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6章 过河拆桥可不太好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她反应过来忍不住就在想,原来之前他以面具示人,不是因为长得太丑,而是因为长得太过祸国殃民。

    要是顶着这张脸在外面走一圈,不知道要祸害多少纯情少女。

    不过好在她早就了解了这个男人的本质,就是长得再好看也是金玉其外,其实骨子里早就黑透了。

    于是淡淡地移开眼,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某人却没有给她这个躲起来的机会,邪肆一笑,径直朝她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想必这就是左丘家的四小姐吧,按理说你该随子飏称呼本王一声皇叔才是。”

    见鬼的皇叔!也不怕折寿!

    左丘璇咬了咬牙,皮笑肉不笑地道:“这恐怕不合适吧?毕竟我还没有和太子完婚!”

    “嗯,似乎也有些道理。”

    墨云湛挑了挑眉,眼底的笑意深了三分。

    刚刚他之所以那么说,就是想看看这小丫头心里有没有他那个侄子。

    至于结果……

    这时,左丘清平笑着走了过来。

    摊手虚引,对墨云湛道:“王爷舟车劳顿,不如先到府中歇息一下吧?”

    “也好,那就有劳左丘家主费心了。”

    墨云湛微微颌首,没有再看左丘璇,跟在左丘清平身后朝府中走去。

    日暮西沉,凝晖园中。

    沉浸在修炼之中的左丘璇长吁了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察觉到体内的气息毫无变化,忍不住有些失望。

    看来修炼一事果然不能操之过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阶玄师。

    正当她打算起身时,蹙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心中奇怪,便上前打开了房门。

    可查看过后,发现外面空无一人,连只苍蝇都没有。

    刚想着是不是自己太敏感了,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

    “警惕性不错,可惜修为还是差了一点儿。”

    左丘璇循声转头,就见桌边坐着一道银色身影。幽深墨晕的眸子含笑凝望着她,唇角勾着一抹邪笑。

    慵懒地靠坐在那里,修长如玉的指尖轻叩着茶杯的沿壁,说不出的风姿秀逸。

    不是别人,正是让她避之唯恐不及的云王墨云湛。

    看到他那通身的惬意随性,左丘璇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再一想到自己在他身上吃过那么多次瘪,更是恨得牙根痒痒。

    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冷声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墨云湛早就料想到了她的反应,所以见她怒目而视也不意外。

    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抿唇轻啜道:“我怎么进来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为何进来,不是吗?”

    “我管你为什么进来,出去!”

    左丘璇冷冷地凝着他,一脸防备。

    墨云湛扬了扬眉,笑道:“出去?恐怕不行,本王可是来宣旨的。”

    说着,手中多了一个明黄色的卷轴。

    可是这种说法在左丘璇看来有些可笑,唇边勾起一抹讥诮的浅笑。

    “宣旨?云王殿下还真是闲啊,居然连公公的活儿都揽过来了!”话落,挑衅般地从他的小腹位置一路往下瞄去。

    其中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墨云湛好似没有听出话中的嘲讽之意,点点头道:“本王最近确实很闲,所以正打算在这里住些日子。”

    “……”

    左丘璇被这句话噎了一下,干脆走到对面坐下不再搭理他了。

    墨云湛扬了扬唇,继续自说自话道:“如今整个京城都在传,说太子不日将会迎娶左丘家主的女儿左丘琳为妃……”

    迎娶左丘琳为妃?

    难道这桌上的圣旨,是解除婚约的圣旨?

    左丘璇眉心一拧,不明白墨子飏和左丘明琨在搞什么名堂。

    据她所知,那两个人都是极其看中脸面的人。

    原主痴傻了那么多年他们都没有提出过取消婚约的事,怎么突然之间搞出这么大的事?

    要知道,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多少都会给他们带来一些不利的影响。

    更何况一旦太子获得了左丘家的势力,很可能会引起皇帝的猜忌和朝局的动荡。

    那两个都不是蠢货,不可能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啊。

    “怎么,不开心?是不是听到自己做不成太子妃,心里难过了?”

    墨云湛见左丘璇一脸凝重,心情倏地有点儿不太舒畅。

    双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眸光微冷。

    左丘璇压根不在意他怎么想,只是下意识地道:“有什么好难过的,像那种渣男,谁想要就给谁好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哦?你就一点儿都不介意?子飏若是迎娶左丘琳为妃,那你的处境可就堪忧了。”

    墨云湛心下一松,不动声色地恢复了一贯的慵懒。

    左丘璇抬眼望过去,眉心一拧,“我介不介意,跟你有关系吗?”

    真是见鬼,自己干嘛跟他说那么多?

    这人也是吃饱了撑的,没事管她的闲事做什么?

    墨云湛不怒反笑,眸底隐有暗芒涌动。

    挑了挑眉,反问道:“没关系吗?好歹也曾经共同经历过生死了,早就在一条船上了不是吗?”

    “谁跟你在一条船上?”

    “小丫头,过河拆桥可不太好!”

    “过河拆桥?我记得我们早就两清了!如果没别的事麻烦你立刻离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要名声我还要呢!”

    她才不会以为,这男人大晚上跑过来是为了宣什么狗屁圣旨的。

    指不定有什么阴谋,还是趁早把他打发走比较好。

    墨云湛见她防自己跟防贼一样,心里顿时升起一丝无奈。

    叹了口气,开口道:“虽然解除婚约的圣旨已经下了,但消息还没有传出去。可一旦传出,最吃亏的人只会是你。”

    “所以呢?”

    看来这男人一点儿都不了解她,她这个人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就算没有别人帮忙,她也一样能够解决那个渣男!

    墨云湛见她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正了正脸色道:“不如和本王合作,本王可以帮你解决这件事。”

    合作?

    左丘璇狐疑地望着眼前的男人,猜测着他的意图。

    她不明白自己会不会退婚,和这男人有什么关系。

    不过既然他都提出来了,自己不妨听听再做打算。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说不定还有什么意外的收获。

    思忖了片刻,问道:“说说看,你想怎么合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