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26章 两个男人

时间:2018-05-10作者:吕颜

    经济会议就是为了沈墨骁和黄子佩召开的,这两尊财神爷不走,左明山自然也不会走,虽然今天这个脸是丢大了,而闯了大祸的马光耀更不可能离开了,此刻他脸色苍白,额头满是冷汗。

    一想到谭亦就是丁书记口中需要接待的专家,马光耀恨不能一头撞死自己,说好听一点是不看僧面看佛面,谭亦不管什么来历,他也是丁书记的人,马光耀却让警卫将人扣押起来,这就是犯了大忌讳。

    说难听一点打狗还要看主人!谭亦如果好说话,马光耀或许还能逃过一劫,可任谁也看得出谭亦不是善茬,今天这事就麻烦了。

    收敛了所有的情绪,纵然知道面前这个人不是他的笑笑,可沈墨骁还是忍不住的开口了:“商同学是为了魏大国先生死亡的事情过来的吗?”

    魏大国去世之后,护士蒋丽曾经报案指控商奕笑诈骗魏大国的钱财,不过因为证据不足,再加上蒋丽意外死亡了,这事就搁置在这里了,现在魏毅这个儿子回来了,而且还是来者不善,所以也难怪之前马光耀会误会了。

    “不是,我只是陪同谭大夫过来的。”商奕笑冷淡的回了一句,从内心深处而言,她依旧不想面对沈墨骁。

    谭亦安抚的拍了拍商奕笑的手,似笑非笑的看着眼神复杂的沈墨骁,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他如果当初能狠下心来无视沈夫人的寻死觅活,事情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对视着,现场的气氛顿时显得有些紧绷而诡异,虽然只和谭亦见过一面,可是从顾岸的口中,沈墨骁知道面前这个男人身份尊贵,性格更是冷傲,甚至可以说是薄凉冷血。

    可是看到谭亦对商奕笑如此的宠溺,周身冰冷的气息也消融了,沈墨骁莫名的感觉到愤怒,这种愤怒源于雄性动物的本能,即使他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并不是自己的笑笑,她们只是同名同姓,五官也仅仅有些相似而已。

    可是沈墨骁依旧有种面对情敌的愤怒和战意,似乎面前这个俊美优雅的男人将他心头所爱给夺走了一般。

    “谭大夫,刚刚只是误会,不知道谭大夫能否原谅马秘书的无心之失,说到底他也是为了确保经济会议的顺利召开。”黄子佩走到了沈墨骁的身边,温柔浅笑的开口,打断了这两个男人之间互相敌视的气氛。

    身为女人,黄子佩有着敏锐的直觉,即使知道面前这个小姑娘并不是商奕笑,可是她的存在已经牵动了墨骁哥的情绪,黄子佩就不敢掉以轻心。

    再者,如果仅仅是五官相似也就罢了,黄子佩相信沈墨骁迷惑一段时间之后,终究会醒悟过来,清醒的认识到这个小姑娘只是替身,她不可能代替已经死去的商奕笑。

    可是谭亦的出现却激起了沈墨骁的战斗欲,黄子佩担心这两个男人这样互相争斗下去,沈墨骁的感情会投入的越来越多,到时候就不仅仅是一个替身了,说不定这小姑娘真的会走进墨骁哥的心里。

    左明山感激的看了一眼打圆场的黄子佩,一旁马光耀更是感激涕零,立刻走上前来,当着众人的面再次诚恳的道歉,“对不起谭专家,都是我的工作失误,一切后果我自己来承担,左书记,我现在就向您辞职,一会儿我将辞职报告递交给您。”

    马光耀没认出谭亦的身份,反而将他当成闹事的人,让警卫将人关起来了,这个错误犯的的确有点严重,可是也不到将人逼到辞职的地步,毕竟打狗还看主人呢,马光耀怎么说也是左明山的秘书。

    谭亦勾着薄唇浅笑着,慵懒的目光看了一眼落落大方的黄子佩,“沈少夫人,我连左书记的面子都没有给,又凭什么给你面子,你们黄家鼎盛集团的脸面在我这里还真不算什么。”

