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2章 纠缠不休

时间:2018-05-06作者:吕颜

    入夜。

    即使坐在包厢里,依旧能听到楼下大厅里嘈杂的音乐声,相对于楼上的清净,楼下却是灯红酒绿的喧闹,一群酒色男女尽情的舞动着身体,互相调情着,看对眼了说不定就能去外面的酒店来一个419。

    “小少爷。”被保镖带上来的倪致远一脸的恭敬之色,明明他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面对患者的时候,倪致远虽然态度还算温和,可是骨子里依旧带着能决定人生死的高傲。

    但此时,面对孙兆丰这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倪致远却极其恭敬和卑微。

    “行了,你们下去吧。”孙兆丰摆摆手让旁边的几个同伴还有陪酒的女孩子都下去了。

    等保镖将包厢的门给关上了,孙兆丰靠坐在沙发商,一手夹着烟,懒洋洋的开口:“坐吧,你怎么找这里来了?”

    孙兆丰对倪致远还算比较客气,他一贯玩得开,男女不忌,有时候碰到一两个性子烈的小丫头,孙兆丰更喜欢用点药来助兴。

    倪致远医术的确很好,在这一块更是擅长,他制的助兴药丸不但效果好,关键成分都是中药材,对身体基本没有任何的毒副作用。

    倪致远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这才一脸苦涩的说明了来由,“小少爷,今天才开的中医馆就被锦医堂的人给打砸了……”

    将谭亦和商奕笑嚣张的“暴行”添油加醋的宣传了一番,倪致远尽可能的挑起孙兆丰对锦医堂的恶意,“我之前已经说了这个中医馆是小少爷您的产业,可是那些人根本不理会,还说小少爷您幸好不在,否则连您也一起打。”

    砰的一声,面前的茶几被暴怒的孙兆丰一脚给踹开了,他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勃然怒火,怒不可遏的咆哮起来,“真是反了天了!一个锦医堂竟然敢和我这么横!”

    之前在锦医堂被谭亦一脚踢掉了两颗牙齿不说,还赌输了一千万,孙兆丰当时就想要报仇的,可是被张秘书强行带回了孙家。

    孙平治更是狠狠的教训了孙兆丰一顿,勒令在从经济会议召开到结束这段时间里,不许出去惹是生非,否则立刻将孙兆丰打包丢到国外去。

    就这样不说,孙平治还冻结了他的银行卡,甚至派了四个保镖贴身跟着孙兆丰。

    要说东源集团这样的庞然大物是不可能惧怕一个小小的锦医堂,可是现在是和鼎盛集团谈合作的关键时期,孙平治担心的是林氏制药一直死盯着他们,只要孙兆丰有什么过激的行为举动,林氏制药绝对会死揪着不放,将事情闹到,破坏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

    孙兆丰没法子,只能曲线救国,他扶持倪致远在锦医堂旁边重新开了一家中医馆,而且还让他花大价钱将锦医堂的大夫都挖走,这样的手段虽然卑劣,可也算是明谋,谁也抓不到他的把柄,只是孙兆丰没想到谭亦和商奕笑这么张狂。

    狠狠的吸了两口烟,孙兆丰面容狰狞着,“之前让你找人去找潘春德,让他派人教训教训那个死丫头,现在怎么样了?”

    “潘夫人也赔了两千万,她也同意了小少爷的计划,只不过她找的人太差,自己撞的头破血流的,商奕笑倒是一点事都没有,现在人还在看守所关着。”倪致远和潘夫人关系很是暧昧。

    这些年潘春德在外面养小情人,之前的护士蒋丽就是其中一个,潘夫人也不甘落后,自己经常去找那些帅气帅气的男模和男明星,和倪致远也有过几次不正当的关系。

    最开始两人认识是因为给潘家的傻儿子看病,一来二去的两人就看对眼了,自然而然就滚到了床上,潘夫人舍得给钱,倪致远医术好,经常给潘夫人调理调理身体,两人也算是一拍即合。

    “都是些没用的东西!”孙兆丰气恼的咒骂了几句,这辈子他都没有这么憋屈过,偏偏目前是关键时期,孙平治将孙兆丰管得严,根本不准他在外面胡来。

    “行了,明天我找些人给你,你将中医馆再重新开起来,将锦医堂的病人都抢过来,等这个敏感期过了,我再来狠狠的收拾他们!”孙兆丰眼中迸发出毒辣的寒光,等东源集团和鼎盛合作之后,林氏制药他都不放在眼里,何况一个小小的锦医堂,弄不死这些人,他就不姓孙!

