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1章 拆了医馆

时间:2018-05-05作者:吕颜

    “你是谁?”沈墨骁自然也发现了面前的人在五官上和商奕笑的区别。

    可即使如此,那六成的相似度,再加上刚刚的车祸,沈墨骁峻冷的面容霜寒到了极点,一双凤眸里迸发出骇人的寒光,已然认定了这是有人故意接近自己。

    对上沈墨骁阴冷的目光,商奕笑讪笑两声,眉梢一挑的反刺了回去,“和你有关系吗?”

    说完之后,商奕笑转身看向摔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的本田司机,“这要是意外呢,大家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你要是收了别人的钱故意来撞车的,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本田司机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身体痛的蜷缩在一起。

    原本车祸中他伤的最严重,被商奕笑一个过肩摔,还被她踢了出去,更悲催的是沈墨骁的保镖又补了一脚,这会本田司机已经痛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嘴巴挺硬那。”要说得罪人,商奕笑这段时间的确得罪了不少人,但是用这样拙劣的手段来报复自己,而且还找了这么个没用的男人。

    商奕笑一脸笑眯眯的模样,可是这笑容反而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看着痛的扭曲了脸却依旧不开口的本田司机,“行,你不说,那就报警处理,公事公办。”

    王大益也怀疑面前这个小姑娘是沈墨骁的敌人在知晓了商奕笑“去世”之后,故意找人做了整容手术来祸害沈墨骁的。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对方性格应该也像商奕笑很像,但是面前这小姑娘还挺嚣张,那打人的架势也无比纯熟,出手也够狠辣,看她审问本田司机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做惯了这种事的人。

    “总裁,我们怎么处理?”王大益低声询问了一句。

    自从商奕笑去世后,沈墨骁就如同变了一个人,性情更加阴沉诡谲,浑身透露着寒气,王大益平日里和沈墨骁相处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报警!”冰冷无情的两个字,沈墨骁不管对方是什么来路,有什么目的,既然她要找死,自己就成全她!

    站在不远处听到这话的商奕笑冷嗤一声,余光扫了一眼面容冰冷的沈墨骁,这是将自己当成了别有用心的间谍了?

    当初做了微整,甚至连声带都做了手术,就是要和过去彻底划清界限。可是当沈墨骁真的连自己都认不出来时,商奕笑心里头却依旧钝钝的痛着,对面相逢不相识,或许这就是一别两宽的最好诠释。

    王大益这边报警电话一打通,当报出沈氏集团的名号之后,接电话的民警声音都紧张起来,“您放心,我马上就联系领导派人过来处理。”

    情况汇报上去之后,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刺耳的警笛声呼啸的传来,除了交警的车子之外,清远市的二把手左明山亲自带着部下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市医院的救护车也紧随其后。

    “你们是怎么办事的?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质问声响起,汽车后座上,五十六岁的左明山紧绷着脸,一想到是沈墨骁的车子在来清远市的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左明山恨不能将手底下这批人都开除掉!

    平日里一个一个是怎么和自己打包票的,拍着胸膛说这一次的经济会议一定能圆满召开,东源集团和鼎盛集团已经有了初步的合作意向,结果呢?连沈墨骁什么时候过来了他们都不知道。

    “这主要是沈总裁的行踪一直保密,我们的人没打听到。”被训斥的属下小声的辩解了一句。

    明明还有两天的时间,他都安排好了人去迎接沈总裁的到来,谁知道他会提前过来,而且还这么低调,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来。

    汽车刷刷的停了下来,当看到黑色的布加迪完好的停靠在路边,而站在车子前的沈墨骁一行人也安然无事,左明山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

    “沈总裁,抱歉抱歉,我来迟了,让沈总裁受惊了。”左明山是沈父一一个辈分的人,可是面对沈墨骁这位财神爷,态度却是十足的温和。

    左明山主动迎上去,无比热情的伸出手,“幸好沈总裁没出事,否则就真的是我们清远市的罪过了。”

    “左书记客气了,叫我墨骁就可以了。”沈墨骁和左明山握了握手,目光扫过全场,最终停留在商奕笑身上,冷嘲的开口:“我看这场事故不简单,只怕是冲着我来的。”

    左明山心头咯噔了一下,随后就是勃然的怒火!

