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205章 不想她蒙在鼓里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没过多久,就像从水中捞出来的一样,浑身都被汗水浸透了。

    左丘璇见他脸色泛白,不禁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左丘羲只感觉到一阵气血翻涌,“噗”地喷了口血。

    紫黑色的鲜血撒了一地,营帐里顿时飘散出一股腥臭的味道。

    又过了一会儿,直到他的唇色恢复正常,脸上有了血色,左丘璇才把灵针唤回去。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询问道:“二哥,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儿?”

    “好多了。”

    左丘羲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虚弱,但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只需好好休息把伤养好就没事了。

    可他脸上的神情不太对劲,蹙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见状,左丘璇上前给他把了把脉,发现他体内的毒素已经全都排出去了,疑惑地问道:“怎么了?难道是伤口疼?”

    “不是,就……就是……身上全是汗,我想沐浴。”

    他知道,姬玥璃这里是没有婢女的,如果沐浴的话肯定要自己烧热水。

    要是放在平时,肯定是没问题。

    关键是他现在浑身无力,又有伤在身,所以才会吞吞吐吐,觉得不好意思。

    闻言,左丘璇总算知道他为什么会是这副表情了。

    “扑哧”一笑,道:“你身上还有伤,沐浴肯定是不行。虽然服用了丹药,但怎么也要再过两天才能彻底痊愈。不过擦澡还是可以的,另外换身衣服也会舒服一些。二哥,你在这儿等一下,我马上回来。”

    话落,起身离开了营帐。

    来到帐外,见越擎还站在外面,直接将自己需要他帮忙的事说了。

    越擎本来是不想管这件事的,但转念一想,如果他不管的话,左丘璇一定会自己处理。

    她毕竟是女子,要是看了别的男人的身体,主子知道了一定会不高兴。

    想了想,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左丘璇见他同意了,便去把左丘羲的衣服拿了过来。

    一边打扫营帐里的血迹一边道:“二哥,刚刚我已经和越擎打好招呼了,等会儿他会帮你擦身。这里是换洗的衣服,擦完澡后你就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啊?我……我还是回自己的营帐比较好,这里毕竟是姬公子的营帐……”

    左丘羲觉得自己占了人家的营帐,害得人家没有地方休息,心里非常过意不去。

    如果他还处于昏迷之中,那是没有办法。

    可他现在已经醒了,身上的毒也清除干净了,再占着人家的地方就不合适了。

    左丘璇想了想,觉得也在理,便没有阻止。

    片刻后,当她回到营帐的时候,就见慕箫尘正等在外面。

    看了他一眼,问道:“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而且还是大事。喏,这不上赶着给你送钱来了?”

    慕箫尘从怀中拿出一个乾坤袋,递到了左丘璇面前。

    左丘璇接过来打开看了看,挑了挑眉梢道:“这么多?这是一赔五的钱?哎,早知道这钱这么好赚,当初应该多下点儿注才对。”

    “你倒不贪心,有的拿就不错了!”tqr1

    慕箫尘翻个白眼,转身撩开帘幕走进了营帐。

    左丘璇见他大大咧咧地往里走,撇撇嘴道:“找我还有别的事?”

    “现下姜家和上官家那边一团乱,主子让我先送你离开。”

    “墨云湛呢?”

    “忙着应付黎长老呢。他来了,恐怕过不了多久,主子就要离开这里。有些事,也是时候告诉你了。”

    难得看见慕箫尘一脸凝重,左丘璇也收起了笑意。

    在旁边坐了下来,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慕箫尘沉吟了片刻,说道:“你应该知道,虽然主子从小生活在这边,但并不属于这外域四国。这片天地相对中域来说,实在是不值一提。而主子的母亲云妃,则是中域四大圣地之一,碧落宫的圣女。”

    “四大圣地?”

    “嗯。中域幅员辽阔,所覆盖的地域非常之广。光是明面上的势力,随便拿出一个都不是玄阳宗能够相提并论的。四大圣地乃是中域的隐藏势力,任何一个都可以媲美一个国家,里面的复杂程度是你难以想象的。”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

    “有点儿耐心好不好,这不是在慢慢给你讲吗?”

    慕箫尘无语,顿了顿,继续道:“碧落宫暂且不提,最麻烦的,是主子的父亲。当初圣女之所以会带着主子逃到这里,就是因为他的父亲,同为四大圣地之一的赤炎城少主。其中的曲折一时半会儿跟你解释不清,很多事情都要主子回去查证。”

    “告诉你这些就是想你知道,主子身上的担子很重,此次回去异常凶险,恐怕短时间内是回不来了。另外,碧落宫世代都与四大圣地之一的无念幻府交好,无念幻府的少主……咳咳,怎么说呢?曾经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过主子一面……”

    “那个什么少主是女的?黎长老和其他几个长老都想墨云湛娶她吧?”

    左丘璇一看慕箫尘的脸色,心里不禁有些发堵。

    女人的直觉一向是很准的,虽然他没有说,但她就是有这种感觉。

    怪不得那个黎长老一见到她,就横挑鼻子竖挑眼,一脸看不上她的神情。

    怪不得每次那个老头一来,墨云湛就单独去见他。

    怪不得上次墨云湛说起雪彦夕和娄家女的婚事,雪彦夕会说出那样的一句话。

    此时一联想,她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

    恐怕墨云湛是担心那个黎长老说出什么,让她觉得不舒服吧?

    可即使慕箫尘说得这么委婉,她的心里还是觉得不舒服,胸口就像堵了一团棉花似的,哽得难受。

    慕箫尘早就知道左丘璇聪明,可这时候却希望她能傻一点儿,不要想得那么通透。

    他没有说的是,以碧落宫今时今日的情况,与无念幻府结亲是最明智的做法。

    不然,主子要走的路会非常艰难,稍不留神就会尸骨无存。

    可他也知道,主子是不会用这种方法的。

    不光是为了左丘璇,还有他自己的骄傲。

    作为属下兼朋友,有时候他也觉得很矛盾。一方面不想主子那么辛苦,一方面又禁不住同情左丘璇。

    现在把一些情况告诉她,也是不想她蒙在鼓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