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4章 玉虚针法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时的左丘璇已经近乎半昏迷的状态,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了一阵古老的梵音。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梵音消失,无数光线在她的脑海中交织形成了一面光幕,光幕上浮现出了四个如水般波动的大字。

    “玉虚针法”。

    看到这几个字,左丘璇的意识开始回笼。

    她着迷似的将上面的记载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发现这套针法不但可以治病救人,还可以将银针当做杀人利器。

    平时只需用一点灵气温养,便可任凭她使用。

    比之记忆中的那套家传针法,还要高深玄妙得多,简直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有了这套针法,想让她哥哥痊愈绝对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只需想办法修复被毁的丹田就行了。

    思及此,意念一动,她眼前的光幕就消失了。

    继而一道道的白光凝成了一支如玉般纯净剔透的细针,最终停留在了她的丹田之内。

    最令她感到神奇的是,那支细针居然和她的灵魂产生了一丝微妙的联系。

    就像个孩子一样,对她产生了依赖。

    “丫头,丫头……”

    这个时候,听到阿九焦急的呼唤,左丘璇才倏地回过神来。

    缓缓睁开双眼,欣然道:“没事了,我成功了!”

    闻言,阿九狠狠地松了口气,刚刚可是他让她尝试的,如果出了什么事他恐怕会一直陷在内疚之中。

    好在这丫头运气够好,不然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见她没事了,问道:“怎么样?你刚刚都感受到了什么?”

    “灵宝已经认我为主,留在了丹田之中。除此之外,还学到了一套针法。只是可惜了那些天海钨金,怕是寻不回来了。”

    “哎,原以为天海钨金珍稀,却原来不过是层封印。”

    想想这丫头还真是好运,居然……

    看来如今要让她尽快把修为提升起来,否则身上带着这么多重宝,万一遇到那些顶尖强者,恐怕等待她的就只能是毁灭了。

    左丘璇见阿九神色凝重,问道:“怎么了?”

    “没事。保险起见,你还是先出去吧。”

    “好。”

    左丘璇点点头,回到了马车之中。

    此时,马车还在疾驰,没有人知道她曾经消失过,更没人知道她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考验。

    同一时刻,左丘府中。

    在昏迷了几个时辰之后,左丘雁终于醒了过来。

    一直守在旁边的蒋氏见女儿醒了,焦急的神色总算放松了下来。

    扶着她坐起来,问道:“雁儿,怎么样,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快跟娘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娘,都是那个废物,是她给女儿下毒!”

    至今,左丘雁的脑海中还回响着那个恐吓她的声音,听她娘一问,心中是又气又怕。

    蒋氏闻言愣了一下,明显不太相信。

    别人不清楚左丘璇为什么会被送到这儿来,她却是清楚的。

    凭那个脑子不清楚又不能修炼的废物,怎么可能是自己女儿的对手,更遑论下毒了。

    她要是真的有这本事,又怎么甘心落到如今这个境地?

    叹了口气,道:“娘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左丘璇,可她头上终究还顶着未来太子妃的名号。你爹是什么态度你也清楚……”

    “娘,你不信女儿?”

    左丘雁见她娘不相信,虽然觉得丢脸,还是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讲了一遍。

    讲罢,说道:“您要还是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彩莲,还有今儿个一早和我一起前去的那几个家丁。”

    蒋氏见女儿一脸认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

    斟酌了一下,对自己的贴身丫环吩咐道:“云霞,去把彩莲叫来,再派人去看看那几个家丁醒了没有。”

    “是。”

    不一会儿,左丘雁的贴身丫环彩莲和一个刚刚苏醒的家丁被叫了过来。

    蒋氏一询问,两人就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

    结果,竟然和她女儿说的八九不离十。

    这下子,也由不得她不相信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去找那个小贱人算账,而是给女儿解毒。

    于是转头安慰了女儿几句,就吩咐道:“云霞,去看看老爷在不在府里,然后去把王丹师请过来。”

    “是。”

    没过多久,云霞就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胖子走了进来。

    此人看上去大约五十多岁,眯眯眼,高傲地扬着下巴,赫然就是左丘府的供奉丹师,王庆。

    当初左丘璇之所以会频频出现在后山,就是从他这里打探到的消息。

    不过,可别以为这个男人有多心善。

    他之所以告诉左丘璇有关于烈阳草的消息,是因为连拐带骗地拿了不少好处。

    他那些所谓的珍藏里,有不少都是从左丘璇那儿诓骗来的。

    当然,此事暂且不表。

    这时,看见王庆来了,蒋氏连忙起身给他让道。

    云霞趁机上前,禀报道:“夫人,家主不在府中,一早就出门了。”

    “行了,知道了。”

    蒋氏挥挥手,让她退下了。定了定神,看向王庆问道:“王丹师,怎么样?这毒可有解?”

    “哎,情况有些复杂。老夫手边没有现成的丹药,现炼制的话恐怕时间上来不及。最好是找到下毒之人,找他索要解药。”

    王庆说了半天,又把一切推回到了左丘璇身上。

    为什么呢?

    只因为他这个人要面子。

    左丘璇下的毒他根本没办法解,可是又不能明说,所以就想出了这番说辞。

    偏偏蒋氏信了,免不了在心里一通咒骂。

    然后看了女儿一眼,亲自将王庆送了出去。

    等到把人送走,就带着一众丫环婆子走向了凝晖园。

    这个时候,她只要一想到自己女儿的住处被那两个小杂种占了,心里的火气就蹭蹭地往外冒,压都压不住。

    一路上就在想,反正老爷不在家,到时候那个小贱人还不是任由她捏扁搓圆?

    敢动她的女儿,就是跟她过不去。

    她还不信了,凭她的手段,会收拾不了一个黄毛丫头?

    什么未来太子妃,太子会娶一个又傻又丑的废物?要真是那样,当初也就不会把人发落到这儿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