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190章 当面和他说清楚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左丘璇越想越郁闷,可是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墨云湛离开。

    她不喜欢把事情弄得不清不楚,更不喜欢冷战。在她看来有什么事就应该两个人摊开来说清楚,如果他还是要生气,那就放他离开。

    卑微祈求来的感情她不稀罕,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做不到互相信任的话,那还可能有什么未来吗?

    这段感情本来就在她计划之外,如果不是墨云湛强行闯进她的世界,她根本不必考虑这些。

    可既然来了,她就要认真对待。

    慕箫尘有句话说得对,她不能做那种会让自己后悔的事。

    想到这儿,喟叹一声道:“你能找到你家主子吗?我有些话要当面和他说清楚。”

    “其实我也不知道主子现下在哪儿,不过那个呆子肯定知道。你稍等,我帮你联系他。”

    慕箫尘听到左丘璇的话心下稍松,倒不是他有多关心他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实在是主子离开之前的脸色太可怕了。

    他很清楚,如果不让他们重归于好的话,那么接下来倒霉的肯定是他和越擎。

    为了他自己的生命安全,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好在左丘璇的态度还算积极,想必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

    只要她说两句软话哄哄主子,主子肯定不舍得生她的气。

    这样一想,他便一刻都不想耽搁了。

    当即起身,朝着营帐外面走去。

    可是当他走到营帐口的时候又停了下来,顿了顿道:“主子的性情虽然有些古怪,但他对你的感情是毋庸置疑的。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我不管,但希望你不要伤害他。”

    话落,抬步离开了。

    左丘璇听到他的告诫,禁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发现慕箫尘好像越来越八卦了,简直比他家主子还热心。

    真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热衷于管他们的闲事,有时候甚至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毒师。

    不过仔细想想,墨云湛身边似乎就没有正常人,包括他自己在内。

    一会儿晴一会儿阴,翻脸比翻书还快。

    什么叫“希望你不要伤害他”?说的好像一直是她在欺负墨云湛一样。

    她也不想和他吵架好不好?

    关键是,那个男人太过霸道强势,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就甩脸子,难道她就不能觉得委屈吗?

    左丘璇越想越郁闷,干脆甩甩头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都甩了出去。

    与其自己在这儿纠结,还不如抓紧时间修炼。

    可是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或者说低估了墨云湛对她的影响力。

    过了一会儿她就发现,一天不把他们之间的事解决,一天就静不下心来修炼。

    无奈之下,起身朝着姬玥璃的营帐走去,打算将他的琴借过来。

    反正也不能修炼,不如趁着刚学会弹琴的那股热乎劲儿,再巩固练习一下。

    可当她走到营帐附近时,看着暗下来的天色,又有点儿犹豫了。

    姬玥璃可能在忙,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已经为了她耗费了大半天,这会儿再去打扰他似乎不太好。

    而且周围人来人往的,以他们现在的关系,走得太近难免会惹来闲话。

    到时候万一又有人找茬,很可能会给姬玥璃添麻烦。

    于是想了想,她又转身朝着来时的路上走去。

    “阿璇?”

    巧合的是,姬玥璃正好刚从齐长老的营帐中走出来,结果碰到了正准备回去的左丘璇。

    见她欲言又止,问道:“找我有事?”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我不是刚学会弹琴吗?想要趁热打铁多练习一下。可是我身上没有琴,所以想借你的琴用用。”左丘璇本来已经歇了心思,可听到他问还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说完,还不忘补充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方便就算了。看你刚从齐长老的营帐里出来,是不是有事要忙?没关系,你先忙。”tqr1

    话落,抬脚就走。

    这个时候,就在她即将和姬玥璃擦身而过时,姬玥璃伸手拦住了她。

    银色的瞳眸望了她一眼,说道:“跟我来吧。”

    “干什么?”

    “不是说身边没有琴吗?我的琴不方便借给你,但我可以帮你打造一把。”

    “啊?不用那么麻烦,既然不方便就算了,等回去后我自己去买一把就是了。”

    左丘璇不用想,也知道要打造一把琴有多不容易。

    以他们两人的关系,收这么贵重的礼肯定不合适。要是让墨云湛知道,肯定又要误会了。

    他们俩还没和好,可不能再出现什么新的矛盾了。

    于是讪笑一声,绕开姬玥璃道:“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回去了。”

    说完,不等姬玥璃再说话便转个方向离开了。

    与此同时,慕箫尘在联系不上越擎的情况下,只好先回了云王府。

    以他的判断,主子应该还没有离开。

    不过也好在他回来得及时,走进主院的时候就看到越擎像个木桩子似的守在门口,整个院子鸦雀无声,安静得十分诡异。

    而房间里却响起一阵“兵兵乓乓”的声音,还有一股浓郁的酒香从里面飘了出来。

    不用看,也知道主子在做什么。

    叹了口气,走到越擎面前,询问道:“这是怎么了?主子可是很久都没有将自己一个人关在房中喝闷酒了。”

    “你不会自己想?”

    “因为咱们未来的王妃?”

    “除了她还能有谁?你快去劝劝主子,若是让黎长老知道可就不好了。”

    “既然知道不好,你怎么不给我传消息?”

    果然是个呆子,真是让他操碎了心啊。

    一直以来要是没有他在中间斡旋,事情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还真是奇怪,按说他们两人之间应该没有什么大事,主子怎么会这么……

    疑惑地蹙了蹙眉,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然后一把推开门走了进去。

    随着房门打开,里面的酒气浓郁得有些熏人。仿佛光是闻闻这股味道,都能将人醉倒。

    他赶紧伸手扇了扇,走上前道:“主子,王妃想见你。”

    “啪!”

    闻言,墨云湛将手中的酒壶撂在了桌上,浑身的气息瞬间又冷了三分,就连杯中的酒都结了一层薄冰。

    接着,慕箫尘被一股大力弹出了门外,房门“砰”的一声关了个严实。

    见状,慕箫尘心里一沉,心知这回事情严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