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87章 晴天霹雳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87章 晴天霹雳

    “什么?”

    姜聿闻言心中不悦,觉得儿子今天一惊一乍的,实在是有失体统。

    尤其是面对这么多的贵客,居然一点儿分寸都没有。

    刚要训斥几句,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姜幼蓉”,他的女儿。

    见她一身锦衣华服,被华菁儿搀扶着,身后还跟着夜凌殇和众多玄阳宗的弟子,顿时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的女儿是四长老的徒弟,颇受长老器重,但也不到和少宗主平起平坐的程度啊。

    这前呼后拥的场面是怎么回事,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是自己不知道的?

    一时间,他的脑子也有点儿发懵。

    走上前去,对“姜幼蓉”道:“蓉儿,你这是……”

    “蓉儿?呵呵呵,本宫倒是差点儿忘了,自己用的是她的脸呢。”魅姬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道:“本宫可不是你的女儿,凌殇,给他们交代一下,省得将来麻烦。”话落,她就在华菁儿的陪同下走进了姜府。

    望着她的背影,夜凌殇紧了紧拳头,对姜聿父子道:“她是魅姬公主,幼蓉……”

    片刻后,了解了内情的两人彻底惊呆了。

    姜英华石化当场,觉得这件事对他们姜家来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

    本来他姐姐是玄阳宗的弟子,四长老的高徒,这样的身份一直是他们姜家的骄傲。

    可现在姐姐的身体被一个不知从哪儿迸出来的公主给霸占了,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这样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更荒谬的是,偏偏他们还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这占了姐姐身体的人他们得罪不起,将来见了面还要恭恭敬敬的,这让他实在是有点儿接受不了。

    其实何止是他接受不了,姜聿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

    女儿突然变成了主子,这换了谁也不可能接受得了。

    不过好在他城府够深,一向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强行压下了心头的不适,转身招呼着姬玥璃等人进了府。

    等到人走得差不多了,才吩咐姜英华,“刚才的事不要说出去,你知我知就行了,明白吗?尤其是你娘,绝对不能让她知道。这些天你看着点儿你娘,让她少出房间,不要让她和魅姬公主见面。另外,去查一下上官家,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倾舞也回去好几日了,你去把她接回来。”

    幸好他夫人这些天身体不适,没有离开房间。

    不然要是让她知道了蓉儿的事,还指不定闹出什么乱子来。

    哎,说来说去都是冤孽。

    想到这儿,姜聿叹了口气,一甩袖走进了姜府。

    姜英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直到府门关上,才转身朝着上官府所在的方向走去。

    此时,上官府中。

    上官倾舞望着镜中溃烂发脓的脸庞,吓得尖叫一声摔了铜镜。

    “砰!”

    接着,桌上的一切都被扫到了地上,脂粉盒中的香粉洒了一地,香味和恶臭混合在一起,让人闻之欲呕。

    守在外面的下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小姐为什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所有人面面相觑,没有一个敢进屋查看。

    正犹豫间,就见表少爷走进了院子。

    上官倾舞的贴身丫环赶忙跑了过去,小声嗫嚅道:“表少爷,您快去看看小姐吧,她……她……”

    “怎么了?为何吞吞吐吐的?”

    墨子飏咳了两声,心里有种莫名地烦躁。

    好像胸口有股火憋着发不出来,见丫环吞吞吐吐的,眉心拧出了一个川字。

    小丫环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双肩一抖,更加不敢开口了。

    墨子飏懒得听她多说,自己上前敲了敲门。

    “滚,全都给我滚!”

    “嘭!”

    “噼啪……”

    屋里一连串的声音传来,吓得所有下人都缩了缩脖子,一个个更加不敢上前了。

    而墨子飏本来心情就不好,被人无缘无故地一骂心情就更差了。

    “砰”的一脚踢开房门,刚走进去顿时就被一股奇怪的味道熏了出来。

    过了一会儿,他以袖掩住口鼻,皱着眉再次走了进去。

    一进里面,就见上官倾舞蜷缩在角落里,屋里一片狼藉。

    “这是怎么回事?谁又惹到你了?”

    墨子飏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对劲,刚要细问,就见缩在角落的上官倾舞抬起了头。

    借着房里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了那张长满了脓疮的脸。

    乍一看到那张脸,他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下意识地撇开了眼。

    上官倾舞见状,抽泣道:“表哥,我……我的脸毁了,全都毁了!呜呜呜,完了,全都完了!”

    “行了,别哭了。哭有什么用,先找府中的丹师来看看。”

    墨子飏说完就走出了房间,吩咐了丫环一句好好伺候,就快步离开了园子。

    一路往前走,一路思索。

    这件事确实有些奇怪,看那样子恐怕是中毒。

    正想着,就见管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一见到他,当即禀报道:“表少爷,不好了,家主,家主他……”

    “舅舅怎么了?快说!”

    墨子飏心里的不安越来越重了,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被他忽略了。

    果然,就听管家道:“家主今日一早就……就下不了床了,后来说浑身瘙痒,就……就不住地……”

    “行了,不用说了。”

    墨子飏没有耐心再听下去,抬步就往主院走。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对管家吩咐道:“去把丹师请过来。”

    “是。”

    管家小跑着离开了,没多久就带着丹师来到了主院。

    上官家的丹师也姓上官,名叫上官晟,并不是外面请来的供奉。

    他上前给上官汀检查了一下,蹙着眉道:“奇怪,怎么会这样?老夫自问对毒物也算有些研究,但还从来没见过如此奇特的毒。”

    “可有解?”

    墨子飏看了眼床上惨不忍睹的舅舅,移开目光问道。

    上官晟摇摇头,半晌才道:“不好说,要给老夫一些时间。”

    “那先去给倾舞看看吧,她的脸……”

    “好,走吧。”

    须臾,上官晟跟着墨子飏来到了上官倾舞的院子。

    墨子飏看着他给上官倾舞检查后,问道:“怎么样,可是中毒?”

    “是,而且和家主所中之毒一样。不过,她中毒不深,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