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166章 我把肩膀借给你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时候也不早了,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虽然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让她有些忐忑。

    而且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弄得她有点儿心力交瘁,也确实没有心思招呼他了。

    墨云湛虽然不舍,但是看见她一脸倦容又觉得心疼。

    顿了顿,还是抽身离开道:“你睡吧,睡着了本王就走。”

    说着,拉过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左丘璇这回没有拒绝,顺着他的意思躺在了床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太累的缘故,不知不觉就这么睡了过去。

    墨云湛听着她愈见平稳的呼吸,俯下身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吻。狠了狠心,起身离开了左丘府。

    而左丘璇这一睡就睡到了天光大亮,连他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看着偌大的秋风苑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冷冷清清的一点儿温暖都感觉不到。

    左丘璇实在不想在这样的地方多呆,正好要去给秦钰的爷爷施针,于是她赶在一大早离开了左丘府,径直朝着客栈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客栈门口,就碰到秦钰正好走出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她,秦钰顿住脚步愣了一下,这才开口道:“还以为你今日不会来了,我正要去找你呢。”

    “说好的事我怎么会不来?”

    左丘璇知道他应该是听说了左丘府的事,顿时心里一暖。

    秦钰往左右看了看,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还是先回去吧。爷爷刚刚还念叨你呢,看到你来了他一定很高兴。”

    左丘璇点点头,跟着他一起回了房间。

    两人回到屋里后,秦钰关上房门道:“泽哥的事我听说了,那个,你别太难过,以后你还有我,我也是你的亲人。”

    从来不知道安慰人为何物的他,此时无比地恼恨自己不会说话。

    一句话说得战战兢兢,生怕触到了她心里的伤痛。

    左丘璇见他忐忑不安地站在那里,莞尔一笑道:“看来你这个弟弟没有白认,听到你这句话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

    “真的?”

    秦钰眸光一亮,忐忑懊恼的心情顿时被喜悦取代。

    左丘璇点点头,斟酌了一下道:“自然是真的,我干嘛要骗你?不过你放心,我哥哥没事。”

    没事?

    什么意思?

    闻言,秦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微微蹙眉道:“你不用硬撑,我了解的。如果难过就哭出来,大不了我把肩膀借给你。”

    说着,他还拍了拍肩膀,以示自己的可靠。

    左丘璇的心间涌进一股暖流,同时又觉得有些讽刺。

    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尚能如此的关心她,而那些有血缘关系的人却千方百计想要取她的性命。

    看来是不是亲人,确实不是以有没有血缘关系来衡量的。

    这样想着,开口解释道:“想必外界的那些传言你也听到了,但那些不过是谣传罢了。我哥哥没有杀人,他是被人陷害的。昨日他被我大伯所伤,我正好利用这个机会让他离开了左丘府。”

    “我就知道,泽哥怎么可能杀人呢?一定是你那个大伯和姐姐诬陷他!”

    闻言,左丘璇摇摇头,“幕后之人还没有查到,而且哥哥的伤势确实很重,所以我才将计就计,想让他暂时离开一段时间。”

    “那你自己留在这里会不会有危险?”

    秦钰没想到她的身边潜藏着那么多的危险,可是凭他现在的能力却是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一想到这儿,心情不禁又烦躁起来。

    左丘璇看出他的担心,安抚一笑,“别担心,一般人还伤不了我。既然我决定留在这里,就有办法自保。”

    秦钰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自信,但是她没说他便也没有多问。tqr1

    只是点点头,说道:“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尽管说,不要跟我客气。”

    “好。你放心,要真是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第一个来找你。”

    听到左丘璇的话,秦钰满意地点了点头。

    两人又聊了几句,左丘璇就到里面给老人施了针。

    施针的时候她就感觉到,老人所剩的时间恐怕是不多了。

    虽然觉得现在说出来有些残酷,但她还是将秦钰叫到了一边,将老人的情况跟他交代了一下。

    秦钰闻言久久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神情难免悲戚。

    其实爷爷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可是只要没到那一天,他就有种侥幸心理,觉得事情兴许还有转机。

    今天左丘璇的话算是给了他当头一棒,将他心里最后的那点儿希望也磨灭了。

    老人虽然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但是光看两人回来后的脸色也大概能猜到一些。

    知道这一天还是来了,他的心里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

    将秦钰叫到身边,说道:“钰儿,爷爷怕是不行了……”

    “爷爷!”

    秦钰惶恐地打断了老人的话,不想让他再说下去。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但当真正要面对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远远没有自己想的坚强,他还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一想到疼爱他的爷爷就要走了,他下意识地就想留住他。

    左丘璇没想到他的情绪这么激动,不过在昨天经历了哥哥重伤的事之后,她也能理解这种感受了。

    看着亲人将要离开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确实很糟糕。

    她叹了口气,拍拍秦钰的肩膀道:“你别这么激动,爷爷一定有很多话要跟你说,你们慢慢说,我就在门外,有事喊我一声就行。”

    说完,她就主动离开了房间。

    看着她离开后,老人强撑着精神坐起身道:“钰儿,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是御兽宗的少主,将来早晚都会回去。若是连这一关都过不去,你让爷爷怎么能放心离开?”

    “那您就不要离开!我不要做什么少主,我只想爷爷永远留在我身边。”

    “钰儿,不要任性!”

    老人斥责一声,见秦钰红了眼睛,又喟叹道:“如果可以,爷爷也不想离开。可是你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人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你必须要坚强起来,靠自己的能力闯过那些难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