    “你去联系潘夫人,告诉她包养十六岁的未成年人是犯法的!”孙兆丰眼神阴狠到了极点,以前他玩得疯,但却也不敢越过界,毕竟东源集团的仇家也不少,未成年人那绝对是违法的。

    倪致远眼中一喜,随后兴奋的开口:“小少爷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们敢和小少爷您斗,简直是自寻死路!”

    同一时间,樱花公园后山的樱花公馆。

    “二少,这是我之前从监狱里得到的口供。”短短几天的时间,魏毅这个性情爽朗的男人神色阴郁了许多,眼角带着血丝,看得出这几天他都在搜查父亲魏大国死亡的证据。

    书房里,谭亦接过魏毅递过来的资料翻看了起来,第一份口供就是肇事司机的口供,他在给孙兆丰开车之前,却是一个潜逃了二十多年的逃犯,在家乡的时候将人重伤致残,十七岁就畏罪潜逃了。

    后来在道上混迹了多年,也有了假身份,最后加入了东源集团成为了孙兆丰的保镖,这一次他代替孙兆丰顶罪,不仅仅是因为东源几天给了他的妻子和孩子一套房外加两百万,也是因为自己逃犯的身份早就被孙家知道了。

    “不管如何刘平都要坐牢,所以他就同意了东源集团开出的条件。”魏毅眼神一片冰冷,他可以接受意外,却无法接受父亲是被人害死的。

    “撞死护士蒋丽的司机在看守所里上吊自杀了。”魏毅的调查速度也算是快,不过他还是小看了这些人的狠辣手段。

    护士蒋丽在魏大国的点滴瓶里注射的是生理盐水,不过当时她并不清楚孙兆丰交给自己的药瓶里装的是无害的生理盐水,蒋丽只当孙兆丰要让自己谋杀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魏大国。

    而孙兆丰这样瞒天过海的手段的确骗住了一直盯着的林氏制药的人,不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护士蒋丽为了攀上孙兆丰,她虽然答应了注射生理盐水,也报案诬陷商奕笑诈骗魏大国的钱财。

    不过蒋丽性格谨慎小心,她偷偷将自己和孙兆丰的电话都录音了,自己也将事情的经过记录下来,上传在一个隐秘的邮箱里保存着。

    谭亦快速的翻看着手里头的诸多证据,东源集团行事很谨慎,将所有的线索都清理了,可还是经不住详细的调查,撞伤魏大国的时候,孙兆丰人就在东源大酒店的房间里躺着。

    因为他不但喝了酒,还吸了白粉儿,意识已经有些不清楚了,酒店经理也担心他的身体,偷偷找了医生,事后也给了五十万的封口费。

    “这些证据足可以证明孙兆丰肇事逃逸致人死亡。”谭亦放下文件看向面容紧绷的魏毅,“不过对魏大叔真正下手的应该是东源集团的人,暂时不要打草惊蛇。”

    “二少,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魏毅明白的点了点头,他现在的调查都是在外围进行,并没有惊动东源集团,如果要深入调查,那动静肯定是瞒不住了。

    谭亦站起身来,拍了拍魏毅的肩膀,“明天早上你去市局报案,将这些证据备份之后再提交上去,我保证这个案子会公平公正的处理,没有人能给孙兆丰特殊待遇。”

    第二天早上,魏毅就直接去了市局,商奕笑不解的看着谭亦,“真的要去买东西?等到了帝京再买不就行了,带这么多行礼坐飞机很麻烦。”

    商奕笑以前出外勤任务的时候,都是轻装上阵,再说她行李箱里也有四五套夏装,够穿就行了。

    “走吧,你现在是十九岁的大学生,不是结束了任务就宅在家里放松的特勤人员。”谭亦朗然一笑,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顺便再买些特产带过去,到时候可以分给同寝室的同学。”

    商奕笑眉头直皱,她现在的身份证上虽然是十九岁,可不代表她真的是个才成年的小姑娘,她也不认为自己和那群大学生能有什么共同语言,有必要打好关系吗?大家就当普通同学不就行了。

