚给商奕笑道歉,还是跪着道歉,这就很是说明问题了。

    豪门世家最在乎的就是脸面,董家这一次连脸都不要了,那肯定是受到的极大的威胁,而带来这个危险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沈墨骁,那么只有这个炊事兵张洋了。

    再加上董家接下来的这些举动都证明了黄父的猜测,张洋来历非同一般,逼的董家不得不壮士断腕,没看赵家也开始整顿二房的生意了吗?

    “爸,之前董家的皇爵会所被查封,后来赵德宝又失踪了,我看这些事都和张洋脱不了关系,他只怕是帝京高层派来和江省的,或许是为了调查赵家。”这是黄子佩从仅有的信息里分析得到的结论,只有这样才能说明董家和赵家都避其锋芒的原因。

    黄父认同的点了点头,看向面前聪慧敏锐的女儿,“子佩,商奕笑行事很出格,她现在又攀上了高枝,你这段时间也要注意一点。”

    以前黄父不会担心什么,毕竟沈墨骁虽然站在商奕笑这边,可是沈夫人包括整个沈家和帝京梅家都站在子佩这边,真的闹起来了,子佩也不会吃亏。

    但是现在不同了,张洋能让赵家都退避三舍,商奕笑一旦借势对黄子佩出手,沈家和黄家就算想要拦也是拦不住的。

    虽然不甘心,虽然很屈辱,可是形势比人强!黄子佩点了点头,隐匿住眼底一闪而过的不甘,商奕笑真的是好运气!

    !分隔线!

    按理说董夫人何慜的审问,商奕笑是没资格旁听的,就算不顾及董家的面子,这也是算是机密调查,可是有谭亦的身份在,商奕笑还是过来了。

    毕竟她之前去九莲村调查吴旭身世的时候,差一点就被董夫人给害了,所以商奕笑以受害者的身份来旁听了。

    “何女士,你已经在这里了,该交代的还是交代吧。”因为董夫人身份的特殊,冯局亲自负责这一次的审问,“我们已经掌握了相关的证据,当年在祥和医院,你买通了妇产科的医生,让吴旭的亲生母亲在手术台上大出血当场死亡,事后,你又让人将襁褓里的吴旭偷走了,弄了个死婴代替。”

    冯局说完之后将手中的几份证据一一的摆放在董夫人的面前,有她收买产科医生和护士长的口供,也有她买通死婴父母,将死婴尸体换过来的证据。

    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竟然还能查到这些证据,冯局都不得不佩服上面的人,这个案子要是让自己来查,绝对会因为证据不足,最终成了无头案。

    董夫人低头看着面前的证据,片刻之后忽然抬头,笑容诡异的看着冯局,“这都是我做的,可是我难道不应该吗?”

    声音陡然阴厉了几分,似乎知道董家人就在旁听室里,董夫人阴笑的看着玻璃那边继续开口:“董荣成是我的丈夫,我们育有三个孩子,可是这个女人明知道他已经结婚了,还当了他的情妇,甚至生下了一个野种,我只恨当年自己心软,没有弄死吴旭这个野种。”

    有钱人包养情妇甚至有私生子的事情比比皆是,从道德和法律而言这的确是错的,但是董夫人可以有无数种解决问题的办法,她却选择了最极端的一种。

    “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你都没有资格谋杀吴旭的母亲。”冯局冷声打断了董夫人的话,又将九莲村的一些人的笔录拿了出来。

    “还有你根本不是心软放过了吴旭,你故意将他交给吴老二夫妻抚养,给了他们一笔巨款,却是让他们虐待吴旭。”丈夫出轨,董夫人一时偏激做了错事,冯局还能理解,可是面前这个姿态端庄的贵妇根本就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

    “你养着吴旭,不让他死,就是要虐待他报复他,因为吴老二夫妻车祸死亡之后,你再次派人找到了吴旭的大伯母,让她继续虐待吴旭,阻止他上高中,后来更是丧心病狂的在吴旭要高考的时候,派了人开车撞伤了他。”

    估计也知道无法隐瞒了,董夫人莞尔一笑,眼神却恶毒的让人遍体生寒,董夫人抬手将面前的证据都合了起来。

    “吴旭他妈以为死了就一了百了了,这也太便宜她了,人一死,什么痛苦都没有了,可是我受的伤却一直都在我心里,所以我要吴旭活着,一辈子如同最卑微最下贱的蝼蚁,他活着来偿还他母亲对我的伤害!”

