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99章 他们就要大婚了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

    左丘琳愤恨地咬了咬牙,心有不甘。

    想她堂堂左丘家嫡女,将来的太子妃,岂能被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随意奚落?

    说什么云王妃,哼,无名无分的也敢在这里张狂,真是不知死活!

    正要上前理论,却被一道强悍的玄劲阻住了前路。

    “唰!”

    只见玄力凝刃,寒光一闪,就将她的一截头发削了下来。

    左丘琳只觉得脖颈处一凉,从心里冒出一股寒意。好像刚刚那一下割的不是她的头发,而是脖子一样。

    等她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捂住了脖子。

    惊恐地扯着墨子飏的衣袖,颤声道:“太子哥哥……”

    话音未落,就听一道清冽淡漠的声音说:“本王的王妃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这次给你一点小小的惩戒,没有下次!”

    说完,墨云湛就拉起左丘璇,宠溺地道:“走吧,进宫去见皇兄。”

    “嗯。”

    左丘璇点点头,临走前似笑非笑地看了左丘琳一眼。

    看得左丘琳心中发寒,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

    墨子飏感觉她紧紧地贴在自己身上,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等到马车离开,才回身看向她道:“你没事吧?”

    “太子哥哥,琳儿害怕。”

    左丘琳红着眼睛,希冀地望着他。不知为什么,忽然有点儿羡慕云王身边的那个女人。

    一直以来,虽然外面有很多人羡慕她能够得到太子的喜爱。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那些所谓的甜言蜜语、关心宠爱都是做给外人看的。tqr1

    若是没有爹爹,恐怕太子也不会这么快就决定娶她为妻。

    墨子飏眸光微闪,执起她的手道:“别怕,皇叔不会伤害你。走吧,不是说想去霓裳坊吗?”

    “嗯。”

    左丘琳有些心不在焉,脑海中满是刚刚云王望着那女人时的宠溺眼神。

    禁不住就在想,什么时候她才能在太子眼中看到那样的神情。

    她左丘琳要容貌有容貌,要实力有实力,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吗?

    为什么太子总是若即若离,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呢?

    想到这儿,脱口而出道:“太子哥哥,你说是琳儿美,还是云王妃长得美?”

    “傻瓜,自然是你美。再说父皇没有下旨赐婚,那女人可算不上云王妃,以后可不能乱了称呼,知道吗?”

    墨子飏嘴上虽然说着赞美的话,但心里已经产生了厌烦之心。

    若不是为了皇位,他真是不想陪着这女人在这里浪费时间。

    墨云湛还是平安无事地回来了,上次没能杀得了他,看来很多事都要加紧速度了。

    左丘琳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而是娇羞地红了脸,道:“琳儿知道了。”

    “知道就好。待会儿看上什么就一并买回去,反正我们就要大婚了,到时候也是要添置这些东西的。”

    “嗯。”

    左丘琳乖巧地点点头,露出了一抹幸福的浅笑。

    是啊,他们就要大婚了。

    现在如何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才是那个可以陪他相守到老,有资格和他并肩站在一起的女人。

    这么一想,她又觉得满足了。

    须臾,马车直接从皇宫门口驶了进去,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皇帝墨锦成居住的正阳宫。

    墨云湛扶着左丘璇下车,立刻有太监上前带路,将他们引到了皇帝的寝殿。

    “王爷,请您稍等,奴才去禀报圣上。”太监行了一礼,倒退了两步便走到里面去了。

    左丘璇打量着四周,突然有点儿同情这个皇帝。

    周围别说妃子,就连宫女都没有两个。整个宫殿冷冷清清,和冷宫差不多了。

    可外边到处都有士兵把守,暗处还潜伏着很多暗卫。明面上说是为了保护皇上,实际上跟软禁没有什么区别。

    看来这皇帝的病确实不轻,墨子飏这是已经肆无忌惮了吧?

    片刻后,刚刚的那个太监走了过来。虚引着将他们迎了进去,配合地关上了殿门。

    墨云湛挥手在门上布了一道禁制,在前面带路道:“待会儿你就在这里医治,有本王在不会有人打扰。”

    “嗯,我要先看看情况。”

    左丘璇说着,已经走了进去。

    来到内殿,就看见一道明黄的身影正靠坐在床上。

    看上去大约四五十岁的模样,身形消瘦,眼底有着浓重的青黑。保养得宜的脸上虽然看不到多少皱纹,却黯淡无光。鬓边的银丝被束到了两边,威严却透着一种无力的沧桑。

    望着他们的那双眼睛浑浊黯然,一看就是行将就木,命不久矣。

    不过还好,还没有到那种油尽灯枯不可逆转的程度,好歹还有着一线生机。

    就凭这一线生机,她就有办法医治。

    观察了一下,左丘璇就跟着墨云湛往前走去。

    刚刚站定,就听墨锦成咳了两声道:“小九,你回来了?”

    “嗯。”

    “好,回来了就好。皇兄恐怕时日无多了,能在走之前见你一面,也算无憾了。”

    墨锦成说完喘了喘,这才慢慢地将视线投向左丘璇。

    上下打量着她,疑惑地道:“这是……”

    这丫头好生眼熟,难道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见过?

    墨云湛看了左丘璇一眼,道:“有关她的事,稍后我自会向你解释。现下时间不多,先让她为你医治。”

    “哦?你会医术?”墨锦成闻言,望着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丝好奇。

    左丘璇点点头,见他眼中并没有置疑,不禁觉得奇怪。

    走上前为他把了把脉,微微蹙眉道:“皇上,请问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常常感觉头昏眼花,心悸乏力?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有时会精神恍惚,听不清周遭的声音?”

    “不错,朕这是患了什么病?”墨锦成正了正身子,问道。

    左丘璇摇摇头,“恐怕不是病。能不能让我看看皇上的耳后?”

    “可以。”

    墨锦成将头侧过来,左丘璇上前观察了一下,发现他的右耳后有一个红色的血点。

    眸光一凝,确定道:“皇上不是生病,而是中了蛊。”

    “中蛊?”

    墨锦成脸色一沉,浑身的气息冷了下来。

    在这一瞬,左丘璇觉得自己好像从他身上看到了同墨子飏相似的冷酷。

    心想,不愧是父子俩,还真是相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