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75章 争家主之位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75章 争家主之位

    翊歆园中,左丘世鸣正在和三长老、七长老等人讨论宗族大会的事。

    当他听到左丘璇有意让他登上家主之位时,当即反对道:“这绝对不行,于理不合。璇儿胡闹也就罢了,几位长老,你们怎么也……”

    “爹,我觉得……”

    左丘羲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想着不能让大伯毁了左丘府。

    可他一开口,就被左丘世鸣阻止了。

    连连摇头,“不行,不用说了,这件事我不同意。”

    这和当初接任城主之位不同,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如果站出来难免会被人说闲话。

    况且父亲临走前亲口将家主之位给了大哥,他可以反对大哥的决定,但不能取而代之。

    左丘璇和雪彦夕进门时,就听到了这番话。

    她快步上前,开口道:“二伯,您先不要这么快拒绝,听我说几句如何?”

    “璇儿……”

    左丘世鸣刚想说什么,左丘璇坐在对面打断道:“二伯,您不肯接受家主之位,无非是担心外面传出什么风言风语,会影响到二伯母和二哥是不是?还有就是担心对不起爷爷,会让爷爷误会你抢夺大伯的位置?”

    “……”

    闻言,左丘世鸣沉默了下来。

    不错,他就是这么想的。

    左丘璇见他抿唇不语,继续道:“您不说话,我就当您是默认了。如果您担心这些,那么我有充足的理由告诉您,大伯不配坐在家主之位上。”

    “他不仅想要除掉我哥哥,这几日还派人暗杀我们,就连今日我回来的路上还被他派去的人截杀。试问,这样的人怎么配做一家之主?配做我们的亲人?还有,我刚刚查到,我娘的死,很可能和大伯母有关。”

    “什么?你是说歆染?”

    听到后面这个消息,习淑云不淡定了。

    当初还在左丘府时,她和楚歆染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就像亲姐妹一样。

    那时候楚歆染难产,生下左丘璇没多久就去了,为此她还大病了一场,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有内情。

    见夫人这么激动,左丘世鸣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看向左丘璇,“丫头,你说的可是真的?事关重大,若是没查清楚……”

    “二伯,您觉得我是那种莽撞的人吗?本来之前我也有所怀疑,直到今日遇到了几个天绝宗的毒师,我才彻底确定,我娘的死一定和她有关。当初她嫁进左丘府,隐瞒了自己的出身,实际上她是天绝宗的大小姐。”

    “这……”

    三长老和七长老等几位长老面面相觑,都觉得难以置信。

    尤其是刚被他们说动的八长老,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些年来,华雨柔一直将自己关在佛堂里不问世事,他们都以为她是心性淡漠的人,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和天绝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过了一会儿,等众人稍稍冷静下来,习淑云不解地道:“璇儿,你说她是天绝宗的人我信,可她为何要谋害歆染啊?歆染性子温和,为人天真善良,平时连只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她到底是哪里看不过去,要下此毒手?”

    “因为……我爹。”

    “什么?这、这怎么又和翊寒扯上关系了?”

    习淑云觉得脑子有点儿乱,她自认不是愚笨之人,可还是没有想到那层上去。

    或者说,她实在是不敢想。

    左丘璇也觉得慕箫尘告诉她的话有些说不出口,正在酝酿,就听某人开口道:“这左丘府还真是热闹,看来这次没有白来。若是我没猜错,你那个大伯母当年心仪你爹,故而对你娘心存怨恨,所以才……”

    “嘶!”

    几位长老倒抽了一口凉气,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

    七长老觉得剩下的事不方便外人再听下去了,看向左丘璇道:“璇丫头,这位是……”

    “他……”

    “我是小美人儿的朋友,你们不必顾忌我。”

    雪彦夕是不拿自己当外人,但几位长老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

    左丘璇也知道他在场不太合适,揉了揉眉心道:“你能不能自己先到花园里去转转?”

    “怎么,你这是想赶我走?”

    “大不了算我欠你一个人情,行不行?”

    “可以。”

    雪彦夕没有再留下来,痛痛快快地走出了院子。

    待他走后,三长老才问道:“璇丫头,这位公子究竟是什么人啊?七爷爷刚刚试探过,根本看不出此人的修为,怕是远在我们这些老家伙之上。你是从哪儿认识的这个人,可别给自己惹上什么麻烦。”

    “七爷爷放心,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您也看出他的修为很高,要是真想做什么,咱们这里所有人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左丘璇想了想,还是把雪彦夕的身份跟在座的众人透了一个底。

    当听到他竟然是堂堂鬼市的鬼王,左丘世鸣担忧地道:“璇儿,你刚刚那么对他,他会不会……”

    “不会。二伯放心吧,我心里有分寸。”

    左丘璇心里明白,经过这件事恐怕再要跟那厮撇清关系是不行了。

    不过认下这个朋友,对她来说也没有什么坏处。

    认识这么长时间,她大概也摸清了一些这个人的性子。既然他刚刚说了是自己的朋友,那就不会做伤害她的事。

    这件事暂且过去,习淑云又把话题拉了回来。

    “璇儿,你刚刚说,华雨柔谋害歆染是因为翊寒?刚刚那位公子所说可是真的?”

    “嗯。”

    “作孽啊!这到底为什么啊!”

    习淑云双眼通红,为姐妹觉得心疼。

    一时间,院子里静了下来。

    左丘世鸣心想,若是当初大哥没有执意迎娶华雨柔,是不是弟妹就不会死,三弟也不会离家出走?

    若是三弟不走,父亲也不会因为伤心而闭死关,如今的局面也不会变成这样。

    现如今,事情的发展已经渐渐超出了他的想象。

    可有一点他算是确定下来了,那就是不能再让大哥和那个女人胡作非为下去,绝对不能让他们毁了左丘府。

    经过一阵沉思过后,他拍板道:“璇儿,你说得对,是二伯迂腐了。宗族大会一定要开,我这个做弟弟的虽然不才,但就算为了你们,为了左丘府,也要争一争那家主之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