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09章 寻找阵眼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惜的是,那个女人终究还是没有来。

    而宁珩煞费苦心的设计,也全都便宜了他们。

    不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有些事真的不是人力所能改变的。

    就说宁珩,费劲心机安排了一切,但结果却并没有按照他预想的进行。

    如今发现了地形图,花清扬和墨云湛等人便商讨了起来。

    眼前的路虽然乍一看像是闭合空间,不了解情况的人很可能会被永远地留在这里。

    但这并不是绝对的,若是修为够高,能够掌控天地间的空间之力,则可以另辟蹊径,找到别的出路离开这里。

    凭墨云湛等人的修为,一人恐怕难以做到这一步。但几人联手的话,还是有希望打开空间通道的。

    可这么做耗时耗力不说,还有一些潜在的危险。

    如今有了地形图,自然可以忽略那个办法,从图上找出路。

    墨云湛知道左丘璇对机关阵法有些研究,于是也把她叫了过来。

    看到藏宝图上透出的绿光,左丘璇沉吟片刻,指着上面某处道:“真是没想到,这片空间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一处阵法。看来只有找到阵眼,才能破了死循环的这个局离开这里。你们看这里,若是不出意外,阵眼应该在这个地方。”

    “你能看出阵眼所在?”

    闻言,花清扬心里生出几分怀疑。

    凭他对阵法的了解,并不能一下子找出阵眼所在。

    难道说,这名少女是因为对机关阵法有特殊的才能,所以才被雪彦夕破例带在身边的?

    花月芯见状,心里又有些不舒服了。

    走到花清扬身边,故意把左丘璇挤开道:“哥,这种事情攸关生死,怎么能凭她一句话,就让我们大家都听她的呢?一个修为低下又来路不明的人,谁知道她安得什么心?万一她胡乱指挥,将我们置于险境,这件事该算谁的?算在雪少主头上吗?”

    “月芯,不得无礼。”tqr1

    花清扬也看出来了,跟在雪彦夕身后的那名少女修为还未到地玄之境。

    按理来说,是没有资格进入遗迹的。

    不过当时雪彦夕开口,他们都觉得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便也没有提出异议。

    何况以她的修为,若是没人照拂,有没有命离开遗迹都很难说。

    雪家愿意多带一个累赘,只要不影响他们,他们自然也不会多管闲事。

    如今墨云湛主动拿出了地形图,主动权就在他们手上。

    若是能安然离开这里,则算是欠了人家一个人情。

    因此,人家叫什么人一起讨论,他们实在没有什么立场阻止。

    然而,在他看来,并不觉得那名少女能帮上什么忙,对她所说也谈不上相信。

    这一声斥责,听上去自然也没有什么力度。

    花月芯对自己哥哥还是很了解的,一听他的语气顿时多了几分底气。

    “本来就是嘛!丹师联盟的闻人前辈和雪少主等人还没说话,就连哥哥你都没找出阵眼所在,凭她看上几眼难道就能找到阵眼?”

    哼,哗众取宠!

    她今天非在雪少主面前揭穿这个女人不可,一定要让雪少主看看她是个什么货色!

    这个时候,一直保持沉默的雪彦夕开口了。

    只见他淡淡地瞥了花月芯一眼,道:“听你的意思,你知道阵眼所在?”

    “我……”

    花月芯和她哥哥不同,她对阵法只是一知半解,像是这么高深的更是一窍不通。

    雪彦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质问她,当即就有点儿下不来台。

    说不知道吧,一定会被众人笑话。

    到时候她丢脸不说,就连花家众人也会跟着她一起丢脸。

    可要是说知道吧,她又确实找不到阵眼。

    于是,一张俏脸憋得通红,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求救地看向了哥哥。

    收到妹妹的求救信号,花清扬不得不开口道:“说实话,这位前辈在阵法上的造诣远远在花某之上。就连在下,在这短短时间之内都找不到阵眼所在,何况是家妹了。”

    “哦?既然不知道,那就该闭上嘴在一边站着,无端端浪费大家的时间。”

    雪彦夕丝毫不给花清扬脸面,大有用实力碾压一切的做派。

    花月芯到底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哪里受得了这种话,当即哭着往后面跑去。

    幸亏通道空间狭小,她要跑只能挤过人群。

    花清扬的未婚妻赶紧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她道:“月芯,你要去哪儿?这里很危险,不要让你哥哥担心。”

    “要你管?你算哪根葱啊?如今看我被人奚落,最高兴的不就是你吗?”

    花月芯失控地大吼,吼得那名女子一脸窘迫。

    她拼命地摇着头,讷讷地辩解道:“我……我没有,月芯,你……你实在是误会我了。”

    “我误会你?别在这里跟我装可怜,要装你应该装给我哥哥看!不过是个出身小家族的贱人,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手段,才哄得我哥哥要娶你进门。不过林诗诗我告诉你,就算你进了门,我娘也绝不会把正妻之位许给你的!”

    这下,花月芯算是把刚才受的委屈全都发泄在她的身上了。

    心里的气顺了,便也不再难过了。

    可林诗诗就惨了,一双大眼中盈着水光,双眼红通通的显然是委屈极了。

    尤其是听到周围众人的议论,让她觉得像是被人扒光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赤果果地呈现在了众人面前。

    她崩溃地捂着嘴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往前跑,只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

    后面,花清扬头疼地看着这一切,身形一跃,踏着墙壁堵到了林诗诗的面前。

    林诗诗泪如雨下,声音颤抖地道:“清扬,我……我真的没想过要……我……我……”

    “好了好了,我明白,我都明白。”

    花清扬一把将林诗诗搂进怀中,轻哄道:“等你过门后,月芯就要叫你一声嫂嫂,别跟她一般见识,嗯?你也看到了,她心情不好。等离开这里,我帮你好好教训她。别哭了,再哭可就不美了。”

    “清扬……”

    这边,林诗诗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另一边,左丘璇已经和墨云湛商量好了,打算一起去寻找阵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