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05章 盛大婚礼

时间:2018-04-26作者:吕颜

    走进酒店大门的那一瞬间,手机响了起来,替身低头看着手机上沈墨骁的来电,眼神冷漠的挂断然后关机,径自向着电梯走了过去。

    远在上百公里外的邻省,沈墨骁听到关机的提示声,愤怒的猛地将手机狠狠的砸在了地上,而此刻,办公桌上电脑屏幕里播放的画面已经转到了酒店房间里。

    白色的大床上,此刻躺着一个年轻的男模,超过一米九的身高,只在腰上围了一块白色的浴巾,露出线条流畅、结实饱满的上半身。

    半靠在床上,男模的眼睛上戴着黑色的眼罩,这让他此刻看起来微微有些的紧张,不过一想到那一张巨额的支票,紧张的表情随即又放松下来。

    咔嚓一声当房门推开的声音响起,床上的男模倏地坐直了身体,下意识的想要拿下眼罩,可是刚抬起的手立刻就放了下来,露出一个性感的笑容,算是和进门的人打了招呼。

    隔着电脑屏幕,当看到“商奕笑”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到房间里时,沈墨骁眼神阴沉到了极点,冷厉的目光似乎要穿透屏幕看透“商奕笑”的一举一动。

    虽然只是雷霆的外围人员,替身也是接受过专业训练的,此刻看似无意的打量了一下房间,却故意的将脸对准了监控探头的方向,甚至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然后抿了抿嘴巴,这是商奕笑的习惯性动作。

    “笑笑,为什么?”心坠入到了万丈深渊,沈墨骁无声的询问着。

    即便是整容,那么就算面容一模一样,身高一模一样,可是走路的姿势,外露的气息却无法伪装,更不用说这种习惯的小动作。

    “我们这就开始?”坐直身体的男模试探的开口,雇他过来的人说的很清楚,他只需要配合发挥男人的本性就成,也可以随意交谈,但是不该打听的千万不要打听,犯了忌讳,谁也救不了她。

    “可以。”替身冷淡的回了一句,目光木然的看着床上的男模将腰间的浴巾扯了下来,露出一丝不挂的身体,她该庆幸,沈墨骁的母亲没有给她找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来羞辱笑笑吗?

    听到替身的声音,男模表情更加的放松,听得出这个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虽然为了钱,别说是陪老女人滚床单,就算是老母猪,他也是愿意的,可目标是年轻的女孩子就更好了。

    替身迟疑了瞬间,眼神渐渐的转为了坚定,自己没有做错!笑笑该有更好的前途和未来,不该为了一个男人而放弃她所拥有的一切,尤其是沈家这般不待见笑笑。

    笑笑生活在雷霆,她身边的同伴都是那么友好,所以她根本不明白,结婚从来不是两个人的事,沈墨骁母亲如此仇视笑笑,即使勉强结婚了,笑笑婚后的生活也不会幸福的。

    有一个不待见自己甚至敌视自己的恶婆婆,而且沈夫人那么想让黄子佩成为自己的儿媳妇,这样一来,笑笑整天都会困在琐碎的家庭生活里,争争吵吵、喋喋不休。

    而沈墨骁看起来优秀能干,可是他却对自己的母亲无可奈何,终究有一天,笑笑会厌烦沈家的生活,可是那个时候已经太迟了。

    脱下了t恤,然后是牛仔裤……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沈墨骁表情冷漠的坐在椅子上,目光自虐一般盯着屏幕上的一幕,如果说在此之前他还有怀疑,他还在相信她是有苦衷的,可是看着眼前这一幕,曾经那么美好的爱恋轰然破碎。

    “你这是……为什么……”男模错愕的愣住了,或许是这桩生意太过于奇怪,让他还是忍不住好奇心想要询问缘由、

    “继续!”眼角有着酸涩的泪水滑落下来,替身闭着眼,表情冷漠到了极点,可是她不会后悔。

    一个小时之后,目的达成的沈夫人回到了沈家大宅,心情是前所未有的愉悦,今天终于揭开了商奕笑的真面目。

    商奕笑为了不让自己将她的犯罪证据交上去,宁可和一个不认识的男模发生关系,这样肮脏不堪的下贱女人,她怎么配进沈家的门。

    客厅里,梅老爷子疑惑的看着脸上隐隐带笑的沈夫人,不由的眉头一皱,“思雪,这段时间你整天外出是干什么了?”

