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56章 欢迎方式真是特别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56章  欢迎方式真是特别

    果然,没过多长时间,门房就小跑着迎了出来。

    局促地看了她一眼,讪讪地道:“四小姐,快请进,家主正在大厅等着见你呢。”

    闻言,左丘璇微微颌首,迈步走进了府门。

    一路上,有不少内外门的子弟三三两两的路过。一边小声议论着什么一边偷偷观望她,但是都被她忽略了。

    就在她快要进入前厅时,七长老从旁边的甬道匆匆忙忙地走了过来。

    一看到她,当即顿住了脚步。

    双眼紧紧地凝着她,欲言又止地动了动嘴,冲上去把她拉到了旁边的走廊。

    “璇丫头,你……你怎么回来了?”

    他小心翼翼地往四周看了一眼,担忧地拧了拧眉。

    左丘璇见七长老还是这么关心她,心中不禁一暖。“七爷爷,这里是左丘府,也是我的家,我早晚都要回来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你实在不该在这时候回来。难道你不知道,家主他……”

    “我知道。”

    她当然知道大伯不待见她,甚至比谁都想除掉她。

    但就像她说的,这里是左丘府,她早晚都要回来。该来的躲不掉,倒不如去面对。

    如果放在几个月之前,对于是不是回府这个问题可能她还会犹豫一下。

    可修为大涨后,这府中的人已经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了。

    七长老见她这么悠然,好像一点儿都不着急的样子,惊诧地望着她,“丫头,你……”

    “七爷爷,你相信我吗?”

    左丘璇没有等他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七长老讷讷地点点头,“为什么这么问?七爷爷当然相信你!”

    “既然相信,那就听我一句好吗?待会儿我去见大伯,不管发生什么事,您都只需在一旁看着,不用担心也不要插手。”

    “那怎么成?”

    这丫头,难道不知道现下左丘府的形势吗?

    家主有了玄阳宗的支持,连皇上都不放在眼里了,更何况一个弟弟留下的女儿?

    从前或许还能维持表面的平静,可现在……

    自从左丘政和左丘琳相继身亡,家主有多想让这丫头死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之前找不到她也就罢了,谁知这时候她却自己送上门来了。

    左丘璇当然知道七长老在担心什么,莞尔一笑,“七爷爷,您觉得我是那种鲁莽的人吗?既然我敢回来,自然是有能力自保的。”

    “你……”

    “好了,走吧。”

    没等七长老再说,左丘璇便拉着他走了。

    七长老全程皱着眉头,那深深的皱纹都能夹死苍蝇了。

    须臾,两人一前一后步入前厅,左丘明琨和几位长老当即停止了交谈。

    厅中的气氛有着一瞬间的凝滞,局势一触即发。

    左丘明琨眸光阴沉,冷冷地看了左丘璇一眼,眼底闪过一抹杀机。

    “来人,将这个玄阳宗的叛徒给本家主抓起来!”

    他一声令下,十几名内门弟子哗啦啦地冲上前去,把左丘璇团团围了起来。

    见状,七长老脸色一白,压抑着心中的焦急和气愤,“家主,璇丫头才刚回来,有什么事先问清楚再说,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你这是在教本家主做事吗?”

    左丘明琨早就看七长老不顺眼了,要不是几位长老力保,他又还算识时务,怎么可能让他活到今天?

    既然他现在跳出来找死,那索性一次把他们都解决了。

    见左丘明琨开始针对七长老,左丘璇赶紧给七长老使了个眼色。

    同时,四长老开口道:“老七,还不过来?”

    “四哥……”

    七长老还想据理力争,左丘璇扯了扯他的衣袖,看向左丘明琨道:“大伯,不知我做错了什么,何时成了玄阳宗的叛徒?”

    “哼,还想狡辩?动手!”

