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393章 人性的自私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93章 人性的自私

    昏暗的房间内,上官倾舞披头散发地坐在地上,周围一片狼藉。

    墨子飏站在窗口的位置,脸色阴沉得可怕。

    两人都没想到,左丘璇会在这个时候大摇大摆地走进来。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滚,滚出去!”

    反应过来的上官倾舞捂着脸,躲闪着左丘璇的视线。

    自己如今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她。

    一旁,墨子飏阴鸷地望着左丘璇,异常平静地问道:“是你对不对?”

    “是啊。怎么,你才想到吗?”

    左丘璇扬了扬唇,道:“你以为你们三番四次地想要我的命,几株灵药就能把这件事了了?”

    “什么?”

    闻言,上官倾舞顶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转过头,瞪大双眼望着她,状似癫狂地大叫一声,激动地道:“是你,原来是你!把解药给我,快点儿给我!”

    说着,四肢并用地往她面前爬去。

    见状,左丘璇一侧身躲开她,看向墨子飏,问道:“想要解药吗?”

    “想,快点儿把解药给我。”

    上官倾舞抢先开口,那模样比女鬼也好不了多少。

    见左丘璇不理她,转而对墨子飏道:“表哥,你快让她把解药交出来!对,找人把她抓起来,一定要让她把解药交出来!”

    这个时候的上官倾舞已经快要疯了,满脑子想的都是解药。

    只要能给她解药,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可墨子飏看都没看她一眼,他没有疯,自然知道左丘璇之所以敢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强行动手肯定不行,只能先示弱把解药骗过来。

    沉吟了片刻,问道:“要怎么你才肯交出解药?你也看到了,舅舅和倾舞,包括我,都已经得到了惩罚。你就算心中有气,这样也足以相抵了吧?何况我们曾经有婚约在身,即使做不成夫妻,难道不能做朋友吗?为何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墨子飏,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怎么,左丘琳死了,你就把主意打到我身上来了?”

    左丘璇嗤笑一声,顿了顿道:“你觉得我很傻,还是很好骗?实话告诉你,今日我来,就是想欣赏一下成果,可不是来跟你叙旧的。至于解药嘛,不是没有,不过只有一颗。你看,是给你呢?还是给她呢?或者,是给你舅舅呢?”

    “给我,给我!”

    上官倾舞再次爬过来,边爬边道:“我爹已经老了,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表哥,你把解药让给我好不好?”

    “怎么样,想好了吗?”

    左丘璇冷笑一声,询问墨子飏。

    墨子飏看了上官倾舞一眼,眼底满是嫌恶。

    咬了咬牙,对左丘璇道:“要怎么样你才肯把解药交出来?”

    “很简单。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到底把解药给谁。拿到解药的自然能活下来,剩下的两个人自然只有死路一条。”

    “好,把解药给我吧。”

    墨子飏从来都不是舍己为人的人,更何况在他眼中上官倾舞根本不配。

    至于上官汀,他也只能说一句抱歉了。

    大不了等他度过这一劫,就杀了左丘璇给他报仇。

    左丘璇早就料到了他会这么说,从怀中拿出一支玉瓶,道:“解药就在这里面,不过你总要先显示一下你的诚意。”

    “可以。”

    墨子飏点点头,缓缓地朝着上官倾舞走去。

    上官倾舞感觉到危险来临,一边后退一边惊惧地道:“表……表哥,你要做什么?”

    “表妹,没有解药,你最后只会痛苦地死去。为了让你少受些罪,表哥现在就送你上路。”

    墨子飏说着,手中凝聚玄力往上官倾舞的天灵盖狠狠地拍了下去。

    上官倾舞怨恨地大睁着双眼,“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眼见她死不瞑目,左丘璇冷声道:“墨子飏,你还真是够狠。”

    可惜,终究还是选错了。

    墨子飏闻言不置可否,他现在只关心解药。

    左丘璇这回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很痛快地把解药交给了他。

    接着,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墨子飏得到解药后就不再管左丘璇,而是拔开玉瓶上的塞子打算服用解药。

    可是刚刚抬起手就放了下去,紧接着也离开了房间。

    外面,左丘璇回到墨云湛的身边,叹了口气道:“本来是请你来看戏的,可突然觉得这出戏没意思了。你说,人性是不是自私的?”

    本来,她早就料到了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可真的亲眼看到,又觉得有些失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他们明明是亲人,可面临生死时却毫不犹豫地选择牺牲对方,让她觉得心底生寒。

    墨云湛见她心情不好,开口劝慰道:“相信同样的情况,一定会有人做出不同的选择。你没有必要因为这些人的自私,而坏了自己的心情。既然不想看了,我们就走,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儿?”

    左丘璇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倒是她看不明白了。

    长吁一口气,嘴角又扬了起来。

    墨云湛神秘一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左丘璇:“……”

    这话怎么听着有点儿耳熟?

    这男人,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吃亏。

    无奈地点点头,跟着他几个纵跃离开了上官府。

    等到落了地,左丘璇问道:“你说,墨子飏会怎么做?会不会吃了解药?”

    “会,但八成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什么意思?”

    “疑心生暗鬼,害人害己。”

    “你是说,他会找人……”

    左丘璇想了想,觉得这样确实是符合墨子飏的性格。

    他八成不会相信自己,一定会找人试药。

    至于那个试药的人,恐怕就是他的舅舅上官汀了。

    “哎,这年头真是好人难做。那明明是真的解药,他居然不相信。啊,刚刚忘了告诉他,要是服用一半解药,是会加快毒发的速度的。”

    左丘璇吐了吐舌,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墨云湛望着她古灵精怪的模样,笑得一脸宠溺。

    须臾,两人来到了城外的一座孤山上。

    左丘璇望着空空如也的山峰,问道:“这就是你要带我来的地方?”

    “嗯。月光正好,陪我小酌几杯?”墨云湛说着,旋动游龙戒,将事先准备好的酒壶和酒杯拿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