    董家倒下之后,沈氏开始接手吞并董家的生意,沈墨骁甚至都一个星期没有回和江省了,而原本已经退居二线的沈父也重新回到总公司坐镇。

    梅老爷子原本也担心沈夫人再出幺蛾子,不过她这段时间心情似乎很好,没有再和沈父闹腾,也没有逼迫沈墨骁分手,只是每天都会外出。

    因为沈夫人没惹出什么事来,梅老爷子也没有特意留心她的行踪。

    “爸,我就出去散散心和朋友见个面聊聊天而已。”沈夫人不敢让梅老爷子知道自己和邓鹤翔偷偷见面的事,毕竟当年老爷子就看不上邓家,否则也不会棒打鸳鸯。

    要是以前,每一次回帝京,若是提到邓家,沈夫人还会怨愤梅老爷子当年的狠心,可是此刻沈夫人却莫名的有点心虚。

    她毕竟是有夫之妇,儿子都快要结婚了,却私下里和初恋情人偷偷见面,虽然并没有任何出格的举动,可是沈夫人也知道自己行为不当,而且她的心已经出轨了,此刻被老爷子问起,才会心虚的遮掩过去。

    “这段时间局面不太平,你在外面说话的时候也注意一点,不要被人套了话。”梅老爷子例行公事的叮嘱了两句。

    估计沈父也是知道沈夫人的性格,所以沈家机密的事情也不会告诉她,再加上沈夫人一贯姿势清高冷傲,她也不屑知道沈家的秘密,所以梅老爷子也没有多心。

    “我知道了。”沈夫人不满的回了一句,他们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总以为自己任性,识人不清,可事实呢?商奕笑的真面目只有自己发现了,而他们全被蒙在鼓里!

    想到这里,上楼的沈夫人不由的又想起邓鹤翔,也只有鹤翔最信任自己,自己一个怀疑,一句话,他就抛下帝京的工作来到了和江省帮自己,甚至到如今都是孤身一人。

    第二天,阳光透过玻璃窗户照射进办公室,沈墨骁从昨天中午时分枯坐到晚上,然后直到第二天天亮,一夜没有睡,姿势都没有动一下。

    原本繁杂的情绪已经渐渐平静下来,只是他的心空了死了,身上曾经的意气风发都已经消失不见了,这一刻的沈墨骁如同深山古寺的老僧人,眼中一片死寂,似乎再也没有什么能激起他情感的变化。

    “总裁,你这是?”身为秘书,王大益也算是了解沈墨骁的人。

    毕竟之前他和商奕笑的地下恋情王大益都知道,可是看着面前的沈墨骁,还是一模一样的人,王大益却敏锐的感觉沈墨骁似乎不同了,好像有什么从他身上消失了一般,让他周身笼罩了一层看不见的冷意。

    “这边的工作暂时全部交给你处理,如果有决策不了的你再电话联系我。”沈墨骁声音平淡的交待着接下来的工作任务,他以为自己会情绪大乱,甚至会支撑不住,可是沈墨骁却发现自己的脑袋异常的清醒。

    “好,我知道了。”王大益接连点头,皱着眉头目送着沈墨骁离开,发生了什么事?总裁的气息怎么变得如此阴冷?

    身为商家最年轻的帝王,沈墨骁即使手段再凌厉果决,可平日里依旧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温和优雅,对待下属也很宽容。

    但是刚刚的沈墨骁,却像是杀气外露的冷面阎罗,站得近了,王大益都感觉呼吸困难,像是要被他身上那股子煞气所伤。

    中午时分,正准备下楼的沈夫人看到手机上的信息不由的笑了起来,她以为墨骁昨天下午就会回来,没有想到他知道今天早上才动身回来,看来墨骁已经冷静下来了。

    “外婆,这是我最擅长的一道菜,一会吃饭的时候您可以尝尝看。”黄子佩柔声笑着,将梅老夫人哄的跟着笑了起来。

    “好好好,一会我就尝尝你这丫头的手艺。”梅老夫人拍着黄子佩的胳膊,对这个懂事孝顺的晚辈是非常的喜欢。

    可是自己喜欢没用,关键是墨骁这个外孙不喜欢,强扭的瓜不甜,到了梅老夫人这个年纪,她其实已经看得开了,如果没有沈夫人的阻扰,老夫人是不在意沈墨骁会选谁当自己的另一半。

