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73章 给我一个说法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73章 给我一个说法

    没等左丘璇问,他就主动交代道:“我……我说,是……是大小姐让我们……来解决你的。求你……啊……求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大小姐?华雨柔吗?”

    “是……是是,就是她。求你,求求你,给我……给我一个痛快!”

    能让一个天玄强者放弃尊严在地上打滚求死,可想而知这噬心蛊有多霸道。

    其他几人见状,全都成了霜打的茄子,眼中满是绝望。

    眼看解决了这些人,左丘璇联系慕箫尘来处理善后,自己去找雪彦夕汇合了。

    而慕箫尘想想觉得不放心,将善后的事交给了下面的人,陪着她回了京城。

    回京后,看着眼前一地的死尸,左丘璇禁不住抽了抽嘴角。

    她走之前让雪彦夕留个活口,结果他真的就只留了一个活口。

    幸好这个活口还能派上用场,不然她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见她脸色不太好,雪彦夕一脸无辜地道:“这是怎么了?说说看。看在我心情还不错的份上,说不定出手帮帮你。”

    “免了。”

    左丘璇睨了他一眼,对慕箫尘道:“先去一趟上官府,人家送了这么一份大礼给我,我总要还一份礼,礼尚往来嘛。”

    闻言,慕箫尘和雪彦夕互相对视了一眼,跟着她拐向了通往上官府的街道。

    几人大张旗鼓地走在路上,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上官府中。

    上官倾舞听说左丘璇被几波人围攻都没死,当即摔碎了一套茶具。

    铜镜中的一张脸扭曲得厉害,咬牙切齿道:“这个贱人,怎么命就这么大,这样居然都不死!”

    旁边,墨子飏的一张脸也是阴沉得可怕。

    之前那波抓人的黑衣人就是他派出去的,想着把左丘璇秘密地抓回来,然后再慢慢折磨。

    谁知事情出了纰漏,人没抓到还惹了一身腥。

    听说左丘璇朝着上官府来,他就知道事情很可能是败露了。

    没过多久,下人就来禀报说,左丘府的四小姐点名要见大小姐和表少爷。

    因为玄阳宗的事,墨子飏现在已经和上官汀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知道皇位无望,他干脆也不躲了,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听到左丘璇要见他,他想了想便走了出去。

    上官倾舞见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于是犹豫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当然,上官汀作为一家之主,自然也是在场的。

    左丘璇和慕箫尘等人走进前厅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上官汀坐在首位,上官倾舞坐在下首位置,而墨子飏则坐在上官汀的右手边。

    “砰……”

    左丘璇将黑衣人扔在地上,看向对面的上官汀,冷然一笑道:“上官伯伯,这人你可认识?”

    “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汀似有若无地看了墨子飏一眼,关于自己女儿和他在私下里做的事,他心里非常清楚。

    女儿一直都想要左丘璇的命,只是可惜前阵子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今日听说她出门了,就打算派人前去截杀。

    不过这些人已经被他的外甥收买了,所以杀人变成了抓人,只不过看样子行动最终还是失败了。

    左丘璇料到了上官汀会装傻充愣,于是看了墨子飏一眼道:“到底什么意思,相信太子殿下最清楚了。哦,对不起,口误,应该是前太子才对,听说之前就让皇上关进天牢了。想想真是奇怪,进了天牢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呢?”

    听着她字字戳心的话语,上官汀和墨子飏的脸色黑了下来。

    尤其是墨子飏,脸色已经快要滴出墨了。

    不过他并没有当场发怒,而是沉着脸道:“四小姐的嘴还是这么厉害。”

    “过奖。”

    左丘璇也不客气,指着地上那人道:“明人不说暗话,他是谁派出去的相信你们很清楚。今日我来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要各位给我一个说法。”

    “笑话!谁知道这人是你从哪儿找来的,想要诬陷我们上官家?休想!”

    上官倾舞已经快要气炸了,但还没失去理智。

    这些人可都是她派出去的,所以抵死也不能承认。

    左丘璇听了她的话也不着急,笑道:“上官大小姐,你可是早就嫁进姜家了!你说,这件事要是让姜家知道,他们会作何感想?”

    她敢肯定,这些人肯定是上官倾舞瞒着姜英华派出去的。

    姜聿那只老狐狸,做事一向滴水不漏,最恨下面的人自作主张。

    姜英华虽然嚣张狂妄,但并不是蠢货,同样也讨厌这一点。

    如果让他知道上官倾舞对她动手,最后行动失败被她找上门,那后果如何就不好说了。

    毕竟现在姜家和左丘家还维持着表面的和平,这种和平不能轻易打破。

    这也是当时在城门口,姜英华阻止上官倾舞的原因。

    上官倾舞闻言有些心虚了,不假思索地道:“你少危言耸听,就算姜家知道又怎么样,难道还会为了一个外人惩罚我不成?”

    “哦,这就是说,你承认这人和你有关了?”

    左丘璇笑眯眯地看着她,上官倾舞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上官汀脸色黑沉,看了眼左丘璇身后的那两人,冷声道:“这件事是我这个做父亲的管教无方,看在老夫的面子上,这件事私下解决如何?听说你是丹师?不如这样,老夫前几日刚得了一些珍稀的灵药,你看着拿几件,就当倾舞向你赔罪。”

    “好啊!”

    左丘璇非常痛快地答应了下来,跟着管家走进了上官家的药房。

    她在里面转了一圈,也就是一刻钟的时间,就和慕箫尘等人离开了。

    刚刚走出上官府,她就对慕箫尘吩咐道:“把今天的事散播出去,务必要让姜家人知道。”

    “你太小看姜家了,他们这会儿应该已经得到消息了。”

    慕箫尘话落,沉吟了片刻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事情闹大了不是更好?”

    “这个节骨眼上,事情还不宜闹大。不过不代表就这么算了,等着瞧吧。”

    左丘璇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慕箫尘和雪彦夕不禁在心里给上官府的人点了根蜡。

    同时得出了一个结论,得罪谁都不要得罪这个小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