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9章 老狐狸对小狐狸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哦?”

    左丘璇瞥了眼桌上的乾坤袋,对身旁的左丘泽道:“哥,既然是家主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

    闻言,左丘泽眉心一拧,心中有些不忿。

    欺负了他妹妹,这就算完了?

    这不痛不痒的,推自己女儿出来赔个礼,再给点儿好处,就叫给他们交代了?

    虽然前段时间他昏迷的时间居多,可也知道这一家子都是些捧高踩低之辈。

    那蒋氏和左丘雁做下的好事,岂是一句道歉就能轻易揭过的?

    左丘璇见她哥哥不动,多少也能猜到他的心思。

    扯了扯他的衣袖,又给他使个眼色道:“哥,你想什么呢?快收下啊!”

    这时,左丘泽虽然还是不太情愿,到底还是上前接过了乾坤袋。

    左丘清平见他收了,才算稍稍松了口气。

    立刻起身朝七长老拱了拱手,带着左丘雁离开了凝晖园。

    等人一走,左丘泽就闷着头坐在了椅子上。

    将乾坤袋紧紧地攥在手里,直攥得手背泛白,似是要将它捏碎似的。

    左丘璇见他生气,和七长老对视了一眼,走上前道:“哥,别气了,气坏了身体可就不值得了。”

    左丘泽喟叹一声,歉疚地看着她道:“都是哥哥没用,害得你跟着受委屈了。”

    “谁说哥哥没用的?刚才不就帮了我一个忙吗?”

    “刚才?”

    “是啊,就是这个乾坤袋啊!”

    闻言,左丘泽有点儿懵了。他接了乾坤袋,怎么会是帮了她呢?

    左丘璇狡黠地笑笑,解释道:“刚刚左丘清平又是道歉又是送礼,无非是想将前事一笔勾销。可是我既没收礼也没答应,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

    “嘿嘿,就是哥想的那样。”

    “你这丫头,真是个鬼精灵。那左丘清平遇到你,算是要栽喽!”七长老捋了捋胡子,眼中满是纵容。

    左丘璇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接过乾坤袋看了看,见里面有不少灵药补品,说道:“那左丘清平就是个老狐狸,等着看吧,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老狐狸对小狐狸,怎么看都是他吃亏啊!”七长老笑笑,道:“行了,说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暂时还没想好,就先让他们过几天安稳日子吧。”

    话落,左丘璇起身离开了前厅。

    这时,阿九的声音响起道:“昨日你给左丘雁的不是解药吧?”

    “你怎么知道不是解药呢?”

    左丘璇不答反问,有些好奇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毕竟她下的毒,不到爆发是看不出任何端倪的,不可能被他发现。

    阿九轻笑出声,声色魅惑。

    “理由很简单,这不符合你的行事风格。”

    “呵呵,看来你倒是了解我。不错,既然下了毒,又怎么可能给她解毒呢?既然不需要解毒,我又怎么会浪费精力去配制解药?”

    “那她吃的是……”

    “有人不想好好活着,那我只好成全她了!药是蒋氏要过去的,后果如何可不关我的事!”

    阿九清楚,左丘雁之前所中之毒并没到致命的程度。

    但现在如何,可就不好说了。

    另一边,左丘雁一从凝晖园出来,就被左丘清平派的人送到了蒋氏的涵香园。

    美其名曰让她侍疾,实际上就是变相地将他们母女俩禁了足。

    此时,蒋氏正躺在床上,不住地咳嗽着。

    才不过一天时间,就变得脸色苍白、眼下青黑,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憔悴得不成样子了。

    即使吃了王庆给的丹药,也没有明显的好转。

    等左丘雁看见自己母亲变成这样,顿时就有些受不了了。

    一下子扑进蒋氏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

    而蒋氏自从嫁进左丘家,也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一时间悲从中来,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于是母女俩抱头痛哭,好半天也缓不过劲儿来。

    须臾,蒋氏好不容易止住哭声,赶紧拍拍左丘雁道:“雁儿乖,快别哭了。来,跟娘说说,这是怎么了?”

    左丘雁抹了把眼泪,抽噎着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临了,慌乱地问道:“娘,我们现在可怎么办啊?那个七长老要是一直不走,爹是不是就不放我们出去了?”

    “不会的,放心吧,这个事娘自有办法。”

    “可是……”

    “傻孩子,你爹那是做给别人看的,也是为了保护你。”

    左丘雁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蒋氏见她平静下来了,立刻嘱咐道:“等你爹放你出去了,你就到外祖父家去找你表妹,在那里住一阵子。”

    “娘,我不想去。”

    左丘雁一想到蒋柔,下意识地就有些排斥。

    因为她长得不如蒋柔美,天赋也没她高,从小就被她压着一头,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都算不上亲近。

    反而是她那个傻妹妹,总是屁颠屁颠地跟在蒋柔后头。

    蒋氏一见女儿皱眉,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脸色一沉,道:“都什么时候了,还使小性子?娘知道你从小就和柔儿不亲,可她毕竟是你表妹。”

    左丘雁抿了抿嘴,终究没有再开口反驳。

    见状,蒋氏的脸色暖了几分。

    咳嗽了一阵,继续道:“等你去了以后,多和你表妹亲近亲近,最重要的,是要让她知道我们的处境。你舅舅最疼爱的就是她,只要她去求一求,你舅舅自然会出手帮我们的。”

    “娘,你的意思是说,让舅舅出手……”左丘雁眸光一亮,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蒋氏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不错,她就是这么想的。

    她哥哥是蒋家家主,在外结交的那些所谓的朋友,可谓是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

    要想找个人动手,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到时候来个死无对证,谁会知道是她找人动的手呢?就算有人去查,相信也查不到她的头上。

    更何况京城那些人把他们扔到这里来,本身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回去,不是吗?

    既然如此,她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到时候太子解除了婚约,左丘家甩掉两个累赘,没准还要反过来感谢她呢。

    想到这儿,眼底闪过一抹阴毒的笑意,显得有些疯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