    只可惜商奕笑最后还是被谭亦带出来了,两人直奔清远市最大的商场而去。

    “你说这六千多的一件t恤和我身上这三百的有什么区别?”看着吊牌上的价格,商奕笑眼角直抽,自己在雷霆的基本工资一个月也就两万多,当然,如果出任务的话还有各种津贴,任务完成的顺利也有奖励。

    可看着面前这件很普通的白色t恤,商奕笑感觉自己是脑子坏了才会买一件六千多的衣服,这钱多的没地方花。

    谭亦失笑的看着一惊一乍的商奕笑,“卡里不才有三千万的收入。”打赌赢过来的,两千万来自潘夫人,一千万来自孙兆丰。

    后知后觉想起来的商奕笑愣了愣,依旧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不买,等我去了帝京我留着钱买一套房子住。”

    上大学只是一个身份掩饰,商奕笑肯定还要接雷霆的任务,一直住在寝室里不方便,雷霆的据点倒是可以去,但是据点也常有其他特工会暂住,现在不差钱了,商奕笑就打算自己买个房子,又安全又舒适。

    “你以为有钱在帝京就能买到好房子?”谭亦笑着看着一副精打细算模样的商奕笑,怎么感觉这丫头越来越天真单纯了,“帝京地段好的房源不可能有人出售,新房基本都在三环之外了,你从大学过去一趟就得一个多小时,至于二手房倒是有。”

    不过好地段的二手房那价格也是相当的吓人,七八万一个平米,还要重新装修,关键是这些二手房周边的环境并不算太好,人多杂乱的,不适合当隐秘的据点。

    “我在连青大学旁边有一个小四合院,有人专门打理着,你直接过去就能住了。”谭亦沉声一笑,她那三千万放在清远市也算有钱人了,可是到了帝京,还真不算什么。

    “万恶的有钱人!”商奕笑羡慕嫉妒恨的嘀咕一句,自己在雷霆干一辈子,估计都存不到一千万。面前这位一出手就是帝京的一套四合院,连青大学可是在帝京的中心地段,这个地方独门独户的四合院,商奕笑都不敢想会值多少钱。

    “行了,你随便挑,我出钱。”谭亦大方的将银行卡递给了商奕笑,“我在饕餮楼订了位置,一会我们过去吃午饭。”

    “那我就不客气了。”商奕笑眯眼一笑,可是看着面前一排一排的衣服,商奕笑回过头求助的看着谭亦,很是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你感觉哪件比较适合我?”

    对于没有审美观的人而言,挑衣服绝对是一大挑战,既然要花六千多买衣服,总得挑最合适自己的,否则就真的成冤大头了。

    一个小时之后。

    商奕笑空荡荡着两只手,笑嘻嘻的走在前面领路,而谭亦这个优雅贵公子则沦为了小跟班,双手拎着十来个购物袋,两人向着商场相距不到一百米远的饕餮楼走了过去。

    “抱歉小姐,这里是高档会所,不接待普通客人。”商奕笑刚走到门口,就被一旁穿着黑色西装裤,白色衬衫的侍应生给拦了下来。

    “穿成这样的穷酸模样,也敢来这里用餐?”旁边的女孩嘲讽的笑了起来,站在台阶商,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商奕笑,眼中是毫不遮掩的恶毒之色,“往后面走上几百米有一条所谓的小吃街,你去那边吃大排档吧,听说两荤三素就要二十块钱。”

    “我认识你?”明显感觉到女孩子眼中的敌意,商奕笑眨了眨眼,努力的回想一下,这绝对不是自己认识的人。

    女孩倨傲的打量着穿着穷酸的商奕笑,当年就是她抢了自己中考状元的头衔!一个不知道从哪个旮旯里冒出来的东西,让自己的完美记录被打破了,即使自己今年成了高考状元,也考到了帝京最好的连青大学。

    可是当年以三分之差丢了中考第一名,林雅倩依旧耿耿于怀,以至于时隔三年,林雅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商奕笑,当初她还想着只要商奕笑来了市一中,她一定会让她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天才。

    可惜中考之后,商奕笑竟然没有上高中,早已经准备充分打算一雪前耻的林雅倩只感觉一拳头打到了棉花上,这股子怨气无处发泄。

    后来她才知道商奕笑去了和江省打工,忙碌的高中生涯让林雅倩也渐渐将商奕笑这个人给忘记了,直到今天再次碰到了。

    “你有什么资格认识我?”林雅倩高傲一笑,不屑的打量着商奕笑,施舍的开口:“听说你去当了保姆,我家最近刚好缺人,你要是找不到工作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开个后门,工资就给你提到一万块吧。”