    前一句话是对左丘璇说的,后一句话就命令下面的弟子动手。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家主这次是铁了心要出手了。

    可就在十几名弟子运转玄力之时,左丘璇已经先一步动了。

    她施展迷踪幻影,如鬼魅般带着七长老穿过包围圈,来到了左丘明琨的面前。

    左丘明琨眯了眯眼,亲自动手朝着她所在的位置袭去。

    属于地玄强者的气息瞬间喷薄而出,威压使得厅中的众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但这些人中并不包括左丘璇,只见她在那重威压之下还能行动自如,绿色的玄力凝于掌上,轻轻一扫,就把左丘明琨逼退了。

    左丘明琨看到那抹绿光心中震惊不已,后退了七八步才堪堪稳住身体。

    他怎么也没想到,左丘璇的修为会在他之上。

    天玄之境,一直是他修炼的目标。

    可是十几年过去了,到现在也没有摸到门槛。

    这才多长时间,没想到她居然成长得这么快。看来,他这个侄女是有奇遇了?

    想到这儿,更坚定了他除掉左丘璇的决心。

    不过在除掉她之前,先要问出她是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晋升到天玄之境的,说不定会对自己的修炼有帮助。

    左丘璇见左丘明琨眼神阴鸷地盯着自己,倏地一笑,“大伯,你这个欢迎我回家的方式还真是新颖,如果你不动手了,那我就先下去休息了。”

    闻言,左丘明琨没有说话。

    围在厅中的弟子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不该上前阻拦。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左丘璇勾了勾唇角,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前厅。

    走了这么一遭,她很确定二伯他们还没有回来。

    既然如此,那她就在家里等着他们就是了。

    不过凤叔叔还在客栈里,待会儿得去通知他一声。

    想到这儿,她顿了顿脚步,拐上了前往翊歆园的甬道。

    从前,她连自保都困难,根本没有能力将父亲和母亲居住的园子要回来。

    上次本来想借着家族大比的机会开口,可没想到玄阳宗招收弟子,她最终还是没有机会开口。

    但是现在不同了,她不需要再顾忌什么了。

    翊歆园是父母居住过的地方,那里还有他们生活过的影子。

    从今以后,那里就是她居住的地方,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强占。

    就在这时,兰香居中。

    华雨柔从佛堂出来后,听说了左丘璇回府的消息。

    她沉吟了片刻,对身边伺候的嬷嬷吩咐道:“去一趟前厅,告诉家主,就说我要见他。”

    “夫人,您终于肯见家主了?”

    这些年来,嬷嬷见她一个人守在这小小的佛堂中,心里是既担忧又心疼。

    担忧的是,怕夫人这性子得罪了家主,最后被家主厌弃,让新人占了她的位子她会受欺负。

    好在这么些年来,家主心里只有夫人一人,连个小妾也没有。

    可家主从不踏入兰香居,夫人又不肯离开,真是让她这个旁观者忧心不已。

    其实,她如何不知道夫人心里一直想着的人是三爷左丘翊寒。不止现在,早在还在闺阁之中时,想要嫁的就只有他一人。

    可是世事难料,谁知从半路杀出了一个楚歆染,害得夫人美梦破碎,只能退而求其次。

    结果呢?

    虽然嫁进左丘府先后生下了两个孩子,但夫人心里却一点儿都不快乐。

    甚至每每见到那两个孩子,心里都会怨怼。

    不过只要能时常见到三爷,夫人还是一直忍受着这样的生活。

    就这样,一直持续到了楚歆染身死,三爷离开左丘府。

    夫人心灰意冷将自己关在了这小小的兰香居中,最后连家主都不怎么见了。

    如今听到夫人要见家主,嬷嬷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太好了,夫人终于想通了。

    本来嘛,夫妻怎么能常年分开呢?如今两个孩子去了,他们更应该珍惜对方才是。

    华雨柔可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让嬷嬷想了这么多。

    当然,她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

    听到她的问话只是点了点头,便直接回了房间。

    须臾,嬷嬷领命下去后,没过多久左丘明琨就踏进了兰香居的大门。

    这些年来,虽然华雨柔一直都在府中,但若不得传召,他从来都是过门而不入。

    不是不想,而是两人之间潜在的默契。

    其实,他心里很清楚华雨柔这些年为什么会把自己关在兰香居中。

    可就算知道,他也宁愿装作不知道。

    有些事他既然选择了容忍,唯一能让自己感觉舒服一点儿的方法就只有逃避。

    不过也因为如此,他心里压抑的恨并不比华雨柔少,这也是他为什么那么容不得左丘璇和左丘泽的原因。

    然而,今日听嬷嬷说华雨柔要见他,他倒是应该感谢那个侄女。

    如果不是因为她回来了,想来自己也不能这么快就能见到华雨柔。

    想到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子,他心里颇为感慨。整了整衣冠,尽量平静地走到了房门口。