    如果只是单纯的交通事故,那只是意外,可是如果对方是有备而来,一旦沈墨骁出事了,不说这一次的经济会议泡汤了,而且他人是在清远市出了意外,沈家和帝京梅家肯定迁怒,到时候事情就麻烦了。

    “墨骁你放心,这事我亲自处理。”左明山这一声称呼等于拉近了和沈墨骁之间的距离,又和他寒暄了两句,左明山表情沉重的向着商奕笑和跌坐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本田司机走了过去。

    商奕笑看着年纪小,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可是本田司机就不同了,胳膊上就是纹身,他虽然一脸痛苦的坐在地上,脸上也沾染着血迹,可是那股子浮夸的气息还有他躲闪的眼神,让左明山一眼就看出了不对劲,看来这一起事故真的不是意外。

    “先给伤者处理一下伤口,将人带回去接受调查。”左明山语调冰冷的开口,让他查出是什么人对沈墨骁动手,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罪魁祸首!

    至于商奕笑,左明山迟疑了一下,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一起带回去调查,如果这个小姑娘没有涉足其中,等事情查清楚了自然就没事了。

    “这不公平,凭什么都是受害者,他可以跟着你们去酒店休息,我却要被带走调查,这是哪门子的道理。”清脆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商奕笑靠在悍马车上,明亮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让诚心挑事的商奕笑看起来格外的嚣张。

    左明山眉头一皱,旁边一个手下急了起来,想也没想的开口训斥道:“你知道这位是什么人吗?沈氏集团的沈总裁!能和你一样吗?”

    商奕笑扑哧一笑,挑着眉梢明白的点了点头,一副受教的乖巧模样,“行,我明白了,不就是特殊对待吗?可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商奕笑懒洋洋的拉开悍马车的车门坐了进去,“要去哪里,前面开道我跟着,谁让我们只是平头老百姓呢。”

    手下这才明白自己刚刚说错话了,余光扫了一眼脸色有些冷沉的左明山,灰溜溜的退到一旁不敢再开口了。

    “既然都是受害者,直接去交警队一起接受调查。”沈墨骁能感觉出商奕笑释放出来的敌意,这是想要欲擒故纵吗?自己奉陪到底!

    沈墨骁眼神陡然狠辣了几分,随后大步向着走向黑色布加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倒要看看她是什么来头!

    “左书记,那么我们就一起过去吧,将事情查清楚了大家都安心了。”王大益笑着打了个圆场,看来总裁和这个开悍马车的小姑娘是杠上了。

    左明山点了点头,失言的是自己的手下,再加上沈墨骁也开口了,左明山也没必要上赶着给沈墨骁特殊待遇,王秘书说的对,早点查清楚大家都能安心。

    半个小时之后,市交警总队。

    “你说你叫什么?”王大益呆愣愣的看着商奕笑,他是沈墨骁的机要秘书,在沈氏集团也有一定的话语权,也算是经过大放大浪的人了,可是此刻,王大益失态的一把抢过交警手里头的笔录本。

    看到商奕笑三个字之后,王大益眼神冰冷了几分,不但长得像,现在连名字也一样,这幕后人是真的想找死吗?

    “怎么我不能叫这个名字?”商奕笑挑衅一笑,将自己的身份证放在了桌子上,“从小到大我就是这个名。”

    眉头一皱,王大益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身份证,只有十九岁,地址是清远市白鹳县,如果她的身份是伪装的,一查就能查出来。

    “你等一下,我们核实一下你的身份。”交警看了一眼商奕笑,随后拿着身份证带着王大益往旁边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片刻之后,商奕笑的个人资料就调了出来,出生年月日、父母还有家庭住址,因为沈墨骁身份的特殊性,这边还将商奕笑的学籍也给调出来了。

    看着手里头打印的资料,王大益理智上知道这只是巧合,可一模一样的名字,相似的五官,王大益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拿着资料向着沈墨骁那边走了过去。

    办公室里的气氛倒好,左明山亲自倒茶招待着沈墨骁,并没有说这一次的经济会议,只是简单的介绍着清远市的风土人情。

    “总裁。”王大益敲门之后走了进来。

    知道王大益有话要和沈墨骁汇报,左明山径自站起身来,“行,墨骁,你先坐着,我去看一下事故的处理情况。”

    片刻之后,浏览完了手中的一页信息资料,沈墨骁周身的气息愈加的冰冷,抓着纸张的大手猛地收紧,似乎在竭力压制着什么,让沈墨骁峻冷的脸庞也变得紧绷而狰狞,“这个信息是真的?”

