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1号宠婚:军少追妻忙 第131章 请君入瓮

时间:2018-05-15作者:吕颜

    四合院。

    “你去吃饭,不用管我。”书房里,王教授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目光专注的盯着面前的黄龙玉摆件,还不时的拿着笔在一旁的纸上记录着什么。

    商奕笑也没有强求,一会儿从餐厅带点饭菜回来给王教授。

    安静里,王教授忽然抬起头,有些为难的瞅着商奕笑,犹豫了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看这个黄花梨的底架太碍眼了,要不弄下来?你放心,赶明儿我就找个老木匠给你重新做一个底架,这个工艺太粗糙了,简直暴殄天物!”

    对这些古玩老物件,王教授完全是痴迷入魔的状态,这个黄龙玉摆件估计是唐宋年间的东西,从色泽到雕工都是顶级的,值得好好研究。

    偏偏搭配了一个不入流的底架,这就好比美丽的公主嫣然一笑,可是牙缝里却夹了根韭菜叶,王教授怎么看怎么的别扭。

    “行,那新底架到时候就麻烦教授您了。”商奕笑原本也打算重新做个底架,王教授是内行,他主动帮忙,商奕笑肯定不会推辞。

    走到书桌边,商奕笑拿起摆件,看了看下面玉和木头接连的部分,做工的确很粗糙,就差没用502胶水直接黏上了。

    抓着木架,商奕笑右手猛地一个发力,咔嚓一声,木头架子直接被她粗暴野蛮的给掰了下来。

    被商奕笑这暴力动作给震惊住的王教授猛地回过神来,“我的黄龙玉!”

    焦急的嚎了一嗓子,王教授一把将黄龙玉给抢了过来,抓在手里仔细的检查着,神情急切的好似从人贩子手里头将自己孩子给抢回来的父母一般。

    接连的部分不是很牢固,商奕笑这么暴力一掰,玉和木架完美的分开了,而且一点没有伤到黄龙玉的底部。

    “你……你简直是乱弹琴!”确定没伤到摆件,王教授愤怒的瞪着抓着孤零零木头架子的商奕笑,气的话都快说不利索了,他就没见过这么粗暴的小姑娘,这可是几百年的宝贝,她竟然就这么上手掰了。

    莫名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商奕笑咧嘴笑着,余光不经意的一扫,这才发现木头底架中间竟然是空心的,里面还夹着东西。

    这是什么?商奕笑诧异的将木架中间的东西抽了出来,竟然是一张老照片,上面是一个刚刚才能站稳走路的小男孩。

    “要不是这个木头架子,估计你也没这么好的运气捡漏。”王教授没好气说了一句。

    之前窦旭阳父子,还有珍宝阁的胖子,都是被这个木头架子给糊弄了,再者卖东西的是个民工,所以他们都当这个摆件是假货。

    “这照片已经泛黄了,表面也已经龟裂了,这估计是三四十年前的老照片了。”王教授看了看商奕笑手里头的照片,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不应该啊,这个黄花梨木头架子至多也就二十来年,这照片难道是后来放进去的?”

    “是四十二年前。”商奕笑刚说完,王教授倏地转过头来,震惊的看着语调无比坚定的商奕笑,“你怎么知道?你对这个也有研究?”

    没有用仪器进行检测,王教授也只能靠过去的经验判断是三四十年前的照片,但是具体是哪一年的,他凭肉眼是看不出来的。

    商奕笑咧嘴一笑,将手里头的照片翻了过来,“上面写了年月。”

    眼角抽了抽,王教授看了一眼,很是无语的走回椅子上坐了下来继续研究自己的黄龙玉,再和她说下去,自己早晚会被气死!