    这还真认识自己?商奕笑看着高高在上的林雅倩,余光扫过身后走过来的谭亦,商奕笑忽然咧嘴一笑,随后小鸟依人般向着谭亦扑了过去,“亲爱的,要不我们换一家店吃饭吧,他们狗眼看人低,不让我们进门。”

    如果说商奕笑是一副穷酸模样,那么双手拎着购物袋的谭亦绝对是优雅的贵公子,长身玉立,面容俊美,周身流露出世家子弟的尊贵和清冷。

    “又胡闹了。”配合着商奕笑的闹腾,谭亦凤眸冷冷的扫过挡在门口一脸尴尬的侍应生,神色未变,无形里却给人一股子说不出来的威严和震慑,“怎么?我们不能进去用餐?”

    “抱歉先生,刚刚是我弄错了,非常抱歉。”侍应生连声道歉着,主要是商奕笑穿的太普通,而且年纪太小,侍应生以为她就是个普通的小姑娘,看到到了饕餮楼就想要进来用餐。

    他们这里的确不招待普通客人,完全的会员制,而一张会员卡一年的年费就二十万,普通人一年的工资都没有这么多钱。

    林雅倩呆愣愣的看着俊美无俦的谭亦,身为林氏制药的千金小姐,林雅倩不是没见过那些豪门贵胄,可是那些人和谭亦一比,绝对被比成了渣。

    “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商奕笑笑嘻嘻的看着脸色青青白白变化的林雅倩,这小姑娘看着也不大,难道是以前的同学?

    “你不就是个当保姆的,你怎么可能交到这样的男朋友?”回过神来的林雅倩愤怒的质问起来,这样俊美优雅的男人,才是自己的择偶对象,商奕笑就是个穷酸,连高中都上不起,她凭什么找这么优质的男朋友。

    眯着眼笑的很是挑衅,商奕笑点了点头,小表情无比的诚恳,“我是去当保姆了啊,就是谭先生雇的我,然后男未婚女未嫁,我们互相吸引就走到一起了,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这话说的商奕笑自己都想要吐了,倒是一旁的谭亦依旧是处事不惊的优雅姿态,甚至还用无比宠溺的眼神看着闹腾的商奕笑,好似她就是他眼中的珍宝。

    “商同学怎么也在这里?”林礼刚刚去停车子,就让小妹林雅倩先过来了,没想到一来就看到了商奕笑,而林礼更关注的还是站在她旁边的谭亦,这就是传说中包养了商奕笑三年的金主,倒真的是气度不凡。

    不过想到谭亦只是一个医术精湛的大夫,和锦医堂的邹老爷子是同一个辈分,林礼打量他的目光里就带着几分同情,得罪了东源集团,锦医堂肯定是保不住了,面前这个男人日后的下场可想而知。

    商奕笑对林礼真没什么好印象,当初如果不是他的算计,孙兆丰也不会一时冲动对魏大叔下杀手,林礼为了抓住孙兆丰的把柄,已经是不择手段,这样的人即使端着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在商奕笑眼中也是十足的伪君子真小人。

    “走吧,我们进去。”谭亦却是连看都没有看林礼一样,让商奕笑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会员卡递给了门口的侍应生,随后带着她直接走了进去。

    果真和调查中的一样高傲,一个大夫而已,真以为有几分医术就可以恃才傲物了吗?林礼眼中有着不屑一闪而过,对于同龄人而言,谭亦这样有着精湛医术的年轻人的确可以自傲了,但是放到豪门世家面前,他又算得了什么?

    即使凭借着医术结识了一些达官显贵,可是那些人会为了一个中医和东源集团过不去吗?好医生没有了,还能找下一个,和东源集团一旦成了仇敌,那就是不可挽回的损失。

    “雅倩,我们也进去吧。”林礼拍了拍林雅倩的肩膀,确定了谭亦只是锦医堂的背景之后,林礼就不再关注他和商奕笑了,这两人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

    饕餮楼的菜色是从祖辈传下来的,更让人诧异的是饕餮楼不设包厢,所有的客人都在大堂用餐,按理说这样的规矩一般客人为了隐私不会过来。

    可是让人奇怪的是,饕餮楼就这样经营下来了,因为猎奇来这里吃过的客人就会来第二次、第三次,久而久之客人也就越来越多了,饕餮楼不得不弄了个会员制,为了减少客源,一年的会费就二十万,谁知道这样一来客人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变得更多了。

