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07章 其实可以快乐的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07章 其实可以快乐的

    “想吃锅里还有。”

    秦钰不高兴段钺夺面的行为,眉头一拧,又把面抢了回来。

    固执地递到左丘璇的面前,道:“多少吃点儿,不然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

    “……”

    左丘璇见他捧着面直直地望着自己,知道自己要是不吃肯定是过不去这关了。

    叹了口气,接过他手里的面,象征性地吃了一口,问他,“现在可以说了吧?面我已经吃了,你是不是也该见见人?”

    “味道怎么样?”

    秦钰顾左右而言他,心里依旧很抗拒。

    左丘璇放下碗筷,耐心地劝道:“不管你愿不愿意原谅他,总该见一面不是吗?你忘了你爷爷说过的话了?难道想让他一直担心着你?”

    “爷爷已经没了,说那些还有什么用?”

    秦钰想起爷爷眼圈泛红,扭开脸,咬了咬嘴唇。

    见状,左丘璇叹了口气,拍拍他的肩膀,“别这样,你还有其他亲人在,现在还有师傅。”

    说着,她看向了脚步踉跄的段钺。

    见他提着酒葫芦边走边嘟囔,摇摇晃晃地进了厨房,眼角不禁一抽。

    心想这男人虽然看上去不太靠谱,但看得出来,他和秦钰的感情还不错,让秦钰跟着他应该不算是个错误的选择。

    这时,秦钰转过了头,最终松口道:“好,我答应你见他一面。不过只是见一面,你别指望我认他。”

    “行。”

    左丘璇知道,他能说出这番话已经很不容易了。

    刚要起身去寻凤瑾,却被秦钰拦住道:“谁让你现在去了?先把面吃了。”

    “……”

    说完,见左丘璇张了张嘴,抢先一步开口,“我只是答应你见他,可没说什么时候见。你要是不吃了这碗面,刚刚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你啊!”

    听到这番话,左丘璇算是被他打败了。

    明明就是个屁大点儿的小子,固执起来却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知道自己要是不吃这碗面,他真的可能收回刚才的话,只好拿起碗筷把面吃了。

    还别说,秦钰的厨艺确实不错。

    虽然看得出来并不是经常下厨,但味道并不差。

    在她吃的时候,秦钰一直小心翼翼地守在旁边。见她慢条斯理地把面吃完了,才终于暗自松了口气。

    脸上有了笑容,问道:“喜欢吗?”

    “嗯,不错。”

    左丘璇点点头,打算放下碗筷。

    秦钰伸手接过去,笑道:“你喜欢的话,今后我再做别的给你吃。对了,你喜欢吃什么?”

    “我喜欢吃什么并不重要,现在该履行你的承诺了吧?”

    左丘璇这句话一出,秦钰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他敛眸低头,过了片刻才抬头问,“他在哪儿?”

    “就在学院外面。他担心你不愿意见他,还特意嘱咐我不要勉强你,说只要知道你过得好就行。我看得出来,这一路他都很紧张。说真的,当年的事不能完全怪他,你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离开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你着想,他……”

    “他是什么身份?”

    秦钰的眼中带着淡淡的嘲讽,没等左丘璇说完就打断了她。

    在他看来,任何的理由都是借口。

    事实就是,母亲仇视他这个儿子,巴不得他早点儿死。

    而那个所谓的父亲只留下了一个信物,十几年不知所踪,是死是活没有人知道。

    这么多年来,如果不是爷爷照顾他,他恐怕早就不在人世了。

    左丘璇见他心里还是有恨,喟叹一声道:“秦钰,不要这样。你记住,永远不要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这么多年,你一直恨着他们,可事实上痛苦的是你自己。何必呢?我只是希望你见他一面,原不原谅他在你。但不要再记恨谁,那样你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快乐。”

    “可以的。”

    秦钰的口中轻轻吐出三个字,轻得风一吹就消散在了空气中。

    还没等左丘璇听清,他就转身道:“走吧,出去见见他。”

    “嗯。”

    左丘璇并没有听到那三个字,在前面带路离开了西峰。

    秦钰一直望着她的背影,在心里默默地道:其实可以快乐的,只是你不曾给我那个机会。

    也许在她眼中,他永远都是那个可怜的少年,恐怕永远也不会把他当男人看待。

    可是,他已经长大了!

    只要她肯回过头来看一眼,就会知道他一直都在等着她。

    可惜……

    秦钰慢慢收回目光,将所有的心思都压在了心底。

    须臾,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学院的大门,左丘璇指着前方树下道:“他就在那边,去跟他见一面吧。”

    “你不过去?”

    秦钰微微蹙眉,不太想和那个人单独相处。

    左丘璇这回没有再顺着他,点点头,“去吧,我就在这边。等你们聊完了,我还想让你带我逛逛这里呢。”

    “……好吧。”

    秦钰最终走了过去,绷着一张脸停在了凤瑾的身后。

    凤瑾感觉到有人走过来,脊背一僵,慢慢转过头望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年。

    见到他的那一刻,他那颗冰封多年的心突然出现了一条裂痕。

    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他的心间生了根发了芽。

    他嘴唇微颤,觉得有千言万语哽在喉间,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就那么沉默地注视着对方,静默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最终秦钰受不了了,眉心一拧,不耐地开口,“你不是要见我吗?现下见到了,我活的很好,你可以走了。”

    话落,转身就走。

    “等一下。”

    凤瑾开口唤住他,说道:“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是不想你心里留下任何的阴影。你今后的路还很长,我不希望自己成为你修炼一途中的羁绊。现下见到了,知道你过得好,我也就安心了。”

    “安心?说那么多好听的话,这句才是重点吧?”

    秦钰嗤的一笑,讥诮道:“怎么,抛弃我这么多年,终于良心不安了?你放心,我过得很好,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

    凤瑾没想到秦钰的心中藏着这么大的仇恨,听到他的话微微蹙了蹙眉。

    担心这样下去真的会影响他的修炼,只得开口解释道:“你是人类和玄兽的孩子,本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