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86章 手段太温柔了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86章 手段太温柔了

    “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

    正当这时,小乐的声音不慌不忙地响了起来。

    左丘璇闻言生出几许疑惑,问道:“你怎么这么肯定?”

    “本圣树的本源已经在你的玄海内扎了根,任何的咒术都会被反弹回去。既然有人白白送你玄力,你收着就是了。”

    听了小乐的解释,左丘璇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

    但很快又拧了拧眉,道:“既然你知道,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这不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吗?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高兴?”小乐兴奋地问道。

    左丘璇:“……”

    高兴?惊喜?

    明明是惊吓才对吧?

    这圣灵树果然很二,化作了人形还是个二货。

    就在这一会儿工夫,她感觉华雨柔体内的玄力还在源源不断地往她体内涌入。

    刚刚才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问道:“这么多玄力,不会把我的经脉撑爆了吧?我可不想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被玄力爆体的人。”

    “放心,你吸纳不了的玄力会自动被本源吸收。其实,本源要在人类体内生根发芽本来非常困难,但有了这些玄力发芽应该不成问题了。等哪天要是能生出源精,你还会看到更多的惊喜。”

    小乐自觉说得有点儿多了,轻咳一声道:“行了,你快专心对敌吧,赶紧结果了这个恶毒的老妖婆!”

    噗……

    恶毒的老妖婆?

    左丘璇望着鸡皮鹤发、披头散发的华雨柔,基本已经看不出她本来的面目了。

    这么一看,说她是老妖婆倒是挺形象。

    其实到了这会儿,就算她不出手,华雨柔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体内的玄力基本都被她吸干了,光是咒术的反噬就会要了她的命。

    此时,华雨柔明显能够感觉到体内的生命力正在迅速流逝,她发疯似的尖叫着,诅咒道:“我华雨柔愿以生命为祭,诅咒……”

    “啊!”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一道玄力就贯穿了她的身体。

    左丘璇看了眼她胸口的血洞,转头对雪彦夕道:“不是说好了,她交给我处置吗?”

    “是啊,只是你的手段太温柔了,实在是让人看不下去。不帮你一把,你还打算跟她耗到什么时候?”

    雪彦夕漫步走来,随着他一步一步走近,周围的那些天绝宗的弟子全都化为齑粉消逝在了风中。

    见状,左丘璇的嘴角禁不住一抽。

    心说比起他来,自己的手段确实是太温柔了。

    挫骨扬灰,这世上恐怕也没有比这更残酷的刑罚了。

    想到这儿,她的心里不禁一阵后怕。

    想想以往自己和他相处的画面,自己居然能够安然无恙地活到现在,实在是不容易。

    眼看着事情解决了,她素手轻扬,把华雨柔的尸体以及天绝宗的遗迹全都一把火烧了。

    “走吧。”

    左丘璇拍了拍手,转身往山下走去。

    雪彦夕见她走得匆忙,跟上去道:“怎么,急着回去?”

    “不是,刚刚吸了那么多的玄力,我感觉瓶颈有些松动了。想着找个安静的地方,冲击一下试试。”

    “也好,我为你护法。”

    雪彦夕难得正经了一回,让左丘璇有点儿受宠若惊。

    心想要是他一直都能像现在这样摆正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有他这么一个朋友也不错。

    须臾,雪彦夕找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山洞。

    左丘璇见周围树高草密,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便安心地走进了洞中。

    而在她冲击瓶颈之时,玄阳宗的使者队伍进入了京城。

    姜聿得到消息第一时间来到了城门口,令他惊讶的是,上官汀竟然迟迟没有出现。

    左丘府的情况他知道,左丘鸿回府,再加上左丘世鸣和左丘璇等人的挑拨,左丘明琨这个家主算是做到头了。

    看情况,他们是不会向玄阳宗投诚的,恐怕是打算顽抗到底了。

    可上官汀怎么会没出现呢?

    他的野心可一点儿都不比自己小,如何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这根本不合情理。

    难道说,上官府出事了?

    姜聿一边在心里琢磨,一边迎着队伍走了过去。

    只见前面有一队人马打头阵,后面跟着一辆罩着白纱的辇车。

    而那队人马之中,最显眼的就是被围在中心位置的少宗主姬玥璃,以及跟在他身边的一个黑袍老者。

    至于辇车中坐着的,正是占了姜幼蓉身体的魅姬还有成功上位的华菁儿。

    辇车中,魅姬斜倚在软塌上,随意地吃着面前准备好的茶点和水果,懒懒地问道:“这是到哪儿了?怎么外面如此喧嚣?”

    “回公主,已经进京城了。”

    华菁儿能够混到今日这个地位,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

    她心里很清楚,面前的这位地位尊崇,修为高深,是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得罪的贵人。

    即使心里不愿意,但还是要小心伺候着。

    魅姬听到她的话蹙了蹙眉,对跟在辇车旁边的夜凌殇吩咐道:“凌殇,这里太吵了,赶紧找个地方落脚,我要沐浴更衣。”

    “是。”

    夜凌殇面无表情地打马上前,姜聿打听之后一听说坐在车中的是一位身份尊贵之人,赶紧自告奋勇将人接进了姜府。

    此时的姜府,上到主人下到家仆全都恭敬地等在了门口。

    一看到家主回来了,赶紧上前行礼迎客。

    姜英华作为少主站到了姜聿的身后,小声问道:“爹,辇车里的人是什么来头?”

    “不该问的别瞎问。”

    姜聿闻言当即斥责了儿子一句,生怕惹怒了前面的贵客。

    要知道这些人在玄阳宗中的地位非比寻常,不是他们这些小家族能够招惹得起的。

    就连他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生怕出一点儿差错。

    姜英华被斥责了一句心里有些不服,但他也不是蠢货,自然不会去触他爹的霉头。

    乖乖地跟在了后面,看着他爹和少宗主身旁的弟子寒暄。

    这时,辇车外围的轻纱被人撩起,一道倩影缓缓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容颜时,傻傻地愣在了当场,一时间惊得说不出话来。

    直到姜聿叫他,他才醒过神来,指着后边道:“爹,姐……姐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