    商奕笑和谭亦坐了下来,另一边林礼也带着林雅倩在另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

    “哥,你认识刚刚那两个人?”林雅倩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谭亦的身上,那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说不出来的优雅从容,再加上谭亦俊美出色的五官,林雅倩感觉自己要恋爱了。

    眉头一皱的放下菜单,林礼不满的看着对面的妹妹,“雅倩,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等你去了连青大学,在帝京能结识更多优秀的年轻人,那才是你的归宿,那个男人只是一个中医,医术再好没有背景却得罪了东源集团,你认为他能有什么作为?”

    不是林礼要卖妹求荣,而是林氏制药如今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一旦东源集团和鼎盛合作成功,最多五年的时间,林氏集团只怕就要面临破产的危机。

    所以林礼才想到了联姻,林雅倩这个妹妹要长相有长相,要智商有智商,虽然性格高傲了一些,可豪门千金谁没有一点脾气,一旦林雅倩在帝京认识了那些世家子弟,那么林氏制药就等于找到了强有力的靠山,到时候又何必惧怕东源集团。

    “得罪了孙家?”林雅倩眉头一皱,她也知道自家目前的困境都是来源于东源集团,可以看着言谈举止都如此优雅的谭亦,林雅倩忍不住的开口:“大哥,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说不定……”

    “没有说不定,他来自锦医堂,医术虽然好,可是不识时务,之前不单单得罪了东源集团,连鼎盛集团的黄小姐都得罪了。”林礼一直密切注意着东源集团的一举一动,自然知道锦医堂发生的一幕。

    如果仅仅是得罪了东源集团,林礼说不定还会拉拢一下对方,毕竟敌人的敌人的确就是朋友,可是谭亦和商奕笑连黄子佩都得罪了,这样就不是恃才傲物了,而是愚不可及!所以林礼立刻就断绝了和对方结交的心思。

    林雅倩一听这话也歇了蠢蠢欲动的心思,虽然有点舍不得这么俊美非凡的男人,可她不能给家里招来祸端。

    因为锦医堂的那批药材谭亦都拿走了,孙平治借着这个机会搜罗了不少的好药材,然后亲自打电话给黄子佩,明着说是赔礼,其实不过是找个借口见一面。

    正午十二点,孙平治带着张秘书早早的出现在了饕餮楼的门口等候着。

    “孙总,车子来了。”远远的看到黑色的布加迪开了过来,张秘书立刻提醒了一声,不过一想到饕餮楼没有包厢,张秘书也有几分诧异,“孙总,这地方是沈总裁订下来的吗?”

    清远市经济虽然不算繁荣,不过菜色倒是不错,饕餮楼虽然口味极好,但是其他的餐厅也不差,而且有独立的包厢,环境更为优雅,张秘书实在不明白沈墨骁为什么指定了这个地方。

    “估计沈总裁对菜色有几分研究。”孙平治回了一句,他自己也注重口腹之欲,偶尔也会来饕餮楼吃饭,因为这里没有包厢,除非是很亲近的朋友,否则孙平治不会带对方过来的。

    至于沈墨骁这边,孙平治估计他对吃的也讲究,所以想要来饕餮楼尝尝鲜,不管如何,只要人肯来那就好。

    “沈总裁,少夫人,两位中午好,这边请。”看到下车走过来的三人,孙平治立刻满脸笑容的迎了过去,对上沈墨骁那过于冷厉的脸庞,孙平治心里头暗叹一声,看来传闻果真太假。

    沈墨骁怎么看都和儒商搭不上边,这一身霜冷冰寒的气场,明显就是个不好说话的年轻人,倒是黄子佩面着这温婉的笑容,气息宁和优雅,和传言里没什么不同。

    三位重要客人走在前面,张秘书落在后面招呼跟过来的王大益,两人都是机要秘书,身份上也算是对等,一行人径自向着饕餮楼走了过去。

    “沈总裁,这里的菜色倒真是一绝,尤其是冬笋鸭汤最为地道。”孙平治朗声笑着介绍着饕餮楼的菜品。

    沈墨骁依旧是一副生人莫近的疏离和冷厉,他之所以会过来一方面是因为孙平治的确找到了一些好药材,窦老专家也说了这些药材对调理沈夫人的身体又好处,沈墨骁并不想欠下孙平治的人情。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自己答应过笑笑,以后要带着她去各地旅游,尝遍所有的美食,所以知道饕餮楼的名声之后,沈墨骁这才指定了这个地方。

