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272章 有必要给你一个交代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怎么了,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现下一年之期还剩下大半年,你不是这就等不及了吧?”

    坚定了心中所想,左丘璇故作轻松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睿智如墨云湛,当即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

    看来这次的劝说又失败了,想让她过来自己身边恐怕还要等上至少半年的时间。

    这么长时间他等不了,所以只能另想办法。

    山不就我,我就山。

    墨云湛无奈地叹息一声,扶额失笑道:“看来真的让慕箫尘说中了,有时候觉得你这丫头的心真的挺硬。”

    “对不起,我……”

    心里涌起一股歉疚,左丘璇嗫嚅着想要解释。

    她不是冷血动物,又怎么可能真的无动于衷呢?其实她也很想他,想要时时刻刻陪在他的身边。

    可是如果现在过去,这边的事她放心不下不说,到了那边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所以也只有狠一狠心,利用这多半年的时间赶紧把修为提升上来。

    现在她唯一担心的就是墨云湛误解她的意思,以为她根本就不想过去找他。

    不过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墨云湛抬手制止了。

    扬了扬唇,道:“不必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了,不过是不死心罢了。现下你有了破元镜,不管有事没事都可以和我联系。慕箫尘就先留在你的身边,有他在我也放心一些。”

    听了她的话以后,要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

    好在墨云湛对她还比较了解,也知道她这么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他。

    而且这边麻烦不少,让她就这么跟在自己身边也的确不安全。

    刚刚那一番话,其实也有冲动的成分在。

    现在冷静下来了,自然也不会勉强她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闻言,左丘璇稍稍松了口气。

    气氛轻松下来后,她便想起了刚才的那个少女。

    没有多少犹豫,很自然地脱口而出,“对了,你刚刚去哪儿了?我想联系你,结果破元镜对面居然是个不认识的人。关于这件事,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从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在意,墨云湛心里一喜。

    原来这丫头还会吃醋,那就是在乎自己了?

    知道这件事可大可小,他斟酌着措辞道:“关于这件事,我确实有必要给你一个交代。”

    “好啊。我听着,你说。”

    “她名叫南宫雅,是无念幻府的少主。之前慕箫尘应该跟你提过,有关于四大圣地的事吧?”

    “呃……”

    之前慕箫尘确实给她提过醒,本来也是出于一片好意。

    还以为墨云湛不知情,原来他早就猜到了。

    摸了摸鼻子,左丘璇讪笑道:“他是给我透了一点儿底,其实也是为了我们俩着想,你不会怪他的吧?”

    “傻丫头,我怪他什么?就算他不说,我早晚也会告诉你的。你应该知道,无念幻府世代与碧落宫交好,一般都是以联姻的方式来维持这种关系。本来我母妃也该嫁与无念幻府的少主,也就是现在的府主为妻,可是……”

    “喂,扯远了。我想知道的是,那个南宫雅为什么会出现在你那里,而且还动了你的破元镜!”

    担心墨云湛又想起那些不开心的往事,左丘璇赶紧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墨云湛会意一笑,说道:“之前切断联系后,我就有事出去了。后来她不经允许进了这间房,还私自动了破元镜。放心,已经给了她应得的教训了。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所以原谅我这一次,嗯?”

    “好吧,看在你认错态度诚恳的份上,就原谅你这一次。”

    左丘璇莞尔一笑,轻轻松松地把这件事揭了过去。

    有些事点到为止,说多了只会起到反效果。

    况且她信任墨云湛,知道他绝对不会背着自己做那些偷腥的事。

    像他那样的天之骄子,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多如过江之鲫。若他真的有心,大可以堂而皇之地做,根本没必要因为顾忌而扯谎。

    这么久相处下来,他到底对她是什么样的心思,她心里一清二楚。

    所以听了他的解释后,心里仅存的那点儿不适也消散了。

    墨云湛听了她的话也是会心一笑,只是想到南宫雅的不请自来、自以为是,眼底闪过了一丝冷意。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嘈杂声。

    左丘璇转头看向房门的方向,想起了之前在街上和那饭桶起冲突的事。

    猜想有可能是城主府来人闹事,一边起身一边道:“先不跟你说了,我这边有点儿小麻烦要处理。”

    “什么麻烦?很棘手?”

    墨云湛眉心一拧,恨不得立刻飞到她的身边。

    有些想法一旦生根发芽,就如疯长的野草,想要抑制也抑制不住。

    左丘璇闻声摇头,安抚道:“放心,只是小麻烦,我能解决。再不济还有慕箫尘在,你就算不信我也要相信他啊。好了,真的不能再跟你说了,我先出去看看情况。”

    话落,切断联系离开了房间。

    另一边。

    墨云湛眼看着破元镜上的光亮黯去,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消散了。tqr1

    正当这时,黎长老气冲冲地闯进了书房,一进来就质问道:“听说你让越擎将无念幻府的少主扔了出去?还当众奚落了她一番?你知不知道我们如今到底面临什么处境,你是不是非要逼得南宫玦那只老狐狸和赤炎城结盟才罢休?”

    “那又如何?我只是让越擎把她扔出去,已经是从轻发落了。”

    就冲她跟小丫头说的那番话,他没当场要了她的命就算好的。

    眼看着他是这样一种态度,黎长老是气得浑身发抖,差点儿没气晕过去。

    但是也知道不能硬来,于是缓了口气道:“好,那你跟我说说,她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你非要那么做?”

    闻言,墨云湛并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抿着唇沉默了下来。

    黎长老想到之前自己听到的那些议论,再看看他现在的态度,不禁联想到了左丘璇的身上。

    除了事关那个丫头,他实在想不到还有其他理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