    “阳光孤儿院?”商奕笑又看了看照片上的小男孩,也就是说四十二年前这个小男孩被送到了阳光孤儿院,那么现在这人估计四十四、五岁了。

    可照片上除了时间和孤儿院的名字之外,其他信息都没有,要想查到四十多年前的事绝对不容易,阳光孤儿院估计早就没有了。

    而且那个年代还没有普及电脑,所有的档案都是纸质手写的,再加上时间太长,孤儿院当年的老师们估计有些都去世了。

    “你想要查?”看着商奕笑盯着照片思考,王教授放下黄龙玉的摆件,语重心长的开口:“既然让你碰到了,查一查就当图个心安,这个摆件就算在二十多年前价值也有几百万,放照片的人估计身价不菲。”

    “嗯,我打算先去找之前卖摆件的那个民工,他说这个东西是他父亲二十多年前买的,临死前一直叮嘱他不要卖。”商奕笑估计民工的父亲应该算是知情者,只可惜他人已经去世多年了,不知道他的儿子会不会想起什么。

    “教授,你看我补个一百万给他可以吗?”商奕笑再次开口,古玩街的买卖和赌场一样,买定离手!不管你是捡漏了还是买到假货了,吃亏上当都得自己担着。

    这个黄龙玉摆件商奕笑只花了一万块,可是价值至少两千多万,卖东西的民工可以说是亏大了,但东西已经卖出去了,再后悔也迟了。

    商奕笑也是看他似乎急着用钱,所以想补偿一百万,也算是尽点心意。

    王教授看着面色平静的商奕笑,很高兴她有这份赤子之心,可是王教授毕竟是过来人,这种生米恩斗米仇的事情也见过不少。

    “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直接给钱肯定不行,人都有贪念,到时候肯定会纠缠不休,闹的家宅不宁,你要是能查到他家的境况,找个门路偷偷的给了,别让他知道。”

    如果贱卖了黄龙玉摆件的人是王教授,他即使悔的肠子都青了,也不会找上门来讨要,既然卖了那就是属于别人的了。

    可是估计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做不到王教授这样大度和守信,卖东西的民工一旦知道了摆件的真正价格,肯定天天会闹上门来,一百万不可能满足对方的胃口,闹到最后说不定都能闹出人命来。

    “行,我派人查一下。”商奕笑点了点头,一开始她也没打算正面给钱,先查清楚情况再说。

    院子里,徐大婶的声音传了过来,“奕笑,时间差不多了,你要是好了我们就可以出门了。”

    徐大婶下午的时候接到了徐苗苗的电话,说是今晚上出去吃饭庆祝自己考入连青大学,虽然徐苗苗不乐意让商奕笑一起过去,可被徐大婶强势镇压了。

    刚好两人都是大学生了,吃个饭庆祝一下,也顺便让徐苗苗和商奕笑磨合一下,同住一个屋檐下,不成为朋友也不能成为敌人。

    “婶子,我好了。”商奕笑一看王教授又沉迷到在对黄龙玉的研究里,也没有打扰他,拿着背包就出了书房。

    !分隔线!

    小菜园这个名字太接地气了,可这却是一家不错的餐厅,纯中式的菜肴,口味很地道,而且以家常菜为主。

    听说餐厅老板在郊区有个大农庄,种了不少的蔬菜,还有几口鱼塘,养了一些鱼虾,因为农庄靠山边,又圈了一大块地方散养了鸡鸭这些家禽。

    所以不少客人都是为了吃一口绿色的、健康的蔬菜来小菜园吃饭,“旭阳,我去外面等一下我爸妈。”

    一整天徐苗苗脸上的笑容都没有褪下去过。

    “嗯,你去吧,我爸刚下班去接我妈了,估计还有半个小时才能到。”窦旭阳有些心不在焉的敷衍了一句,目光桌上的手机上,不知道爸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徐苗苗快步向着外面走了去,她一直知道爸妈不愿意和自己的同学家里打交道,这一次吃饭如果说是和窦旭阳的父母一起,爸妈肯定不会过来。

    所以徐苗苗就撒了个谎,只说是自己想要出来庆祝,然后在餐厅和窦旭阳这个同学碰到了,所以才打算拼个桌一起吃饭。

    这边徐大叔将车子刚停好,等了一会儿的徐苗苗连忙迎了过来,估计是心情好,看到商奕笑之后也没有瞪白眼了。

    “妈,我刚刚碰到一个高中同学,他也是连青大学的新生,所以我就和他拼了个桌,人多也热闹。”徐苗苗亲密的挽着徐大婶的手,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满她穿的太过于朴素,之前自己明明打电话说了让他们穿好一点。