    “孙总?”看到门口的几人,林礼微微一怔,似乎是完全不知道孙平治会来这里接待沈墨骁和黄子佩一般。

    孙平治眉头一皱,虽然在商场上两家是仇敌,可是真的见面了,却依旧是长辈对晚辈的亲切,“原来是林礼啊,你这是和雅倩来吃饭。”

    “孙叔叔好。”林雅倩一扫对商奕笑时那高傲的姿态,此刻倒是礼貌十足的打着招呼,“我九月就要去帝京上大学了,今天缠着大哥来吃一顿好的。”

    双方既然碰到了,即使心里根本不相信林礼是巧合来这里,孙平治依旧热情的拍了拍林礼的肩膀,大方的给他介绍道:“这位是沈总裁,这位是沈少夫人,沈总裁,这是林氏制药的总经理林礼。”

    坐在角落的桌子旁,商奕笑瞅着眉头的一群人,看了一眼谭亦,压低声音道:“我怎么感觉你今天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

    碰到林礼兄妹也就罢了,现在连沈墨骁和黄子佩都出现了,商奕笑怀疑的瞅着谭亦,怎么看都感觉有些的诡异啊。

    “想太多了。”谭亦似笑非笑的回了一句,让人无从确定他究竟是故意的还真的只是巧合。

    门口的几人寒暄之后,原本该各自回到座位上,可是林礼此刻却主动的邀约,“相请不如偶遇,孙叔叔不介意我和雅倩凑个桌吧,沈总裁可是我们年轻一辈学习的典范。”

    “不介意,人多也热闹。”孙平治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此刻已经完全确定碰到林礼绝对不是巧合,这么说来自己身边有人将消息透露给了林礼,看来自己还真是小看了他,竟然能收买自己身边的人。

    几人向着靠窗的桌子走了过去,沈墨骁余光一扫,当看到角落里的商奕笑时,脚步猛地顿住了,而此刻,他的视线里,谭亦将虾壳剥了下来,然后动作亲密的将虾肉放到了商奕笑的碗里。

    “墨骁?”黄子佩察觉到沈墨骁的异常,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刷的一下,黄子佩眼神阴沉的骇人,自己还诧异墨骁怎么会指定来饕餮楼,原来是因为那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

    峻脸倏地一下冰冷到了极点,沈墨骁快步向着角落走了过去,浑身的寒气怎么都遏制不住,一想到昨晚上看到的调查资料,想到商奕笑十六岁竟然就被谭亦给包养了,沈墨骁心头的怒火遏制不住的喷涌而出。

    谭亦放下筷子,神态悠然的的看着气势汹汹的沈墨骁,“沈总裁,这是?”

    商奕笑眉头一皱,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表情如何冷厉的沈墨骁,没有了往日的温和儒雅,整个人似乎化身成了地狱阎王。

    “我希望你离开她!”沈墨骁冷声开口,理智上他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只是和笑笑同名同姓,可是一想到谭亦和她的关系,沈墨骁依旧感觉到一股无法言说的愤怒和暴躁。

    谭亦勾着薄唇笑了起来,抬眼看着气势逼人的沈墨骁,同样是男人,谭亦倒能理解他此刻的愤怒,但是看着紧随其后过来的黄子佩,谭亦又感觉无比的嘲讽。

    沈墨骁当初面对他母亲的时候如果能拿出这样冷酷无情的一面,或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谭亦站起身来,看的出他比沈墨骁还要高上一点,不过谭亦看起来更为的瘦削,而沈墨骁的身材因为常年锻炼而显得魁梧一点。

    “沈总裁,你简直莫名其妙!”商奕笑突然抢在谭亦之前开口,一手故意挽住了谭亦的胳膊,亲密的站在他的身边。

    商奕笑冷冷的回应着沈墨骁充斥着怒火的黑眸,“我和谭先生之间的事情和沈总裁你有什么关系?就因为我和沈总裁您的初恋女友长得有点像,又恰巧同名同姓,所以你就管到我身上来了?”