    “是,我刚刚已经核实过了,这个小姑娘说起来也还算有名,三年前她是清远市中考状元,可是她家里有些麻烦,愣是没让她读高中,后来是去了和江省打工,我已经将她在那边的夜校学籍也给调出来了。”

    王大益一开始真的以为这是一个圈套,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不但长得相似,而且还是同名同姓,王大益将手机打开,调出了一张照片,“这是夜校的校长发给我的,她今年考到了帝京连青大学,是夜校有史以来考的最好的,这是班级的集体照。”

    因为是集体照,所以上面的人像并不大,放大了还有些的模糊,可还是能清楚的看出照片上的人就是商奕笑,而照片右下角的时间是五月底,那个时候商奕笑还在陈导的剧组拍戏,所以这真的只是两个人。

    “她开的那辆悍马车查到了车主吗?”沈墨骁暴烈的情绪渐渐的冷静下来,看着纸张上那一模一样的名字,沈墨骁眼中凝聚深沉的悲恸,同名同姓的人还好好的活着,可是他的笑笑却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人世,甚至到如今线索全无,根本查不到杀人凶手。

    王大益点了点头,“车管所这边查了车牌,不过车牌是登记在一个叫叶子安的男人名下,因为时间太短,更具体的情况还来不及调查,总裁或许真的只是巧合,她的这些资料不可能是作假。”

    虽然时间很短,能查到的东西有限,但是就目前这些资料来看,王大益认为这真的只是一种巧合,父母家人都有了,还有隔壁邻居,学校的老师同学,这些是不可能作假的。

    沉默着,沈墨骁目光空洞的看着窗户外,许久之后,他终于点了点头,“肇事的本田司机查出来了吗?”

    “一直没开口,身份证和驾驶证都没有带,我估计这人真的是有问题,根据车祸发生时情况,他的目标应该不是我们。”王大益感觉本田车当时是冲着商奕笑撞过去的,不过商奕笑反应速度快,这才没发生车毁人亡的惨案。

    “你继续查一下商……”这个名字如同禁忌,沈墨骁眼神剧痛的紧缩着,终究还是无法开口说出来,“我出去看看。”

    目送着沈墨骁向着门外走了去,王大益叹息一声,人死不能复生,再说总裁也结婚了,现在突然遇到一个商小姐这么相似的小姑娘,连名字都一模一样,王大益也不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沿途的交通监控录像已经调出来了,不管怎么看商奕笑都是受害者,迎面开过来的本田车突然失控的撞了过来,商奕笑紧急避让了,这才和后面沈墨骁的布加迪又发生了碰撞,好在双方反应速度都快,车头虽然碰撞到一起,不过并不算严重。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商奕笑放在膝盖上的手猛地一紧,随后整个人又放松下来,抬起眼,吊儿郎当的瞅着推门走进来的沈墨骁,眼中满是嘲讽之色,“怎么?现在让你这位受害者来审问我?”

    站在门口,沈墨骁目光静静的打量着坐在一旁的商奕笑,要说像也只是五官相似,可是从声音到神态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而且她眼中的陌生和戒备,让沈墨骁清晰的认识到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笑笑看向自己的目光永远都是充满了喜悦和温暖,可是即使知道这个人只是同名同姓,可是沈墨骁依旧无法遏制住躁动的心绪,在失去了最爱的人之后,即使知道这是一个冒牌货,他也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她。

    “墨骁,我听说你发生车祸了?”突然,走廊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是黄子佩那充满担忧的声音。