    可是想到即将要见窦旭阳的父母了,甚至还会正式确定恋爱关系,徐苗苗也没再和穿着朴素的徐大婶计较了。

    “那就一起吧。”听到徐苗苗的解释,徐大婶半点没怀疑,毕竟这事也挺正常。

    “妈,我刚刚和同学说了,她是我家的远方亲戚。”徐苗苗看了一眼商奕笑,她自然不能说商奕笑是主人家,而自家只是负责打扫做家务的佣人家庭。

    十八九岁的小姑娘性子好强也爱面子,徐大婶并不以佣人的身份为耻,可是看着年轻俏丽的女儿,看到她那有些躲闪不安的眼神,徐大婶也不由的心软了。

    毕竟苗苗从小到大自尊心就强,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钢琴、拉丁舞、绘画这些兴趣爱好,但凡有比赛的,她也都是争取拿奖,让苗苗承认是佣人的女儿,她的自尊心肯定受不住。

    “就这样吧。”看得出徐大婶的为难,商奕笑主动的开口答应下来,只要徐苗苗不惹事,不犯到自己头上,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商奕笑不会介意。

    算她识相!徐苗苗却是没半点感激,看了一眼商奕笑,率先迈开了步子,“妈,我们快点吧。”

    包厢里,窦旭阳刚刚结束了和窦父的通话,人已经安排好了,如果对方动作快的话,十来分钟就能完事,到时候那价值两千多万的黄龙玉摆件就是自家的了!

    一想到此,窦旭阳脸上兴奋的笑意都压不住,当看到商奕笑几人进来时,窦旭阳礼貌十足的站起身来,“叔叔阿姨你们好,我是苗苗的同学,我叫窦旭阳。”

    “窦同学你好。”徐大婶笑着打着招呼,看着时尚俊朗的窦旭阳,再看了一眼脸颊微红,有些娇羞的女儿,徐大婶大致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苗苗喜欢这个小伙子。

    可是窦旭阳虽然表现的很礼貌,但是他高傲的气息却无法遮掩,徐大婶这些年也见过不少人,虽然她不清楚那些人的身份,但却明白这些人身份都非同一般。

    不过即使是秘书小周,他对徐大婶也很客气,并没有因为她佣人的身份有任何贬低看不起,而徐大婶一看窦旭阳就知道这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而且他太从容镇定了,如果他真喜欢苗苗,见到对方的父母肯定会有些紧张的。

    “爸妈你们先坐,我给你们倒茶。”徐苗苗贤惠又乖巧的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开始倒茶,估计不想破坏了在窦旭阳面前的形象,也顺手给商奕笑倒了一杯茶。

    看着老神在在坐在椅子上没再起身的窦旭阳,徐大婶明白他是半点不在乎苗苗,要不然这茶水他肯定抢着倒。

    再看窦旭阳捧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一脸嫌弃的皱着眉头,立刻就将茶杯放下来了,这肯定是嫌弃茶叶不够高档,徐大婶愈加的感觉清高狂傲的窦旭阳根本不适合徐苗苗。

    商奕笑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窦旭阳,原本徐大婶说出来吃个饭给商奕笑接风洗尘,也算是庆祝她和徐苗苗上大学了。

    商奕笑并没有什么怀疑,可是看到窦旭阳出现在这里,商奕笑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婶子,我出去打个电话。”商奕笑说完之后直接向着包厢外走了去。

    商奕笑绝对有自保的能力,谭亦也相信这一点,他并没有派人跟着商奕笑贴身保护,而是留了几个人给她。

    平常商奕笑去哪里,都会有两个人远远的跟着,既不会因为太近让商奕笑没有隐私,也不会因为离得太远,倒是危险的时候赶不及救援。

    “峰哥,麻烦派两个人去四合院,我担心有人会上门偷东西。”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快速的开口,商奕笑大致猜到了窦旭阳把所有人都约出来吃饭的目的了。

    “老四和老五就在那边。”电话另一头的峰哥此刻正坐在驾驶位上吃晚饭,一队四个人,两个人跟着商奕笑出来了,老四和老五是一对双胞胎兄弟,此刻就留在四合院这边,也是防止有人会上门。

    商奕笑身份毕竟特殊,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怀疑了,到时候派人在屋子里偷偷安装了监控装备什么的,那商奕笑的身份就真的暴露了。

    “那就好。”听到对方这么说,商奕笑也放心了,不过她目光忽然诡异的闪了闪,“峰哥,王教授在书房里,等人进去之后,只要能确保王教授的安全就可以了。”

    既然要玩,那就玩大一点!如果贼还没有进门就被逮住了,那还有什么乐子可言!