    “还是说沈总裁的初恋女友意外去世了,所以你在我身上找存在感!”尖利的声音带着压抑不住的愤怒,商奕笑说完之后就看到沈墨骁陡然剧痛的表情,那幽深的黑眸写满了哀伤和痛苦。

    不管当初沈墨骁为什么结婚,可他也不会希望自己死,想到这一点,商奕笑忽然感觉有些的乏味,自己这样戳沈墨骁的伤口又有什么意思,他认识的那个商奕笑已经死了,永远都不可能再活回来。

    黄子佩看着压抑着痛苦的沈墨骁,商奕笑的死是一个禁忌,即使沈夫人都不敢再提,可是看着面前同名同姓的小姑娘,年轻果真就无畏,竟然敢在沈墨骁的伤口上撒盐。

    “墨骁哥,你冷静一点。”黄子佩低声的劝了一句。

    谭亦看着身边低着头的商奕笑,外人看她这怂怂的模样,只会当她自知失言闯了祸,所以有些的惴惴不安。

    只有谭亦明白商奕笑此刻的心情,她对沈墨骁依旧有怨,可同样也还有着感情,所以她语言上刺伤了沈墨骁,心里依旧会自责会不舍。

    谭亦抬手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也算是无声的安慰,此刻平静的看着沈墨骁,“沈总裁,你是小岸的朋友,我不介意你刚刚的冒犯,不过还请沈总裁不要干涉我的私人感情。”

    “还有一点是我和沈总裁的不同,我既然决定照顾一个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谁也无法阻止。”谭亦打断了沈墨骁要说的话,他如今说什么都已经太迟了,他已经和黄子佩结婚了,说不定很快就会有孩子,有时候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沈墨骁目光失神的看着许下承诺的谭亦,当初他也曾经这样对笑笑说过,他会照顾她一辈子,至于母亲的阻拦,沈墨骁不止一次的说过这件事他会处理,可自己终究还是让笑笑失望了,他根本没有处理好,他让母亲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到了笑笑。

    目光看向身侧的黄子佩,沈墨骁第一次如此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已经结婚了,他违背了当初的诺言!这一刻,心痛如刀绞!

    视线再次一看向低着头的商奕笑,沈墨骁沉默的转身离开,背影沉重而忧伤,失去了,就是一辈子都无法找回来了。

    黄子佩见状只能抱歉的对着孙平治说了一句,随后快步追了上去。

    好好的聚餐因为沈墨骁和黄子佩这两人的离开而失败,孙平治气的够呛,偏偏他也不能说什么,只是迁怒的看了一眼商奕笑和谭亦。

    可是想到沈墨骁刚刚的失态,就算有再多的怨气,孙平治也只能压在心里,只能冷冷一笑的对着林礼开口:“看来今天是没有缘分和林礼你一起吃个饭,改日孙叔叔一定重新邀请你。”

    说完之后,孙平治带着张秘书也走了。

    机关算尽也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林礼怔怔的看着接二连三离开的人,最后也没有了食欲,原本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沈墨骁、黄子佩碰个面,能搭上关系最好,谁知道发生这样的意外。

    “还想吃吗?”谭亦拍了拍商奕笑的肩膀,对上她幽怨的眼神,不得不解释道:“这真的只是巧合。”

    商奕笑也算是吃货,饕餮楼的菜色的确不错,谭亦就想着带她过来吃一顿,谁曾想沈墨骁也有同样的心思,只不过他是在缅怀去世的商奕笑,然后就这么碰上了。

    “吃,为什么不吃!”商奕笑嘀咕一句,重新坐回到了位置商,这才吃了一小半,这么好吃的菜不吃就浪费了。

    看着就跟打了鸡血一般的商奕笑,谭亦眼中带着几分赞赏之色,她如果真是自怨自艾的性子,谭亦反倒不喜欢了。

    而就在此时,饕餮楼门外,商老太太下了出租车,看着不远处饕餮楼的招牌,对着身侧的袁素文开口就骂了起来,“你养的好女儿,将我们商家的脸都丢光了,这要是放在过去,这样下贱的女儿是要浸猪笼沉塘淹死的。”

    “妈,笑笑她还小。”袁素文低声回了一句,双手却是攥紧成了拳头,那三年自己还以为她在和江省受苦了,没想到这个死丫头被男人包养了,过得只怕比自己舒服了千百倍,吃饭都是来这样高档的餐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