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031 你认错人了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一旁的墨云湛,在见识到她那彪悍的吃相后,眼角抖了抖,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这小丫头根本就是故意的。

    每道菜都被她的筷子捣了个面目全非,无非就是要自己吃不下去。

    不过,她恐怕要失望了。

    想到这儿,伸出筷子夹了一口菜,优雅地吃了起来。

    果然,左丘璇见他毫无芥蒂地吃着自己扒拉过的菜,登时心里一塞,好像碗中的美食也没有刚刚那么好吃了。

    正觉郁闷,就见一道身影突然冲到了她的面前,同时迎面扑来的还有一股刺鼻的酒味。

    “染儿,是你吗?我终于找到你了,染儿!”

    “噗!咳咳咳……”

    左丘璇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狠狠地呛了一口,脸色憋得通红,不住地咳嗽起来。

    直咳得眼中有了泪光,也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最后还是墨云湛倒了杯茶水递过来,她“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拍了拍胸口才算好受一点儿。

    等到她缓过劲儿来,就见一个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满脸络腮胡的邋遢大叔正站在她的面前,一脸惊喜交加地看着她。

    那眼神中不加掩饰的思念和深情,让她禁不住打了个寒噤。

    肩膀一颤,有些接受不良。

    下意识地往后错了错,佯装镇定地道:“这位大叔,你认错人了!”

    “不,不会的,我不会认错!染儿,你还是不肯原谅师兄是不是?师兄错了,呜呜,你不要不理师兄好不好?”

    说着,男人竟然掩面痛哭起来。

    一时间,那哭声让周围的食客都纷纷扭头,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望了过来。

    有的惊诧,有的鄙夷,还有人一脸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见状,左丘璇满头黑线,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痛哭流涕的大男人。

    无奈之下,只得看向了旁边的墨云湛。

    墨云湛轻咳一声,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

    这男人一看就是喝醉了,而且醉的不轻。但听到他那笃定的语气,又似乎不全是醉话。

    默了默,道:“他说自己没有认错人,难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好奇吗?”

    左丘璇翻个白眼,心说她就知道这男人不靠谱。

    咬咬牙,上前扶起那个大叔,让他坐在自己对面,耐着性子道:“你先别哭了行吗?有什么话慢慢说。”

    话落,想要退开,谁知还没松手,就被一双大手扣住了双臂。

    只见哭得泪流满面的男人小心翼翼地看着她,满眼期盼地道:“染儿,你终于肯认师兄了是不是?”

    “呃,你先放开好不好?”

    “不好。万一我放开,你又离我而去怎么办?”

    “我保证,我绝对不走。你先放开,我有话问你。”

    “好,好吧。”

    男人闻言不舍地放了手,左丘璇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心中松了口气,走到对面坐了下来。

    看着对方,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人是……”

    谁知话还没说完,就听“砰”的一声,对面那人倒在桌上睡了过去。

    整个过程快得人来不及反应,左丘璇就那么保持着开口的姿势,风中凌乱了。

    与此同时,之前被墨云湛打发着去找人的越擎气喘吁吁地跑进了门。

    脸色看上去有些难看,一双眼睛东张西望地似乎在寻找什么。

    等到他看见这边同桌的三人,先是讶异地愣了愣。不过只是一瞬,就恢复了一贯的冷峻。

    平静地走过来,上前禀报道:“主子,属下已经找到葛大师了,就是……”

    说着,意有所指地看了眼趴在桌上不省人事的男人。

    听了他的话,墨云湛多少有些意外。

    他实在很难将情报上描述的葛奕丞,和眼前这个失意落魄的男人想到一块儿。

    顿了顿,缓缓起身道:“知道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是。”

    越擎应了一声,就要上前去扶葛奕丞。

    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家主子肩膀处的血迹,眼底闪过一片肃杀。

    “主子,您受伤了?”

    “没事,一只小狐狸咬的。”

    话落,墨云湛似笑非笑地看了眼身旁的左丘璇。

    左丘璇见他望过来,心里“咯噔”一下,就知道这男人根本没打算放过她。

    心下一沉,开始琢磨怎么离开这里。

    至于之前那些死士的身份,虽然自己去查可能有些费事,但也不是查不出来。

    可如果继续和这男人呆在一起,她恐怕会先抑郁而死。

    恰好这时小二朝这边走了过来,她赶紧站起身,迎上去问道:“小二哥,茅厕在哪儿?我要方便一下!”

    “在后院。”

    小二愣愣地看着她,心说这姑娘长得挺漂亮,怎么说话这么粗鲁?

    不过还是伸手指了个方向,热心地道:“用不用小的给您带路?”

    “不用了,谢谢。”

    说完,一溜烟朝后院跑去。

    墨云湛看着那道身影越走越快,瞳眸微眯,给越擎使了个眼色。

    越擎虽然心中不愿,但一向对主子言听计从的他还是会意地跟了上去。

    可是没过多久,他就黑着脸走了回来。

    见状,墨云湛心中了然,问道:“跟丢了?”

    “是。属下办事不利,请主子责罚!”越擎低着头,脸色非常不好。

    他想不通,明明眼睁睁地看着人走进去,里面怎么可能没有人呢?

    这人去哪儿了?

    难道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这时,好不容易脱身的左丘璇已经离开酒楼后院,拐到了另一条街上。

    她拍了拍胸口,庆幸地松了口气。

    可轻松过后又有些暗恼,觉得自己还是太弱了,不然也不会被那死男人逼得这么狼狈。

    不过这些情绪只是一闪而逝,马上她的注意力就被分散了。

    只见眼前的这条街商铺林立,行人川流不息。到处可见停靠在街道一旁的豪华马车,一看就比之前去过的那些地方繁华。

    想着还有正事没有办完,她便一路沿途打听,找到了挂着林氏标记的百草坊。

    走到门口,左丘璇先是打量了一眼面前高达三层的古朴建筑,然后才迈步走了进去。

    谁知就在这时,一道青色身影忽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眼看着两人就要撞上。

    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她下意识地往右后方错了一步,打了个趔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