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0章 生死有命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须臾,跟着他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最终停在了一间破败的木屋前。

    说它破败,真是一点儿也不夸张。

    屋子四面漏风不说,还阴暗潮湿。颤颤巍巍地挺立在那儿,好像随时都会塌了似的。

    要是长期生活在这种地方,就算没病都能住出病来。

    这时,随着一阵清风拂来,从木屋中飘出一股浓重的药味儿。

    仔细辨别的话,就会发现那股药味儿中还夹杂着一丝难闻的腥臭。

    左丘璇闻到那股味道蹙了蹙眉,粗略地看了眼周围的环境,问道:“你们就住这儿?”

    “嗯。”

    少年敷衍地应了一声,明显不想多说。

    看着木屋踌躇了片刻,抿抿唇再次确认道:“你之前说的那些,不是骗我的吧?”

    “你有什么值得我骗吗?真要说的话,也就这张脸还能入眼!”左丘璇上下打量着他,目光最终定在了他的脸上。

    少年神色一僵,不说话了。

    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从脖子到脸颊再到耳尖,瞬间就红了个透。

    见状,左丘璇愉悦地勾了勾唇,决定不再逗他了。

    “好了,我都跟你来这儿了,还有什么好怀疑的?是不是骗你,不是马上就知道了?”

    闻言,少年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

    走上前推开那扇破旧的木门,转头看向她,交代道:“我爷爷不太喜欢我带生人上门,你先在这儿等会儿。”

    话落,往里走了进去。

    门外,左丘璇百无聊赖之下,通过虚掩的房门往里望去。

    只见昏暗的光线下,一张破旧的木板床突兀地横在屋里,上面躺着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

    银白的头发,布满皱纹的脸。

    黝黑的皮肤下形销骨立,使它看上去就像个干尸一样,浑身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如果不是胸口处还有微弱的起伏,恐怕真的会以为这人已经死了。

    饶是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左丘璇还是忍不住蹙了蹙眉。

    看来情况比她想象地还要严重,这具身体已经到达了崩溃的边缘,恐怕是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等到少年出来,立刻把他叫到了一边。

    斟酌了一下,说道:“待会儿我会给你爷爷做个详细的检查,不过有件事你还是要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事?”

    少年心中“咯噔”一下,脸色瞬间苍白如纸。

    左丘璇看见他这样有点儿不忍心,但还是开口道:“以你爷爷现在的身体情况,恐怕就算治愈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你每天陪在他的身边应该也有所察觉,他的身体早已油尽灯枯。能坚持到现在,也是靠一口气撑着而已。”

    “你……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可以帮他医治,但那个过程极耗心神。打个比方,如果说现在的他还有五天寿命,那么治愈后可能只剩两天。”

    少年骇然地睁大双眼,眼眶立刻就红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却要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

    因为害怕失去,他浑身不住地微颤着,就算想要控制都控制不了,紧握成拳的手一片惨白,抖得厉害。

    琥珀般的眸子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神采,满满的都是绝望。

    就好像自己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望着她的目光中充满了恐惧与迷茫。

    可即使这样,仍旧固守着心底的那点儿希望。

    好像只要她说一句能救,他就能为之豁出命去的疯狂。

    左丘璇在这一刻终于知道王庆为什么会那么笃定了,因为少年太过在乎这个陪伴他的亲人。

    别说还有希望,就算明知被骗恐怕他也一定会去尝试。

    喟叹一声,安慰道:“我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毕竟谁也不想眼睁睁地看着亲人离开自己。”

    “咳咳咳……”

    倏地,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传来,少年当即转身跑进了屋里。

    来到床前为老人抚了抚胸口,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开口。

    反而是他身边的老人,一把抓住他的手,反过来安慰他道:“钰儿,别难过,生死有命,有些东西是强求不来的。与其再这么下去,倒不如试一试,好歹争取些时间,爷爷也能多为你做些事。”

    “爷爷……”

    少年哽咽着抹了把夺眶而出的眼泪,不住地摇着头。

    老人拍拍他的手,无声安慰着。

    不一会儿,左丘璇跟着少年走进了房间。

    经过一番检查,她发现老人之所以变成这样,是因为中了一种十分罕见的毒。

    而且按照他的身体情况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一想到这个老人居然忍受了这么久的痛苦,她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看来从前他的修为应当非常深厚,不然绝对不可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

    老人见她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开口道:“小姑娘,不必有所顾虑,按照你的办法来即可。”

    “冒昧的问一句,您是什么时候中的这种毒?”

    “具体什么时候中的毒,老夫自己也说不清楚。只知道第一次毒发,是在三年前。”

    三年前?

    这种毒有很长一段时间的潜伏期,也就是说,中毒至少是在六年前了?

    想到这儿,点点头道:“我知道了,现在取一点儿您的血,我要回去配制解药。少则三天多则七天,我会把解药送过来。”

    “好,那就麻烦你了。小姑娘,不知该怎么称呼你?”

    老人微微颌首,心中有了些许期待。

    左丘璇想了想,回道:“我姓左丘,单名一个璇字。”

    “好,老夫记住了。钰儿,爷爷休息一会儿,你替爷爷送送这位姑娘。”

    老人说了几句话就累得有些睁不开眼了,几乎话一出口就昏睡了过去。

    少年伸手为老人掖了掖被脚,起身道:“走吧,我送你出去。”

    “不用了,你留在这儿照顾你爷爷吧。”左丘璇收拾好东西,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少年愣了一下,追上去道:“你等等,起码让我把你送出这里。之前你也看到了,这地方很乱。”

    左丘璇见他还是追过来了,便也没有推辞。“那你就把我送出这片巷子吧,到外面就没事了。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呢。到时候帮你爷爷解了毒,我总要知道该向谁收回报酬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