    一瞬间,沈墨骁的面容从思念转为了冷漠和疏离,而屋子里,商奕笑的表情则转为了冰冷。

    黄子佩还是接到沈夫人的电话才知道沈墨骁今天早上来清远市了,按照出发时间来算,一个小时前就应该到了,黄子佩在沈墨骁要下塌的酒店里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等到人。

    有些不安之下,黄子佩立刻拨打了王大益的手机,这才知道沈墨骁在半路上发生了车祸,好在人没有受伤。

    “呦,还真是冤家路窄啊。”看着一脸担心抓着沈墨骁手腕的黄子佩,商奕笑心里头剧痛着,可是脸上的笑容却充满了嘲讽和挑衅,“敢情两位是夫妻,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怎么是你?”看到那熟悉的宛若噩梦般的面容,黄子佩震惊的一愣,之前在锦医堂碰到还是巧合,但是看着身旁的沈墨骁,再看着老神在在坐在屋子里的商奕笑,黄子佩眼神危险的一变,这绝对不可能是巧合!

    “你和她认识?”沈墨骁突然开口,锐利的目光看向了黄子佩,对于商奕笑的“死亡”,沈墨骁一直认为黄家有最大的嫌疑,可是不管他怎么查,却是一点线索都查不到。

    商奕笑眯眼一笑,卖力的点了点头,看起来就跟没长大的小姑娘一样,“说不定就是你夫人找人撞我的。”

    瞬间,沈墨骁的眼神陡然阴冷到了极点,一把抓住了黄子佩的手腕,眼中迸发出骇人的凶光,“是你做的?”

    手腕被抓的痛了,可是更痛的却是内心,黄子佩呆愣的看着面容狰狞宛若阎罗般的沈墨骁,就因为商奕笑“去世”了,所以他就成了疯子,一个和商奕笑长得相似的小姑娘乱说一气,他竟然就这样质问自己?

    “墨骁哥,我是你的妻子,不是杀人凶手!”黄子佩压抑下心里的愤怒,美丽而温柔的脸上流露出失望,目光难受的看了一眼故意挑衅的商奕笑,黄子佩苦笑一声,“我和这个小姑娘之前有点冲突。”

    王大益也不认为黄子佩就因为这个小姑娘和商小姐面容相似,她就去买凶杀人,这也太过了一点。

    沈墨骁回过神来之后也知道刚刚在自己这话过分了,或许是牵扯到了笑笑,他就无法冷静。

    “抱歉。”对黄子佩沉声道歉着,沈墨骁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再次落在商奕笑的身上。

    不管怎么看,除了五六成的五官相似,再也找不到其它相同的地方,这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可沈墨骁内心依旧无法平静。

    商奕笑站起身来,一副懒洋洋的姿态,“行了,你们夫妻的事回去关起门再说,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沈墨骁依旧站在门口没有动,当听到她要走的话,沈墨骁身体猛地紧绷,这一瞬间,他有股将人永远留在身边的冲动。

    看着再次失态的沈墨骁,黄子佩眼底满是扭曲的愤怒,可是面上却依旧是温婉的浅笑,“只要车祸和你没关系,你当然可以走,墨骁哥?”

    怎么那车子没有将她给撞死!黄子佩发现商奕笑就是自己的克星,她死了,却又弄出面前这个小姑娘来膈应自己,而且比起以前的商奕笑,黄子佩发现面前这个小姑娘性子更张扬泼辣,也更加讨人厌。

    “反正你们也不敢真的对我怎么样,我家金主先生可不是善茬。”商奕笑得瑟的显摆着,对着面色瞬间难看的黄子佩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位夫人应该已经受到教训了。”

    商奕笑之前混迹在娱乐圈,沈墨骁的注意力自然也放到了娱乐圈,对于金主这两个字他并不陌生,那些大红大紫的明星,除了当初的董岚自身有背景之外,其他的人谁背后没有一两个靠山,这些靠山就是所谓的金主,用陪吃陪喝陪睡换来娱乐圈的资源。

    “你说什么?”沈墨骁声音陡然一冷,语调里夹带着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怒火,凤眸紧盯着面前的商奕笑,她才多大年纪,竟然就说什么金主,还一副与有荣焉的姿态。

    “沈总裁这是要对我的人做什么?”就在此时,谭亦的声音清朗悦耳的从几人身后响起,看了一眼站在沈墨骁和黄子佩后面的商奕笑,谭亦勾着薄唇,浅薄的笑容显得无比危险,“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过来。”

    “谭先生,没有想到让您亲自跑一趟。”一把推开挡路的沈墨骁,商奕笑三两步的跑了过去,亲密的挽着谭亦的胳膊,小模样怎么看怎么的欢快,这幸好背后没尾巴,否则这尾巴估计都要摇上天了。

    沈墨骁回头看着谭亦,不由的错愕一愣,他是顾岸的二哥?