    但是婆媳不和绝对是家宅不宁的根源,梅老夫人听到楼梯上的脚步声,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下楼的沈夫人,这母子两人但凡有一个退让一步,也不会闹的母子不和。

    “沈姨。”黄子佩立刻站起身来。

    前几天,黄父接到沈父的电话,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沈夫人需要调养,外人不方便打扰,所以黄子佩一直没有来沈家。

    沈家的这个态度让黄家人有些的担心,好在今天沈夫人亲自打了电话让黄子佩过来吃饭,这说明沈家依旧有和黄家联姻的打算。

    “快坐吧,就跟自己家里一样,客气什么。”沈夫人微微一笑的开口,语调比往常更加的亲昵,“一会墨骁和你沈叔都回来吃饭,我们再等一下。”

    坐在旁边正在看报纸的梅老爷子不由抬头看了一眼沈夫人,“墨骁要回来?”

    前天老爷子才和沈墨骁打了电话,那边的工作没有处理好,所以最快也要星期三回来,怎么今天就回来了,而且天刈因为工作的关系,中午也不会回来吃饭,怎么好好的这父子两都回来吃午饭了。

    “是啊,估计是公司的事情处理好了。”沈夫人快速的遮掩了过去,反正已经解决了商奕笑着心头大患,沈夫人感觉空气都清新了许多。

    中午十二点,沈墨骁先回到沈家的,和梅老爷子和老夫人打了招呼,“外公,我先上去洗个澡。”

    “快去吧,等你爸回来正好开饭。”梅老爷子笑着开口,等沈墨骁上楼之后,老爷子的表情一下子就冷沉下来,墨骁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体制里工作了一辈子,老爷子早就锻炼出一副火眼晶晶,沈墨骁的气息完全变了,苏日安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内里透露出来的却是黑暗阴冷漠然。

    沈父回家之后,沈家一大家子难得吃了个和和气气的团圆饭,沈夫人没有再闹脾气,沈墨骁看起来也很正常,只是话好像少了一点。

    饭后。

    大门口,要上车回公司的沈父不由的拍了拍沈墨骁的肩膀,“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工作再忙也要注意身体,下午在家好好休息一下,公司的事情还有我呢。”

    “不用了爸,我没什么事,尽快处理了董家的事情也省的节外生枝。”沈墨骁原本打算回和江省就去找商奕笑,不管如何,他终究会找笑笑说清楚。

    可是临要出门的那一刻,沈墨骁却退怯了,转而和沈父一起去公司,或许他依旧无法接受事实,沈墨骁从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如此懦弱无能的时候。

    “那好,走吧。”沈父温和一笑,自己这个儿子从小就不需要他担心的,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墨骁的时候,总感觉此刻他很脆弱,像是随时会倒下一般。

    一忙就是一下午,直到下班时分,沈父原打算和沈墨骁一起回去,谁知道他打算加个班,沈父也没有多想,自己老了比不上年轻人了。

    暗夜,沈墨骁合上手中的文件,明明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甚至是高强度的处理手头的工作,可是他竟然感觉不到一点疲惫。

    沈墨骁不敢让自己停下来,一停下来,被撕裂的灵魂依旧会传来蚀骨的痛,让沈墨骁感觉每一次的呼吸都像是一把把刀子在五脏六腑上割刺着。

    同样的时间,商奕笑的住所。

    替身坐在客厅里,刚刚从雷霆收到的消息,笑笑去了亚马逊丛林追捕潜逃的臭鼬阻止,按照邋遢大叔的给的消息,因为还没有找到臭鼬的下落,所以笑笑至少会在无人区的丛林里停留四五天。

    时间已经足够了!替身侧目看向窗户外,凌晨两点的时候,她就知道沈墨骁来了,他在院子外站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敲门也没有打电话。