    旁听室里,董荣成脸色不变,董家辉虽然一开始有些震惊,之后也平静下来。

    董骏驰和董岚呆呆的看着单面玻璃后面的董夫人,不敢相信这么恶毒的女人会是他们那个温柔慈祥的母亲。

    杀人不过头点地!董夫人对一个襁褓里的婴儿下这样的狠手报复,真的太恐怖了,简直灭绝了人性。

    “这是董家的事情,为什么让我们过来?”沈夫人皱着眉头冷声开口,这种肮脏事她不屑听,如果沈天刈出轨了,沈夫人会选择离婚,而不是做这些自欺欺人的事情。

    董夫人实在是太肤浅了,她弄死一个情妇,可是董荣成外面或许还有第二个第三个的女人,她能全部弄死吗?

    “我让人送你去外面休息一下。”沈父拍了拍沈夫人的肩膀安抚着,旁听室里的气氛的确有些诡异。

    沈家几人也是先接到了冯局的电话,说汀溪山庄的事情查到了重要线索,希望沈家人能局里一趟,沈墨骁因为公司的事情临时离开了和江省,沈父原本打算自己独自来,谁知道沈夫人听到之后竟然也要过来。

    早上的时候,黄母带着黄子佩来看望沈夫人,所以除了黄母外,黄子佩也过来了,沈家人刚到门口就碰到了董荣成一家人,当时沈父眼神沉了几分,难道汀溪山庄的事情和董家有关系?

    不管如何,沈家和董家在局里接待之后进入了旁听室,谁知道商奕笑竟然也在这里。

    “我没事。”沈夫人烦躁的挥开沈父的手,原本冯局说查到了线索,沈夫人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但是听到现在都是董夫人谋害董荣成情妇和私生子的事情,心里头存了事的沈夫人愈加的焦躁不安。

    沈墨骁的父母和黄子佩直接无视了商奕笑的存在,至于董家人,对商奕笑也没什么好印象,只不过忌惮她背后谭亦的势力,所以旁听室好似天下三分一般,互相不搭理。

    “何女士,你为什么要派人撞死吴老二夫妻?”冯局再次开口,通过吴旭在暗网里记录和收集到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都是董夫人所为,不过吴老二夫妻的死因却是不清楚。

    董夫人嗤笑一声,“人心不足蛇吞象而已,他们夫妻俩拿了我的钱想要做试管婴儿,还想要威胁我。”

    当初吴老二夫妻带着巨款和襁褓里的吴旭回到了九莲村,夫妻俩的确过的很舒服,钱随便花,只要虐待虐待吴旭就成了,可是时间久了,夫妻俩总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

    没有了孩子,他们再有钱又有什么意思?刚好那个时候试管婴儿的技术早就成熟了,夫妻俩就打算弄个试管婴儿。

    可惜在一系列的检查之后,夫妻俩的身体有些,尤其是拿了董夫人的钱之后,吴老二酒色不忌,身体早就将垮了。

    当然了,如果夫妻俩舍得花钱,倒是可以去国外做,国外的技术更加成熟更加先进,可是这个价钱就贵多了,没有两三百万估计是不成的。

    当初带走吴旭,夫妻两一共就拿了一百万,每年再给十万块,但是他们挥霍的也快,两三百万不亚于天文数字,最后夫妻两人想到了要挟董夫人,反正她那么有钱,指缝里漏出一点就够他们花费了。

    “被要挟之后,你就派了鲍达明开车撞死了他们夫妻?”冯局示意一旁的手下将董夫人的话都记录下来。

    吴老二夫妻死的也不冤枉,他们原本赚的就是黑心钱,后来又去要挟董夫人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她对吴旭一个襁褓的小婴儿都能干出这么灭绝人心的事,杀掉威胁自己的两个普通人再正常不过了。