    谭亦这话一说出来,黄子佩脸上的笑容已经维系不住了。

    左明山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谭亦这话听起来还真没什么大问题,之前左明山也道歉了,谭亦根本不理会,难道黄子佩一开口,谭亦就要原谅马光耀,这不就说明黄子佩的面子比左明山更有用。

    左明山怎么说也是清远市的二把手,明年说不定就能转正了,鼎盛集团虽然家大业大,可现在做主的毕竟还是黄父,黄子佩只是个晚辈,不管怎么看她都不可能比左明山的身份地位贵重。

    无视着黄子佩一闪而过的阴霾表情,谭亦冷笑着继续开口:“再者按照沈少夫人你的说法,马光耀让警卫将我们看押起来,只是为了确保经济会议顺利召开,那么我就有一个疑问了,为什么我的出现在少夫人眼中会阻碍经济会议的召开,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内幕吗?”

    身正不怕影子歪!马光耀为什么要阻止谭亦,不就是因为魏大国的死藏着猫腻,所以他才担心,同样黄子佩也是这样的看法。

    可是明面商魏大国是因为车祸重伤不治死亡的,孙兆丰这个肇事司机也被公安机关暂时抓捕了。因此不管怎么说,马光耀和黄子佩都不应该怀疑谭亦此行的动机,除非魏大国的死亡是人为的,所以他们才害怕谭亦出来捣乱。

    孙平治此刻不得不从人群里走出来,黄子佩这一开口,没有求到情不说,还将孙平治给推到风口浪尖了。

    “谭大夫,这一切都是误会,之前和魏毅先生还没有达成赔偿协议,马秘书太重视这一次的经济会议,有些的矫枉过正了,追根到底事情的起因还是我那个犯了罪的小儿子,我这个当父亲的给你道歉。”孙平治说完之后,对着谭亦深深的鞠了一躬,事情闹成这样,他只能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招揽。

    商奕笑笑嘻嘻的看着想要掌控局面,却啪啪被谭亦打脸,惹了一身腥臊的黄子佩,毫不客气的火上浇油,“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如果魏大叔是正常去世,就没有必要阻拦我们了,看来马秘书和少夫人都是知情者啊,这是防患于未然吗?”

    黄子佩目光深沉的看着说话带刺的商奕笑,她根本没办法给自己辩解!魏大国的死亡根本就是孙兆丰派人下的黑手,虽然没有证据,可是大家都是聪明人,所以马光耀才会阻拦谭亦一行人。

    就在局面僵持住,所有人都感觉下不了台的时候,谭亦忽然站起身来,顺势将商奕笑也给拉了起来,“行了,时间差不多了,先去开会吧。”

    左明山愣了一下,他正苦恼着该怎么收场,谁知道谭亦竟然松口了,左明山立刻接过话,“是啊,那大家就回会议室吧。”

    “等一下。”谭亦突然再次开口,目光扫了一眼马光耀,“既然马秘书要承担责任,左书记到时候还要麻烦你收下他的辞职报告,今天这事就算翻篇了。”

    牺牲一个马光耀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左明山自然愿意,更何况即使停职了,日后也可以恢复职位。

    当然了,这至少要等丁书记退休之后,左明山才会给马光耀运作一下,毕竟得罪了谭亦,就等于得罪了丁恒杰这个a省的一把手,左明山肯定要给丁恒杰有个满意的交待。

    马光耀低着头,脸色苍白成一片,他之前说辞职其实也有几分以退为进的意思,自己毕竟是左明山的秘书,身为他的领导,顶头上司,左明山肯定是要维护自己的,否则日后会敢给左明山办事,这不是寒了下属的心吗?

    可是看着眼神示意自己稍安勿躁的左明山,马光耀心里头咯噔了一下,这一停止至少要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等丁恒杰退休了,左明山没有了顾虑再恢复自己职位,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在体制内工作,人际关系最为重要,马光耀能有今天都是左明山一手提携的,一旦他离开他身边,而且时间这么长,秘书处肯定会有其他人顶替自己的位置,失去了左明山心腹的位置,马光耀知道自己的仕途是彻底完了。

    在场足足有二十多个人,此刻看着面如死灰的马光耀,所有人都有些同情,不过也对谭亦这个俊美优雅的年轻男人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这个男人不管什么来历,却是真正的狠辣冷血,一个误会就断了马光耀的仕途,说是睚眦必报半点不为过。