    替身站起身来,自己该庆幸沈墨骁是在深夜来找自己,这样一来,即使他熟悉笑笑,在夜色的掩盖之下,沈墨骁估计也无法发现自己是个替身。

    打开门,一步一步向着外面走了去,替身抬头看了一眼暗黑不见一点月光的夜空,如果沈墨骁能发现,那么自己也不会隐瞒,如果他不能发现,那么就当他和笑笑有缘无份。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乌云不知道何时遮挡住了月亮,整个暗夜只有不远处的路灯散发出微弱的光亮,沈墨骁靠在车门前,手中夹着香烟,地上已经是一地的烟蒂。

    两天没有睡,一片死寂里听到脚步声传来,沈墨骁深吸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缭绕里,眼前那熟悉的身影却显得如此的陌生。

    站在院门口,屋檐投射下的阴影正好落在她身上,替身平静的看着三米之外的沈墨骁,一时之间,两人相顾无言。

    指尖的烟蒂已经燃烧殆尽,灼烧到了手指头,沈墨骁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将烟蒂丢在了地上,冰冷的凤眸冷漠的看着面前的人,“为什么?”

    千言万语此刻只化为这三个字,她为什么要那么做?为什么要那样作践自己!

    嘲讽的笑了起来,替身回以同样冰冷的眼神,刻意压低的声音和商奕笑的音色几乎一模一样,“不这么做又能如何?看着你母亲将那些证据送上去?然后锒铛入狱?”

    沈夫人在替身去了酒店和男模发生关系之后,就将精神病院纵火的相关证据发给了沈墨骁,不管她是不是赵家的人,有了这些证据,再加上邓鹤翔在暗中运作,从明面上看,商奕笑要想脱罪的确不容易。

    听着那毫不掩饰的嘲讽声,沈墨骁第一次发现眼前的人是如此的陌生,剧痛再次在心底蔓延开来,沈墨骁深呼吸着,压抑下所有暴乱的情绪,“为什么不相信我?”

    就算是杀人放火了,只要她说了,自己一定会替她解决,她为什么要那么做!

    “相信?沈墨骁,你母亲如此敌视我,我是相信你了,可是你能解决吗?除了拖着,你还能怎么办?”怨气压抑不住的释放出来,替身冷眼嘲讽的看着让自己相信的沈墨骁。

    但凡他真的有所作为,笑笑就不会一而再的受辱,到如今沈黄两家的联姻消息依旧没有解决,外人说起来只认为笑笑是不要脸的第三者!是死缠烂打想要嫁入豪门的白莲花!绿茶婊!

    沈墨骁能解决的话,事情就不会拖到今天!虽然笑笑从没有说过,可是身为她的替身,她明白笑笑的无奈,如果那不是沈墨骁的母亲,笑笑为什么要忍受这些屈辱。

    “你就是这样看我的?”沈墨骁声音嘶哑着质问着,原来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相信自己!

    “否则呢?那些证据送上去,你只能动用沈家三分之一的力量,而你的外公只会帮着你的母亲,因为她会寻死觅活,为了沈家的家宅安宁,所以最后沦为牺牲品的只有我!”替身一字一字开口,语调平静到让人恐怖的地步。

    沈墨骁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是自己让她失望了!是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可是她为什么要做的那么绝!为什么不能等自己回来。

    “沈墨骁,我们完了,就如同当初我们确定恋情时候说的一样,大家好聚好散,从此之后,天涯陌路,互不相干!”

    说完之后,替身转身跨进了门,脚步忽然一顿,“你和黄子佩结婚吧,这样一来,你们沈家就和和美美了。”

    沈墨骁仰起头,将眼角的酸涩逼了回去,天涯陌路!互不相干!明明早已经心死了,为什么还会感觉到这般的痛!

    !分隔线!

