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16章 不准再踏入西峰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16章 不准再踏入西峰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骆霏翎就登上了西峰。

    秦钰做完早饭出来,就见她正站在庭院中。怔了一瞬,问道:“骆师姐,你怎么来了?有事?”

    “嗯,我是来找小璇的,她住在哪个房间?”

    骆霏翎一身青衫,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唇边带着一丝浅笑。

    不过她到底和秦钰不熟,所以并没有上去和他攀谈。

    尤其她一想到自己心心念念那四种灵药,一大早就跑来了,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

    秦钰平时虽然和学院里的大多学子都没有什么交集,但也听说过一些有关于骆霏翎的传闻。

    一想到她可能好女风,浑身就有点儿不自在。

    再想到她一大早就过来找人,脸色顿时有些古怪。

    可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主动道:“骆师姐,我姐姐还没起身,要不你在这里坐下等一会儿吧?”

    “也好。”

    骆霏翎想了想,走到旁边的石墩坐了下来。

    秦钰看了她一眼,又回厨房去了。

    没多久,重新端了一份早餐出来,端到骆霏翎面前,“骆师姐,还没用早饭吧?不嫌弃的话,就吃一点儿吧?”

    “这些都是你做的?”

    骆霏翎没想到,秦钰居然还能下厨。

    想到自己早上出来得急,什么都没吃过,也不再和他客气,接过一个热气腾腾的馒头就吃了起来。

    一边吃,一边环顾四周,“段……导师这里似乎太过简朴了一点儿,该修缮修缮了。尤其现在人多了,该有的还是要准备。”

    在她看来,房子太破旧,院子里连一套像样的石桌石凳都没有。

    虽然现在有几个石墩子,但一看就是刚搬过来的,摆在这里显得院子更加简陋了。

    一想到小璇就住在这种地方,她就禁不住蹙了蹙眉。

    忽然想到什么,问道:“你刚刚叫小璇什么?你是她弟弟?可你们俩似乎……”

    “骆师姐。”

    这时,左丘璇正好从房间里走出来。

    骆霏翎一看到她,当即忘了自己刚刚想问什么了。

    起身走向她,笑道:“我似乎来早了,没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有。”

    左丘璇昨晚并没有休息,而是在空间里炼了一夜的丹药。

    不过她并没有感觉疲惫,精神也不错。听到外面的动静,知道骆霏翎来了,她就洗漱了一下走出了房间。

    想到自己昨天答应她给她看灵药,问道:“骆师姐是来看灵药的?”

    “嗯,方便吗?”

    虽然昨天左丘璇已经答应了她,但骆霏翎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一句。

    闻言,左丘璇笑了,“没什么不方便的,灵药在房间里,师姐跟我来吧。”

    “好。”

    骆霏翎起身站了起来,刚要和左丘璇离开,就见谢盈盈出现在了院门口。

    今天她并没有提着食盒,而是来和秦钰讲和的。

    她之前想了很久,还是放不下秦钰,所以打算来找他谈谈。

    想着平日自己过来虽然不受重视,但秦钰也没说过什么。自己贵为谢家的千金,说上几句软话,相信他一定会和自己和好。

    大不了,今后再遇到那个乡巴佬就当没看到就是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进院门就看到了那个讨厌的乡巴佬,而且骆师姐还和她站在一起。

    当即蹙了蹙眉,问道:“骆师姐,你认识这个乡巴佬?”

    “谢盈盈,你今天是来找茬的?”

    骆霏翎板着脸,对谢盈盈极为不满。也不知道谢家家主是怎么想的,居然让她进入了学院。

    就算她的修炼天赋再高,不会做人也是白搭。

    再这样下去,早晚会给谢家招来祸端。

    谢盈盈没想到骆霏翎会这么维护这个乡巴佬,见秦钰也面色不善地盯着她,顿时语塞地说不出话来。

    觉得自己刚刚不该那么冲动,真是出师不利。

    正想说点儿什么挽救一下,就听她眼中的乡巴佬道:“骆师姐,我们还是去看灵药吧。”

    “对,看灵药。”

    骆霏翎实在不想因为谢盈盈扫了兴致,跟着左丘璇朝她的房间走去。

    听到“灵药”两个字,谢盈盈恍然大悟,“你……你就是左丘璇?你……你是女子?”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左丘璇懒得和她多说,带着骆霏翎走了。

    谢盈盈看看她们,又看看秦钰。

    见秦钰也转身走了,赶紧追上去道:“秦钰,你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你想说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秦钰脚步一顿,脸上满是不耐。

    谢盈盈咬了咬唇瓣,愤愤不平地道:“你之前都没吼过我的,是不是因为那个乡巴佬?你……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干嘛这么维护她?”

    “我们是什么关系,凭什么要告诉你?说了不欢迎你,还不走?”

    秦钰压根不想搭理谢盈盈,气得她满脸通红,厉声道:“秦钰,你给我站住!你这么维护她,值得吗?你知不知道,她昨晚在鬼市拍下了四种灵药?那四种灵药价值两万紫灵玉。就连骆师姐一下子都拿不出那么多钱,她的钱是哪儿来的?她根本就……”

    闻言,秦钰停住了脚步。

    猛然转头,眸光凌厉地盯着她,“根本就什么?她如何都跟你没关系,我讨厌你也不是因为她。你给我听好了,从今往后,不准再踏入西峰,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不信的话你就试试看!”

    他可不是君子,不讲究怜香惜玉,不打女人那一套。

    之前是懒得理她,但既然她不识时务,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谢盈盈从小也算是被人捧着长大的,从来没有男子对她这么凶过。顿觉满心委屈,哭着离开了西峰。

    吊桥上,几个男学子簇拥着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谢盈盈哭着跑过来的时候正好撞在了那名年轻男子的身上,但她失魂落魄得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又哭着跑开了。

    年轻男子看着她的背影摩挲着下颌,对身后几人道:“你们先走,我马上就来。”

    话落,朝着谢盈盈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最后,在南峰的一处悬崖边找到了她,扯出一个邪气的笑容,漫步走了过去。

    “呦,是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惹盈盈师妹伤心?来,快跟师兄说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