    中途休息的会议重新开始,“左书记不用特意招呼我,我只是按照丁书记的指示过来旁听会议的,我坐后面就可以了。”

    谭亦摆摆手,带着商奕笑向着会议室最后面走了过去,两人直接坐到了角落里,看似真的只是想要听听看东源集团和鼎盛之间的合作是不是真有可行性。

    十分钟之后,孙望野代表东源集团开始解说公司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从业务的拓展,到引进国外最先进的医疗器械生产线,甚至提出了将中医这个区域发展壮大的前景规划。

    而鼎盛集团这边的三个代表也提出了一系列的专业问题,其中就牵扯到了生物制药这些前沿的领域,不得不说左明山这些人只听懂了三分之一,毕竟太过于专业的东西,他们的确听不懂。

    此刻,左明山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谭亦,他是医药局的专家,应该能听懂这些专业术语,这样一来,丁书记的这个安排也算是合情合理了。

    “看起来鼎盛的确有合作的打算。”商奕笑低声对谭亦说道,虽然专业的知识她也听不懂,东源集团的五年规划也有些的夸大,不过鼎盛这边的代表提出的问题却都是很实际的问题,这绝对不是敷衍了事的态度,而是真的打算合作了。

    “沈墨骁不接手,鼎盛要持续发展必须找合作伙伴。”谭亦看得透彻,黄家野心不小,可惜没有继承人,黄子佩的确很聪明,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可惜公司的发展不能只靠人脉关系,还需要更为精准的投资眼光和决策。

    黄子佩这一块终究欠缺了,更何况她更享受当一个豪门贵妇,享受这种富裕的生活,所以黄父只能寻找合作伙伴来发展事业,其他制药集团很多都是老字号,人脉关系都不少,有些甚至强过鼎盛集团。

    相对而言只有东源集团没有强大的靠山,黄父选择了东源,也是因为可以完全压制住东源集团,不担心日后东源发展起来了反而过来吞并鼎盛。

    商奕笑明白的点了点头,抬头看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沈墨骁和黄子佩,“这么说黄子佩嫁到沈家,等于是找到了背景靠山,鼎盛再和东源集团合作,也不用担心日后被吞并。”

    “否则你以为什么黄家在黄子佩结婚之后才选择东源集团当合作伙伴。”谭亦嘲讽的冷哼一声,沈墨骁虽然不接手黄家的生意,可是他娶了黄子佩,沈氏集团和帝京梅家就等于是黄家的靠山了。

    虽然在听着两个公司代表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可是沈墨骁的注意力依旧放在会议室的最后面,余光不经意的扫过,看到商奕笑和谭亦凑在一起小声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无比的暧昧,外人似乎根本插不进去。

    沈墨骁只感觉胸口传来一阵一顿的钝痛,那种失去挚爱的痛苦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他,平日里沈墨骁还能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可是看到了谭亦和商奕笑,那被压抑的痛苦再也控制不住。

    “请问桂经理,关于中医药这一块,贵公司是不是已经有了初步方案,还是说这一个领域知识一个设想,并不一定会付诸实践?”鼎盛集团的代表刘经理笑嘻嘻的开口,他有些的胖,个头也不高,看起来就跟个好脾气的弥勒佛一般。

    不过刚刚一番激烈的讨论中,胖子刘经理却是字字珠玑,每一个提问都切中了问题的要害,看得出此人对医药这一块相当的熟悉,眼光独特,见解也非常独特,绝对是一个难缠的人物。

    东源集团这边被提问的桂经理站起身来侃侃而谈,“关于中医药这一块我们已经做了详细的调查,相对于西医治标不治本的理念,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中医药的治标治本,所以这一块的市场是非常的可观。”

    “当然了,目前的局面是却中医式微,很多中医馆也是各自为政,中医院的盈利也远远消息西医的医院……”

    刘经理不时的点着头,东源集团看来的确做了前期的调查和后期的部署规划,鼎盛如果加入了中医药的投资项目,只要经营的好,名声一旦打出去了,日后的利润绝对非常好。

    看到现场气氛很浓烈,等双方代表坐下来之后,左明山笑着开口:“谭大夫也是医药局的专家,又来自锦医堂,不知道谭大夫有没有什么想要说的?”