    沈墨骁和黄子佩举行婚礼的消息震惊了所有人,和江省上上下下都傻眼了,在这么敏感的时期,难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否则为什么突然就结婚了,这么仓促,事先完全没有一点预兆。

    “大哥,你都盯着喜帖看半个小时了,还能看出一朵花来。”赵庆无聊的翻了个白眼,虽然这个消息是有点突兀,但是不管怎么看,沈黄两家联姻也是情理之中,难道真的娶商奕笑那个娱乐圈的戏子。

    “闭嘴!”赵咨勋冷眼看了过去,将手头的喜帖丢在桌子上,这不对劲,沈墨骁可不是那么轻易改变主意的男人。

    如果没有和商奕笑接触,赵咨勋还不会这么肯定,但是和商奕笑短暂的几次接触之后,赵咨勋感觉除了没有强大的家世背景之后,商奕笑比起黄子佩那样的豪门千金独特有趣多了,她身上有股子特有的野性和坚韧。

    沈墨骁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他不需要一个锦上添花的妻子,沈氏集团的发展和壮大,凭沈墨骁自己的能力就足够了,无缘无故的他不可能放弃商奕笑,这其中一定出了什么变故。

    不管沈家和黄家联姻,又吞并了董家的不少生意,看来日后的沈家势力将会更上一层楼了,赵咨勋目光悠远的看着窗户外,为了架势放弃了深爱的女人,日后沈墨骁会后悔吗?

    沈墨骁要结婚,最高兴的莫过于沈夫人,虽然三天的准备时间很短暂,但是对沈家而言,即使只有一天的时间,也能筹备出一场盛世婚礼。

    “墨骁哥,我们去试结婚礼服吧。”从民政局领了结婚证出来,黄子佩温柔浅笑的开口。

    她不管墨骁哥为什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也不在乎他和商奕笑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对黄子佩而言嫁入沈家才是自己首要的目的。

    至于感情?结婚之后再培养也是一样的,而且等日后有了孩子,墨骁哥的心终究会向着自己的,最坏的地步莫过于墨骁哥依旧忘不了商奕笑,但他一定会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会给予自己妻子的尊重。

    这就足够了,感情不过是锦上添花,沈家少夫人的位置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

    “我接个电话。”明眼人都能看出沈墨骁的不同,比起以往那种给人如沐春风般的儒雅温和,如今的沈墨骁身上却多了一层冰冷和漠然,不过对于一个失恋的男人而言,一段时期的低迷太正常不过了。

    看着手机上熟悉的号码,沈墨骁走到角落里,接起电话却没有开口说话。

    “沈墨骁,你和黄小姐领证了?婚礼就定在三天后?”电话另一头,替身站在窗口冷漠的开口,手机却已经开启了通话录音。

    “是,喜帖我就不发给你了,笑笑,你说的很对,我终究是偏向我的母亲,原本我以为无法做出这个决定,可是现在我却发现一切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困难,或许也是因为我不够爱你,所以无法做到你想要的冷血无情,不顾我母亲的死活。”

    沈墨骁一字一字冰冷的开口,似乎用这样最狠毒的话伤害他最爱的人是一种莫名的痛快,“笑笑,我结婚了,我父母、外公外婆都很高兴,笑笑,不能实现曾经对你的承诺,我很抱歉,以后请不要再打电话过来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沈墨骁面容残忍的挂断了电话,他用这种无所谓的冷漠态度遮掩胸口那血淋淋的伤口,手握刀刃伤敌,伤害了别人也伤害了自己。

    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声,替身沉默的看着手机,然后将录音保存下来,然后发送了出去,这样一来,笑笑就不会知道这一切了。

    一个小时之后。

    替身搭乘飞机离开了和江省,守候在机场原本是等影帝出现的一个狗仔眼尖的看到了替身,“那是商奕笑?和沈总裁闹绯闻的女人?”

    狗仔兴奋的眼中冒光了,影帝的新闻每天都能有,商奕笑和沈总裁的绯闻估计更有噱头,狗仔快速的尾随了过去,咔嚓咔嚓偷拍着照片。

    南句省,雷霆一处隐秘的据点。

    “笑笑情况怎么样了?”看到邋遢大叔从门口走出来,替身立刻站起身来,神色是从未所有的紧张和不安,“怎么会受伤?不是已经完成任务回来了吗?”