    至于谭亦的身份,顾岸并没有和沈墨骁多说什么,只说他二哥医术好,不过脾气不太好,谁的面子都不给,当初顾岸也感慨能找到谭亦来救沈夫人真的是巧合。

    无视了沈墨骁和黄子佩的存在,谭亦亲密的揉了揉商奕笑的头,原本清冷高傲的俊美面容却显得无比的温暖,“受伤了没有?”

    “你给我的悍马车是特意改装的,这一点小事故怎么可能受伤。”商奕笑得瑟一笑,“行了,我们回去吧,顺便查查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找人开车撞我。”

    谭亦自然不会有二话,任由商奕笑抱着自己的胳膊,两人并肩离开了。

    背对着沈墨骁和黄子佩,商奕笑脸上强撑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原本璀璨的目光如同死水一般的枯寂,盛满了浓郁的化不开的悲恸。

    这个傻姑娘!谭亦抽回被她抱着的胳膊,抬手直接揽住了商奕笑紧绷的肩头,无声的将温暖和力量给予给她。

    看到两人走远了,沈墨骁猛地回过神来了,脚步一抬下意识的就要追过去,却被一旁黄子佩眼明手快的拦住了。

    “墨骁哥,我知道她和商小姐很像,但也只是相似而已。”黄子佩一字一字的开口,看着沈墨骁眼中压抑不住的痛苦,黄子佩莫名的有种报复得逞的快感,商奕笑已经死了,刚刚这个小丫头如果敢和自己抢男人,她也同样会死!

    “总裁,我们先回酒店。”一旁王大益也跟着劝了一句,刚刚来的那个俊美男人分明和这小姑娘关系不一般,再加上之前听到的金主二字,王大益感觉沈墨骁还是要冷静一点,不能因为两人长得相似就心神大乱。

    “回去。”压抑着求而不得的悲痛,沈墨骁面色又恢复了一贯的冷酷,气息甚至比以前更加的冰冷疏离。

    清远市,东源集团旗下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里。

    王大益去调查商奕笑的具体情况了,而客厅里,沈墨骁看着泡茶的黄子佩,忽然的开口:“之前你和那小姑娘发生了什么冲突?”

    只是一个相似的小姑娘而已,墨骁竟然就这样放不下!黄子佩内心忿恨不已,此刻将茶壶放了下来,看了一眼面容冰冷的沈墨骁,她清楚自己即使不说,沈墨骁也可以调查的一清二楚。

    “之前我不是和你说了锦医堂最近有一批品相极好的药材,所以我就带着窦老一起过去了,想要买些药材让窦老给妈做药膳调理身体。”黄子佩缓缓的开口,这件事不单单沈墨骁知道,沈父和沈夫人都清楚。

    “谭先生就是锦医堂的人,当时他要将所有的药材都拿走,我一世情急之下和他们发生了争执……”黄子佩倒也没有避重就轻,她心里清楚是不可能瞒过沈墨骁的,“我当时就给锦医堂施压,暂时断了他们的药材供应,想要让谭大夫分一半的药材给我,谁知道他在帝京有很强硬的关系。”

    余下的话不需要说了,章老这些年一直给鼎盛集团保驾护航,可就因为这一次意料不到的冲突,章老竟然就断掉了黄家的关系。

    黄子佩和黄父一直在查谭亦是找了什么门路,不管如何,他们一定是要挽回和章老之间的关系,也因为如此,黄子佩才顾不上盯着沈墨骁,这才从沈夫人口中得知他来清远市了。

    身为豪门子弟,那些纨绔没少干仗势欺人的事,黄子佩这件事的确做的有些不地道,可她的本意却是为了给沈夫人买药材调理身体,从这一点而言,沈墨骁就无法责怪她。

    “章老那边我会拜托外公去查一下。”沈墨骁平淡的开口,这不是出自他对黄子佩的关心,而是为了不欠下黄家的人情。

    “嗯,谢谢了。”黄子佩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可惜她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握住沈墨骁的手,他却已经站起身避让开了。

