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9章 愿赌服输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闻言,墨云湛摇头失笑,神色颇为无奈。

    对于这小丫头对他的排斥,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再看向前方漆黑的山道,倏然伸手揽住她的腰,抱起她便朝山上掠去。

    左丘璇惊呼一声,恼怒不满地道:“你放我下来,我自己有脚会走!”

    “别误会,本王只是为了节省时间。不然等你走上去,兴许他们已经在某个地方落脚了。这山上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等到雾气散开,你再想寻找他们就没那么容易了。”

    “怎么,你瞧不起我的速度?”左丘璇看着他那光洁的下巴,心下暗恼。

    之前她只是没有施展玄技,所以看上去速度会慢一些,但那并不代表跟不上他好不好?

    这个死男人,修为高了不起啊?总是在她面前炫耀有意思吗?

    墨云湛感觉到她的怒气,顿时有些头疼。

    他也没有说什么吧?怎么这丫头又生气了?难道说他们真的气场不和,随便一句话也能吵起来?

    算了,反正只是一会儿,不跟她计较就是了。

    可是他哪里知道,在左丘璇看来,不说话就代表默认了。

    一想到他看不起自己,登时火冒三丈。

    挣扎着脱离了他的怀抱,站稳后看着他道:“不如我们来打个赌,看看我到底能不能跟上你的速度。如果我赢了,你以后必须尊重我的意愿,不许再随便占我便宜。如果你赢了,以后就听你的,怎么样?”

    “你要跟本王打赌?”

    墨云湛看着她,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前头刚跟他约法三章,这会儿又要跟他打赌,无非就是不想自己亲近她,还真是有意思。

    想了想,点点头道:“好啊,那就按你说的不准反悔!”

    “放心,绝不反悔!”

    她还就不信了,难道次次都要输给他不成?

    不蒸馒头争口气,这一次绝对不能输!

    这样想着,在墨云湛纵身离开原地后,左丘璇便紧紧地跟了上去。

    起初,两人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墨云湛虽然并没有使出全力,但速度也绝对不慢。

    看见左丘璇仍旧稳稳地跟在他的身后,心里多少有些意外。

    不过行至半山腰处他便加快了速度,很快就将左丘璇甩在了后面。

    左丘璇见状也没有慌张,立刻按照迷踪幻影的第二重法诀将速度提到了极致。

    这回没过多长时间,便再一次追了上去。

    须臾,两人停下后,左丘璇志得意满地看着他,只觉得酣畅淋漓。

    唇角微勾,扬眉吐气道:“很显然,这次是我赢了。你应该不会出尔反尔,输了不认账吧?”

    “自然不会,愿赌服输!”

    墨云湛还是第一次见到她真心实意的笑颜,那刹那花开般的绮丽,竟让他有些恍神,连带着心情也愉悦了不少。

    这时,前方透过薄雾隐隐有火光闪烁。

    墨云湛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了指旁边的参天大树。

    左丘璇立刻会意,两人隐匿气息藏到了树上。

    没过多久,一名皓首苍颜的老者和四个衣冠不整的年轻男子举着火把走了过来。

    五人看上去多少都有些狼狈,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

    他们神色戒备地左右张望了一下,便在距离那棵树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其中一人往前走了两步,开口道:“五长老,这山上的雾气越来越大了,我看前面有块空地,不如就在这儿休息一晚吧?”

    “也好。”

    老者微微颌首,走到那片空地当先坐了下来。

    其他几人见他落座,连忙捡柴的捡柴,生火的生火,很快就在原地烤起了食物。

    随着火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一人转动着穿在木枝上的野兔和野雉,舔了舔干裂的唇瓣,踌躇着问道:“五长老,家主让我们护送的宝物究竟是什么啊?这里就我们几个,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是啊!为了它我们这一路马不停蹄日夜兼程,还惹上了难缠的天绝宗。要不是各大宗门之间早有约定,天绝宗的人不能踏入天元境内,恐怕我们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问题。为了它,我们可是差点儿连命都搭上了,总该知道保护的是什么东西吧?”

    另外一人听到同伴提起那件宝物,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先前中过别人一掌,动手的人就来自以毒闻名的天绝宗。

    当时要不是五长老和其他几人合力为他逼毒,他现在十有八九已经去见阎王了。

    直到现在胸口处还在隐隐作痛,所以情绪上也比其他人要激动得多。

    这时,五长老见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期待,喟叹一声道:“好吧,那就让你们看一眼。不过提前说好,这件事绝对不能透露出去!”

    “长老放心,我们必将守口如瓶!”

    五长老闻言点点头,从随身的包裹中拿出了一个特殊材质的木盒。

    随着盒盖缓缓掀开,露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圆形容器。

    表面乍一看除了雕刻精致以外并没有什么,可但凡有些眼力的人就会发现,这个容器是被人下过禁制的。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当浅淡的月光洒在那些纹饰上时,竟是散发出了莹莹的流光,显得尤为神秘。

    此刻,围在火堆边的四人和树上的左丘璇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容器,想知道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可是五长老只是小心翼翼地捧着它,并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见状,刚刚还捂着胸口的那人立刻坐直了身子,迫不及待地道:“长老……”

    “你们都看到了,这上面有禁制,就算是老夫也打不开,更不清楚里面到底放着什么。不过唯一能够肯定的是,里面不是死物。”

    其实不用他说,其他几人也都明白。

    要是死物的话直接放进乾坤袋就好了,犯不着背着到处走,还招惹了那么多的麻烦。

    这东西本身就是个靶子,不然他们也不用弄得这么狼狈了。

    现在只盼着赶紧完成任务,这样他们就能解脱了。

    片刻后,几人心绪复杂地吃了点儿东西,留下两个人守夜,剩下的人便围在一起睡了过去。

    树上,左丘璇一直静静地潜伏着,等待着最佳的动手时机。

    直到雾气弥漫,青云遮住了月光,她知道,机会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