    之前因为马光耀的事闹了个大乌龙,左明山此刻提议谭亦发言,也算是捧着他,总不能真让他在角落里旁听一整天的会议。

    谭亦并不打算说什么,倒是一旁商奕笑忽然站起身来,笑眯眯的看着东源集团这边,“听起来东源集团是想要大力投资促进中医药的发展,可我希望这个一切都是合情合法的,别弄那些见不得人的下三滥手段。”

    无视着孙平治等人黑下来的脸色,商奕笑继续道:“锦医堂虽然是一个中医馆,但是邹老爷子在中医界也算是泰山北斗式的前辈,东源集团唆使邹老的大徒弟叛出师门不说,还高薪挖走了十几个坐诊的大夫,我看这样不但不能发展中医,反而会因为恶性竞争导致中医的退步。”

    左明山眼角再次狠狠的抽搐了几下,只可惜商奕笑就是个口无遮拦的小姑娘,左明山的年纪和地位摆在这里,他也不好和一个笑姑娘计较什么。

    尤其锦医堂的事情东源集团做的的确不地道,他想要吞并锦医堂,至少手段也要高明一点,再想到谭亦来自锦医堂,又是丁书记特意交待下来的,左明山愈加的感觉东源集团办事太粗糙了。

    “商同学,无凭无据的话还是不要乱说。”孙平治的长子孙望野也跟着站起身来,脸上端着温和的笑意,看起来像是包容小孩子胡闹的长辈,“倪致远大夫离开锦医堂那完全是他个人的行为,和我们东源集团无关,我听说倪大夫新开的中医馆被商同学派人砸了,而且他装修一次你就砸一次,前后一共砸了四次,到现在都没能正式开业。”

    孙望野说这话就等于将鲁莽、暴力、胡闹这些代名词加到了商奕笑的身上,他微微一笑,环视着全场,“如果倪大夫真的是我们东源集团的人,商同学认为你还能将他的中医馆打砸四次吗?”

    的确,如果倪致远真的是被东源集团收买了,商奕笑还能这么嚣张?真当东源集团是吃素的不成?

    “我们东源集团一直是合法经营,不存在任何违法乱纪的事情,商同学你年纪小,再加上因为魏大国先生的死亡,对我们有所误会也在情理之中。”孙望野成功扳回了面子之后,就风度翩翩的坐了下来。

    就所有人都认为商奕笑是无理取闹的时候,沈墨骁眉头一皱的冷声开口:“按照孙总经理的说法,锦医堂的变故和贵公司没有关系?”

    孙望野也好,孙平治这个老总也罢,包括东源集团的三个代表,还有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是错愕一愣,不明白的沈墨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那么如果我查到倪致远和东源集团早有联系的话,那么我是不是可以怀疑贵公司的诚意,那么这一次的合作就暂停吧。”沈墨骁冰冷的话直接震慑到了全场。

    所有人呆愣愣的瞅着沈墨骁,之前不是谈的挺融洽的,两个公司的发展规划都是不谋而合,再加上还有清远市的大力扶持,按理说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怎么突然就不合作了?

    孙望野刚刚指责商奕笑的时候有多么意气风发,那么此刻脸色就有多么的难看扭曲!有些事只要做了,那肯定是留有痕迹的,只不过孙望野认为锦医堂没能力调查清楚。

    可是沈墨骁却不同,这一位可是沈氏集团的总裁,公司的年利润连续三年盘踞在华国商界的第一位,背后还有帝京梅家这个大靠山,沈墨骁如果要查,那绝对能查出来倪致远敢和锦医堂撕破脸,就是东源集团在背后怂恿的。

    黄子佩密切注意着沈墨骁的一举一动,听完他的话之后,子佩猛地攥紧了手,之前自己被姓谭的大夫嘲讽奚落的时候,他不曾开口给自己撑场子!

    可是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还没有被孙望野怎么着,他竟然急吼吼的给他撑腰!这算什么!他是代表鼎盛和东源集团合作的,此刻却在这里拆台子,站到了东源集团的对立面,就为了维护一个和商奕笑同名同姓的小姑娘!