    旁听室里,商奕笑目光看向脸色煞白的沈夫人,听到鲍达明三个字的时候,沈夫人的双手已经紧张的攥紧成了拳头。

    沈父眉头也是一皱,不由的看向身体紧绷的沈夫人,之前沈墨骁意外看到商奕笑这边的调查资料,当时他的确是大发雷霆,毕竟资料显示汀溪山庄的事件是沈夫人一手策划的。

    暴怒离开后的沈墨骁也冷静下来,他试探的问过沈父一些情况,六个歹徒里,其中鲍达明就是首犯,沈父此刻听到这个名字,再看着沈夫人此刻的表情。

    沈父心里头沉了下来,难道这件事真的是她做的?她怎么会和董家人牵扯到一起。

    被审问的董夫人对冯局能查到鲍达明也不奇怪,“是,鲍达明这个人虽然行事狠辣,可是他重义气,而且口风很紧,更何况鲍达明知道自己干的是刀口舔血的活计,早晚有一天会出事的,作为交换条件,等他日后出事了,我会帮忙照顾他的女人徐红。”

    吴老二夫妻是被鲍达明撞死的,后来吴旭高考前出了车祸,也是董夫人让鲍达明做的,只是这一次董夫人失算了,她以为吴旭就是个备受虐待,没有出路的少年,却不知道吴旭在私立高中打工的时候就学会了电脑。

    他杰出的电脑天赋,让当时教授电脑课的老师很是赏识,将吴旭介绍给了自己的大学教授,吴旭的电脑技术就这样学会了。

    车祸之后,董夫人因为轻敌了,并没有做过多的安排,吴旭通过入侵了交通监控探头,一步一步的调查,最终查到了鲍达明。

    有了线索之后,按理说调查应该会简单很多了,可惜不管吴旭怎么查,更多的内容却查不到了,因为鲍达明行事非常谨慎小心,董夫人更是深藏在幕后。

    不过在吴旭锲而不舍的调查里,他还是发现吴老二夫妻死亡的当天夜里,鲍达明并不在市区,有了怀疑的种子,吴旭愈加感觉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着自己。

    再加上从小到大被吴老二夫妻虐待,后来又被大伯一家虐待,吴旭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这个时候吴老二夫妻虽然已经死亡多年了,不过当初他们去医院做试管婴儿,还保留了精子和卵子在医院那边。

    等吴旭在比对了dna之后,他知道自己不是吴家的人,但是他的身世却成谜,可是吴旭知道鲍达明和董家有合作关系,那么他的父母很有可能就是董家的人。

    “我就该活活掐死这个小畜生!”听完冯局的话之后,董夫人脸色阴沉的骇人,没有想到她阴沟里翻船都是因为吴旭。

    如果当初她直接弄死了吴旭,而不是将他交给吴老二夫妻虐待,或许今天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只能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何女士,鲍达明还是汀溪山庄案件的罪犯,对此你有什么要说的?”就在董夫人狰狞着表情诅咒着吴旭时,冯局突然丢下了重磅炸弹。

    听到这话的董夫人错愕的一抬头,不明白的看着冯局,她虽然心狠手辣,可是董夫人又不是脑子进水了,她根本没有必要和沈家过不去。

    旁听室里,这一次董荣成的表情也是急剧的变化着,之前赵家二房被赵老爷子示警了,知道帝京有人要调查赵家,赵家二房和董家的走私生意立刻就停了,谁也不敢顶风作案。

    董家就是雇佣了鲍达明从事的走私生意,可以说这一条线路都是鲍达明再跑,董荣成收到消息之后,立刻通知了鲍达明,当时他只说出去避避风头,所以一直到今天联系不上鲍达明,董荣成也没有怀疑什么。

    “这不可能,我妈不会这样做的!”董骏驰震惊的开口,母亲对那个吴旭做的这些事还算有原因,可是她怎么可能对沈家动手,难道就为了去抢那些贵妇和千金的珠宝首饰吗?

    “沈老哥,鲍达明虽然和我们董家是合作关系,但也仅限于海运这一条线路的合作。”董荣成正色的向着沈父解释着。

    董家目前是四面楚歌,不能再和沈家交恶,否则即使易二爷放董家一马,沈家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董家辉之前对董夫人还有几分愧疚,毕竟他们为了保全董家牺牲了董夫人,但是此刻,董家辉却是恨极了审讯室里的董夫人,都是因为她一个人的肆意妄为,说不定会给董家带来灭顶之灾。

    “不管是不是你们做的,现在将人交出来,审一审就知道了!”沈夫人抢先一步的开口,掌心里已经满是虚汗了。

    只要董家将六个歹徒交出来了,到时候沈夫人可以去求梅老爷子,只要梅家出手干预了,他们一定乱说话的!

