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157章 杀人凶手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翌日。

    当太阳缓缓升起,整个左丘府都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

    金色的微光驱散了薄雾,练武场上又恢复了热闹喧哗的景象。

    左丘璇因为要参加比试,一早就走到擂台下等着了。

    她一边观看别人切磋一边活动筋骨,时不时和身边的人聊上两句,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

    “下一场,左丘璇对顾恒。”

    又轮到左丘璇上场,结局依然没有任何悬念。

    也许是对手太弱的缘故,基本都是一招就被她撂倒了。

    而那些输掉的人也都还算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在被撂倒的同时就喊了认输。

    不过因为她站在擂台上的时间太短,一直都没有人能摸透她的底。

    和她情况差不多的,还有夜凌殇和左丘琳。

    在台下观看比试的弟子不禁开始猜测,最后获胜的到底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

    有的猜她会赢,有的猜夜凌殇或者左丘琳会赢。

    因为各有各的意见,台下差点儿没因此打起来。好在大长老及时制止,才免去了一场干戈。

    就在上午的比试临近结束时,左丘政和左丘泽碰到了一起。

    看着面前这个一直压他一头的人,左丘政的心里满是嫉恨。明明他才是左丘家的家主继承人,却永远生活在左丘泽的阴影下。

    其实当初听到姜英华毁了左丘泽的丹田时,最高兴的人就是他。

    可是还没高兴多久,这个人又回来了,而且还治好了身上的伤恢复了修为。

    最可气的是,他好不容易拼死拼活地进阶到玄师初阶,这个该死的左丘泽又压了他一头,进阶到了玄师二阶巅峰。

    好像一直以来他的努力都成了一场笑话,只要有左丘泽在,他就永远都没有出头的一天。

    凭什么?

    这样一个有娘生没爹养的杂种,凭什么压在他头上?

    所以他要的不是一时的胜利,而是要这个人彻彻底底地消失在他面前。

    只有死人才不会成为他的威胁。

    想到这儿,左丘政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从腰间抽出一把剑,说道:“亮出你的兵刃吧!”

    “不必,来吧。”

    左丘泽觉得他的修为比左丘政高出一个阶别还多,根本用不着兵刃。

    可是这句话再一次深深地刺激到了左丘政,让他觉得自己被藐视了,心里的恨意又深了一层。

    紧了紧手中的宝剑,他凝聚玄力注于剑上,大喊一声朝左丘泽冲了过去。

    左丘泽也不敢小瞧他,一早就做好了防守的准备。

    可是就在两人即将交手的一刻,异变突生。

    左丘泽明明只是想夺下那把剑然后结束这场比试,谁知在手臂伸出去的一瞬间失去了控制,眼睁睁地看着剑插入了左丘政的心窝。

    灌注了玄力的长剑在心上一拧,瞬间切断了他的生机。tqr1

    左丘政不敢置信地望着左丘泽,到死也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不甘地瞪大了双眼,“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阿政!”

    “五少爷!”

    左丘琳和左丘政身边的小厮嘶喊一声,急急忙忙地往前赶去。

    “啊!三少爷杀人了!”

    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声,现场彻底陷入了混乱。

    几位长老全都朝五号擂台赶了过去,有的维持秩序有的查看情况。

    同时,左丘明琨腾地一下从坐席站了起来,疾步上前擒住了擂台上的左丘泽。

    左丘璇和左丘羲心下一沉,也连忙赶了过去。

    “啊!”

    倏地,左丘泽被左丘明琨反手一扭,攥着剑的那条手臂“咔嚓”一声就被拗断了。

    他疼得脸色煞白,只能单膝跪在地上。

    左丘璇连忙运起迷踪幻影和隐息匿空冲上擂台,将左丘泽从左丘明琨的手中抢了下来。

    “越擎!”

    同时,喊了隐在暗处的越擎出来帮忙。

    左丘羲眼看着情势越来越紧张,走上前对左丘明琨道:“大伯,你先冷静一下。这件事有些蹊跷,三弟绝对不会诚心杀害五弟的。”

    “二弟,你怎么直到这个时候还向着那个杀人凶手?我知道你一向和他亲近,但阿政也是你的弟弟啊!”

    左丘琳跑上台紧紧地搂着左丘政的尸体,眼泪一直不停地往下掉。

    左丘羲抿了抿唇,朝着左丘璇身边走了过去。

    见左丘泽疼得厉害,微微蹙了蹙眉。

    “三弟,你怎么样?”

    “我没事。二哥,我没想过杀人。刚刚不知怎么回事,我的手失去控制了。”左丘泽抽了口冷气,虚弱地解释道。

    左丘璇掏出一瓶丹药,从里面倒出一颗还神丹道:“哥,你先吃了这颗丹药,我这就帮你疗伤。”

    “璇儿,哥没事,疗伤的事不急。”

    左丘泽接过丹药服了下去,抬头看向左丘明琨和几位长老,“大伯,几位长老爷爷,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五弟,我……”

    “左丘泽!事实摆在眼前,相信大家看得很清楚,你还要狡辩到什么时候?”左丘琳控诉道。

    左丘璇冷冷地看了左丘琳一眼,反问道:“你一直在强调我哥杀人,那我问你,我哥为什么要杀他?”

    “你们一直都心存怨恨,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先是你对众人下毒,后有你哥哥打伤阿政,你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那还真是奇怪了,如果我们为了报仇,什么时候杀他不行,为什么非要挑在这个时候,偏偏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

    “够了!”

    左丘明琨厉喝一声,对大长老吩咐道:“先将左丘泽押下去,比试暂停!”

    “等等!”

    左丘璇制止道:“我哥受了伤,我要给他疗伤!”

    “这件事由不得你!”左丘明琨目露杀机,左丘泽拍拍她的手道:“别担心,哥没事。这件事你不要管,相信大伯一定会查出事情的真相,还我一个清白的。”

    “哥!”

    左丘璇还是不放心,无奈之下只能让越擎保护他。

    台下,姜聿看见这一幕差点儿拍手称快,对身边的上官汀道:“既然比试暂停了,我们留在这儿也没什么意义,走吧?”

    “嗯。”

    上官汀直觉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他还是不要掺合进来比较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