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292章 杀机重重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话说到这儿,雪魄停止了回忆。

    刚刚话语间的愤恨与追思全都化作了一声叹息,当下又变成了那个冷冰冰的器灵。

    他沉默了片刻,冷漠刻板地道:“这圣冢分为七幻空间、天阙宫和湖心墓三个部分,你们如今所在的地方就是七幻空间,只有顺利离开这里才能进入天阙宫,那里就是主人为那个人类所创的虚空空间,也是他曾经想要隐居的地方。”

    “也就是说,真正的陵寝是在湖心墓?”

    “不错,圣冢的出口也在湖心墓中。”

    不得不说,雪魄的话给了左丘璇不小的帮助。

    之前她对这里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了解遗迹的情况。

    虽说雪彦夕他们的修为很高,但是这遗迹中危机重重,光有实力是无法保障安全的。

    若是能得到雪魄的帮助,那就不一样了。

    看出了她心中所想,雪魄冷哼一声,“不要白费心机了,我是不会帮你们进入湖心墓的。更何况,我对这里的环境布局也是一知半解,就算有心帮你们,也无能无力。”

    “那就把你知道的告诉我,总可以吧?”

    左丘璇也知道,让雪魄帮助他们在他前主人的陵墓里乱闯有些强人所难。

    更何况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是冲着里面的天材异宝来的。

    所以压根也没有抱着多大的希望。

    但他们现在已经进来了,说再多也于事无补。

    “你也不希望我们在这里乱闯乱转,惊扰到你的主人吧?”她试探着问道。

    闻言,雪魄敛了敛身上的冰寒之气,沉声道:“你先回答我,你进圣冢到底有什么目的?”

    “首先我要强调一个问题,在听到你刚才的那些话之前,我并不知道这里是你主人的陵寝,所以我对圣冢包括你主人的墓葬没有任何目的。只是有人发现了这处遗迹,我跟着进来历练一番而已。至于其他的,一切随缘,并没想过强求。”

    “你说的可是真的?”

    “不管你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

    左丘璇觉得该说的都说了,至于雪魄相不相信,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可是等了半天,雪魄也没有任何言语。

    要说不失望那是骗人的,可她也理解他这么做的原因。

    如果今天这件事他们两人转换一下身份,说不定她会表现得更激动,甚至巴不得那些闯入者全都死在这里才好。

    因此虽然有些失望,但却没有埋怨。

    就在她准备放弃雪魄这条线,离开药鼎空间的时候,就听雪魄开口道:“等一下!”

    “怎么,还有事?”

    左丘璇大概估算了一下,她呆在空间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为防墨云湛他们出来找不到她,她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不过听到雪魄主动喊住她,她还是回了头。

    雪魄犹疑了一下,最终开口道:“七幻空间乃是圣冢的一道屏障,也是杀机最重的地方。其间有七座幻殿,全都闯过去才能进入天阙宫。这七座幻殿分别为贪殿、痴殿、嗔殿、惰殿、欲殿、妒殿和狂殿,每进一殿,都会将人性中的一面无限放大,可谓杀机重重。”

    “你的意思是,里面的一切都是幻觉?”

    “非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若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就会陷入幻境,永远留在殿中。更甚至,直接陨落在此。”

    糟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墨云湛他们恐怕会有危险。tqr1

    意识到这个问题,左丘璇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灵魂离开药鼎空间后,就把万息苍穹鼎也带出了空间。

    在她看来,雪魄好歹对这里有些了解,说不定关键时刻能够救他们一命。

    不过现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希望能够平安离开这个地方了。

    片刻后,当左丘璇回到队伍里的时候,墨云湛三人还没有从殿中出来。

    她知道拖得时间越长可能越危险,当即也离开队伍朝着殿中走去。

    当穿过殿门的时候,她特意看了一眼。

    大殿的牌匾上有个烫金的“惰”字,说明刚刚他们进入的是七殿之一的惰殿。

    当她一穿过殿门,眼前的景致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出现在她面前的不再是空荡荡甚至有些破败的空间,而是琼楼水榭,祥云缭绕的人间仙境。

    闻到的也不是腐朽陈旧的气息,而是花香阵阵,酒香扑鼻。

    在这里没有争吵和眼泪,也没有哀愁和不满。

    人人脸上都挂着笑意,那满足祥和的气息可以令人抛却一切烦恼忧愁,心底涌出无限的幸福感。

    甚至心底里会出现一个声音,觉得永远留在这里也不错。

    这里不愁吃不愁穿,饿了有珍馐佳肴,渴了有美酒果浆。累了可以以天为盖以地为庐,还有声乐歌舞欣赏。

    总之,这里可以让你忘却一切,并且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

    当左丘璇来到这里的时候,立刻有个俊美儒雅的年轻男子朝她走了过来。

    笑而不语,牵着她的手就往草地下面走。

    可是走着走着,左丘璇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虽然下面的一切对她的诱惑力很大,但她却停住了脚步。

    男子疑惑地望向她,似是在问她为什么不走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不对。

    好像心底有个声音在对她说,“左丘璇,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更重要的事?

    什么事?

    只要留在这里,就不必再辛苦修炼,也不必烦恼伤心,可以得到永恒的满足和幸福。

    这里有平常人想要拥有的一切,为什么还要回到现实去努力拼搏?

    不对!

    她不该生出这种想法。

    若是人生就是安于享乐,那还有什么意思?

    这样的人生,一天和十天,一年和十年有什么区别?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最起码不是她现在想要的生活。

    她要离开这里。

    对,一定要离开这里。

    这种想法一出现,就如破土的嫩芽,瞬间长成了参天大树,就算眼前的男子如何引诱她都不再起作用了。

    “啊!”

    就在这时,男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眼前的一切就如打碎的镜面,变得支离破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