    沈夫人当初会想到铤而走险,这也是为了揭穿齐澄盈的真面目,毕竟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齐澄盈是沈墨骁的女朋友。

    不过沈夫人深居简出,对沈家的事情都漠不关心,外面更没有什么可以交心的朋友,这件事又非同一般。

    沈夫人唯一能想到的助力就是自己的娘家,但是她也知道不管是梅老爷子还是自己的两个哥哥,性子都正直古板,一定不会同意她这个荒唐的请求。

    所以沈夫人不得已就找到了梅家的殷管家,他在梅家干了一辈子,父辈也是梅家的管家,殷管家甚至是看着沈夫人长大的,对她更是有求必应。

    沈夫人当时的要求是让殷管家最好找沈家的敌人,这样一来,即使日后被查出来了,外人也只当是对方早就盯上了沈家,对沈夫人出手也不过是为了报仇而已。

    有了殷管家安排,沈夫人是后顾无忧,当时她就知道歹徒有六个人,他们的确和沈家有仇,领头的鲍达明家的生意就因为沈氏集团而破产的,当时鲍达明也只是个少年,后来就成了小混混,据说一直想要报复沈家,所以才被殷管家找到了。

    沈夫人唯一担心的就是在汀溪山庄的那个晚上,她故意支走了保护自己的保镖,而鲍达明正因为掌握了这个消息,所以才能趁机而入。

    一旦抓住鲍达明对他进行了审问,沈夫人调走保镖的事情就暴露出来了,鲍达明怎么会刚好知道这个时间段保镖从沈夫人身边离开了。

    这肯定是有内鬼,沈家的保镖没有问题,那么泄露消息的人只剩下沈夫人了。

    “这段时间不太平,鲍达明之前说他要出去避避风头,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董荣成的话真没有任何虚假,他要是知道鲍达明敢去对沈夫人下黑手,不需要沈家出手,董荣成就先宰了他。

    “商小姐,想必这一点你是清楚的。”董家辉目光诚恳的看向商奕笑,易二爷要调查赵家拿董家开刀,董家的走私生意早就停了,鲍达明这些人都躲出去避风头了,易二爷肯定能查到这些。

    沈夫人目光刷的一下看向商奕笑,以前她对商奕笑只有迁怒和怨愤,但是此刻,她的眼神转为了深深的痛恨。

    如果当初知道她是墨骁的女朋友,自己怎么会想到用那样的计划来揭穿齐澄盈的真面目,如今覆水难收,沈夫人越看商奕笑悦是仇视痛恨。

    “董大少这话有些过了。”就在此时,黄子佩忽然的开口:“商小姐当时也在汀溪山庄,她不可能事先知道鲍达明一行人的行踪,也就无法给董家作证了。”

    如果商奕笑知道,那她就是知情不报了,这个责任就重了,董家辉让商奕笑证明鲍达明的事情和董家无关的确有些牵强了。

    “哼,人是你们董家的,现在说没有关系谁相信!”沈夫人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只要将这个脏水泼到董家头上就好了。

    如果董家早就存了对自己下手的心思,那么他们事先调查自己的行踪,然后派了鲍达明他们袭击自己也很正常。

    “不,汀溪山庄的事情的确和董家无关。”商奕笑平静的开口,目光深深的看了一眼沈夫人,如果她不是沈墨骁的母亲,商奕笑绝对不会包庇任何一个罪犯。

    董家几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而沈夫人则气的面色铁青,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你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鲍达明那些歹徒是你找来的?弄死了我,是不是就没有人阻止你嫁到沈家了,我就说当天晚上那么危险,你怎么敢拿着手机去引开歹徒,原来这些人都是你找来的!”

