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80章 拿一个秘密跟你交换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四小姐,咱们明人不说暗话,雁儿如今应该在你的手里吧?我知道她做的事很难得到宽恕,但念在在下现在只有这一个女儿了,能不能网开一面,饶她一命?若是你能饶她这一次,在下可以拿一个秘密跟你交换。”

    “你这是威胁还是请求?”左丘璇挑了挑眉,冷然一笑道。

    左丘清平喟叹一声,从怀里拿出一支红色的小瓶。

    放在桌上,推到左丘璇面前道:“这就是我要交换的秘密,还望四小姐成全!”

    “等等!”

    左丘泽看到小瓶后,情绪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他猛地把小瓶拿到眼前,用了很大力气才控制着没有把它捏成齑粉。

    左丘璇看到哥哥的表情不对,连忙问道:“哥,你怎么了?这个瓶子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璇儿……”

    左丘泽欲言又止,脸色苍白起来,一双眸子里满是挣扎和仇恨。

    但当着左丘清平和云王的面,有些话他根本说不出口。

    见状,左丘璇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握着他的手安抚着他的情绪。

    见他稍稍平静下来了,接过瓶子仔细看了看,可什么都没看出来。

    直到打开塞子闻了闻,才脸色一变道:“家主这瓶药是从哪儿来的?”

    要知道,这样精妙的毒药,只有制毒的高手才能配制出来。

    在这片大陆上,除了地位崇高的丹师以外,还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职业,那就是毒师。

    但是因为很少有人会将精力放在研制毒药上,所以毒师的数量相比于丹师来说,几乎可以算是凤毛麟角。

    她来到这里后唯一听说过和毒师有关的宗门,应该就是南越的天绝宗。

    难道说,这瓶药散出自天绝宗?

    闻言,左丘清平并没有多说,而是坚持要见到自己的女儿才肯告诉他们。

    左丘璇想着这件事恐怕不简单,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道:“好,我可以答应你。只要左丘雁真心悔改,我就饶她一命。”

    反正她现在和废了也没有两样,活着对她来说,应该比死更难受吧?tqr1

    左丘清平闻言终于松了口气,忍不住询问道:“不知雁儿现下在什么地方?”

    “刚好我正要去看看她,家主若是想跟着,那就一起来吧。”

    左丘璇起身站了起来,越擎连忙在前面给众人带路。

    不一会儿,一行人走进旁边的园子,就见假山后摆放着两个方形的铁笼。

    左丘雁和王庆各自占据一个,两人看上去全都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明显都受了不少折磨。

    尤其是王庆,那一身的肥肉好像在一夜之间就缩了水,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

    左丘雁和他相比稍微好一点儿,只是双手双脚被绑住,嘴里塞上了布团。

    他们一来,立刻有人拿掉了她嘴里的布团并且解开了绳子。

    左丘雁一见布团被拿走,当即“呸”了几口,扯着嘶哑的嗓音咒骂起来。

    “左丘璇,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你毁我容貌,毁我修为,我就是化成厉鬼也不会……”

    “住口!”

    “凭什么让我住口?我就不住口!不是要杀了我吗?来啊!”

    “孽障!你自己做错了事还不知悔改吗?还不给我住口?”左丘清平气得够呛,没想到这个女儿居然如此愚蠢。

    若不是身边就剩这一个女儿了,他真是不想管她的死活。

    左丘雁早就被关得失去了理智,所以一下子并没有听出左丘清平的声音。

    这时看见父亲就站在她的面前,连忙扑到前面,抓着铁柱道:“爹,爹,你是来救女儿的吗?我就知道,你和娘不会扔下我不管的!爹,你救救女儿,女儿不想死!呜呜……哇……”

    “你……哎……”

    左丘清平看着女儿在自己面前嚎啕大哭,讪讪地看着左丘璇,“四小姐,能不能让我们父女俩单独说会儿话?她刚刚说的那些都是胡话,做不得数的。四小姐大人大量,应该不会和她计较的吧?”

    “当然,我看上去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呵呵。

    云陌琊在心里冷笑了两声。

    左丘璇已经彻底和他心神相连,自然能够感应到他的情绪。

    哼了一声,问道:“怎么,你有意见?”

    “没有,再说我能发表意见吗?”

    “不能。”

    “……”云陌琊默然。

    这时,左丘清平自然对左丘璇千恩万谢,左丘璇摆摆手,和墨云湛等人离开了。

    一时间,当场就剩下了他们父女俩和陷入昏迷的王庆。

    左丘清平见女儿一直哭个不停,沉下脸道:“你还有脸哭?知不知道你这次给为父惹了多大的麻烦?别哭了,我有话要问你!”

    “爹,女儿知道错了。”

    左丘雁哭了一通,渐渐冷静下来了。

    一双眼睛红肿地厉害,抽抽噎噎地看着左丘清平,“爹,你会救女儿出去的吧?”

    昨天被抓了以后,她是真的害怕了,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

    刚才之所以那么肆无忌惮地咒骂,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肯定是没活路了。

    现在既然不用死,她也就不敢再那么口无遮拦了。

    左丘清平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刚刚为父已经替你求过情了,只要你诚心认错,四小姐答应饶你一命!”

    “爹,你干嘛跟她那么客气?你看看女儿的脸,还有我这半死不活的鬼样子,全都是拜她所赐!”

    左丘雁怎么可能不恨,当即撩起头发将已经溃烂的那边脸伸了过去。

    左丘清平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低声警告道:“直到现在你还没看清形势吗?你不是她的对手,弄成这副样子就是你技不如人的证明!你口口声声说让为父救你,若是你不肯低头,别说救你,为父和你娘也会受你的牵连!难道说,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我……”

    左丘雁一时无语,陷入了沉默。

    是啊,她根本就不是左丘璇的对手。

    之前以为加上蒋柔,一定能为自己出一口恶气,谁知道却落得了现在这个下场。

    她现在只想活命,如果命都没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会死,她就不敢吭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