    “叩叩叩。”

    敲了敲门,他便等在了那里。

    华雨柔正站在床前,目光透过窗子望向了远方,没有人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听到敲门声后她的思绪被打断,蹙了蹙眉,淡淡地道:“门没锁,进来吧。”

    “吱呀。”

    左丘明琨推开门走了进去,看着记忆中的摆设,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还在一起生活时的日子。

    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变化,就是不知那个让他日思夜想的人如何了。

    心中想着,他迈步走进了里间。

    刚出现在门口,他的视线就被窗边的那抹身影吸引住了。

    愣愣地站在那里,半晌都没有开口。

    还是华雨柔转过身望向了他,说道:“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老了,变丑了?”

    “没有。柔儿,你还是一如当年。”

    其实抛去华雨柔的人品不提,她确实是一个难得的美人。

    虽然她出身天绝宗,但身上并没有属于毒师的阴冷,反而生得明艳动人,有一种冷傲之美。

    这也是当初吸引左丘明琨的地方。

    就算她已经年过三十,也只是变得更加成熟,风韵犹存。

    华雨柔闻言眸光轻闪,十几年前的一些记忆霎时间全都涌了出来。

    对她来说,那个人已经不在这里了,她就算再美也没有意义了。

    这么多年了,楚歆染早已成了一堆白骨,那个人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能够这么狠心,十几年都不曾回来?

    就算他不惦念其他人,难道连那两个孩子都不管了吗?

    自己这么一直等下去,究竟是对是错呢?

    一时间她想了很多,但面上并不显,而是冷冷地道:“这次让你过来,是想问问你打算如何处置左丘璇。”

    “柔儿,你的意思是……”

    左丘明琨的眼神黯了黯,心想她果然还是为了三弟的孩子。

    华雨柔闻言眸光微冷,徐徐地道:“琳儿和政儿的仇不可不报,你是他们的父亲,怎么做难道还需要我教吗?”

    “柔儿,你……”

    左丘明琨并不知道华雨柔暗地里做了多少事,更加不知道她来自天绝宗。

    不是他糊涂,而是华雨柔的伪装实在太好了。

    再加上很多事根本不需要她本人出面,所以没有联想到她身上也就不奇怪了。

    刚刚听她过问左丘璇的事,左丘明琨还以为她是来求情的。

    毕竟那个是他三弟的女儿,而她一直都……

    可现在才发现是自己想差了,事情并不是他之前设想的那样。

    华雨柔见他欲言又止,冷声道:“琳儿和政儿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既然他们被人所害,那我这个做母亲的自然要为他们报仇。怎么,你觉得很奇怪?觉得我这个做母亲的并不爱他们?”

    是,他对那两个孩子确实没有多少感情。

    但她也不想让楚歆染的孩子好过。

    之前左丘明琨将他们打发出去,她想着在宁水镇那种地方他们肯定备受欺负,到时候想要他们的命易如反掌,所以选择了旁观没有发表任何意见。

    可谁知道一时疏忽,那两人不但安然无恙地回来了,左丘璇还变聪明了,而且手段也变得狠辣高超。

    那时候她就意识到,不能再任由他们发展下去了。

    所以她才让人在擂台比试上动手,想要一举除掉那两个孩子。

    但人算不如天算,看似万无一失的计划居然出现了偏差,还因此害死了自己的儿子。

    好在左丘泽也死了,政儿总算没有白白牺牲。

    之后侄女进府,她从旁协助,让她获得了参加玄阳宗弟子选拔的资格,想让她在外面解决了左丘璇。

    谁知道半途又出了意外,赔上了自己的女儿。

    不得不说,这个左丘璇就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变故。好像自从她变聪明后,自己的计划就频频出现变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