    焦躁不安的沈夫人一下子就收不住话,之前她只想指控董家,这也算是合情合理,偏偏商奕笑跳出来说董家是无辜的,新仇旧恨之下,沈夫人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商奕笑。

    “鲍达明是什么人指使的,只有幕后人心里最清楚。”商奕笑丢下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转过头看向审讯室,再和沈夫人胡搅蛮缠下去,商奕笑真担心自己一个克制不住将真相都说出来了。

    审讯室里,董夫人否定了冯局的话,“汀溪山庄的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也没有任何愿意对沈夫人下手。”

    董夫人也不傻,自己被董家抛弃了,锒铛入狱只怕是唯一的结局,她要想在牢饭里住的舒服一点,那一定不能得罪沈家,否则董家肯定不会管自己的死活。

    “我没有必要骗你,我恨董荣成,但是我爱我的三个孩子,我对沈夫人下手,那只会让董家结下一个强敌,身为母亲我不可能给我的孩子拖后腿。”整场审讯下来,唯独此刻董夫人的话才有几分人情味,董家日后是董家辉的,出于这一点考虑,董夫人都不可能和沈家结仇。

    冯局也没有否定,又问了一些问题,这才让董夫人签字摁了手印,谋杀吴旭的亲生母亲,又害死吴老二夫妻,就这三条人命,也足可以判处她死刑了。

    结束了对董夫人的审讯之后,冯局向着旁边的旁听室走了过来,对着沈父和沈夫人、黄子佩点头致意之后,冯局看了一眼商奕笑,随后正色的向着董家几人走了过去。

    “给冯局你添麻烦了。”董荣成气色灰败,一下子像是苍老了好几岁。

    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董夫人被抓,董荣成也是名声扫地,更何况鲍达明又是汀溪山庄的要犯,如果得罪了沈家,董家的局面就更加艰难了。

    “董先生客气了,还有些问题需要询问董先生。”冯局笑着客套着,可是态度却显得有些强硬。

    按理说该问的冯局都问了,该说的董夫人也都坦白了,这个时候让再询问董荣成就没有必要了,毕竟董家再败落,他也是董家的当家人,冯局不可能一点不给董家面子。

    “冯局,我父亲这几天身体有些不适,有什么需要问的可以在这里直接问吗?”董家辉也警觉到了不对劲,试探的问了一句。

    “抱歉,董先生,规章制度就是这样。”冯局没有丝毫迟疑的拒绝了。

    董荣成和董家辉心里头咯噔了一下,冯局的态度就说明了上面对董家的态度,难道易二爷出尔反尔,要置董家于死地?

    审讯室里,董夫人已经被带走了,董荣成坐在了她之前的位置上,依旧是冯局开口询问,他的手下在一旁记录口供。

    “关于吴旭母亲的身份还希望董先生你可以交代一下。”冯局的第一个问题倒合情合理,也没有看出故意在刁难什么。

    但是董荣成的眼瞳却紧缩了两下,虽然这是一个细微的变化,可是商奕笑和冯局都算是专业人士了,他们俩都注意到了,而旁听室里,沈父也是眉头一皱,隐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时隔多年,如果不是这一次的事情我都快忘记了。”董荣成的回答很快,语调也很正常,带着几分感慨。

    “他的母亲是我一个手下的女儿,当年他父亲去世之后,她无依无靠的就跟了我,我也知道何慜性子有些狠辣,所以在外省置办了一个宅子,有时间的时候才会过去,一年也就是三五回吧,没有想到最后还是出事了。”

    董荣成和董夫人的感情传闻是极好的,否则前些天就不会有他们三十五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董荣成这话听起来也很正常,自己手下的女儿,没有依靠,郎情妾意的一下子就发生了关系。

    不过董荣成或许只是有男人的一点通病,并没有对对方投入多少感情,一年也就去看三五回,一切都合情合理,要说也只能说董夫人行事太狠绝毒辣,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吴旭的母亲卫梓却是被你强迫而怀孕的,当初你囚禁了卫梓的父亲卫延亭和他的徒弟,董家走私到国外的很多文玩古董都是他们修复的……”

    冯局这话一出,旁听室里的几人表情都很震惊,吴旭的外公正是当年制陶匠人失踪的那一个分支,在战乱的年代,卫延亭这一支脉的人不断的修复古玩然后贩卖出去,得来的钱财都支援到了战场商。

