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83章 我就在这儿看个热闹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秦钰的名字,左丘璇好奇地挑了挑眉。

    “哥,你在这儿等我一下。”对左丘泽交代了一声,她便抬步朝楼上走去。

    二楼,柳云依拿剑指着门口,柳眉倒竖,一脸怒容。

    见一个容貌绝丽的少女停在自己身后,疑惑地打量着她道:“这位姑娘,你没看到这里有危险吗?如果没事的话赶紧回房,不要在这里乱晃。万一待会儿误伤了你,那可就不好了。”

    “没事儿,我就在这儿看个热闹。你接着喊,不用管我。”

    左丘璇双臂环胸靠在一旁,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眼里没有丝毫惊慌。

    柳云依闻言差点儿吐血,心说这都是什么人啊?

    自己好心好意提醒她,她居然在这里看热闹!

    算了,不管就不管。

    这样想着,她又转回头看向门口,喊道:“秦钰,你快点儿出来!再不出来的话,本小姐就拆了你的房间,看你待会儿住在哪儿!”

    “吱呀!”

    房门从里面打开,一袭水蓝色布袍的少年跨出了门槛。

    不耐地看了柳云依一眼,冷哼道:“你有完没完?愿赌服输,别以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

    “哼,上次本小姐没带兵刃,你胜之不武!有本事咱们再比试一局,若是你还能赢我,我就离开这里,如何?”

    “不如何!”

    秦钰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刚要转身回房,就看见了站在后面的左丘璇。

    抬步上前,语气明显软化地道:“怎么来了也不进门,站在这里做什么?”

    “叫姐姐。”

    左丘璇淡淡地吐出三个字,眉眼带笑地打量着他。

    见他已经换了新衣,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和从前不一样了,只觉得赏心悦目。

    这要是放到现在,绝对可以秒杀那些所谓的小鲜肉。

    闻言,秦钰扭捏地撇开眼,咬了咬唇瓣,转身就往门里走。双手撑着门,羞恼地道:“你要进就进来,不进我就关门了。”

    “哎,怎么还是这么……”

    傲娇!

    明明看见她很开心,还装着一副深沉的样子。

    让他叫姐姐也不叫,真是不听话。

    不过她也没有继续开他的玩笑,在他关上房门之前还是迈步走了过去。

    然后就听“砰”的一声,柳云依就那么傻傻地被关在了门外。

    “诶……”

    她抬起手想要敲门,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觉得什么兴致都没了。

    生气恼恨地跺了跺脚,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为了表示心中的不满,又是“哐”的一声巨响。

    左丘璇听到门外的声响挑了挑眉,转头看向秦钰,问道:“你怎么惹到人家了?都被人逼上门来了?”

    “她有病,别理她。”

    秦钰并不想让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占用左丘璇太多的注意力,连忙转移话题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昨天回来的,刚去了趟百草坊。”

    左丘璇打量着房中的摆设,没注意到秦钰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

    听到她并没有在回来的第一时间来找他,心里忽然有点儿空落落的。

    但他没有纠结于这种感觉,而是追着她的目光道:“这里还不错,价钱也比较公道。这房间是内外两间,爷爷怕吵睡在里面,我睡在外面。对了,爷爷这些天一直在念叨你,他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很高兴。”

    左丘璇点点头,秦钰说着就把她往里面带。

    这时,老人听到说话声走了出来。

    看见左丘璇,欣喜地招呼道:“小姑娘,你来了?来,过来坐。这两天钰儿一直念着你,生怕你不来似的。”

    “爷爷,我没有!”

    秦钰的一张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再三强调道:“你别乱想,我没有。”

    “嗯嗯,知道你没有。”

    左丘璇见他急得都快哭了,也就没有再逗他。

    顿了顿,说道:“我今天过来有两件事,一是来看看你们,二是想问问你们的意见。明天我就回京城了,你和爷爷是跟着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如果留在这里的话,你……”

    “我和爷爷跟你走。”秦钰几乎想都没想,就把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其实,这些天他和爷爷已经讨论过这个问题了。

    他们讨论的结果,就是一定要遵守诺言,绝对不能做那等忘恩负义的事。

    不管是做护卫,还是什么,他都会跟在她身边。这是一个男人的承诺,也是他遵从内心的决定。

    左丘璇睨了他一眼,继而看向老人。

    “您的身体并不适合长途跋涉,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合适。如果你们想留下,那我和秦钰的约定可以作废。”

    “不用,我这把老骨头还没那么没用。”老人笑着摇摇头,拿起桌上的茶壶想要倒茶。

    可是提起来晃了晃,里面一点儿水都没有。

    于是看向秦钰,说道:“钰儿,没水了,你去烧点儿水过来吧。”

    “嗯。”

    秦钰刚好觉得有些窘迫,于是转身就出门去了。

    老人见他走了,起身关好房门道:“小姑娘,老夫的身体自己清楚,恐怕是没有多少时日可以活了。其实,老夫的心里一直压着一件事,希望你能代替老夫去完成。”

    “什么事?”

    “这件事事关钰儿的身世,希望你可以保密。”

    看着老人一脸肃然的模样,左丘璇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老人得到保证,徐徐地道:“钰儿的母亲因为一次意外怀了钰儿,虽然对他有着生养之恩,却没有多少养育之情。老夫也是不忍他再留在那里受苦,于是就带着他一起离开了。老夫希望,你能帮他找到他的父亲。”

    话落,他从怀中掏出一枚如同沁了血一般的玉指环,推到她面前道:“这是当年钰儿父亲留下的唯一一件信物,被老夫偷偷带了出来。此物有灵,自会指引你找到他。”

    “原来,您不是秦钰的亲爷爷?”

    “呵呵,虽然如此,但这些年的相依为命,老夫早已将他当成了亲孙子。小姑娘,这件事你能答应吗?”

    左丘璇并没有马上给出答复,而是疑惑地问道:“秦钰的母亲是谁?”tqr1

    “说起来,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若不是当年她的师尊为了一己私欲将她推入火坑,也不会……哎,都是冤孽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