    商奕笑的打算是让人进了屋子,让王教授抓个正着,到时候盗窃的就是价值千万的黄龙玉摆件,再加上王教授这个重量级的人证,这事可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行,我让老四先潜伏进去,不会让王教授出事的。”峰哥笑哈哈的回了一句,商同学这心思可真够坏的,正大光明的教训了幕后主使人,两千多万那,这罪名可不轻,估计要将牢底坐穿了。

    商奕笑回到包厢时,服务员已经将菜送上来了,徐婶子招呼商奕笑坐了下来,解释了一句:“窦同学的父母刚刚临时有事来不了,就我们几个吃。”

    “旭阳的父亲是保健局的主任医师,专门负责给那些大领导调理身体,刚刚一个部门的副部长找上门了。”徐苗苗一副与有荣焉的开口,得意洋洋的昂着下巴,好似窦旭阳的父亲有身份有地位,就是她的骄傲一般。

    看着炫耀的徐苗苗,窦旭阳眼中有着不屑一闪而过,自己怎么可能瞧得上徐苗苗?

    之前说父母下了班过来也不过是个借口而已,要不是怕被商奕笑怀疑上了,窦旭阳这会都想走了,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看那黄龙玉的摆件,属于自己的终究还是属于自己的!

    !分隔线!

    四合院这边,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慢悠悠的走了过来,看起来和大街上的普通路人没任何的区别,而四合院在巷子尽头,也算是偏僻。

    男人快速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如同猴子一般,快速的爬到了围墙边的树上,咻的一声跳了一下来,竟然精准的落在围墙上。

    男人身体一滑就翻到了院子里,速度之快,前后也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进了院子,男人仔细的听了听,静悄悄的,看来人都不在家,男人直奔东边的主卧的方向走了去,步伐很轻,围墙那边的土地上竟然没有留下任何的脚印。

    王教授趴在桌子上研究了一个多小时,脖子已经酸痛了,他刚抬头活动一下僵硬的脖子,和推开门进来的男人眼对眼的看了个正着。

    “你是什么人?”王教授一开始还没想到是小偷,毕竟他也不了解商奕笑的具体情况,不知道四合院里住了几个人。

    可是当看到男人手里头的开锁工具,再看着他大夏天的戴着手套,王教授的表情倏地一变,竟然是小偷!

    男人也没有想到书房里还有人,之前明明说四合院是空的!但是此刻看到摆在书桌上的黄龙玉摆件,男人也顾不得什么了,猛地一个快步冲上前去。

    王教授都六十岁了,不过他经常跟着国家考古队出去,身子骨硬朗的很,再者对黄龙玉的摆件的喜爱,王教授就差没将它当成了自己的小孙子,一看小偷竟然要明抢,王教授动作迅速的抓着摆件后退了几步。

    “将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男人阴沉着眼神,将随身携带的匕首拔了出来。

    锋利的刀口对准了王教授,要不是担心抢夺的时候会不小心将摆件给砸了,男人此时已经蹿过来抢夺了。

    “你这是在犯法!”王教授抱着摆件不撒手,冷冷的看着面前持刀的小偷,义正言辞的怒斥:“这个摆件价值至少两千万以上,你以为自己抢了之后还能逃走吗?”