    后来修复得来的财富实在太少了,卫延亭的妻子祖上是盗墓的,在民族大义面前,卫延亭这一脉的人还是放下了原则,他们盗取古墓,如果文物坏了就进行修复,不断的将赚来的钱捐给了前方的部队。

    董家当年从事的就是投机倒把的生意,也有走私,董荣成的父亲和卫延亭有过接触,他假意帮忙替卫延亭贩卖文物,甚至连中介费都不收取,这也是他支援前线的一点奉献。

    卫延亭性子简单,哪里会知道董荣成的父亲早就是黑了心肝的商人,战乱结束之后,卫延亭也结束了盗墓的活计,只打算从事修复文物的工作。

    可是董因为盗墓而大肆敛财,家族的势力不断扩大,这个时候董父怎么可能结束这一本万利的生意。

    因此董父继续派手下的人盗窃古墓,然后将破损的物件交给卫延亭修复,一开始卫延亭并没有发现,但是时间久了,他终于察觉到了,而董荣成父亲也从一个慈爱的长辈变成了虎狼。

    “董先生,你的父亲囚禁了卫延亭和他的妻子还有徒弟们,这件事就是交给你办的。”冯局声音陡然冰冷下来,如果说董夫人的冷血狠辣让冯局厌恶,那么董家人的所作所为,更让冯局深恶痛绝。

    卫延亭的妻子身怀六甲,他顾虑到妻子的安全,不得不屈服,可是他的徒弟有很多为了保持气节,纷纷自杀而亡,不愿意将国宝文物卖到国外去,不愿意给董家赚黑心钱。

    “卫延亭的女儿从小就遗传了父亲的天赋,一开始他们夫妻为了女儿苟且偷生,但是常年抑郁于心,卫延亭在女儿卫梓十四岁的时候病故了,他的妻子三个月之后也殉情了,在死之前告诉了女儿真相。”

    卫梓的性格很柔弱,或许是从小就生活在极端压抑的环境里,父母的死亡,丑陋又残酷的真相,十四岁的卫梓选择了自杀,但是却被董荣成给拦住了。

    后来为了不让卫梓死亡,断绝了自己的发财路,董荣成丧心病狂的强暴了卫梓,直到一年后,她终于怀孕了,那个时候卫梓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终于放弃了自杀。

    文物修复师有很多,但是却没有谁能拥有卫延亭这一脉鬼斧神工的技巧,几乎到了真假不分的程度,卫梓在十五岁的时候死在了手术台上,被董夫人害死了,她生下的孩子吴旭被送走了。

    “冯局,故事很精彩,可这只是你的猜测。”董荣成笑着回了一句,似乎冯局真的在和他开玩笑一般。

    “董荣成,有时候证据并不是那么重要,再说我们调查的这么详细,你认为我们会有没有证据吗?”冯局突然站起身来,神色冷漠的看着董荣成,这才是真正才畜生!

    卫延亭这一脉一共有三十多人,最终都因为董荣成而死,这一分支彻底灭绝了,他们为了国家为了民族大义,没有选择隐退,而是用自己的绵薄之力为这个国家做贡献,可惜最后却死在了自私自利的董家人手里,甚至连尸骨都找不到。

    唯一幸存的就是吴旭了,可惜他已经疯了。

    “冯局,我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证据。”被指控的董荣成神色不变,这么多年来,多少的风浪波折他都走过来了,绝对不会在这里栽跟头。

    旁听室里,商奕笑冷眼看着拒不认罪的董荣成,对着震惊的董家三兄妹冷淡的开口:“卫延亭当年被软禁之后,所有经他手修复的文物,在文物里都暗藏了只有这一脉的人才能看的懂的暗语。”

    一件文物上最多隐藏一句话,十来个字,而少的有可能就是四五个字,可是修复的文物越来越多了,卫延亭就可以将董家的罪行完全的揭露开来。

    当然,能看懂这些暗语的是制陶匠人那一支,而要得到完整的暗语,就需要找到所有经过他手修复的文物,这是一个浩大的工作量,因为董家为了暴利将这些文物都走私贩卖到国外去了。

    要将所有文物找回来,不亚于登天,但是旁人办不到,不代表谭亦做不到,所以董家的事情之所以拖了这么久,也是因为谭亦在搜集证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