    “我去打电话。”敷衍的丢下一句话,沈墨骁径自向着主卧走了过去,然后关上门,将客厅里的黄子佩隔绝在心门之外。

    客厅里,黄子佩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脸上的笑容从之前的温柔端庄渐渐的转为了嫉妒和狰狞,商奕笑死了都阴魂不散!

    黄子佩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嫁给了沈墨骁,那么她就有信心将他的心给拉拢过来,所以即使结婚这么长时间,他们两人都没有同房,黄子佩也并不在意,结束了一段感情,墨骁哥肯定需要时间来平复内心的伤口。

    如果墨骁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和自己有了关系,黄子佩才要害怕沈墨骁的薄凉和冷血,所以当沈夫人发现两人没有同床之后,沈夫人先是勃然大怒,然后对黄子佩是无比的愧疚,甚至想出了要给沈墨骁下药的计策。

    “我就不该这么天真的拒绝,给墨骁哥时间!”黄子佩低喃着,眼神冷静到让人害怕的地步。

    当初沈夫人提出要下药,黄子佩立刻就拒绝了,她很清楚一旦这样做了,说不定自己这辈子都无法走到墨骁哥的心里,商奕笑已经死了,她有的是时间来软化墨骁哥冷硬的心。

    可是现在看到一个和商奕笑相似的小姑娘的出现,看着沈墨骁几次情绪失态,黄子佩突然没有之前那么自信了,或许发生了关系,日后有了孩子,这才是最坚定的感情纽带。

    !分隔线!

    谭亦将商奕笑接出来之后,汽车直奔药材市场的方向而去,看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呆愣愣失神的商奕笑,谭亦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有些事只能让时间来冲淡。

    距离锦医堂不到五百米的地方,原本这里也是一家中医馆,只不过因为大夫的医术一般,再加上和锦医堂的距离太近,这家医馆几乎到了要关门的境地。

    可是今天,医馆却换了一块崭新的招牌,红绸缎盖住了照片,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倪氏中医馆五个大字,接手这家医馆并且在短短两天时间就开张的人正是被赶出师门的倪大夫。

    “爸,你不要伤心,师叔说的对要走的我们留不住。”大堂里,邹广白安抚情绪有些失落的邹老爷子。

    如果说之前大家对倪致远还有几分复杂的感情,毕竟如同兄弟一般相处了二十六年,而且倪致远以前伪装的太好,邹广白一直将他当成了亲大哥。

    可是如今,倪致远另起炉灶也就罢了,让邹老爷子和邹广白痛心的是锦医堂竟然一下子走了十个坐镇的大夫,其中甚至还有邹家旁系的人,至于中医学徒就更多了。

    “广白,我老了,以后锦医堂的招牌需要你撑起来。”邹老爷子的确很痛心,可是老爷子性情豁达,虽然心里头难受,不过也算是看开了。

    就在此时,听到外面的噪杂声,邹广白眉头一皱的起身向着外面走了过去,却见锦医堂的人正挡在大门口,而另一边带头的人竟然就是倪大夫,跟在他身后的还有那些从锦医堂离开的坐诊大夫和学徒。

    “小师弟……不对,现在我已经不是邹老爷子的徒弟了,我该称呼一声邹大夫。”倪致远一副小人得志的张狂模样。

    倪致远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脸色难看的邹广白,“今天是倪氏中医馆开业的好日子,虽然说同行是冤家,但邹老爷子也是德高望重的前辈,我特意过来请老爷子给我的中医馆剪个彩,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滚,你马上滚!”邹广白气的脸都变色了,见过无耻的,却没有见过倪致远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他这是上门挑衅吗?

