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06章 不会怜香惜玉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6章 不会怜香惜玉

    “我不饿,你拿走吧。”

    秦钰连正眼也懒得给她,一开口就是赶人。

    谢盈盈尴尬地站在那里,见他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个陌生的少女身上,愤然道:“你怎么还不走?难道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非内院弟子不能随意到这里来,你是不是想害死秦钰?”

    闻言,左丘璇转头看了她一眼。

    还没等她开口,秦钰先不耐地道:“她能不能来这里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已经说过了,叫你以后不要再来西峰,难道你没长耳朵?”

    “你……你吼我?你居然为了这个乡巴佬吼我?以前我也来给你送吃的,都没见你这么凶过。我让她离开还不是为了你好,要是让那些巡逻队的人看到,你是要受罚的。”谢盈盈越说越委屈,眼圈瞬间就红了。

    可是她舍不得就这样离开,心里希望秦钰能说些软话哄哄她。

    只可惜秦钰从来都不是那种会怜香惜玉的人,尤其见她对左丘璇的态度恶劣,心里就更厌恶她了。

    蹙了蹙眉,道:“不需要!之前我就跟你说过很多次,西峰这里用不着你来送吃的。是你自己执意要送,我只是懒得再说罢了。不过我现在心情好,就再跟你说一遍。这里不欢迎你,赶紧带着你的东西离开!”

    话落,指向门口的方向,“慢走,不送!”

    “你……你……你们联起手来欺负我,呜呜……”

    谢盈盈气得语无伦次,看看左丘璇,又看看秦钰,算是把两个人都恨上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不能再继续留在这里了,只能哭着离开了西峰。

    望着她的背影,左丘璇问道:“这姑娘是谁?没想到你小子的桃花运倒是不错,走了一个柳云依,这么快就又有姑娘追了?不错啊。”

    “我们好不容易见面,不要提那些烦心的事了好不好?”

    秦钰听到她的话心里不太好受,其实从始至终他的心里都只有一个人,其他的女子再好也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他知道自己没有希望,因此只能把她默默地放在心里。

    左丘璇见他脸色不对,忙岔开话题道:“对了,其实我这次来找你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你说。”

    秦钰听到她不是专程来看自己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

    但他知足,想着她人都来了,没必要因为一些小事影响心情。而且他也想听听,她说的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

    闻言,左丘璇沉吟了片刻,试探着问道:“你还记得,当初你爷爷托付我的事吗?”

    “记得。”

    秦钰知道她说的是自己亲生父亲的事,于是下意识地排斥道:“可记得又怎么样?这么多年都没有消息,就算找到了又能怎样?当初爷爷之所以想找他,只是担心我一个人在这世上孤苦伶仃一个人。但我有你不是吗?还有师傅,用不着再找他了。”

    “秦钰,他终究是你的父亲,是其他人无法代替的。难道你就一点儿都不好奇,他当初为什么离开吗?”

    左丘璇虽然想过,秦钰可能会有抵触心理。

    可是万万没想到,他对这件事会这么敏感,自己只是提了一个话头,他就这么排斥。

    秦钰闻言收起了唇角的笑意,冷淡地道:“他与我不过就是个陌生人,我为何要关心一个陌生人怎么样?”

    “可他要是有苦衷呢?这些年,他过得并不好。他觉得亏欠你,所以想要见你一面。”

    左丘璇还想劝说,秦钰干脆略过这个话题道:“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碗面吧,顺便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进了学院别的不敢说,厨艺绝对是突飞猛进。你先上我的房间坐一会儿,马上就好。”

    话落,他转身就走。

    左丘璇眼看他这么排斥,微微蹙了蹙眉,叫住他道:“秦钰!”

    “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见他的。”

    闻言,秦钰顿住脚步回了一句,然后径直走进了厨房。

    正当这时,段钺摇摇晃晃地走进了庭院,一边走一边哼着小曲儿,似乎心情不错。

    微风拂来,一阵浓郁的酒气随风飘入了左丘璇的鼻中,把她熏得够呛,只得用手捂住了鼻子。

    “嗝……”

    段钺打了个酒嗝,晃了晃手中的酒壶,不满地道:“怎么这么快就没了,一定是秦钰那小子偷喝了。嗝,你是……”

    左丘璇见段钺才注意到自己,拧着眉看向他道:“段导师,我们之前见过一面,我是秦钰的姐姐。”

    “哦,有点儿印象,你是和湛小子在一起的那个丫头。”

    段钺眯着眼,摇摇晃晃地指着左丘璇。

    往前走了几步,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来看秦钰的?”

    “是。另外,有件事跟他说。”

    “哦,那小子回来了吗?钰儿,今儿个谢家丫头有没有送吃的来?为师饿了,嗝……拿过来给为师尝尝。”

    段钺踉跄着走了两步,转回头看向左丘璇,“你是不知道,秦钰那小子可受那些丫头稀罕了。这才跟着老子回来没多久,就隔三差五地有……嗝……有人来找他。可是那小子不开窍,愣是一个也看不上,现在也就谢家那丫头时不时往这儿跑了。”

    闻言,左丘璇点点头,“刚刚见过了,不过已经离开了。”

    “哦,那丫头脾气虽然不咋样,但那手厨艺还算能够入眼。”段钺自顾自地说着,忽然叫道:“秦钰,你在做什么呢?没听到为师说话吗?”

    “听到了,我在下面,很快就好。”

    秦钰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段钺不耐地问道:“你下什么面,那丫头今儿个没给你带吃食?”

    “带了,我让她拿回去了。”

    说着,秦钰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走了出来。

    递到左丘璇的面前,示意道:“喏,尝尝看,看看咸淡怎么样。”

    “我不饿,先放下吧。你别忙了,过来说说话。”

    凤叔叔的事还没搞定,她哪儿有心情吃饭。

    段钺却不管那么多,一把夺过那碗面道:“既然这小丫头不吃,那就给为师吃好了。谢丫头带来的吃食尝不到了,只能先凑合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