    “这也是一个意外。”邋遢大叔拍了拍替身的肩膀,知道她和商奕笑的关系好,也明白她的担心,所以才继续解释道:“笑笑剿灭了臭鼬之后就打算回来,没想到会碰到黑蜘蛛的人。”

    黑蜘蛛原本就是一个仇视华国的恐怖组织,一直活动在国外,估计也受到一些国家的地下庇护,所以这么多年了,一直无法真正的摧毁黑蜘蛛。

    邋遢大叔也是两天两夜没有休息,此刻疲倦的揉了揉眉心,“这一次上面查到了黑蜘蛛的资金来源,顺着这条线索一路查了下去,清剿了黑蜘蛛三个分部。”

    虽然只捣毁了三个分部,却已经是不小的胜利,尤其是断掉了黑蜘蛛的强大资金链,日后他们即使再想要制造事端,也会因为资金的短缺而捉襟见肘。

    这三个分部,其中一个就是接手赵家和董家走私资金的一家皮包公司,通过对这家公司的深入调查,又将另外两家公司给找了出来,一举摧毁了。

    黑蜘蛛总部那边十分暴怒,董家已经完了,赵家在国内,黑蜘蛛还没有这个胆子敢来国内犯事,所以查到最后黑蜘蛛就迁怒到了臭鼬这个团伙。

    吴旭的存在就是就黑蜘蛛三个分部被灭的导火索,而臭鼬则是吴旭的保护伞。

    所以黑蜘蛛派了一队人去剿灭臭鼬,也顺便将臭鼬这些年打劫的资金带走,蚊子再小也是肉,所以商奕笑很倒霉的和黑蜘蛛碰上了。

    “笑笑的身手很好。”替身脸色苍白的开口,笑笑的身手她知道,就算无法取胜,笑笑应该也可以安全逃脱。

    “沈黄两家的婚事公开了,笑笑在撤退的途中意外知道了。”邋遢大叔忿恨的一拳头砸在茶几上,被黑蜘蛛最精锐的八人小队追击,笑笑还能撤退就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

    商奕笑撤退到旅游圣地,想要借着这里地方国内游客多的环境做掩护,可是在人群里却听到了沈黄两家举行婚礼的确切消息,一时的分心导致了商奕笑露出了破绽,好在她虽然受伤了,却依旧胜利的逃出来。

    心神大乱之下,商奕笑偷了个手机,登上了雷霆的内部网,原本她是想要找替身询问情况,毕竟商奕笑和邋遢大叔一起离开和江省,所以关于沈墨骁和黄子佩举行婚礼的消息只有替身知道。

    “笑笑是不是听到沈墨骁的电话录音?”替身脸上的血色刷一下消失了,巨大的恐慌和愧疚之下,双手不停的颤抖,“我以为笑笑已经安全了,所以我才将录音发给笑笑了。”

    看着眼睛都红了的替身,邋遢大叔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事和你没关系,你暂代笑笑的身份,沈墨骁突然决定举办婚礼,你如果不打电话过去询问就太奇怪了,笑笑不会怪你的。”

    邋遢大叔并不知道替身和沈夫人之间的那一次见面,更不清楚她去了酒店和男模发生了关系,只当她太在乎商奕笑的安危。

    低着头,替身攥紧了双手,压抑下心底不断涌现的愧疚和不安,自己害了笑笑!

    用了几分钟平复情绪,替身猛地抬起头看向一旁的邋遢大叔,“黑蜘蛛是不是怀疑笑笑的身份了?”

    “只是猜测,黑蜘蛛应该和赵家二房联系了,确认了笑笑不是赵家的人。”这才是邋遢大叔最忧虑的地方。

    和江省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商奕笑一直牵扯其中,沈夫人认为她是赵家的人,可是赵家二房却知道事实,所以黑蜘蛛就怀疑商奕笑是不是军方的人,毕竟这一次黑蜘蛛就是被军方给端掉了三个分部。

    “他们有了怀疑就肯定会调查。”替身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人怀疑商奕笑,那么一切都安全,如果真的有人来调查,那就棘手了,有好几次任务,商奕笑都是跟随剧组一起过去的,经不住深挖。

    “大叔,让我去吧,只有我出现了,才能消除笑笑身上的疑点。”替身面色坚定的开口,黑蜘蛛肯定会调查笑笑,那么就让自己来转移他们的焦点。

    邋遢大叔烦躁的抓了抓头,看着视死如归的替身不得不开口道:“可是以黑蜘蛛行事的狠辣,即使确定了笑笑就是个普通人,他们也会下杀手。”