    清朗的嗓音掷地有声的响了起来,谭亦一副优雅贵公子的姿态侃侃而谈,“不需要劳驾沈总裁费力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东源集团承诺不会对锦医堂使用非法的手段恶意吞并,我们锦医堂也不会阻止东源集团和鼎盛的合作,毕竟强强联合之后,造福的是清远市的普通老百姓,会带动一方经济的腾飞。”

    会议室里,包括左明山在内,所有人真的傻眼蒙圈了,这两人是不是身份被调换了!原本该刁难东源集团的谭亦竟然主动说好话,而要和东源集团合作的沈总裁竟然拖后腿!

    商奕笑看了看谭亦,又看了一眼第一排的沈墨骁,然后无语的低下头,这两人是要干什么!

    “左书记,差不多是吃饭的时间了。”秘书此刻低声提醒了左明山一句,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事。

    左明山一看时间,得,十一点二十了,立刻笑着打着圆场,“各位,都到饭点了,不如先去用餐,下午两点钟我们再接着讨论。”

    沈墨骁收回目光,他能敏锐的感觉到谭亦的挑衅和敌意,想到此,沈墨骁视线又不由自主的落在商奕笑的身上,自己的情绪也有些的问题,可是面对这样一张脸,沈墨骁怎么可能做到无动于衷。

    !分隔线!

    午餐是东源集团招待的,用餐的地点在东源集团下面的餐厅,因为下午还要召开会议,所以孙平治让餐厅清场了,准备的是自助餐,这样用餐气氛更加活跃,大家也可以随意交谈,不会显得太公式化。

    “我为什么不能吃虾?”商奕笑气鼓鼓着脸颊,不满的瞅着谭亦,她最喜欢的阿根廷红虾,一个足足有手掌长,看的商奕笑食欲大增。

    “中药忌口。”谭亦毫不留情的丢出四个字的解释,将一脸生无可恋的商奕笑从海鲜区给拖走了,“行了,等这个疗程结束后就可以吃了。”

    “可是我现在想吃。”商奕笑可怜巴巴的开口,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平常能吃到的时候还不当一回事,越是不给吃,那就越想吃越馋,所以才有所谓的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谭亦回过头看着耍无赖的商奕笑,俊美的脸上笑容加深了几分,无比温柔的开口:“我看你更想增加每天施针的时间。”

    一个激灵,顿时有种被恶灵给盯上的危险感!对上谭亦这张帅的天怒人怨的俊脸,商奕笑很怂的摇了摇头,小媳妇般跟在他后面向着蔬菜沙拉走了过去。

    不远处,沈墨骁也站在海鲜区,东源集团下了血本,所以待客的海鲜都是顶级的,他不由的想起以前,商奕笑每一次去剧组拍戏,回来的时候就跟饿死鬼投胎一般。

    那个时候两人的恋情一直处于地下状态,出去吃大餐有时候不方便,沈墨骁就会去酒店订了餐,商奕笑对其他海鲜不怎么在意,她只爱吃虾和螃蟹,螃蟹是大寒的食物,所以沈墨骁订的最多的就是大虾。

    各种口味的虾都有,椒盐的、蒜蓉的、红烧的还有铁板大虾,让她可以一次吃个够!可是此刻,看着面前丰盛的海鲜,沈墨骁已然有了物是人非的悲凉。

    “总裁,即使同名同姓,毕竟不是同一个人。”身为秘书的王大益看着孑孑独立的沈墨骁忍不住的提醒了一句。

    以前订餐这些事都是王大益做的,他自然知道商奕笑的口味,其实刚刚这个小姑娘站在海鲜区的时候,看着她盯着面前的大虾眼都不眨一下,王大益莫名的有种商奕笑没有死的感觉。

    可是片刻的功夫,看着谭亦带着她直接去取蔬菜和水果了,两人都没有取食任何海鲜,王大益明白过来终究是两个不同的人,不可能口味都一样。

    可是自己能明白,但是看总裁这失神的模样,王大益叹息一声,只怕总裁还是无法从商小姐死亡的痛苦里走出来。

    沈墨骁没有开口,而是默默的取了两只虾放在了餐盘上,有些人失去了才知道痛彻心扉,可是再后悔已经太迟了,天人永隔是世间最残忍的折磨。

    餐厅因为事先清场了,所以大家都是三三两两的凑一个桌吃饭。

    半个小时之后。

    洗手间。

    谭亦刚走出来就看到站在走廊里的沈墨骁,这是刻意在这里等自己?