    这么昂贵的东西,一旦报案了,公安机关那边肯定会大力追查,而且以王教授在这一行的名气和地位,他要是放出话来,一般人不会买贼赃,到时候想要将东西卖出去只能从黑市,价格至少要低好几倍。

    “老头,我不和你废话,你把东西给我就完事了,否则一不小心白刀子红刀子出,东西再好也没有自己的命好!”厉声开口,男人彻底狠下心来,拿着匕首逼近了两步。

    看出王教授打算反抗到底,男人眼神狠辣的一变,猛地举起匕首对着王教授就扎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一个陶瓷的果盘突然向着男人的后脑勺砸了过来,哐当一声!陶瓷应声碎裂了,男人只感觉眼前一黑,脑后剧痛,本能的将手往脑袋后摸了摸,一手的血迹。

    “你?”男人转过身看着门口,刚说了一个字,身体一软就昏厥在了地上。

    “教授,您没事吧。”老四快步走进了书房,对着依旧提防自己的王教授开口道:“我是负责保护商同学的,这不看到有人翻墙进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了。”

    王教授在看到这个四合院的时候就知道商奕笑的来历不简单,而且她之前还说要补偿卖摆件的民工一百万,这肯定是不差钱的,所以暗中有保镖什么的,王教授是一点不奇怪。

    “谢谢你,我没事,这事怎么处理?”道谢之后,王教授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男人,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这个摆件买回来也就两天的时间,按理说不应该招贼惦记,难道是古玩街那边有人眼红,故意将消息传出去了,或者是派了人来偷?

    老四阴险的笑了笑,“我们都是合法公民,当然是报警处理,到时候麻烦教授您给我做这个证,我就是看到小偷翻围墙进院子了,所以报了警之后也跟着进来了,刚好救了您。”

    老四并不打算暴露自己随扈的身份,权当自己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公民!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警车停在了巷子口,过来的两个民警一开始只当是普通的盗窃事件。

    “什么?两千万?”听到王教授的话,给他做笔录的民警呆傻的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着同事手里头的黄龙玉摆件。

    而抱着摆件的民警双手更是抖了几下,忙不迭的将摆件放到了桌子商,这才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这要是一不小心砸了,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啊。

    王教授将自己的工作证拿了出来,“我是连青大学历史系的教授,也是国家考古队顾问。”

    一连串的头衔摆出来了,王教授重量级的身份足可以证明黄龙玉摆件的价值,这已经不是小打小闹的道歉,金额高达千万,这小偷下半辈子是不指望能出来了。

    “王教授,你看这案子金额巨大,您必须得跟我们回去做个更详细的笔录了,而且现场也需要派人过来重新拍照取证。”民警将工作证还给了王教授,这个案子肯定要交给刑侦大队去接手。

    “行,你们等一下,我先将摆件收起来。”王教授也明白办案的流程,从一旁柜子里拿了个盒子出来,将摆件小心翼翼的装好了,一行人这才上了警车离开了。

    小菜园餐厅里,气氛略显得尴尬,窦旭阳态度很冷淡,甚至到了敷衍的程度,唯独徐苗苗看不出来,不时的挑起话题,还主动给窦旭阳夹菜,却没有看见他眼中的嫌弃之色。

    徐大婶脸色冰冷,徐大叔看起来一如既往的沉默,只不过夫妻俩看向窦旭阳的目光都没有了才见面时的温和。

    就在此时,商奕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正在说笑的徐苗苗眉头一皱,不高兴的嘀咕,“吃饭呢,接什么电话,一点礼貌都没有。”

    没有理会坏脾气的徐苗苗,商奕笑佯装不知道什么事一般接起电话,“什么?家里招贼了?行,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来。”

    一听这话的徐大婶和徐大叔也跟着放下了筷子,两人都脸色难看的站起身来,家里进小偷了,这是他们夫妻的工作失误,今天就不该都出来吃饭,本该留一个人在家看家的。

    “婶子,没什么事,小偷被抓住了。”商奕笑瞄了一眼脸色急剧变化的窦旭阳,笑着继续开口:“小偷刚翻墙进来,就被外面一个路人给看到了,报了警就将小偷给抓住了。”

    窦旭阳听到这里满肚子的恼火,父亲不是说已经安排好人了,保证万无一失,怎么还被抓住了!

