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2章 怎么不去抢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你们俩把这个喝了就可以走了。等我想好要你们办什么事,自会来找你们。”

    左丘璇说着,拿出两瓶药液递了过去。

    高个儿和矮个儿面面相觑,无奈之下只能各自接过了一瓶药液。

    看着他们一口把药液饮尽,左丘璇满意地点点头,“很好,你们俩叫什么名字?”

    “小的赖三。”矮个儿赔着笑脸,恭敬地答道。

    “小的赖五。”高个儿也不甘示弱,赶紧向她示好。

    左丘璇见两人还算乖顺,也就没有再难为他们。只是嘱咐了一句不得再在这里作恶,就离开贫民窟往佰草坊的方向走去。

    她可没忘了,还有个王庆没解决呢。

    须臾,当她回到佰草坊,得到消息的管事立刻找上了她。

    “邱小姐,您可回来了!之前那王丹师没有等到那少年,很快就走了。我们也不好强留,只能派人跟着他,看到他进了蒋家的鸿宇拍卖行。听说今日有场拍卖会,那王丹师恐怕是去参加拍卖会的。”

    “好,我知道了。”左丘璇莞尔一笑,问道:“你家少爷在吗?”

    “少爷被老爷叫回去了,好像是有什么急事。”

    “哦,那我就先走了。要是你们少爷回来,就告诉他多谢他的帮忙。”

    “是。”

    左丘璇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百草坊。

    在街上稍微打听了一下,很容易就找到了蒋家的拍卖行。

    只见那金灿灿的招牌上,刻着“鸿宇拍卖行”五个大字,在周围的几个建筑之中,显得尤为突出。

    再加上那奢华至极的装潢,一看就是蒋家的风格。

    似乎在他们眼里,永远不知道“低调”两个字该怎么写,处处都透着张狂。

    这还是左丘璇第一次进入拍卖行,结果刚到门口就被拦了下来。

    不过管事见她长得明艳动人,态度倒是也还算客气。

    见她被伙计拦下,迈着八字步走了过来。“这位小姐,没有本拍卖行发放的令牌是不能进去的。当然,你也可以在这里买一块,只需交纳5000金币即可。”

    5000金币?

    只是一个通行证就要5000金币,这些人怎么不去抢?

    要知道,1金币相当于1000银币,已经够一个普通人家生活一个月的了。

    这一张口就要上千金币,和抢劫有什么区别?

    不过想想她倒是也释然了,这蒋家能够成为沐阳城的首富,靠的可不就是这些不入流的敛财之道吗?

    想到这儿,她嗤笑一声,不紧不慢地道:“令牌我是没有了,也不打算花钱买。”

    说着,见管事变了脸,从乾坤袋中拿出一块玉佩递上去道:“不过,我有这个。不知道,能不能进去呢?”

    管事刚开始还眼高于顶,一看见那块玉佩,顿时睁大了双眼。

    那不是少爷的玉佩吗?

    怎么会在这个小丫头的手上?

    难道说,她是少爷看上的人?

    一时间,一个个念头在脑中百转千回,很快就断定了左丘璇的身份。

    将她当做了一个正得少爷宠爱的姬妾。

    其实,也不怪他会这么想。

    他们家少爷最出名的就是好色,外面家里更是红颜知己姬妾无数。

    所以顺理成章的,就将她当成了那些女人之中的一员。

    任他想破脑袋也不会知道,这块玉佩是左丘璇打了蒋洪一顿之后,从他的身上顺过来的。

    后来蒋洪醒来发现玉佩丢了,也不敢声张,只是派人打造了一块假的应急。

    至于为什么他不敢声张,一是觉得自己被个女人打了实在是丢人,二是因为这块玉佩象征着他的身份,要是让他爹知道他给弄丢了,一定会扒了他的皮,那他的好日子可就到头了。

    所以基于这两个原因,他只是派了自己的心腹偷偷去找,半点儿风声都不敢透露。

    只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玉佩竟然被左丘璇拿来当了万能通行证。

    果然,管事一看见玉佩,顿时笑容满面地道:“当然可以进去,不知道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我的名字,你还不配知道!”

    左丘璇可没打算告诉他名字,开玩笑,她可是来砸场子的。要是让人知道她是谁,那还怎么玩儿?

    再有,反正这管事已经误会了,不如再让他误会地深一点儿好了。

    这样一想,她又补上一句道:“给我找个包厢。”

    “是。”管事想也没想就应了,亲自在前面给左丘璇带路。

    等到两人上到五楼进入包厢,左丘璇又问道:“听说左丘府的王丹师来了?他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吗?”

    “呃,是。”

    “他在几号包厢?”

    “三号。”

    管事一边回答一边纳闷,不明白她怎么就问起了王丹师。

    这王丹师再好也是左丘家的,难不成还想跟他讨要丹药?他们蒋家也有丹师啊,难道少爷没告诉她吗?

    不过这些话他也只是想想,可不会问出来。

    见人家已经坐到那里不搭理他了,便随意找个借口离开了。

    等到管事一走,左丘璇就戴上面纱离开了包厢。

    趁着拍卖会还没开始,她就已经找到了王庆所在的三号包厢。

    “叩叩叩。”

    轻轻敲了敲门,就听里面除了王庆的声音,还有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左丘璇挑了挑眉,又敲了一次门。

    “谁啊?怎么这么没有眼色,不是说了没事不用过来了吗?”王庆颇为不悦地哼了一声,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

    谁知还没等他看清门外是谁,就被人扼住脖子重新推进了包厢。

    “嘭”的一声,倒在了软椅上。

    接着,只感觉身上一麻,就动弹不了了。

    这时,左丘璇除了制住他,还催动灵针封住了年轻女子的五感。

    确定她听不到也看不见了,便走到王庆对面坐下,看着桌上的美味佳肴道:“王丹师这日子过得还真是享受,有美人抱,有美酒喝,还缺什么呢?是不是,再来几株灵药就更好了?”

    “四……四小姐?”

    王庆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左丘璇。

    不,看她的样子,似乎是专门来找他的。

    她想做什么?

    自己可是丹师,难道她还敢对丹师大不敬吗?

    对,自己为什么要怕她?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还能翻了天不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