    “谭大夫。”将手中的香烟掐灭了,沈墨骁眼神漠然的看着走过来的谭亦。

    从商奕笑“去世”之后,沈墨骁的烟瘾就大了,空闲的时候几乎是烟不离手,此刻短短的等待时间里,这已经是沈墨骁抽的第二根香烟。

    “死者已矣,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沈总裁还是少抽一点烟。”谭亦冷淡的开口,走得近了都能闻到他身上浓郁的烟草味。

    笑笑那丫头这段时间瘦了许多,其实真的比起来沈墨骁的变化更为惊人,不仅仅是指身体的瘦削,而是他的气息完全变了,过去那个温雅俊朗的男人,如今却变得阴郁冷漠。

    “谭大夫,如果你站在我的立场,你会怎么做?”沈墨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开口,或许是因为他身边有一个和笑笑同名同姓的小姑娘,所以沈墨骁忍不住想要知道谭亦的答案。

    冷笑一声,谭亦倨傲的看着面容冰冷的沈墨骁,眼中嘲讽更深了几分,“沈总裁这是想要从我这里求一个让自己心安的答案吗?好证明你没有做错,只是造化弄人?”

    他果真对自己有敌意!沈墨骁眼神陡然一寒,却是挡在了走廊中间,锐利的目光冷凝的盯着满脸嘲讽的谭亦,“那个小姑娘和笑笑有什么关系?”

    “如果真有关系,难道沈总裁查不出来?”谭亦停下脚步,眉梢微微上挑,凤眸里满是挑衅之色。

    “如果没有关系,你不会这样故意挑衅我!”沈墨骁不为所动,从顾岸的口中他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性情薄凉,冷傲到了极点。

    当初在医院救了母亲之后,他甚至高傲到不愿意留下一张术后调养的药方,这样的男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自己有敌意,而沈墨骁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就只有谭亦身边这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

    看来即使查不到任何的线索,沈墨骁依旧没有放弃,甚至会主动试探自己,谭奕玩味的笑了起来,“笑笑这丫头是我的人,我将她当成宝贝一样宠着惯着,可是和她那么相似的商小姐却惨死了,我自然看不惯沈总裁。”

    这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

    沈墨骁根本不接受谭亦这样没有说服力的解释,可是他又找不到任何线索,这让沈墨骁的眼神愈加阴狠,“谭大夫,因为顾岸的关系,我并不想和你撕破脸,但你不要逼我!”

    如今的沈墨骁已经疯魔了,如果不能从谭亦口中得到让他满意的答案,他不介意非法血腥的手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比如用锦医堂的人来要挟他。

    “沈墨骁你大可以试试看!”谭亦凤眸陡然一愣,煞气迸发而出。

    他从来不是善男信女,之所以显得清高冷傲,不过是懒得管闲事,可是沈墨骁如果敢犯到自己头上,谭亦不介意教他怎么做人!

    不知道是谁先动的拳头,当商奕笑赶过来的时候,沈墨骁和谭亦已经各自站在一边,只是对比之下,沈墨骁看起来更惨,不但西装凌乱了,嘴角更是裂开着流着血,眼角也有些的泛红,再看到角落里碎掉的一个盆栽,估计他是跌倒的时候,眼角撞到了花盆上。

    谭亦的身手商奕笑知道,这个男人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商奕笑和谭亦动手都只有挨揍的份,更别提沈墨骁这个外行人,他的身手至多自保,对上谭亦这样的高手,十个沈墨骁都不够看。

    “才吃饱饭不能运动,身为医生你不知道吗?”商奕笑快步走了过来,无视了一旁伤势更重的沈墨骁,没好气的站在了谭亦面前,将他丢在地上的西装给捡了起来。

    刚刚只看到谭亦的右脸,商奕笑并没有发现他受伤了,此刻站在谭亦身边,商奕笑才发现谭亦左边的脸颊微微有点红肿,唇角也裂开了一点,不由的眉头一皱。

    “你怎么会受伤?”震惊之下,商奕笑直接伸出手擦去谭亦嘴角的血迹,难道是沈墨骁突然出手偷袭,他没有防备所以挨了一拳?