    “既然有事,那今天就到这里吧。”焦躁之下,窦旭阳说了一句之后,连招呼都没有打,转身就离开了包厢,他已经等不及的要联系窦父,想要问问情况。

    窦旭阳也担心小偷嘴巴不严,到时候将自己家供出来就麻烦了。

    “旭阳?”徐苗苗连喊了两句,可是窦旭阳头也不回的走了,她不由的将怒火撒到了商奕笑身上,对着她嚷了起来,“都是你事多!吃个饭都不安生!”

    “徐苗苗,你给我住嘴!”徐大婶怒斥一声,一把拉住乱发脾气的徐苗苗,粗暴的将人拽到了自己身边,“你在胡说什么?”

    “婶子,算了,你先回四合院,我和大叔去市局一趟。”商奕笑懒得理会叫嚣的徐苗苗,抓着包跟徐大叔也快步离开了。

    包厢里,徐大婶失望的看着还气鼓鼓着脸的女儿,冷冷的开口训斥:“你也该懂事一点了?你真当商小姐非得要我们一家照顾吗?辞退了我们,她难道找不到其他的保姆吗?”

    看着还死不悔改,不认为自己做错了的徐苗苗,徐大婶却愈加的失望,“徐苗苗,商小姐不和你计较,这不代表你能一而再的胡闹,你再这样出言不逊,我和你爸就主动辞职,到时候你就知道日子有多么的艰难!”

    徐苗苗不甘心的咬着唇,她是嫉妒,凭什么一个a省来的土包子可以住这么好的四合院,像大小姐一样一掷千金,而自己却是佣人的女儿,凭什么!商奕笑那个土包子哪里比自己强了!

    可是看着面色严肃而冰冷的徐大婶,徐苗苗却不敢再开口反驳,因为她心里头知道一旦失去了这份工作,他们一家就会沦落为最底层的打工者。

    大部分的工资都用来租房子了,一年忙到头估计连几万块都存不到,哪里像现在这样可以住在四合院里,外出还有车子可用。

    市局刑侦大队。

    因为涉案的金额太巨大,而且王教授差一点受伤,民警汇报了工作之后,局里高度重视,直接将案子移交到了关煦桡手里。

    “关队,刚刚医生看过了,没什么事,就轻微的脑震荡,人已经醒了,不过嘴硬的狠,到现在什么都不说,我估计是个硬茬。”刑侦六队也是局里的王牌小队,破案率最高,负责的都是重案要案。

    刚好六队上个星期结了一个案子,手里头没其他的事,这个案子就归他们负责调查。

    关煦桡看着手里的笔录,王教授和老四的口供是一致的,看起来没任何的问题,不过让关煦桡在意的是这个小偷的专业性,这绝对是有备而来,事先应该踩点了,知道四合院的一家人出去吃饭了,所以才来偷东西。

    但是小偷没想到王教授会留在书房里,而且自己翻墙的时候还被一个路人给看见了,关煦桡合上两份笔录,“现场勘查的情况怎么样?”

    “是个老手,带着手套,没有留下任何指纹,而且他是翻墙进来的,在墙角的土地上竟然也没有留下脚印,这绝对不是一般人。”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不是临时起意的道歉,而是盯上了黄龙玉摆件。

    一旁的女刑警不由的插过话,“关队,或许我们该去古玩街那边走访一下,我估计是有人眼红商奕笑捡漏了,想要铤而走险将摆件偷走。”

    两千多万的东西啊,放谁眼里不眼红,而且前后也就两天的时间,看起来古玩街那边的人嫌疑最大,毕竟古玩街说是商业街,其实里面的水深着呢,三教九流的势力混杂着,找一两个经验丰富的小偷去盗窃太正常不过了。

    “等商奕笑过来了,看看她怎么说,你们两个继续去审讯室,尽快查处小偷的身份,能撬开他的嘴更好。”关煦桡交待下去之后,这才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商奕笑过来的时候,王教授坐在关煦桡的办公室里,又开始兴致勃勃的研究起来了,“教授,我给您带了盒饭,您吃了再看。”

    王教授这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自己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了,“先吃饭。”

    关煦桡看似温和的目光却带着几分锐利看着进门的商奕笑,她看起来真不像是十九岁的小姑娘,家里招贼了,上千万的摆件差一点被偷,她竟然还记得给王教授打包盒饭,这也太冷静了。

