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28章 还是这么天真可爱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28章 还是这么天真可爱

    “哦?”

    秋容不置可否,望着那块残片若有所思。

    这时,景钰泽举着酒杯走了过来。

    靠近城主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两人便交谈着走开了。

    几乎是同一时间,左丘璇闻到了一股非常特别的气味。心念一动,从空间中拿出来了一瓶避毒丹。

    先是自己服用了一颗,然后悄悄地给了左丘泽和秋容一颗。

    秋容见状看了她一眼,左丘泽则问道:“璇儿,你是不是察觉到什么了?”

    “暂时还不能确定。有备无患,你们还是先把避毒丹吃下去吧。”

    左丘璇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景钰泽所在的方向。

    如果她刚刚没有感觉错误的话,那股气味应该是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因为淡得几乎让人无从察觉,所以她也不能十分肯定。

    闻言,左丘泽从善如流地吞下了丹药。

    在他看来,妹妹的话非常有道理。防人之心不可无,一切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

    秋容虽然也服用了丹药,但他对左丘璇并没有那种盲目信任的心理。

    只是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景钰泽出现在这种场合实在是有些违和,他心里隐隐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须臾,就在大厅中的宾客三五成群地围绕着那些灵宝奇珍观赏讨论时,屋内的烛火突然全部熄灭了,整个房间顿时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与此同时,城主和各大势力的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接二连三地倒在了地上。

    一时间,大厅变得寂静无声,安静得有些诡异。

    也因为这样,还能安然无恙站在其中的左丘璇等人就显得格外扎眼了。

    此刻,左丘璇素手一番,一簇火焰跃于她的掌上。

    眼前有了光明,她很快就将大厅当中的情形搞清楚了。

    见景钰泽正站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刚要开口,忽然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下意识地朝着门口望去。

    只见一众黑袍人簇拥着一个身着玄色锦袍的男子走了过来,随着他们逐渐走近,那名男子的容貌终于映入了她的眼帘。

    姬玥璃?

    当她看到那张宛若谪仙一般的容颜,这三个字差点儿脱口而出。

    可是那名男子周身的气息让她犹豫了一下,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像姬玥璃又不是姬玥璃。

    最终张了张口,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当然,在她看到那名男子的同时,对方也看到了她。

    幽冷的眸光望向她,勾唇一笑,“原来阿璇也在这里,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居然在这种地方也能遇到。”

    “你是什么人?”

    左丘璇沉吟了片刻,冷着脸问道。

    男子闻言挑了挑眉梢,不答反问,“阿璇觉得我是什么人?怎么,这才多久没见,就已经不认识了吗?哦,对了,我差点儿忘了,你已经和我划清界限了。那么现下,你已经不再把我当朋友了,是吗?”

    “不对,你不是姬玥璃。你到底是谁?”

    想起上次和姬玥璃见面的情形,左丘璇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不错。

    也许今后再见面就要拼个你死我活了,但那不代表她会允许别人冒充姬玥璃。

    而且,这个人为什么要冒充姬玥璃?

    闻言,玄衣男子笑容不变,眸底闪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幽芒。

    接着,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张银制面具,缓缓戴在自己的脸上,问道:“这样你应该能认出我是谁了吧?”

    “是你?”

    左丘璇虽然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却知道他是魔魅一族的首领,月奴的主子。

    两人虽然见过不少次,但自己对他的了解却少得可怜。

    不过,他为什么要冒充姬玥璃?

    玄衣男子见她认出了自己,摘下面具道:“阿璇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究竟是什么人。”

    左丘璇很直白地说了出来,男子莞尔一笑,“许久不见,阿璇真是变了。虽然我们见过很多面,但这次应该是第一次正式见面。记住,我叫冥琰,阿璇下次可不要认错了人,叫错了名字。”

    “你和姬玥璃是什么关系?”

    左丘璇仔细观察过后发现,这个男人虽然和姬玥璃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但仔细分辨还是能发现两人的不同。

    之前她以为这个人想要冒充姬玥璃,但从这张脸上却找不到一丝伪装的痕迹。

    见状,她忽然有一种大胆的猜测,这个男人很可能和姬玥璃有某种关系,弄不好可能是双胞胎。

    冥琰一看她的神情就猜到了她心里的想法,猛然想起数千年前,当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云儿也曾认错过。

    那个时候的她天真烂漫,娇憨可爱,和现在还真是天差地别。

    但若是仔细看的话,又仿佛还能看到一些从前的影子。

    可当他听到左丘璇的问题,却并没有开口解释。只是笑了笑,道:“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若想知道答案,还是自己去寻找比较好。今日这样的场合实在不适合叙旧,你说是不是?”

    话落,他就看向景钰泽,声音骤冷,“东西拿到手了吗?”

    “拿到了。”

    景钰泽对冥琰的态度非常恭敬,甚至都不敢抬眼去看他。

    虽然心里十分好奇他和左丘璇的关系,但也清楚这种话不能问出口,很容易给自己招来祸端。

    捧着锦盒恭敬地走上前,打算把残片献上去。

    见状,左丘璇想要阻止他,给身边的秋容和左丘泽使了个眼色。

    可是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冥琰就动手了。

    只见他眼神一扫,左丘璇等人就被一面无形的壁障挡住了去路,行动也受到了限制。

    左丘璇感觉浑身被一套枷锁禁锢住了,就连灵魂力都施展不出来。

    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差距,要阻止他无疑就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

    冥琰见左丘璇还在试图冲破他设下的禁制,唇角微勾,好心情地道:“阿璇还是这么天真可爱,这点倒是没有变。”

    “吾主,我们该离开了。”

    一旁,血图见自家主子和左丘璇相谈甚欢,望向左丘璇的眼神格外阴冷。

    当年就是这个少女的出现,使得他们一族的计划失败,逼得他们不得不降临到了这里。

    这次,绝对不能再让她影响他们的复兴大计。
小说推荐