    谭亦不由的笑了起来,扯动了嘴角的伤口,刚被商奕笑擦去的血迹再次的渗透出来,“一点小伤,无碍的。”

    “行了,别说话了,又出血了。”商奕笑连忙阻止谭亦开口,她的印象里谭亦永远都是那么高贵清雅,此刻看他嘴角带着血迹,商奕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莫名的感觉这殷红的鲜血是那么的碍眼。

    “不是说伤口是男人的勋章吗?这点伤口无所谓的。”谭亦顺势将商奕笑给自己擦拭血迹的右手握在了掌心里,看了一眼旁边失魂落魄的沈墨骁,他难道还妄想小丫头过来先关心他的伤势吗?

    商奕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看着幼稚的谭亦,还勋章?那种愤青毛头小子说的话他也好意思拿出来说?他干脆说男人身上有几个枪口更具男子气概!

    被商奕笑这鄙视的小眼神给逗乐了,谭亦也发现自己太幼稚了,其实刚刚沈墨骁挥过来的那一拳他完全可以避开,为什么会站在那里没有动呢?或许只是想要测试一下这丫头是不是真对沈墨骁死心了,不在意了。

    “走吧,回去了。”商奕笑也感觉自己挺幼稚的,别说挨了一拳,就算挨了一枪,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干他们这一行的,谁身上没挨过枪子。

    想到这里,商奕笑抬头又瞪了一眼谭亦,都是他平白无故的挨了一拳,害得自己跟着犯傻。

    从头至尾,她出现到离开,目光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没有过问自己的伤势!沈墨骁背靠着冰冷的墙壁,痛苦的闭上眼!

    自己在期待什么!期待面前这个小姑娘就是他的笑笑!期待她担心自己关心自己!而不是选择站在另一个男人身边!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办?”沈墨骁声音嘶哑的开口,这是一开始他问谭亦的问题,只不过谭亦没有回答,还一而再的挑衅,最后和沈墨骁打了起来。

    脚步一顿,谭亦背对着身后的沈墨骁,一字一字冷淡的回答:“沈夫人性子的确偏执,也能对自己下狠手,她寻死并不是吓唬人的。”

    这是沈墨骁之前面临的两难处境,一边是自己的母亲,一边是自己的爱人!他暂时选择妥协,是为了不刺激沈夫人让她做傻事。沈墨骁只想着等沈夫人身体再好一点,不要那么偏激了,他可以一点一点的说服她,他总不能为了爱情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去死。

    “沈墨骁,你难道就从没有想过曲线救国吗?你不能对自己的母亲下手,却可以对外人下手,黄子佩是她心目中完美的儿媳妇,那么我就毁掉黄子佩。”

    谭亦看似俊雅的脸上却透露出极致的冷血,“我不会让任何女人生出嫁给我的心思,让她们不敢嫁给我,谁敢有这样的心思,我就连她的家族公司都毁了。”

    沈墨骁怔住了,他没有想到谭亦的心思如此的可怕,或者说他比沈夫人更为的偏激,沈夫人再固执,她也只能对自己下狠手,而谭亦却要对无辜的人下杀手。

    听到这话的商奕笑也愣住了,她或许不曾真正的怨恨过沈墨骁,只是也无法原谅他,毕竟任何人面临沈墨骁的处境,都会同样的为难。

    “走了。”谭亦笑着揽过商奕笑的肩膀,外人说自己狠辣冷血又怎么样?如果她们不想嫁给自己,那么就不会有这样的噩运!所以说世间一切都有因果的。

    等到没有女人敢嫁给自己,沈夫人还能怎么阻拦?沈墨骁手段但凡狠辣一点,找人毁了黄子佩的清白,那么在乎脸面在乎面子尊严的沈夫人难道能让自己儿子娶一个破了身的女人?

    再者黄子佩无辜吗?不,明知道沈墨骁已经有了相爱的女友,却依旧生出嫁给他的心思,这样的女人就算被毁了清白也是罪有应得。

    ------题外话------

    谭二哥会不会太狠辣了一点?o(n_n)o哈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