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121章 你们左丘家是故意的吧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左丘泽担心妹妹,不禁问道:“璇儿,上官家主为何要见你?”

    “不知道啊,我也正觉得奇怪呢!”

    左丘璇抖抖裙摆从容起身,心想着难道上官倾舞直到现在还没回家?

    慕箫尘就那么众目睽睽之下把人带走,恐怕上官家捂得再严实,这件事也已经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了。

    别的不说,上官倾舞的闺誉算是全毁了。

    要是过了今晚还没找到,那后果……

    啧啧。

    现在的关键是,上官倾舞被人掳走,而她和左丘琳却好好的,难保上官汀不会迁怒于左丘家。

    要真是那样,左丘明琨可有的头疼了。

    不过,凡是能给那一家子添堵的事,她都喜闻乐见。

    所以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去会会那个上官家主。

    正想着,左丘泽也跟着站了起来。

    看样子,大有要跟着一起去的意思。tqr1

    左丘璇看了他一眼,无奈道:“哥,你不会是要跟我一起过去吧?”

    “这个节骨眼儿上,上官家主想要见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哥放心不下,自然要陪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吧?上官家主也就是问几个问题,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又不是去打狼,讲究人多势众。

    上官汀是地玄境的高手,要是真想动手,他们俩加一块儿也不是对手好不好?

    左丘泽闻言蹙了蹙眉,显然还是不放心。

    左丘璇无语,双手按在他的肩膀上,让他重新坐了下去。

    然后举起右手,做发誓状。

    “我保证,肯定安然无恙地回来,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行不行?”

    “你啊,哥就是跟过去看看,又不妨碍你什么。”

    左丘泽叹了口气,目露怀念地道:“现在忽然觉得,还是原来的璇儿好啊,到哪儿都粘着我,一口一个哥哥叫着。”

    叫得他整颗心都化了。

    哪像现在,做什么都不跟他说了,开始有自己的秘密了。

    ……

    听着他充满怨念的话,左丘璇莫名地有些心虚。

    抿了抿唇,试探着问道:“哥,要是从前的我再也回不来了,你会不会伤心失望啊?”

    “傻丫头,这是什么问题?你是璇儿,是我左丘泽的妹妹。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只要你过得开心快乐,哥心里就满足了,怎么会伤心失望呢?刚刚也就是感慨两句,你别放在心上。”

    “哥,你真好。”

    左丘璇能有你这个哥哥,真是她的福气。

    这下,左丘泽有些不好意思了。

    挥挥手,说道:“行了,快去吧,别让大伯等久了。”

    “嗯。”

    左丘璇点点头,转身走了。

    左丘泽看着妹妹一转眼的功夫就没了人影,喟叹一声,喃喃自语道:“爹,娘,璇儿真的长大了……”

    此时,前院的会客大厅里。

    左丘明琨作为家主端坐正中,左边依次坐着上官汀和其长子上官隽杰。

    只见年过五旬的上官汀看上去丝毫不显衰老,正襟危坐,气势丝毫不输于左丘明琨。

    沉着脸坐在那里,唇角紧紧地绷着,任谁都能看出他心情不好。

    而上官隽杰虽然算不上俊美,却也容貌端正。

    坐在上官汀的身边,表情刻板,和他爹的神情举止如出一辙,俨然就是年轻版的上官汀。

    有这两人坐在那里,厅中的气氛想不凝重都难。

    而左丘明琨又嘱咐了这里不用人伺候,任何人不得随意靠近,大厅周围肃静得落针可闻。

    当左丘璇走到前厅附近的时候,就感受到了这种诡异的气氛。

    顿觉压力山大。

    整了整思绪,她迈步跨进了门槛,走上前朝左丘明琨和上官汀作了一揖。

    左丘明琨看向坐在一旁的上官汀,沉声道:“璇儿,你上官伯伯有些话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好啊,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左丘璇见上官汀一直盯着她,无声地勾了勾唇,丝毫不见胆怯。

    上官汀瞳眸微眯,继而开口道:“再等等,等人到齐了一起问。”

    话音刚落,一身银红裙装的左丘琳就款款走了进来。

    她走进来后先是看了左丘璇一眼,然后上前向两位长辈行了一礼,最后站在了左丘璇的身边。

    “父亲,不知您找女儿来是……”

    “琳儿,待会儿你上官伯伯有话要问,事关重大,你要如实回答,知道吗?”

    左丘明琨的语气明显缓了少许,继而朝着上官汀点了点头。

    上官汀也不客气,依旧沉着一张脸。

    目光在左丘璇和左丘琳之间移来移去,最终定在左丘琳身上道:“世侄女,你且说说,今日在鸿升药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官伯伯……都是琳儿不好,是琳儿没有能力保护倾舞,才让她被歹人……”

    说着,左丘琳眼眶微红,眼泪在里面打了个转就落了下来。

    不得不说,这一招先声夺人用得不错,最起码左丘璇是真佩服。

    瞧瞧这我见犹怜的小模样,谁还好意思苛责她啊!

    果然,看着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抽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上官汀立刻转移了目标。

    眸光冷厉,看着左丘璇质问道:“说吧,你与那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他为何要帮你出钱,还将本家主的女儿……”

    “上官伯伯,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呢?不是说上官家丢了一件珍宝,正在通缉那个盗贼吗?我还纳闷,上官家丢了东西,上官伯伯不赶紧去找,跑到这儿来询问我做什么呢!”

    左丘璇一脸茫然,黑白分明的灵动大眼中氤氲着一层薄雾,看上去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上官汀被她一句话噎地够呛,暴怒地一拍桌子,“放肆!你这是在教训本家主吗?不用装傻,那贼人难道与你没有关系?”

    “啊?什么贼人?是偷盗珍宝的那个吗?”

    “你!”

    上官汀气得脸色发青,迁怒地看向了左丘明琨。

    这就是你说的会给我一个交代?

    一个说了一句话就开始不停地哭,一个站在这里装傻充愣,你们左丘家是故意的吧?

    欺负上官家无人是吗?

    左丘明琨揉揉眉心,安抚地道:“上官兄别急,先让我问问。”

    说完,冷着脸看向左丘璇,“璇儿,今日在鸿升药坊,是不是有人替你出了三十万金币,帮你买下了一尊药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