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77章 和畜生有何区别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77章 和畜生有何区别

    “放心,都解决了。昨天夜里,我已经带人荡平了天绝宗的老巢。只不过每个宗门都有在外历练的弟子,恐怕会有几个漏网之鱼。不过你放心,今日这个宗族大会,凭那几个漏网之鱼还翻不起风浪。”

    “那就好。”

    左丘璇点点头,稍稍放了心。

    转瞬忽然想起什么,问道:“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吧?有没有查到我大伯私下笼络的那些强者?”

    “暂时还没有,不过很快就能查到了。”

    今日这样的场面,左丘明琨要想翻盘控制局面,八成就会动用那些人。

    如果他动用了,正好一网打尽。

    左丘璇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再追问下去。

    慕箫尘见她不说话了,提醒道:“等事情解决了,别忘了和中域那边联系一下。知道你要独自面对这些事,某个望妻石已经快要按耐不住了。”

    “……知道了。”

    左丘璇有点儿无语,她和墨云湛之间多了慕箫尘这个传话筒,多多少少让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于是含糊地答应了一声,赶忙转身进了大厅。

    慕箫尘望着她的背影,总觉得有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扯了扯唇角,也跟着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左丘明琨和大长老等人,以及久没出现在人前的华雨柔也进入了大厅。

    两方人各自坐了一边,颇有点儿分庭抗礼的意味。

    而那些宗族的长者都是人老成精,在两边没有分出个胜负之前,他们是不会轻易表态的。

    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摆着长者的架子想着自己的心事。

    左丘璇早就料到这些人的态度了,也没指望他们能站出来主持公道。叫他们过来,无非就是做个见证。

    于是给三长老递了个眼色,希望他能作为代表先站出来说句话。

    三长老接收到她的眼神,点点头,起身站了起来。

    他轻咳了两声,两只大手往下一压,刚刚还交头接耳,小声议论的某些人,顿时停了下来,纷纷望向了他所在的方向。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两句。今日让各位前来参加宗族大会,主要是为了讨论一下家主……”

    “老三啊,好好的,开什么宗族大会?你可要想清楚,这家主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

    大长老阴沉着脸,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三长老刚要反驳,左丘璇先他一步开口道:“大长老爷爷,近日来,京城不断传出谣言,说我们左丘家投靠了玄阳宗,变成了玄阳宗的走狗。这件事可大可小,不知道您知不知道?”

    “放肆!你一个小女娃,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

    大长老当然知道这件事,他还是这件事的拥护者之一。

    要知道,玄阳宗的势力可要比皇室大得多。

    跟着玄阳宗,那他们就不再是下臣,不用再被皇室压着了,一跃就成为了超级世家。

    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难找。

    既然玄阳宗看上了左丘家,他们有什么拒绝的理由?

    在座的人哪个不是吃着家族的米花着家族的钱,别的人不说,宗族之中的那些老家伙们,不也是尝到了甜头才默不吭声吗?

    真是天真!

    难道今日凭他们几句话,就能改变什么不成?

    左丘璇被呵斥也不生气,笑道:“大长老爷爷这话说的可不对,我作为左丘家的一员,自然是有权在宗族大会上发言的。刚刚的问题您还没回答,这件事您到底知不知道?”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大长老撇开眼,一副懒得和她多说的样子。

    左丘璇缓缓起身,压身上前道:“知道就好。几百年来,我们左丘家都效忠皇室,享受世家待遇。如果那件事是真的,那我们左丘家就是叛国,会为世人所不耻。如果哪个势力强大,我们左丘家就要效忠谁,那和畜生有何区别?难道喂你一块肉,你就要上赶着巴结吗?”

    “反了,反了,你……你目无尊长,胡言乱语,简直不可理喻!”

    大长老气得脸色发紫,显然气得不轻。

    左丘明琨看了他一眼,对左丘璇道:“璇儿,不得放肆。你今日张罗着开这个会,就是为了这件事?”

    “当然不是。”

    左丘璇摇摇头,淡然自若地道:“只是看气氛有点儿冷,想着活跃一下。好了,回到正题。今日开会,是要讨论大伯是不是适合继续当家主的问题。”

    “哦?你可知道,想要罢免家主,必须有足够的理由?我倒想看看,你能拿出什么来说服在座的各位。”

    “别急,您会看到的。”

    话落,左丘璇重新坐了下来。

    望着左丘明琨意味深长地一笑,说:“作为家主,残害族中晚辈,纵容妻儿行凶,窝藏天绝宗毒师,不知道这几个理由够不够?”

    闻言,一直保持沉默的华雨柔望了过来。

    但她并没有开口,只是看了一眼就敛下了眸子。

    反而是左丘明琨听到左丘璇的话心下一沉,眸光犀利地望着她,问道:“你说的这些,有何证据?”

    “既然我敢说,自然能拿出证据。”

    左丘璇话音刚落,一道雄浑有力的嗓音响起道:“不必了!”

    “哗!”

    霎时间,所有人都望向了门口的方向。

    有的眼神闪烁,有的激动莫名,大厅中一阵哗然。

    “……父亲!”

    左丘世鸣激动地站了起来,声音颤抖得厉害。

    同时,习淑云和左丘羲等人也纷纷起身,只有左丘璇一个人还坐在椅子上。

    在她的记忆中,爷爷是一个极其模糊的词语,根本没有什么印象。

    她如同打量陌生人一般打量着出现在门口的老人,无论他周身的气息如何霸道,眼神如何凌厉,仍然面不改色。

    只见他须发花白,一袭白衣,身形高挺瘦削,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

    但他眼神凌厉似鹰,深沉如海,一看就是个极有城府的人。

    仔细看来,大伯和二伯的容貌和他相像的地方并不多,最起码没有他的这身气势。

    再看他的修为,已经到达了天玄后期。

    在这个灵气匮乏,地玄便是绝顶高手的地方,这样的修为实属罕见。

    如果她所料不错的话,她这个爷爷应该也另有一番际遇。

    只是,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是巧合还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