    倪致远冷声一笑,表情陡然一冷,“邹大夫这是给脸不要脸了,哼,锦医堂这些年可都是我做牛做马撑起来的,现在你们卸磨杀驴,担心锦医堂会关门大吉!”

    “子是中山狼,得志便猖狂!今天我算是见到了。”商奕笑推开围堵的人群走了过来,笑眯眯的看着挑事的倪致远,彪悍十足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听说倪大夫你医术高明,不知道能不能自医自治呢?”

    “你想干什么?”倪致远脚步猛地一个后退,戒备的看着想要动粗的商奕笑,之前他可是见识了商奕笑彪悍的身手,十多个混混都被她打趴下了,倪致远对着邹广白敢嚣张,可是面对商奕笑立刻就怂了。

    谭亦并没有开口阻止,他知道商奕笑心头不痛快,所以想要找个途径发泄出来,倪致远刚好就撞到枪口上了。

    “不干什么,拆了你的中医馆而已,倪大夫你不是狂吗?我今天把话放在这里,你敢开一个,我就敢拆一个!”商奕笑冷笑一声,大步向着五百米开外的中医馆走了过去。

    “你这是违法的!”倪致远愤怒的喊了起来,转身向着商奕笑追了过去,他今天就是故意来锦医堂炫耀的,可如果中医馆被商奕笑给拆了,倪致远的脸就丢大发了。

    刚刚几十号人都围堵在锦医堂的门口,现在局面变了,一群人呼啦一下到了倪致远的中医馆门前。

    大门楼上的招牌还盖着大红色的绸缎,门口也摆放着两尊石狮子,只见商奕笑猛地一个腾跃,一脚踩在石狮子的头上,借着踩踏的反作用力往上一跳,一手抓住了红色绸缎用力的猛地一拽。

    哐当一声巨响!木制的招牌被商奕笑给拽了下来,看着倪致远暴怒的脸庞,商奕笑捡起地上的招牌,猛地对着石狮子当头一砸,狮子自然半点事都没有,可是木制的招牌已经断成了碎木头。

    “邹大夫叫我们谭先生一声师叔,你敢来锦医堂闹事,就是不将我们谭先生放在眼里!”商奕笑将手里的破招牌丢在地上,大步向着屋子走了进去。

    伴随着尖叫怒骂声而来的是东西被打砸的乒乒乓乓声,邹广白呆愣愣的看着大杀四方的商奕笑,这也太彪悍了!说拆就拆啊!

    “师叔,真没事吗?”邹广白同情的看着气的快厥过去的倪致远,虽然感觉无比的痛快,可是邹广白也清楚倪致远背后是有孙兆丰撑腰的,否则他怎么可能两天不到的时间就开一家新的中医馆。

    谭亦勾着薄唇莞尔一笑,看着正在拆屋子的商奕笑,清朗的声音带着无比的宠溺,“她心里头不痛快,闹闹也好,放心吧,一家医馆而已,倪致远这样的小人不一次打死打残了,日后只会更膈应。”

    孙兆丰是倪致远的靠山,可是如果东源集团没有了,倪致远还能猖狂起来吗?别说拆一家,就算是拆十家,谭亦也只会纵着商奕笑,随她高兴就好。

    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破坏大王商奕笑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倪致远身边的人脚步刷刷的后退着,拆了屋子也就罢了,要是惹到这尊女阎王,到时候被打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高兴了?解气了?走吧,也差不过该回去吃药膳了。”谭奕笑着摸了摸商奕笑的脑袋,她还真是闹腾,红扑扑的小脸上挂着汗珠子,不过看起来心情似乎真的变好了。

    “邹大夫,我们回去了。”商奕笑一抹额头上的汗水,笑着和邹广白招呼了一声,“你放心吧,我们家谭先生已经安排好了,谁敢去锦医堂闹事,我们就不是拆屋子了,直接打断他们的腿。”

    “师叔,商同学,你们慢走。”邹广白感觉面前打开了全新的一扇大门,他和老爷子性格一样温和宽厚,可是看着如此彪悍泼辣的商奕笑,邹广白忽然感觉强势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心里痛快啊。

    ------题外话------

    有没有被甜到?谭二哥宠起人来那叫一个甜蜜,狗粮撒了一把又一把,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