    “商同学,你好,我是刑侦大队关煦桡,这个案子也是由我负责的。”敛下眼中的深思,关煦桡温和一笑的和商奕笑打着招呼,“这边坐,有几个问题还需要询问一下商同学。”

    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商奕笑同样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坐在对面的关煦桡,看起来很年轻,气息也温和儒雅,不像是刑警,更像是书香门第的世家公子,可以轻而易举的的引起人的好感。

    “关队长你问,我一定不会有隐瞒。”商奕笑点了点头,看起来倒真像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

    关煦曜的问题很简单,首先问的就是买黄龙玉摆件时的情景,有哪些人知道她捡漏了,毕竟这个案子看起来是古玩街这边的人主使的可能性最大。

    “不会是珍宝阁的老板。”商奕笑这话一说出来,关煦桡倒没什么反应,吃饭的王教授却是一愣,脸上带着几分懊悔之色。

    当时在珍宝阁,是王教授一言道出了黄龙玉摆件的珍贵,还出价两千万,如果自己当时谨慎一点,私下里找商奕笑,这样外人就不知道她捡漏了,也不会发生这些事。

    “我从古玩街出来的时候就被三个人盯上了,他们应该是珍宝阁老板派来抢东西的。”商奕笑轻笑着开口,“当时三个人被我收拾了一顿,我估计珍宝阁的老板不会再派人来偷东西,至少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派人过来。”

    已经失败了一次,珍宝阁的胖子虽然不甘心,但是没有查清楚商奕笑的身份,他不敢贸然出手。

    “当时珍宝阁店里还有什么人在?”关煦桡诧异的看着身材清瘦的商奕笑,她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身体瘦的风都能吹走了,竟然是个练家子?

    “大兴珠宝的郭树才还有保健局窦承平父子。”王教授插过话来,当时在珍宝阁并没有外人,郭树才和窦家父子是看到自己后进来打招呼的,他们也知道黄龙玉摆件的价格。

    商奕笑点了点头,忽然开口:“今天就是窦旭阳找我们出去吃饭的,他和徐苗苗是同学,但是听徐婶子说两人以前也只是普通同学。”

    暗示的话已经不需要再多说了,有脑子的都听出商奕笑话里指控的意思,八竿子达不到一块去的同学突然邀请吃饭,还全家都去,然后小偷就趁着吃饭的时间上门了,怎么看都有猫腻。

    王教授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和窦父也算是认识,毕竟年纪大了,家里还有小孙子,生病什么的,能认识窦父这个保健局的专家,有什么事也方便一点,可是王教授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窦父策划的。

    关煦桡笑容依旧温和不变,只是看向商奕笑的目光更加复杂难辨,她或许早就察觉到了窦家父子的计划,今天这一出抓小偷戏码应该都在她的掌握之中,那么所谓的见义勇为的路人应该也是她的人。

    对上关煦桡审视的目光,商奕笑厚脸皮的咧嘴笑着,自己的确是请君入瓮,可是有错吗?窦家父子不想着偷东西,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好的,情况我都知道了,我会派人详细调查的。”其他的问题已经不需要再问了,关煦桡已经可以判断窦父就是幕后主使人,现在就看被抓的小偷会不会招供。

    当然,还要调查一下两者之间的关系,窦父是用什么方式找到这个小偷的,又许诺了他什么好处,看看能不能找到直接证据。

    回到家里之后,窦旭阳直接冲到了书房,“爸,怎么回事?人怎么被抓了。”

    窦父放下手机,眉头不由的一皱,刚刚他也感觉到不对劲了,这都半个多小时了,按理说得手之后自己就应该收到消息了,谁知道自己电话还没有打出去,窦旭阳就回来了。

    五分钟之后,窦父脸色同样难看,不过却安抚的拍了拍窦旭阳的肩膀,“放心吧,就算失手了也没关系,不会扯到我们身上的。”

    ------题外话------

    亲爱的们,有月票的就砸过来啊,o(n_n)o哈哈~,

    么么哒,笑笑和关煦桡见面了,二哥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