    黑蜘蛛既然能迁怒臭鼬,派一个精锐小队去剿灭臭鼬,那么同样也会对商奕笑下杀手,不管她是不是无辜的。

    “我不怕,而且这也是我的工作不是吗?”替身轻声笑着,如果自己的死能给带笑笑安全,那么她愿意。

    而且在背着笑笑做了这件事之后,即使知道是对的,可是自己心里一直存着内疚和不安,日后笑笑知道了真相肯定会责怪自己,可是如果自己死了,笑笑只会记得自己的好,她会一辈子记得自己的。

    雷霆动用了不少关系,辗转了三天时间才将商奕笑秘密的送回了雷霆总部,而此刻她依旧躺在重症监护室里。

    或许是最后的疯狂,在听到沈墨骁的电话录音之后,之前受伤的商奕笑开始了疯狂的反扑,最终灭掉了黑蜘蛛这一个精锐小队的七人,还生擒一个。

    可是商奕笑也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身上中了三枪,失血过多,左胳膊粉碎性骨折,若不是经受过专业的训练,就这一身伤都能要了她的命。

    沈黄两家的结婚典礼不亚于是世纪之婚,整个和江省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而其他和沈氏集团有合作的人也都过来了。

    帝京这边,因为梅家的关系,也来了不少人参加沈墨骁和黄子佩的婚礼。

    “你确定要这样做?”距离举办婚礼两条街之外的公园里,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里,谭亦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替身,虽然她和商奕笑有八成的相似,但是不同的气息,让谭亦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看出了破绽。

    “是,我死了,黑蜘蛛就不会再惦记笑笑了,而且你们也能趁机设下埋伏圈。”替身脸色有些苍白,因为担心商奕笑,所以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看起来就消瘦了很多,不过这也符合“商奕笑”目前的处境。

    谭亦最终同意了今天的抓捕计划,比起一个外围人员,商奕笑这样优秀的特勤人员重要太多了,而且如同她所说,这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我可以看看笑笑吗?”替身抬起头请求的看向谭亦,微微有些的不安,对于死亡,她没有任何的害怕,她只希望在死之前可以再看看笑笑。

    谭亦点了点头,几分钟之后,替身拿着手机看着上面传过来的视频,商奕笑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包扎了,可是透过纱布的殷红血迹,足可以知道她当时伤的多重。

    泪水从眼角滚落下来,替身笑着擦去眼泪,她这一生,前半生凄苦悲哀,直到遇到了笑笑,她的生命里才有了温暖和阳光。

    “其实你可以用假死。”谭亦平静的开口,虽然她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情,但是木已成舟,而且因为沈夫人的胡乱折腾,黑蜘蛛的目光才锁定到了商奕笑身上。

    谭亦知道商奕笑这个身份必须得死,否则黑蜘蛛不会善罢甘休,这也注定了她不可能和沈墨骁在一起,但是今天的行动虽然危险,可是她不用死。

    “不,那样太冒险,黑蜘蛛不是那么容易被欺骗的。”替身摇了摇头,商奕笑只是娱乐圈里一个普通人,所以黑蜘蛛一旦出手,自己必死无疑。

    虽然可以用假死的备用计划,就好比吴旭的死,邓鹤翔以为他死了,其实汽车坠崖爆炸都是障眼法,那是因为邓鹤翔的手下都不算专业人士。

    但是黑蜘蛛不同,他们会亲自确定笑笑是不是死亡了,绝对不会看到一个死亡的假象就相信了。

    早上十点十八分就是婚礼举行的时间,这也是沈夫人亲自找高人算出来的吉时,此刻酒店的大草坪已经成了鲜花的海洋,宾客们已经陆陆续续到场了,沈夫人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下去过。

    “思雪姐,刚刚大门口的人说商奕笑来了。”满脸笑意的黄母兴冲冲的向着招待客人的沈夫人走了过来,幸好自己聪明,在门口安排了人,否则商奕笑一来,说不定今天的婚礼还会出现什么变故。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