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3章 见人就咬可不太好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左丘璇见她哥哥移步上前,立刻伸手拦住了他。

    朝他摇摇头,然后看向七长老道:“七爷爷,你们先吃,我去去就来。”

    “璇丫头,一切小心。”

    七长老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自然不会被刚才的一幕吓到。

    在他看来,对方的修为虽然很高,但明显没有恶意。

    不然刚刚也不会出手教训那些纨绔,更不会客气地站在这里跟他们说话了。

    不过,毕竟不了解对方的底细,凡事还是要小心为上。

    他对左丘璇说的话,也存了这层意思。

    左丘璇会意地点点头,看了林舒宁一眼,跟着越擎走向了对面的雅间。

    一进门,就见墨云湛端坐在那里,一双幽深的眸子含着笑意,正好整以暇地看向她所在的方向。

    匆匆望了一眼,她就收回了目光。

    对于这个人,她真是多一眼都不想看。因为每次看见他,她都会想起自己在他手里吃的那些亏,火气就抑制不住地往上冒。

    不经意地一瞥,发现房间里除了那个死男人,竟然还有一个身着白袍的男人。

    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相貌周正俊美,可以算得上是个美大叔。

    不过等她仔细一看,发现这个美大叔长得有点儿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

    这时,恰好对方也望了过来。眼中的热切让她一怔,下意识地问道:“这位大叔,你认识我?”

    “怎么,只是剃个胡须而已,这就认不出来了?”

    墨云湛笑得意味深长,左丘璇浑身抖了抖,顿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

    应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难道说这位大叔,就是上次喝醉酒哭得稀里哗啦认错人的那位?

    很不幸,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证实了。

    “看来认出来了?”墨云湛敛住笑意,起身道:“你们慢慢聊,本王就不打扰你们了。”

    看着墨云湛和越擎离开房间,左丘璇抿了抿唇。

    说实话,上次这位大叔带给她的震撼着实不小。导致现在单独面对他时,浑身都不太舒服。

    为了缓解尴尬,她轻咳两声,开口道:“那个,你找我有事吗?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出去了。”

    “你和你娘长得很像!”

    “什么?”

    就在左丘璇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道磁性低沉的声音。

    和上次醉酒后的音色有着不小的区别,最起码这个声音还是很悦耳的,并不让人觉得反感。

    正想着,就听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道:“上次的事,我要跟你说声抱歉。也许是你和你娘长得太像,再加上那日喝醉了酒,震惊之下,将你误认成了她。不过你可以放心,我现在很清醒。”

    “这么说,你认识我娘?”

    左丘璇忍不住腹诽,心说要不要这么狗血啊?

    难道说,这是她娘的爱慕者?

    记得上次他口口声声称自己为师兄,也就是说,她娘是他的师妹喽?

    果然,就见美大叔点点头道:“你娘是我的师妹。”

    “呃……”

    左丘璇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觉现在好像说什么都会很尴尬。

    这样一想,她就忍不住又在心里把墨云湛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还好,这种尴尬并没有持续很久。

    就听美大叔叹了口气,开口道:“你和你哥哥的事,我已经都听说了。丫头,今天找你来,就是想告诉你,我准备收你为徒。从今往后,你就跟着我学习炼丹吧,这样便没人敢再随意欺侮你们了!”

    “什么?”

    左丘璇一脸的莫名其妙,觉得这个话题的跳跃性有点儿大。

    收她为徒?她没听错吧?

    “那个,我已经有师傅了。”阿九应该可以算她的师傅吧?她实在不想再找个师傅,没必要多此一举。

    更何况这个人对她娘的心思那么明显,她实在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他。

    为了避免将来相处时的尴尬,她还是现在就拒绝了比较好。

    闻言,葛奕丞明显一愣。

    继而蹙了蹙眉,沉声道:“你不必为了拒绝说谎!”

    “我有必要骗你吗?我确实有师傅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如果你真的想收徒的话,不如收我哥哥吧。”

    左丘璇想的是,他们兄妹俩早晚都会离开左丘家。

    到时候她倒是无所谓,可她哥就会少了很多学习的机会。

    如果现在能给她哥哥找个师傅的话,那将来她动起手来就会少很多顾忌。

    可是她没想到,葛奕丞一听就拒绝了,直截了当地道:“他不行,他没有炼丹的天赋!”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看来你只能另寻他人了。”

    话落,左丘璇转身就走。

    可是还没等她走出门口,葛奕丞就动手了。

    绵密强横的灵魂力形成一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拉住她将她提了过去。

    同时,一丝玄劲探进她的体内,游走在她的经脉之内,最终探进了丹田之中。

    左丘璇恨透了这种被人掣肘的感觉,直接就黑了脸,恶狠狠地瞪着他。

    “你干什么?我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我不会拜你为师,听不懂吗?”

    “我想,是你没有听明白。我说收你为徒,并不是在问你的意愿。”葛奕丞冷着脸,不容置疑地道。

    该死!

    左丘璇暗咒一声,催动体内的灵针向葛奕丞发动了攻击。

    葛奕丞只觉得手心一凉,一条胳膊就失去了知觉。

    不过那种失控的感觉只是一瞬,便被他体内的玄劲逼了出去。

    左丘璇心下一惊,没想到这个人的修为居然高到了这个地步。

    眉心一拧,问道:“你究竟要怎么样?”

    “拜我为师,或者你能安然走出这间屋子,两者选其一,你可以考虑一下。”

    考虑个鬼!

    左丘璇不服输地还要动手,可是还没等她出手就被一道外力卷进了一个温热熟悉的怀抱之中。

    只听耳边传来一阵轻笑,属于某人的清冽嗓音响起道:“果然是只会咬人的小狐狸,不过见人就咬可不太好。话说,这才一会儿的功夫,怎么就动上手了?葛大师可是货真价实的炼丹圣手,既然他肯收你为徒,你该高兴才是,为何拒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